极道特种

528章 白河愁三

528章 白河愁 三

韩雨头也不回,直接道:“你还是省些气力吧,我已经准备跟丫的死磕了。”

郑元豪无语啊,他看着韩雨笔直的背影,气恼的道:“随你吧,反正死了不要怪老子。”

韩雨一笑,可是他的笑容才刚刚咧到嘴角,身后便传来了一阵凄厉的寒意。就好像阴冷的毒蛇,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似得。

韩雨身子在间不容发的瞬间,朝旁边一扭,一道森寒的刀光便窜了出去,直直的朝着白河愁冲了过去。

紧随其后的,则是那个熊一般壮硕的身影。

白河愁衣服下面裹着的手臂不断的颤抖,就像是触电的软体动物一般,带着一阵诡异的波动,然后挥舞了出去。

韩雨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想也不想,立即甩出了自己手中的天策。

青色的刀光,仿佛突然奋起,撕裂苍穹的暴龙,狂暴的朝着白河愁窜了过去。

白河愁眉头皱了起来,他的身子微微一侧,拳头一转方向,五指一弹,天策便像是被大锤砸了出去一般,刀锋一转,直直的劈入旁边的一堵墙内。

刀锋没入近半,只剩下半截手握之处嗡嗡颤抖,由此可见这儿一弹之力。

白河愁眼中的瞳孔第一次闪过一抹愤怒,他没想到这儿个突然冒出来挡横的家伙,下手竟然如此的阴狠。

若不是他身手够好的话,此时的他岂不要向基督一样被钉起来了?

心中虽然这儿样想着,可是他的拳头却眉头停顿,只是在微微一弹之后便再次斜斜的划过一道曲线,朝着郑元豪的刀砸了过去。

刷!

郑元豪的刀贴着他的衣服劈了下去,带起一片黑色的衣角。白河愁的拳头却再一次落空,因为韩雨在甩出刀后,右手紧跟着抓了过去。

他一把拉住了郑元豪的衣服,生生将他扯了回来。

白河愁的指尖,几乎是贴着他的喉咙扫了过去。带起的冷风,竟然让郑元豪有一种将要窒息的感觉。

韩雨身子一晃迎了上去,挥拳,踢腿跟白河愁战成一团。

韩雨一直认为自己的身手虽然不敢说是打遍天下无敌,却也是少有敌手的。可这儿一次,他却是越打心越凉,越沉。

白河愁一脸平静,看似缓慢的动作却将他的拳头,他的膝盖,他的肘击,他所有的攻击都一一化解。他就好像是一团冰雪,试图要冰封住一团烈火一样,充满了一种深深的压抑。

砰砰砰!

韩雨的肩头被接连砸中了三下,整个身子向后一仰,蹬蹬蹬连退了四五步这儿才停了下来。

白河愁则是身子晃了晃,一身黑衣的他望着狼狈的韩雨,嘲弄的道:“以后,你别穿黑色的衣服了,我不喜欢。”

韩雨两眼眯成了一条狭长的线,他冷冷的盯着对方,嘴角在刚才剧烈的撞击中,已经露出了血色。

可相比身体上的创伤,最为惊骇的还是他的心灵。

刚才,他将自己最引以为傲的速度和力量都发挥到了极限,可是,白河愁那看似有些慢的动作,却偏偏点滴不漏的将他所有的攻势都拦了下来。

而他的力量,在对方那种诡异的颤抖下化作灰烬,不,是像被岩石挡住的海浪一般被拍打了回来。这儿比化为灰烬还可怕。

而那看似云淡风轻的反击中,稍有不慎便会化作要命的杀招。要不是刚才他反应的快,一发现事情不妙便立即后退,只怕就不是肩膀窝上挨两下这么简单的了。

“行了,你已经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了,就赶紧滚蛋吧。别在这儿逞英雄了。”郑元豪皱着眉头,声音低沉而沙哑,带着一股撕裂的烟火味。

韩雨笑笑:“那就一起走。”

郑元豪一向都以为自己的神经够粗壮了,可是听到这儿话他还是禁不住有一种想要抓狂的举动。

他瞄了白河愁一眼,喃喃的道:“你以为他会让咱们两个人一起离开吗?”

韩雨干脆的道:“那你还废什么话?”

郑元豪的眉头皱了皱,声音粗重:“他是来找老子的,他是三色石中红盟的杀手,红盟你知道吧?杀手,老子是他的目标。你跟着掺和个屁?赶紧滚蛋。等老子打发了他之后,再去找你喝酒!”

韩雨扭头望了他一眼:“这儿好办。”

说着他转过头,望着白河愁道:“从现在开始,若是你敢对我这儿朋友动一下,我就跟你们三色石没完。在我有生之年,会以消灭你们三色石为己任。我将用尽一切无耻有效之法,打击你们,颠覆你们,消灭你们。从精神和肉体上,宣布你们的死亡。”

“除非,你将我也干掉!”

郑元豪彻底傻了,他没想到韩雨竟然通过他,就这儿么直接的宣布了对三色石的开战。在这儿一刻,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向一个传承千载的杀手组织宣战?

顿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忍不住跳脚骂道:“你疯了,啊?你跟着我搅和什么劲?我是死是活跟你有关系吗?对,有关系。老子死了,天狼社就少了一个战力,日后你的扩张便少了一个敌人。为了一个将来的敌人,你现在把命搭上,值吗?”

“值!”

郑元豪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的气球,他瘪着脸道:“你总得为你身后的兄弟想想吧?”

“不用想,他们也不希望跟一个丢下朋友,自己逃命的老大。”韩雨淡淡的道:“再说了,你就认为他一定能够杀死我吗?”

在遇到白河愁之前,韩雨还从来都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可怕的人。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就变的沮丧,恐惧,相反,他的目光越发的明亮起来,身体内仿佛有一股躁动不安的情绪,无名心法全速运转下,让他的身体开始处于一种兴奋待发的状态。

因为,他从白河愁的身上,隐隐的还感觉到了一种熟悉。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似乎,他的无名心法未来的道路突然就这儿么出现在他眼前了似得。要说他突破无名心法第一重也有些时间了,却一直没有摸索到第二重的巅峰在哪儿里。

此时一见到白河愁出手,韩雨才豁然发现,自己似乎走错了道路。

所以,他当然不会放过这儿么一个从天而降的能让他“讨教”一番的机会?

“我欠你一条命!”郑元豪忽然喃喃的道:“若是还有机会,我豪猪定当以命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