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29章 我是打酱油的

529章 我是打酱油的

“你们好像忘了我的存在,这儿实在是有点不礼貌!”白河愁眼睑微微一垂,嘲弄的道:“我承认,你比他要强一点,可是,我并没有说要放过你们。”

韩雨咧嘴笑道:“我也没说要放过你。”

说完,他的身子猛的弹了起来,猛的一拳砸了出去。

白河愁嘴角带着嘲弄的笑容,懒洋洋的挥出了拳头。可是马上他就将拳头一收,整个人的脸上都蒙上了一层森寒的杀机。

“找死!”白河愁脸色阴沉。刚刚挥出的右手上,有一道细微的刀口。

而在韩雨的手中,原本的拳头中间,则露出了一抹森冷的寒光。他将手掌摊开,赫然是一把细小的匕首。

感情这儿家伙刚才趁着打出去一拳的时候,将匕首悄悄的递了出去。

白河愁虽然反应极快,可还是被匕首轻轻的划了一下。

韩雨心中暗道可惜,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一下也不慢。已经露了出去的匕首,索性振起一片寒光。仿佛毒蛇一样不断的吞吐。

白河愁身子一侧,飞起一脚便踢中了韩雨的手腕。

那种让人抓狂的麻木感再次传来,然后便化作一股剧痛,韩雨手里的匕首不由自主的摔了出去。

可早就有了准备的他,身子在空中一拧,然后抖手将早就准备好的另一把匕首再次甩了出去。而他则伸手抓住了墙边的天策,然后转身。

凄厉的刀光瞬间便弥漫而出,将白河愁笼罩了起来。

六道轮回。

白河愁脸色阴沉的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匕首,轻轻的舞动出一片光华。韩雨只觉得手上的天策不断的颤抖,就好像是触电的毒蛇一般,越来越笨拙,越来越沉重。

可他却从那种颤抖中,再次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韩雨深吸一口气,将无名心法运转到了极限,不断的发动着进攻。

噗!

韩雨小腹中了一脚,吐血后退。

可马上他身子一弹,又冲了上来。

那边的郑元豪看的眼睛都红了,这儿个粗豪的汉子当然不知道韩雨这儿么拼命是为了他自己。还以为为了救他,韩雨才如此玩命。

一时间他只觉得胸口堵堵的,谁能够像他这般幸运,只是一个偶遇,便能交到一个能替你拼命的兄弟?

“咳咳……”韩雨张嘴又吐出一口鲜血,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可是他眼中的兴奋之色却是越来越浓。因为他在刚才已经学会了那种颤抖下的力量。

刚才最后那一下,如果不是他突如其来的领悟的话,那白河愁的那一脚应该踢中他的心口,而不是手臂。

晃了晃胳膊,韩雨用手在嘴角一抿,紧紧的握住天策,便要再战。

白河愁嘴角习惯性的抿出一抹嘲弄的弧线,敌人越强,击杀起来才越有快感。只是可惜的是,眼前的这儿个人没有人买他的命,而且他也太过顽强了些,只怕要付出些代价,才能够将他击杀。

心中暗自算计着,白河愁身子猛的上前,然后照着韩雨一脚便踹了出去。

这儿一脚,刁钻凌厉,以一种三十度的上扬角,诡异而夸张的出现在了正咳嗽的韩雨面前。

韩雨手臂一撑,挡在了那一脚前面。隐藏在衣服下的手臂,则微微的呈现出一种颤抖。这种颤抖很淡,很浅,却更加细腻,博大。

手臂和白河愁的这儿一脚相交,发出砰的一声响。韩雨就像是被打出去的垒球一样,骨碌碌的连着滚了好几个跟头。

白河愁眉头一皱,右边的拳头再次握紧。

可没等他继续追杀,眼角便掠过一道冰冷的细线。他的身子像是冷不丁的被拧死的钟条一样,突然就那么停了下来。

然后,一道凄厉的劲风擦着他的鼻梁飞了过去,狠狠的撞在了旁边的水泥墙上,竟然没入三寸。

狭长的飞羽在夜风中忽忽直颤,这儿时候,冰冷的呼啸才猛的撞入众人耳内。

韩雨,郑源豪,白河愁齐齐动容,豁然转身。

便看见大约三十步外,一个年轻人正站在那里,手里握着一个直铁棍,静静的望着他们。

在他的腰上,则是一个箭囊。里面还插着白色的羽箭。在他手里的那个直铁棍上,还搭着三根羽箭。

“想不到,现在还有人玩这儿个!”白河愁的声音微微沙哑,有些意外的挑了下眉头,嘴角的那抹嘲弄第一次被他深深的抿进了嘴里。

射箭!

该死的,现在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在玩射箭?自从枪这儿中容易掌握,杀伤力更大,更精准的东西出现之后,曾经作为远程杀伤性武器的弓箭,早就已经被狠狠的抛起在了历史车轮中。

一般人玩这个,也大多数都是冲着奥运会冠军去的。

可是眼下的这儿个人,却显然不是。白河愁很清楚,如果刚才不是他躲闪的快,那刚刚那一箭,足以身穿他的脸颊!

这儿是真正的弓箭,能够杀人的力气,而不是玩具!

“李剑白?”郑元豪目光瞪圆,丝丝的抽着冷气。也不知道是牵动了身上的伤口还是因为被对方刚刚的身手给镇住了。

韩雨则眯着两眼,紧紧的盯着他手里的那个铁棍子。那东西有些熟悉,说它是弓箭吧,它的形状不太像。可若说它不是弓箭吧,刚刚那一箭分明是从上面射出来的。

听到郑元豪喝破了他的名字,韩雨立即想到了手机跟自己说的:“剑门中人,有一个叫李剑白的,尤其需要注意。他擅用弓箭,可因为这儿方面的参数太少,我无法确定他到底有多危险。不过,一个能够凭借弓箭吃饭并立足的人,绝对不容易对付。”

此时,韩雨是深以为然!

能够一箭迫退白河愁,便已经说明了他的实力!

来人正是李剑白。他用一个眼珠子盯着韩雨,另一个眼珠子则盯着白河愁。这儿个时候两个眼珠子可以自由转动的作用就出现了。

“他们是我剑门的客人,你不能杀!”李剑白提着箭缓缓的朝众人走来,他的话很简单,却带着一丝坚决。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已经盯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两人,心里都开始发毛了。

一个能够射出如斯一箭的人,竟然是个眼睛有毛病的家伙?

白河愁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的动了动,他瞄了郑元豪一眼,又看看韩雨,点头道:“好。”

说完,他便干脆利索的转身,朝着不远处的黑暗走去。

这儿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顿时让韩雨等人看的是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要杀了郑元豪的这儿个超级杀手,竟然真的说走就走了。

直到他的影子都看不见了,他们才反应过来。

郑元豪冲着韩雨道:“妈的,老子这回是真欠你一条命了。”说完便咕咚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韩雨也是累的浑身虚脱,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李剑白大声道:“叫车啊!”

李剑白皱了下眉头,他从兜里掏出手机。原本这儿是一双稳定如山的手,此时却哆嗦个不停,便连手机号都摁不下去了。

韩雨只扫了他一眼,心中反倒松了一口气。李剑白刚才那一箭显然是属于超常发挥,以至于他现在的手臂都出现了那种因为用力过度,过猛而导致的不可控制性的颤抖。

这儿倒也正常,若是他能够随心所欲的射出像刚才那种的快箭,那未免也太过逆天了。

“我来吧!”韩雨说着拨通了手下的号。为了跟郑元豪私会,他特意将武柏他们丢开,却不想阴差阳错的反而救了郑元豪一把。

这儿边的打斗虽然没有闹出多大的动静,可郑元豪的手下毕竟是负有保护他的责任。此时见自家堂主出去了,他们当然不会在酒吧里常喝。

每人喝了两杯后,他们便走了出来。一出了酒吧,他们便四下张望。

刚好有一个人看见了郑元豪倒下的身影。这儿几个人顿时就毛了,他们纷纷从怀里掏出片刀便冲了过来。

等到了近前,他们见到郑元豪正躺在地上生死未卜,韩雨则坐在那里,浑身带伤,顿时便起了一阵无名的怒火。一个叫阿勇的小弟更是想都不想,直接便一刀朝着韩雨劈了下去。

森冷的刀锋,生生割裂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带着死神的宣判向着韩雨的头顶落了下来。

把个韩雨给气的,这儿个愣头青也不问明白情况,就对他下狠手?

他朝旁边一闪身,一脚踹在了这儿小子的胳肢窝里,嘴里喝骂道:“你们堂主不是老子弄的!”

阿勇被踹了个趔趄,喝骂道:“胡说,明明你都受伤了,不是你是谁?”

“不是他!”李剑白皱眉道:“这儿事等你们堂主醒了,你自然就知道。”

“你又是谁?”阿勇斜了他一眼,目光中带着一丝警觉。

那边的几个天狼社的小弟已经紧紧的守在了郑元豪的身边,警惕的望着韩雨两人。

“我?”李剑白转身便走:“我是打酱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