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26章 再会麻脸

026章 再会麻脸

韩雨在门口静静的默立了一会儿,这才缓缓的拉开了门,倒提着天策,警惕的走了进去。

房门没有人,只有清冷的月光从窗内撒进,窗户是开着的。

其子打开灯,手里拎着把陌刀,目光一扫,狠狠的道:“狗日的呢,跑了?”

韩雨关上厕所的门,点了点头。

其子皱眉道:“这他妈的什么人?”

“不知道。”韩雨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他目光仔细的打量着四周,所有的房间都没有动过的痕迹,只是客厅的沙发略有褶皱,茶几上也有一个烟灰缸,里面有一个带着余温的烟头,应该是那刺客留下的!

不过,烟头是路边商店就能买到的很普通的那种,查不到什么。

韩雨走到窗边,窗户是被人用十分专业的手法打开的,此地离对面不过三四米,可以很轻易的跳下去,显然是早就选好的退路。搞不好,进来的时候,他走的就是窗子。

窗外百多米处便是一个路口,四通八达,很便于逃匿。

韩雨的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了,看来看去,他都只能得出两个字,专业!

他关上窗户,走到门口将对方留下的那一小段不过手指般长的金属捡了起来,看了两眼,这才轻叹着走了回来:“应该是个杀手!”

“杀手?”其子眼睛一挑。

韩雨点着头,将手里那截金属丢到了茶几上。

其子拿起来看了一眼,狐疑的道:“这是什么?”

韩雨轻声道:“三棱军刺,野战特种兵的制式装备!不过,这个是改过的,多了几个倒钩,可以增加杀伤力!”

其子喃喃的道:“军人?老子没他妈的做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事啊?”

韩雨没好气的说:“你若是做了,也不会派杀手来处理你,只要几个警察就够了。”

其子撇了撇嘴,龇牙咧嘴的道:“这倒也是!”

韩雨给他的伤口上了药,又做了个简单的包扎,这才轻声道:“还好,入肉不足两寸,没伤到筋骨。只需要静养几天就好了。”

其子点了点头,从兜里摸出根烟叼到嘴上,又将烟盒丢到韩雨面前,这才道:“谁干的?徐华银?”

韩雨两眼轻轻一眯,淡淡的道:“除了他,我想不到还有别的人。”

“妈的,先是请警察,现在又请杀手,这老家伙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打不过就他妈的玩阴的,这不无赖嘛?”其子闻言两眼一瞪,狠狠的骂了起来。

韩雨没有理他,而是拿过烟含了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头脑飞快的转了起来。

显然,徐华银已经知道他住在其子这里了,这杀手才会抢先在这里等着。

看对方先前那一刺,是打算要了其子的命。若非自己及时踢门撞到了他的手臂,让他的三棱军刺偏了一下的话,那其子此时……

韩雨心中微微感到有些后怕,相比起徐华银来,他无论是人手,金钱还是人脉,情报都太少了,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而他一个人,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今天,对方可以请一杀手,他运气好躲了过去,可明天,说不定人家就能请俩,他不可能永远都是那么的幸运,反应迅速,判断准确的!

再说,万一对方查到了他的底细,狗急跳墙,去对他的家人下手的话……

青烟袅袅,韩雨眼中寒光闪烁,杀机大盛!

徐华银,必须得死,竹叶帮,必须得灭,而且,还要快!

可想要对付徐华银,那势必要先将这个杀手弄出来!杀手,可是不讲什么狗屁规矩的!

若他藏在暗处,就算是韩雨都会有防不胜防的感觉,若他对其子下手,那其子根本就没有一丝侥幸可言!

韩雨有些担心的看了神情萎顿的其子一眼:“你也累了一天,先去休息吧,杀手的事儿,我会处理的!”

其子答应一声,提着陌刀进了房间,韩雨则抱了床被子,凑合着躺在了沙发上。

缕缕清淡的月光,从窗内挤了进来,带着一丝冷冷的辉光。

半晌,韩雨才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心中暗骂一句:妈的,若是能将那个变态的忘语弄出来就好了。

可是,该怎么弄呢?

清晨,灰色的黎明才刚刚挣破天际,正在窗外逗弄着薄如奶昔的晨雾,韩雨便如平常一般,准时的睁开了眼睛。

他盘膝默默的运转着无名心法,直到其子推门的刹那,他才睁开眼,顺势站了起来。

“今天,我该干什么?”其子揉着头发,仿佛将昨晚被刺杀的事给忘了似得!

韩雨轻声道:“你以前负责的是炼油厂?”

“啊,怎么,你也想开?”其子刷着牙从洗刷间走了出来,含糊不清的道。

“既然你和那个杨开玉都认为赚钱,为什么不开?”韩雨笑道。

“可那至少需要一百五十万的资金!”其子皱眉道。

“将毒品卖了,总能有个三四十万吧?先将厂房建起来,剩下的钱,便着落在徐华银身上了。”

其子笑着走了过来,轻声道:“你就这么有信心,能手到擒来,干掉徐华银?”

韩雨没有回答,而是道:“毒品的事情,我没接触过。你知道怎么卖吧?”

“咱们的货不多,联系几个人就能全吃下去,不过如此一来,不如我们直接安排人手来做赚的多,虽然这样时间上稍微要长一点!”其子道。

“这东西我们不能自己做,免得被那个方文山抓住机会。”韩雨摇头否定了他的提议。

其子苦笑一声,这才想起方文山也是憋着劲要找他们麻烦的人之一!

联系毒头的事情很快便有了门路,其子以前和他们一起做过,所以倒也算是熟悉流程,有惊无险的将毒品换成了钱。

三十二万,一转手便赚了三倍还多,若他们自己安排人手卖,怕是赚的还多!

看着那一摞摞的马尼,他这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贩毒,为什么会有信息就是金钱这一说。

“这些钱,大概够盖厂房和培训技工的了,剩下的就是引进设备,输入原料,打开市场了!”其子喝了口水,轻声道。

韩雨摇头轻叹道:“若是我们拿着这三十万,再去一趟平水县城,岂不是立马就能变成一百万了?”

其子白了他一眼道:“哪有那么容易?现在,那些毒头吃进的量,便已经趋于饱和了。这些人,都是些隐秘的散户,真正的大户,都被竹叶帮暗中掌控着!”

韩雨微微一笑,他也就是随口一说,若不是情非得已,他实在不想碰这种害人的东西。

“算了,炼油厂那边我就不管了,反正你拥有一半的股份,我也不怕你不上心!”

“呵呵,那我去砖厂看看,再去找几支施工队,和他们谈谈!”其子笑着站了起来。

“小心点。”

“知道了。”

见到其子出了门,韩雨等了一会才跟了出去。一直跟了半道,也没见到什么可疑的人跟踪他,这才一拐弯,朝着西门休闲中心而去。

刚才他接到破天的消息,得知麻脸去了那。韩雨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一路呼啸,到了西门,韩雨将车子往门口一停,便走了进去。

休闲中心很是冷清,门口只停着两三辆车子,连泊客也没有。韩雨进去的时候,刚好撞见麻脸拎着个黑色的袋子,骂骂咧咧的要出门。一见到他,麻脸顿时脸色一变,后退了两步,显然韩雨给他留下的印象非常深。

“二当家的,这是要去哪?”韩雨平静的道。

“原来是韩,韩老板,我回家,回家!”麻脸那一脸的痘痘跳了起来,喃喃的道。

韩雨点了点头道:“哦,徐老大呢?”

“不,不知道啊!”麻脸的脸色本来就有些黑,此时则显的有些青。

韩雨两眼一眯,冷笑道:“不知道?二当家的最近印堂发黑,可得谨言慎行,以免有血光之灾啊!”

麻脸郁闷了,他对于韩雨实在是有些怕了,老大好容易说服了那个方文山,将他弄到监狱里,结果,第二天他就出来了。

请了一个杀手吧,据说是什么暗榜的高手,结果,去了一趟竟然无功而返,反而连家伙什都被削去了一截!

他实在是感觉韩雨有些莫测高深,恍若大山一般压在他面前,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所以,根本提不起一点反抗的心思,他旁边那几个竹叶帮中的人,就更不用说了,看向韩雨的眼神就跟老鼠看见猫似得。

“韩,韩老板,我的的确确是不,不……”

麻脸见到韩雨的脸色不善,想起他眼也不眨的挥刀将老大的胳膊砍去的情景,只觉得腿肚子一阵转筋,差点没软倒在地。

他嘴唇微微透着一种惊惧的灰白,泪眼花花,看模样竟似乎是急的快哭了

“我真不知道,韩哥,韩大爷,我要是知道,我,我天打五雷轰!”麻脸只觉得自己的腿再也撑不住身体的重量,一下跪了下去。

韩雨的眉头皱了一下,内心实在是很不耻对方这种行为。可对于他的话,却并不是非常相信。

就当他想要用点手段,从他嘴里问出实情的时候,忽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韩雨身子朝旁边微微一让,没有出声。

来人有四十来岁,面色蜡黄,瘦骨嶙峋,双眼黯淡无光。整个人都透着一股不详的灰色,看上去好像被风一吹就倒似得。

可他此时却伸着竹竿似得右手,带着鼓鼓的青筋,抓着一个女孩的胳膊,连拖带拽,任凭对方如何挣扎,竟然也逃不脱他这只手的掌握。

还没进门,他便嚷了起来:“二爷,二爷,我把这丫头给您带来了,二爷,您就赏我口烟抽吧……”

PS:俗话说,早起的虫儿被鸟吃,大家伙还不将手里的鲜花给给咱,等啥捏?新书宣传不到位,兄弟们帮着吼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