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32 -534章暗夜之花

532 534章 暗夜之花

陆辉对于韩雨这儿突然而来的自信感觉有些诧异,他瞄了韩雨一眼,低声道:“不清楚,这儿人是我们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层面的高手。只怕那些天卫也不过如此。”

这儿倒是真的。白河愁的身手,已经突破了人类身体所能达到的极限。

所以,他才掌握了那种颤抖的力量。

韩雨静静的感受着自己身体内那股酸麻的热流,只觉得浑身舒畅,他摆了摆手:“都散了吧。”

陆辉点了点头,一挥手,天劫众人立即散去,融入了夜色之中。

徐阀铭走了过来,尚地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今天这儿件事情你做的非常好,立了一大功。你先回天龙帮,暗中联络马奎,等候下一步的消息。相信我,日后将会有一个硕大的舞台,让你施展自己的天赋!”韩雨还是第一次见这儿个徐阀铭,可他这番话却说的极为诚恳。

一个能够追踪的住白河愁的人,绝对是人才!

徐阀铭缓缓的点了点头:“等到我们少爷宣布之后,我才能叫你老大!”

韩雨笑了,他伸手在对方的肩膀上拍拍:“我们是兄弟。现在你或许会以为我只是随口说说,但我想,你以后会接受的。”

徐阀铭没有说话,也没有流露出什么感动的表示,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韩雨看看尚地和他身后的那几个同属于天劫的年轻人,正色道:“你们几个的任务,就是保护好他的安全。记住,我不许他出事儿。”

尚地嘴角笑笑:“明白。”

然后他们也离开了,韩雨这儿才上了车。经过这儿一番闹腾之后,韩雨想要悄悄的跟叶随风见面的事情,自然也做不成了。不过,他相信既然对方想要见他的话,那总能找到机会的。

夜色深了,清冷的寒风不断的吹拂在脸上,带着一阵冰冷的寒意。

玉箫鬼使迟啸飞才刚刚从紫罂的住处出来,他紧了紧身子,径直朝着他的车子而去。

路边,是他来之前就停着的几辆车,大概是在他之前就来的客人。

迟啸飞想着刚刚和紫罂那还算满意的交易,嘴角不由的带上了一丝笑容。幽冥会雄踞东南,掌握着国内经济最为发达的地盘,当然也就拥有着最为广袤的毒品市场。

而今年的货源,至少可以为社团带来数亿美元的利润。这儿,根本就是暴利!

正想着等一会去了西山酒店,如何说辞才能够拿下军火的代销权,为社团谋取更多的钱财,让社团夯实国内黑道霸主地位,忽然,他站住了脚步,眉头皱了皱。

然后,身子便像是冷不丁的被苍蝇拍,拍飞出去的苍蝇一般,横横的甩了出去。

一道凄厉的刀光,顿时从他刚刚矗立的身后甩了出来。

迟啸飞在弹出去的刹那,幕的一下回过了头,手里的玉箫带着一股凄厉的呼啸向后戳去。一道幽冷的寒光从玉箫中悠然而出,顿时,掀起一片血雨。

那名黑衣人顿时抱着自己的喉咙,软嗒嗒的倒了下去。

他浑身穿着黑色的衣服,脸上还带着口罩,一双突出的眼中,写满了对生命的留恋。

迟啸飞却没有一点迟疑才朝着自己车子的方向便冲了过去。早就在那人突袭他的时候,四周的车中,突然呼啦啦的下来了一群杀手。他们足足有二十多人。他们下了车后,二话不说,冲着他便杀了上来。

显然,这儿是一场早就蓄谋已久,刺杀!

迟啸飞握紧了玉箫,冰冷的眉梢间全都是暴烈的杀意。一道白色凄厉的刀光,随着玉箫不断的转动。那玉箫的箫孔被劲风激荡,吹奏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迟啸飞身为幽冥会的干将,身边当然不会没有人跟着。

早在他遇袭的时候,他的座驾和后面的一辆保镖的车中,冲出八名幽冥会的小弟。

他们中的一人,用自己的生命开路,其他的人终于顺利的冲到了迟啸飞的身边,紧紧的护卫在他的周围。然而,对方出袭的人,身手明显也不弱。

那一柄柄普通的钢刀,暴烈刚猛,在主人不顾生死的攻击下,就仿佛夺命的罗刹般,围着他们身上要命的地方不断的招呼。

不过五分钟的功夫,七名幽冥会的精英小弟,便人人带伤,其中还有三个倒了下去。可其他的四个人,却依然紧紧的保护着他。

迟啸飞的身上也受了不轻的伤,原本标枪一样的身子,却依旧站的笔直。他是幽冥会的鬼使,从来只有他去索别人的命,还没有人能要了他的命!

迟啸飞咬紧了牙关,手里的玉箫和其首部的一点寒光,化作一片森冷的夺命之魂,不断的刺出,此时,黑衣人还有十二三个,占据着绝对的主动……

便在这儿时,几名剑门的小弟发现了这儿边的动静,他们前来查看究竟,两名刺客冲了上去,几刀剁倒了两个,却被一个跑了。

这儿一下可捅了马蜂窝了。

剑门身为地头蛇,在附近可是有场子的,这儿也是那几个小弟为什么能够发现这儿里不对的原因。所以,在其中的一个小弟连滚带爬的一声惨叫,将消息传出去之后。远处,有十几名剑门的小弟冲了出来。

围杀迟啸飞的小弟见状纷纷加紧了手下的进攻,可是已经看到了生存希望的迟啸飞等人,当然不会就此束手就擒。

相反,他们为了自己的小命,越发的神勇起来。

“撤!”其中的一名黑衣人头目见事不可为,不得已下发布了撤退的命令。那十多个黑衣杀手,顿时四面八方跑开,化作鸟兽散开。

把个迟啸飞给气的,差点鼻子没歪了。

还有两个杀手冲到了剑门的小弟中,展开了一场屠戮。剑门看场子的小弟,手里的家伙都不顺手,又如何能够跟这儿些强悍的煞星比?

双方刚一交手,便被放倒了五六个!

如果不是迟啸飞的人果断出手,没准都让他们跑了。不过,迟啸飞也没有抓到一个活口,这些杀手太过刚烈,竟然宁死,也没有一个人选择投降。

这儿种惨烈的结果,让迟啸飞不爽的皱紧了眉头。

到底是谁,竟然敢在这儿个地方刺杀他?要不是剑门的人来的及时,只怕他今晚都要命丧当场了。

就在迟啸飞遇袭的时候,金不三正跟唐落一起喝茶。按照金不三的习惯,他更喜欢在这儿个时候跟一群美丽的女孩子深入浅出的谈一下人生的哲理。

“唐老哥你放心,有我们青帮全力支持幽冥会拿走军火,无论是天狼社还是血鹰会,都会被排斥在外。哼,不管怎么说,幽冥会跟我们青帮也是同气连枝。”金不三笑呵呵的扶了下鼻梁上的金边眼镜,笑眯眯的道。

“有了金少的这句话,我可就放心了。天狼社狼子野心,一直想扩张到东北来,多亏了金少和金老全力压制。如果让他们得了军火代理权,那对于咱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唐落十分慈祥的笑笑,表示感谢。

金不三咧了咧嘴儿,便在这儿时候,外面得了消息的剑门小弟,脸色十分难看的走了进来。

他想要走到唐落近前低声报告,唐落皱眉道:“有什么话就直说,金少不是外人。”

“是,刚刚得到消息,天狼社的堂主,郑元豪遭到了刺杀。幽冥会的玉箫鬼使迟啸飞遇刺!”那小弟沉声道。

“什么?”

金不三和唐落齐齐失声,金不三抬起头来,他手里还握着酒杯,整个人却都呆在了那里。

唐落脸色阴沉:“怎么回事?他们有没有伤亡?”

在剑门的地盘上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绝对是对他们威信的打击。身为剑门的二号人物,他此时的心情可想而知。

“郑元豪的手下,倒是没有受什么伤。可是他自己却受了重伤。”那小弟低声道:“迟啸飞的手下,战死了三人,重伤三人,其他两人和迟啸飞在内,受的伤也不轻。”

“什么?”唐落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这儿个时候,即便是沉稳如山的他,也坐不住了。

“查,命令SY所有的社团小弟,全力以赴的追查这儿些杀手的下落。一定要将他们给我揪出来!”唐落脸色阴沉的道。

那小弟急忙领命走了出去。

唐落深吸两口气,这儿才转过身来道:“金少,社团那边既然出了这儿么大的事,我怕是不能继续在这儿里陪您了。等到金老大寿的时候,我再代我们老大前去拜访!”

“行了,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走,我跟你一起去!”金不三急忙道。

唐落皱眉道:“这不合适吧,现在外面什么情况我还不清楚……”

“没事,有你在,我就不相信那些小鱼小虾的还能把我给怎么样!”金不三忙摆手道,他可不傻啊,郑元豪,迟啸飞那两个家伙都被人给收拾了,那他在这儿里又岂能是安全的?

眼下要说最稳妥的地方,那跟在唐落这儿个剑门二号人物身边,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夜色已深,寒风清冷。

可是唐落脸上却汗涔涔的,他紧张的望着眼前这儿个像是路边老农似得小老头,身为剑门二号人物的豪迈早就不见了一丝踪影。

因为眼前的这儿个人,是幽冥会的左冥帅,古方。

幽冥会之主,自号冥王,下设左右冥帅为辅佐。古方,身为左冥帅之一,堪称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唐落在他面前,自然没什么底气。

“……唐先生,麻烦你转告贵社团的柳老大,在剑门这儿里,竟然发生了如此恶劣的情况,我很,愤怒。”古方神色平静,语调从容。

可越是如此,唐落脸上的冷汗便越发的狂流不止。

他声音有些沙哑,急促道:“古老请放心,我已经传令下去了,剑门所有的人手已经在第一时间布防。我们便是将SY翻过来,也会给古老和玉箫鬼使一个交代。”

“好,我等着。”古方点了点头,有些昏黄的目光落在唐落的身上,缓缓的道:“天亮之前,给我消息,如何?”

唐落能拒绝吗?他敢拒绝吗?

有些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唐落嘶声道:“是。”

古方这才点了点头,微一摆手,示意对方退下。等唐落退下去之后,迟啸飞从旁边走了出来。

他受伤之后,没有去医院。在整个SY,谁的医术能够比的过旁边这位其貌不扬的老人?

古方瞄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怎么看?”

迟啸飞知道他在问什么,想了一下才道:“时间有些紧,只怕剑门也很难将那些刺客找出来。”

古方冷冷一笑:“你怎么知道他找不出来?贼喊捉贼的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迟啸飞皱着眉头,迟疑道:“您的意思是……”

“刚才他虽然表现的很紧张,可是瞳孔平静,脉搏平缓,呼吸平和,可以说,非常的冷静。”古方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嘲弄之色,懒洋洋的道:“所以,他是在演戏。”

在一位浸**中医之道多年的国手面前,装出来的紧张,自然颇多破绽。要知道中医最为讲究的便是望闻问切。

单单是望之一字,便不知道凝聚了多少岁月的精华。

迟啸飞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沉声道:“您的意思是,剑门在自导自演这儿出戏?”

古方走到书桌旁,挥毫泼墨的继续写着毛笔字,嘴里缓缓道:“也有可能是他在看好戏,所以并不怎么着急。你应该知道,无论是我们,还是天狼社,青帮,血鹰会,都不希望再看见一个强势的帮派崛起。”

“眼下,你遇到袭击。最大的嫌疑,如果落在了血鹰会或者天狼社的身上,只怕,我们会彼此陷入攻伐猜忌之中。对于剑门夺取SD的计划,除了支持之外,也就没有了更多的精神和心思转动别的想法。”

迟啸飞暗自吸了一口冷气,如果剑门真的如此算计的话,那所图之大,绝对不是灭掉遮天那么简单!

“会不会是我们多虑了?剑门有这儿个胆量吗?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被我们知道了……”

“木已成舟!”古方抬起头来扫了他一眼,冷冷的道:“到时候,便算是我们知道了,又能如何?灭了遮天,剑门便是不折不扣的国内第五大帮派势力。青帮的金老头,若是再被他们瓜分,那国内四大帮派便要易名了!”

“当然,这儿是我们自己的猜测。不过你应该清楚,猜测这儿个东西,是不犯法的。所有,为了认清楚你的敌人,你最好将他想的要狡猾些。比如遮天,一个能让我那师弟都栖身投靠的社团,你觉得会那么轻易的变成别人嘴里的菜吗?”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迟啸飞眉头微微皱紧,眼下的情况有些复杂。

古方微微一笑:“以不变应万变。你不觉得这儿个时候等着看戏,更好吗?四大帮派已经很久没有再扩张过了,这儿一次你说若是突然多出了两个省的地盘,我们应该怎么分?”

迟啸飞的眼中顿时闪过一抹精光……

唐落很高兴,因为他看见了眼前的这儿个中年人。

这儿是一个神情坚毅的家伙,只是两鬓间有丝华发,精神也有些疲惫,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微微有些苍老。可一双微微带着血丝的眸子中,却会时不时的闪过一抹狡猾和贪婪。

他叫李延强,是血鹰会的一个分堂堂主。没有人知道,他还是剑门的人。

早就在很久以前,他便被剑门给策反了。今天,他带的那些刺杀迟啸飞的人,也都是剑门为他准备的。

“……你放心,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马上会安排人你去倭国。天一亮就走,我已经在富士山边给你买好了别墅,我想,你会喜欢那里的。”唐落轻笑着,声音中充满了诱惑。

李延强的眼睛亮了起来,他使劲抿了抿嘴儿:“那我要的那几个倭国姑娘……”

“都是你的女仆。你可以随意的享用她们的身体,你知道,在倭国这儿种事情是很正常的。这是我们对你的回报。”唐落笑着道:“好了,你现在应该去睡一觉,以便更好的应付明天的旅行。”

于是,李延强很满意的睡去了。当然,在睡去之前,他的几个心腹手下,正像标枪一样守在他的门口。

背叛血鹰会,加入剑门,是因为他的贪婪。可贪婪并不意味着他就没有脑子,没有防人之心。只是唐落又岂会在乎这儿些?

他冷冷的一笑,转身去了隔壁。

金不三早就被他安排了人送到了柳镇海的身边,所以,他身边并没有人打扰。

等到了凌晨四点多钟的时候,他忽然站起身,将李延强叫了起来。此时,天外还灰蒙蒙的,远远的东方,已经变的灰蒙蒙的一片,而不再是如墨般的漆黑。

“这儿么早?”李延强揉揉眼睛,有些意外的道。

唐落点头:“早点送你上路,你也好早点投胎!”

李延强就仿佛大冬天的跟人吃着火锅,却突然被同伴剥光了衣服,丢在了冰天雪地里,然后又被一桶冷水当头浇下似得,整个人都凉透3了。

他浑身的睡意霎那间便不翼而飞,可他还是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落微微一笑,用手轻轻的拢了拢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淡淡的道:“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吗?血鹰会的精英,竟然就这儿点水平,我很失望。”

李延强眼中露出了惊惧的神色,他使劲抽了抽鼻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甜的味道。

浸**道上多年的他,瞬间便判断出了这种味道的真实身份:血腥味。

他忙扭转头,这儿才发现自己的几个手下,已经悄无声息的躺在了血泊里。

李延强的瞳孔狠狠的缩了一下,整个人瞬间便朝身后的房间撞去。可是,他的房门,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被人从里面给锁上了。

他的身子撞到了门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唐落静静的望着他,坚毅而冰冷的目光就仿佛盯着一个落在网中的鱼:“你觉得在我的手下,还有机会躲得开吗?”

“为什么?”李延强只觉得嗓子沙哑,整个人都没有了一点气力。

唐落望着他,嘲弄的一笑道:“剑门想要发展,自然需要机会。而这儿个机会,不能等,只能争取。比如眼下。我们跟遮天之间的战争,结果没有人会怀疑。可是,你觉得青帮,天狼社这儿些所谓的四大帮派,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扩张吗?”

“只有让他们双方掐起来,自顾不暇的时候,我们才有机会。像是血鹰会暗中派出手下,刺杀幽冥会大将,当然是最好的戏码。而我们剑门,是幽冥会的朋友。所以,必须要在这儿件事情上有所表示才对。”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没想过要给我什么别墅,美女,而是想要利用我之后,杀人灭口?”李延强的眼中那个闪过一抹绝望和悔恨之色。只是现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唐落轻轻的点了点头:“你能够成为暗夜之花计划的一部分,应该是你的荣幸。你们Z国人,本来不就最喜欢内斗,当叛徒吗?”

李延强像是被人用大锤狠狠的在胸口砸了一下似得,他早就知道,一般叛徒没有什么好下场,可是他没想到这儿报应来的这儿么快。

神情恍惚的他,以至于没有听到唐落话里的另一层重要意义……

“啊!”他虎吼一声扑了上去,然后软软的倒了下去。

生命这儿个东西啊,有的时候即便是结束,也将背负着耻辱,永远的耻辱。李延强的眼角露出了一滴血红色的泪珠,不甘的停止了呼吸……

“左帅阁下,我们已经找到了刺杀玉箫鬼使的人,只是,对方的反抗实在是太过强烈,以至于我们无法捉到活口。”唐落满脸抱歉的对着古方道。

见对方没什么反应,他心中有些忐忑的挥了挥手,立即有手下将李延强的尸体带了上来。

古方眉头都没抬一下,只是缓缓道:“查出他的身份来了吗?”

“已经查出来了,应该是血鹰会的SX榆林分堂的堂主。”唐落皱眉道:“只是,我们没有掌握到更多的证据,只是击毙了他身边的几个亲信属下!”

古方猛的抬起头,平静的目光仿佛波澜平静的大海,带着包容一切的目光静静的投了过来。唐落只觉得浑身凉飕飕的,仿佛心底最深处的秘密都在这儿目光下渐渐的露出了原型似得。

这儿种很不好的感觉,让他的呼吸一紧,身子微微绷了起来。

可是,古方在这个时候却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血鹰会吗?沉寂了这儿么久,他们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好了,这儿件事情,你们剑门不要再参与了。”

顿了一下,古方一边挥毫泼墨,一边道:“回去转过柳门主,剑门的这儿番情谊,我幽冥会记下了。其实,我们很乐意看到在我们北方,出现一个强大的盟友。”

说完,他停下了毛笔,将面前写了半天的东西仔细的看了两眼,这儿才轻轻的推到桌前道:“这儿是我为柳先生开的一副温补的方子,对于操劳的男人,坚持服用,有助于恢复精神。”

唐落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露出一丝激动的神色,以古方的身份,他所开出的药方,既然说能恢复精神,又岂是仅仅恢复精神那么简单?

一般在道上混的人,总是要经历杀伐,酒精的考验,身子骨自然会随着年龄的不断增大,而渐渐的出现力不从心的情况。而柳镇海在道上,贪恋女色的声名,可是众所皆知的。

古方的这儿一番话虽然说的含蓄,可是其中的意思,唐落如何听不出来?

“如此,那我代我们老大谢谢古先生了。”唐落双手将那药方拿了起来。

古方摆了摆手,唐落拿了下方走了出去。

“门主,这儿是幽冥会的古老头给的方子。”唐落双手将药方奉上。

此时的他,脸上的激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有的,只是冷静,沉默,还有一种隐隐无法张扬的肃杀。

“送给叶胖子看过了吗?有没有问题?”柳镇海立在窗边,目光炯炯的望着脚下的灯火。

叶随风,是剑门外围的军师储备人才,除了掌管着剑门外围的情报组织,随风之外,还是剑门数的着的中医高手。

“已经看过了,”唐落缓缓的道:“他说这儿方子没什么问题。”

“那你怎么看?”柳镇海依然没有转过头,仍旧长身而立。

没有人知道,唐落研习中医已经有十多年的岁月了。他虽然对于望闻问切之类的东西,并没有多少实践的机会,可是对于药方,药性的了解,却已经不比一般的杏林国手差了。

听到老大的吩咐,唐落缓缓的道:“补血益气,提神的方子,如果能够长时间服用,会激发人的精神。调理好人的脏腑。属于极为难得的药补奇方。应该是古老头自己发明或者无意中获得的古方,对于您的身体会有不小的帮助。”

柳镇海的眉头挑了挑,细长的如同柳刀似得眉头下,目光中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只不过,他依然平静而立,没有回头:“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等到唐落走后,柳镇海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上面的药方。

当初为了掩饰自己的大志,他不得不扮演一个好色,短视的家伙。可是不得不承认,习惯是一种伟大的力量。在不知不觉中,他早就已经习惯,甚至是喜欢上了夜夜笙歌的日子。虽然,在他强大的意志力面前,这儿些东西都不足为虑。

可是,为了取信所有人,他每晚的付出却都是铁打铁的。如此一来,身子便渐渐有些吃不消了。

一个男人,最为郁闷的是对着步兵打飞机,自己跟自己逗乐。而比这儿个还郁闷的,则是你搂着个如花似玉的步兵,结果,却连飞机都打不了。

虽然柳镇海还没有到这儿一步,可是,却也离之不远了。所以,对于古方送的这儿个方子,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服用。

他可不想当自己功成名就的时候,却失去了一个男人最大的快活和享乐的能力!

……

“公子,已经查出来了,李延强率人袭击了迟啸飞,而如今,李延强和他的手下,则被剑门的人给击毙了。”一名小弟恭敬的对着沙发后面那个懒洋洋的看着杂志的,美丽的有些诡异的男人,他低着头,甚至都不敢抬头看一下那双让人心动的桃花眼。

封不动随手翻着杂志,淡淡的道:“袭击迟啸飞?李延强,他没有那个胆子,也没有那个魄力。行了,你下去吧。”

等那小弟走后,封不动这儿才拿起一杯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拉开了屏幕,你以为便能过看戏了吗?哪儿有那么好的事?”

迟啸飞遇袭,郑元豪遇刺,一时间让整个SY道上的风声顿时紧了起来。数以千计的剑门小弟,和附属势力,开始加紧了在各自势力范围内的巡查警戒。

其他的社团大佬,一时间颇有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感觉。他们纷纷加强了自己身边的安全警备,尽量减少外出。

当然,更多的人是感受到了四大帮派之间的那种紧张气氛和暗中交锋。不知道谁传出来的,血鹰会派出了手下的一支精锐,刺杀迟啸飞失败。郑元豪遇刺,据说,则是青帮所为。

显然,四大帮派之间暗中的较量因为军火销售的归属,彼此间开始了交锋。

韩雨并没有猜测,因为,他眼前在思考更为关键的问题。在他看来,无论是四大帮派狗咬狗也好,还是有别的帮派的阴谋也好,最为关键的还得是,遮天在跟剑门的争斗中,存活下来!

只有活下来,才有资格站的更高,更远。否则,即便是他看透了这儿所有迷雾下的局,又能有什么用呢?

“……我不知道有什么理由能够接受你。”韩雨皱着眉头,望着叶随风。他早就看过这儿人的照片,可是直到见到真人之后,才发现他要比照片上给人的感觉更胖些。一双眯着的几乎看不见的小眼睛,脸上总是笑眯眯的,仿佛弥勒佛般无害。

可是韩雨却十分清楚,在这儿无害的背后,蕴藏着的是什么样的危险。

甚至,他到现在都不清楚,这次的会面是不是一个局。

只是,他有着不得不来的理由。遮天想要战胜东海帮,容易。想要灭掉剑门,却是极为困难。当然,心中想的目的是一回事,如何达到这儿个目的,则是另一回事。

“当初,你算计了胡来,差点杀了他。”

“可我最终还是运用我的影响力,给了你救他的时间。”叶随风伸出胖嘟嘟的手,拿过旁边的一个韭菜盒子,朝嘴里使劲的塞着。这儿么冷的天,这儿么深的夜晚,如果不补充点能量,他觉得这儿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那你算计铁手呢?他现在已经成了植物人。”韩雨的眼中寒光闪动,气势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