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35章 热闹之夜

535章 热闹之夜

叶随风脸上的肥肉轻轻颤抖了一下,这儿才缓缓的道:“不管跟谁,只要我想改弦易帜,总需要证明自己的能力。”

“所以,你就将铁手当成了你的试金石?”韩雨眯着两眼,整个人就像是一根即将破空而噬的长枪,充满了凛凛的杀气。

叶随风则像是一个圆嘟嘟的没有一点破绽的肉球,他一缩脖子,沉声道:“不是我,是你社团中的那个叛徒。我,是在救他。”

韩雨手指静静的撵动着手里的烟,没有反驳,可那种无声的沉默,却是压迫力十足。

叶随风只好继续道:“我暗中已经派了人去救他。如果,不是那个叛徒突然出现的话,那铁手最多也就是受点伤。”

“如果?如果,你的判断不准呢?”韩雨眼皮一抬,目光中顿时闪过一道精光,如有实质般落在了叶随风那张肥嘟嘟的脸上。

这儿是一张肥胖的让人厌恶的脸,可韩雨此时的眼神却十分的平静。

这种平静,不是什么好事儿。这或许是韩雨并不在意他的相貌,也有可能是早就将他看成了一个死人。

叶随风却显得毫不在意,仿佛浑然不在意这儿眼神背后的意思。他甚至咧嘴笑了笑,然后拿起一根炸米豆塞进嘴儿里:“身为遮天的大将,如果连一点儿应付突发状况的能力都没有,那我想,我并不用在意他的死活,也不用在意你的反应。”

韩雨收回目光,继续转动着手里的烟卷:“那个内奸,不是你指使的?”

叶随风缓缓的摇了摇头:“不是,在这儿之前,我甚至也不知道他的存在。不得不说,某些势力真的是深谋远虑,像这儿样的人物,在其他社团中到底还有多少,谁也不知道。”

“你知道他的身份?”

叶随风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吐出了几个字。

韩雨猛的抬头,叶随风所说出的那个名字,并没有让他感觉太过吃惊。只是,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这儿么轻易就说了出来。

“你就不担心,我会怀疑你是在趁机挑拨?”韩雨皱眉。

叶随风肥嘟嘟的胖手挑起了一个藕合,放在嘴里咔咔的吃着。韩雨有些好奇的瞄了一眼他手边的那个包,那里面到底放了多少好吃的东西,能让这儿胖子在这儿里吃了半天?

“你是遮天的老大,自己的手下有什么人,你应该心中清楚。我说出来,只不过是跟你验证一下而已。无论我说是谁,都不会代替你的判断。既然如此,那我为什么不说?”

叶随风边吃边道。

韩雨死死的盯着叶随风的胖脸,幽幽的道:“那剑门和遮天,你觉得谁会赢?”

“遮天必赢,剑门必输!”叶随风斩钉截铁道。

韩雨笑了,他将转动的烟卷放到嘴里,干干的吧嗒了两口,这儿才点着,笑道:“这儿算是马屁吗?”

“不,是自信。遮天中,有一个已经暴漏了的叛徒。可是剑门中,有我这儿个还没有暴漏的内应。两相比较下,遮天,想输都难!”叶随风也轻笑道。

韩雨眉头扬了起来,目光中带着一丝隐隐的笑意:“这儿么说来,我还得靠你?”

“兵者,诡道!更要知己知彼!”叶随风淡淡的道:“我知道,遮天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而且胜算不低。可是我有在,总会少些牺牲。像我这儿样的人,无论投奔谁,谁在对付剑门的时候,都会轻松不少。更何况是黑衣老大您,所带领的遮天?”

这儿话似乎将遮天抬到了一个别人无法比拟的位子上,俨然是在拍他的马屁了。

韩雨抽着烟,点头道:“如果,你所说的事情是真的,那我,倒不介意与你一起联手,狠狠的甩那些跳梁小丑一记响亮的耳光。不过,你要记住,前提是,你说的情况必须是真的。”

叶随风苦笑道:“像我这儿么一个掌握着巨大的情报组织,和剑门情形的人,你不应该倒履相迎吗?”

“理智上说,是。可是从感情上来说,我很想一刀劈了你!你能够坐在这儿里跟我说话,已经要感谢铁手没死了。不然,我第一个要杀的人,便是你!”韩雨的宣言很是平静,却透着一股无法遮掩的杀气。

叶随风缩了缩脖子:“我已经说了,那跟我没多少关系!刽子手杀人,你应该找宣判死刑的家伙,找那个刽子手,而不是那把刽子手里的刀!”

“如果人死了,不管是宣判的人,刽子手还是刀,都是我折断的对象!”韩雨平静的道。

遇到这儿么一个霸道的主,叶随风还能说什么?

他擦了擦手,正色道:“既然如此,那我先为在上一次白马山的行动,给铁手兄弟和社团带来的损失,正式表示遗憾。不过,我们也算是各为其主,便是有得罪之处,您身为老大,也应该表示原谅。”

韩雨夹着烟的手挥了挥,忍不住皱眉道:“原谅不原谅你,得看萧炎,看黄泉堂,血斧堂的兄弟们,我说了不算。不过你第二天,放我们进入孙平天的院子,帮助我们夺了WF,这儿事,我也没有忘记!当然,这儿时候叫老大,还是稍微早了点。”

韩雨站起身,他跟叶随风之间商议的事情,已经出来了。

“能最后问一个俗套的问题吗?为什么你会选择我?”韩雨眯着眼睛,貌似无意的扫了他一眼。可实际上,叶随风的每一丝表情,每一个小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可不想一个日后自己必须要倚重的人,会怀着别样的心思!

叶随风在韩雨的注视下,一直平和,甚至是有些安静的眼神,一瞬间变的凌厉起来。

他抬起头,正色道:“时机未到,不过我可以保证,我的要求,绝对不会违背社团的宗旨。只要您所做的事情,没有违背一个Z国人的根本,我愿意终生追随左右,永不背叛。”

韩雨点头,很干脆的道:“好。”

说完,他转身便想走,叶随风忽然道:“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韩雨停下脚步,瞄了他一眼。

叶随风想了一下才道:“黄泉堂,堂主的事情一直悬着。虽然,武柏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可是,眼下他应该暂领血斧堂。黄泉堂,本身是由黄泉道众组成的基础,为了堂口的稳定,人心,我认为,萧炎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这儿是在表明支持萧炎做黄泉堂的堂主了。

韩雨眉头拧了一下:“这是社团内部的事情,你暂时不用插手。”说完,他走了出去。在出门的刹那,韩雨的声音飘了过来:“不过,你的提议,我会认真考虑的。”

叶随风笑了。

一个有着容人雅量,杀伐决断之人,才能真的在这儿个枭雄辈出的岁月中,燃烧起那股最为耀眼的狼烟!

“老大,您怎么关机了?”韩雨才一出来,便接到了手机的电话。

他此时坐在一辆普通的出租车上,前面开车的是破晓组的一名小弟。他现在的身份,便是出租车司机,已经在这儿个地方干了半年多了。

“哦,刚才在想一些事情。”韩雨淡淡的道,他跟叶随风见面的事情属于绝密,他谁也没有对说。便是萧炎,也只是知道他们要见面,而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地点。

因为前面出了白河愁刺杀郑元豪的事情,他们早就商议好的地点,早就已经换了。

“出什么事儿了?”韩雨皱眉道。

手机的声音这儿才平缓了下来,透着一股松了一大口气的样子:“郑元豪遇刺了。”

韩雨一翻白眼:“我知道,当时我就在边上呢!”

“迟啸飞被人刺杀。”手机的声音中,有些压抑。

韩雨挑了下眉头:“这儿我也知道。”

“剑门将刺杀迟啸飞的凶手抓到了,据说,是血鹰会的一位分堂堂主。”手机轻声道。

韩雨愕然:“这儿么快?”顿了一下他又道:“什么时候,血鹰会的人变的这儿么生猛了?一个分堂的堂主,竟然就敢刺杀幽冥会的六大鬼使之一?”

手机的声音有些低沉,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疲惫:“不知道。不过,剑门已经将人给幽冥会送过去了,想来应该是真的。这儿事在道上已经传开了。”

韩雨撇了撇嘴儿,哼声道:“真个屁。血鹰会又不是傻子,要刺杀迟啸飞,定然会集合千钧之力,一气呵成!哪儿可能就派个什么分堂主?还他妈的让人给活捉了。这儿不叫刺杀,这儿叫挑拨!如果血鹰会就这儿么点本事的话,那他们也不配称四大帮派了。”

手机愣了一下,这儿才道:“似乎还真是。”

一般人,一听到四大帮派之间的较量,哪儿里会有心思深究?再说,他们也想象不到,谁敢冒充四大帮派中的人,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要知道,这儿若是暴漏了,可是要承受两个帮派同时的怒火啊!

可韩雨却知道,剑门敢!比这儿个还疯狂的事情,他们都干的出来,更何况挑拨一下两个帮派?

看起来,剑门是想让四大帮派互相围殴,以便他们腾出手来干掉自己,接管SD了。胃口不小,只是自己这儿根刺,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吞的。

“让你这儿么一说,那刚发生不久的这件事,只怕也有猫腻!”手机缓缓的道:“地狱天使的人,也遇刺了。”

韩雨的眉头一下拧了起来:“老毛和谐子的人?”

“是!”

韩雨两眼眯了起来,这儿可真是一个热闹的夜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