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37章 公子嚣张

537章 公子嚣张

中年人神色微微一震,他用手理了理脑袋上长长的头发,声音沙哑,急促而激动的道:“父亲也是有苦衷的,他是不甘心,曾经雄踞草原的天狼子孙,威震世界的铁木真大汗的后代,就此沦为这儿世界的一粒沙砾。”

“这儿么多年来,他一直为了家族的延续和未来操碎了心,也是想要家族能够永远持续辉煌!我不认为,他这儿么做有什么错!”

“我没有说过他错,我跟他,只不过是道不同罢了。”八爷轻轻的抓了下自己的小圆帽,将目光中隐隐透出的晶莹悄悄的掩饰了起来。他扭过头,有些慈祥的看了那个中年人一眼:“雄霸,听说你有儿子了?”

雄霸,这儿个中年人便是雄霸?若是有别人听见了他对这儿个中年人的称呼,只怕会十分骇然。因为,地狱天使老大的名字,便叫雄霸。

冷不丁的被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雄霸笑了一下:“是。”

“好好的疼他,日后,他才是铁木真家族的未来。”八爷缓缓的道。

雄霸粗犷的脸上透出一丝微笑:“会的,他是我见过的,最像先祖的人。”

八爷微微眯着两眼,忽然道:“那也不要让他再想着回到国内来。因为,你和他遇到的,将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他,或许是这儿百年来,国内黑道最为出彩的人物。”

雄霸如同两道小刷子一样的眉头一下挑了起来,目光闪烁:“您指的是……”

他听父亲介绍过,他的这儿位三叔,对国学非常的有研究。而一双眼睛,尤其有识人之明。所以,听到他如此推崇一个人,便是雄霸,这儿位已经是俄罗斯道上雄主的人物,也不由得起了警惕之意。

“日后你会看到的,他叫黑衣。”八爷忽然拍拍手,拎起了他的小马扎:“以后,不要再用这儿种方法引我出来了。如果我不想见你,你便是真的死了,我也不会理会。”

雄霸尴尬的笑笑,他知道,自己故意让人袭击的事儿,让自己的三叔看了出来。

不过,他更关心的,却是他口里的那个黑衣。

“那我应该用什么态度对他?”雄霸的声音充满了雄浑的力道,既然自己故意受袭的事情已经被三叔给看了出来,那他自然也不用再装出虚弱的样子了。

“黑衣是个很重恩情的人。”八爷的声音遥遥的传了过来。

曾经,他或许跟兄长有过不和。可这儿随着他的逝去,已经成为了过去。而如今,他跟远处的那个家族,再也没有了牵绊。他们走的是一条路,他走的是另外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只不过,没有人知道,家族能有今天,他,起到了多么至关重要的作用。

“大哥,或许,你到死了都还埋怨我,没有为家族的重振而出力吧?”八爷目光微微眯着,望着远处那颗亮闪闪的星星,脚下的步子却是一如既往的悠闲。

雄霸则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叹息了一声。他知道,自己的这儿个三叔是一个大智慧的人。只是可惜,他不愿意在家族那个小水坑里呆着。

收回了心中偶尔掀起的一丝波澜,雄霸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四周,几名身材并不高大,却健硕凛冽的仿佛长刀一样的身影走了过来,紧紧的护卫在他的左右,向着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天亮了。

这儿刚刚过去的一夜,整个SY发生了好几件大事儿,当然,这儿些事情并没有惊动普通民众的生活。在他们的眼中,太阳如同往常一样的升起,天空晴朗,他们最关心的是今天能够赚多少钱,或者,打算买什么东西。

可是对于道上的众位大佬们来说,今天却是个极为重要的日子。便连受了伤的郑元豪和遇刺的迟啸飞也来了。

今天,是地狱天使的代表下放军火代理销售权的日子。只是,众人的脸上却没有一点儿兴奋之色。

因为,地狱天使的代表,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找到。

剑门主持事务的唐落脸色阴沉,他盯着封不动道:“封公子,这儿件事情,您要向大家解释一下!地狱天使的代表哪儿里去了?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昨晚,袭击地狱天使代表的人是谁?为什么您又会出现在那里?”

一连串的发问,从唐落的嘴里蹦了出来,生硬的像是琉璃落在了玉盘上似得,叮当作响!

韩雨静静的坐在属于他的位子上,对于今天的军火瓜分问题,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想要见一下地狱天使的代表,这儿也就是因为地狱天使是第一次下放亚洲区的军火权限,才会派代表来。

此时冷不丁的见到唐落发难,他不由得将目光落在了封不动的身上。

其实,其他人也跟他一样,全都小意的打量着封不动。虽然大家都很清楚,唐落之所以敢朝他发难,完全是借助了众人心中的那根毛刺。

封不动的那双桃花眼眯了起来,他静静的盯着唐落,平静的目光没有一点儿压力,可是看的唐落却老大的不自在。

马上,他就为自己的这种示弱似的感觉,而感到一种羞恼。

可是,没等他发作,封不动便缓缓的道:“小爷又不是你的老妈,去哪儿里用的着你说吗?”

唐落眉头一皱,依旧干净整齐的没有一丝杂乱的头发,齐齐的向后笼着。不过,他并没有失去理智,暴跳如雷,只是冷声道:“当然不用。不过,我总要代在场的同道,问个明白。地狱天使的代表,来给我们谈生意,可是,却在前夜遇袭失踪了。这儿不能不让我们怀疑,是不是有人想独吞那块巨大的蛋糕,而动了什么手脚!”

“封公子,唐先生说的没错。你还是向大家解释一下吧!”迟啸飞冷冷的开口了:“如果你心中没有鬼,又何必怕向大家说明呢?!”

“怕?”封不动从兜里摸出一盒美猴王放在嘴里,叼了一根,点着吸了一口,这儿才轻轻笑道:“如果,昨晚是小爷安排了人刺杀你的话,至少会打的你妈都认不出你来。你以为你今天,还能来这儿里开会?”

“还有你,少在这儿里煽风点火。便是我真的将地狱天使的人给抓了起来,取得了军火代理权,那你们应该求着我才对。你能把我怎么样?”封不动冲着唐落吐了一口烟,不屑道。

你能把我怎么样?平淡从容却带着一股无法诉说的自信的宣言,就这儿样从这个漂亮的足以让人嫉妒的男人嘴里说了出来,明明是霸道至极,却仿佛带着一股子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就好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不错之类的屁话。

唐落的眼神一下就锐利了起来,好像破空而袭的长剑。

封不动却嘲弄的望着他,优雅自如的抽着烟。

唐落狠狠的吸了两口冷气:“你这儿推的倒是干净。可是,地狱天使的代表,失踪了,总要有人给大家一个交代!”

“嗯,是得有人给交代!”封不动点头:“这是你们剑门,人是在你们剑门的地盘上丢的,你们剑门是不是得给大家一个交代?迟啸飞遇袭的时候,怎么你们剑门的人就出现的那么巧,还顺带手的救了他?我们血鹰会的刺客,怎么就那么的倒霉,被你给抓了?豪猪怎么就那么寸,被杀手给堵了?这儿些,你是不是得给我个交代?”

“这跟我们剑门有什么关系?封公子可千万不要血口喷人。”唐落哼了一声,气道。

“血鹰会的分堂堂主被抓,证据确凿。”

“时间长了不洗澡,难免会有两个虱子。”

“狡辩!那你说说,你去西山酒店干什么?”迟啸飞拧眉道。

封不动嗤的一声笑道:“小爷去酒店干什么?总不会是去看三级片去了。昨晚,小爷刚刚认识了一个女人,说是叫如新。直到下半场的时候,小爷才知道,他是唐先生你的女人。真是不好意思,那个,我将她送回去,你不会介意吧?”

封不动眨着眼睛,对着唐落一脸无辜的道。

唐落脸上顿时像是被人封住了嘴儿,然后被人在**里灌满了辣椒水似得,那叫一个五彩斑斓的精彩啊!

众人也听的齐齐愕然,听这儿个意思,大名鼎鼎的桃花公子,昨晚玩了唐落的女人?

他们瞅瞅唐落,只看他的神情,便知道事情怕是没跑了。

一时间全都十分辛苦的忍着笑,只有郑元豪跟韩雨哈哈大笑。这儿两人,一个是不怕他,一个是不用怕他,自然是笑的十分嚣张。

唐落脸色扭曲,他狠狠的盯着封不动。封不动却是毫不在意,想让他背黑锅,他总是要收点利息的!

“啊,对了,如新说了,她,不愿意再回那个老地方住了。哎,你也要理解,一个几乎要守活寡的女人,若是有机会逃脱牢笼,总是不愿意再回去的。她,让我转告一句话给你:若是日后有机会,去医院看看吧。男人,光有钱也不行,总得有点儿本钱才是!”封不动苦口婆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