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39章 萧是用来吹的

539章 萧是用来吹的

韩雨眉头微微一拧,怎么也没想到,这儿位地狱天使的代表,竟然当众点出了自己的名字。

从刚才四大帮派中人跟他握过手之后,便再也没有人上前便可以看出,在场的众位虽然都是道上的翘楚,却也清楚,他们是不具备跟这儿个苍鹰寒暄的那个资格的。

所以,他们此时望想韩雨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讶和意外。

韩雨站起身,目光落在这儿个如同小山般雄壮的汉子身上,平静的道:“我是。”

咚咚咚!

苍鹰移动脚步,仿佛一头冬眠的狗熊般,并不沉重的脚步声落在众人的眼中,心上,却是咚咚作响。

“呵呵呵,黑衣老弟,你可真是让人好找啊!”苍鹰伸开双臂,朝着韩雨抱了过去。

这一下,场中的各位大佬,全都惊愕的张开了嘴儿。

韩雨也愕然的站着,不知道该不该伸手跟对方来这儿么一个拥抱。

“我们,认识吗?”韩雨轻声反问道。

苍鹰笑着道:“你不认识我,可是你的人,却在昨晚救了我。一命之恩,苍鹰不敢相忘。”

说着话,他张开粗壮的双臂,不容分说给韩雨来了个熊抱。还在他的背上使劲拍了两下。

场中的众人,都用复杂或者羡慕的眼光看着他。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拥抱,可是在这儿个敏感的时候,还是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的。

韩雨皱眉,尴尬的道:“我,没想着救你啊,你,不会是搞错了吧?”

“呵呵,当然不会,我能够好好的站在这儿里,不就是最好的说明嘛!”苍鹰目光闪动,安抚似得在他的胳膊上轻轻拍了两下,扭头看向众人。

“军火全部的销售权,分为两部分。封公子代血鹰会,占百分之四十。其余百分之六十的份额,则由黑衣老弟掌控。”苍鹰雄浑的声音响了起来,震的众人一阵发懵。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脸上的表情可就精彩了。

迟啸飞狠狠的盯着韩雨,有些狰狞的抽了抽嘴角:“我不相信。苍鹰先生,贵社团选择军火销售的代理合作商,应该更看重实力。可我认为,遮天,并不具备这种实力。”

苍鹰狡猾的眨了眨眼道:“可我认为,除了实力之外,还需要运气。要知道,我们是在跟政府玩捉迷藏!”

既然是跟政府玩,那所谓的实力大小,又能有多大的区别呢?你再强,总不能强过政府去。

苍鹰话中的意思,众人自然听的明白。刚刚听见他称呼韩雨为老弟,此时又见他为遮天辩解,众人一时间不由得暗自咂舌,这儿个黑衣,跟地狱天使的关系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没有给他们继续猜测的时间,苍鹰笑了一下,继续道:“各位,代理权的问题,就这样定了。剩下的,便是你们内部的事情了。我就不参与了。”

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等一下,你凭什么证明,你是地狱天使的人?”迟啸飞忽然冷声道。

剑门的唐落,青帮的金不三,虽然没有表示疑问,却也都用沉默表明了他们的立场。这儿也不能怪迟啸飞,社团在跟罂粟的谈判中,没有取得毒品方面的绝对优势。

这儿一点,社团上下早就有了一定的预判。可是,在军火销售权上,他们却是寄予厚望的,并且报以巨大的信心。而如今,忽然变成了眼下的这儿一副局面,他自然无法接受。

“如果真的是地狱天使的代表,绝对不会如此儿戏。所以,我对你的真实性,表示不敢苟同。”到了这儿个地步,迟啸飞已经不愿意再让步了。

而实际上,经过他这儿么一说,甚至别的人都在怀疑这是不是韩雨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毕竟,让遮天掌控军火销售权,实在是太他妈的让人感到意外了。

苍鹰的两眼依旧平静,如果说郑元豪的豪爽是一种无处不在的风,那他,便是那无垠的高空,豪放中透着一股俯瞰天下的霸气!

“那你想要让我怎么证明?”苍鹰虽然声音平静,可因为太过足的中气,总让人感觉他这话中像是强行堆压了十几吨炸药似得。一不小心,便可能将点燃这儿一切的人炸个尸骨无存。

迟啸飞却是两眼冰寒,毫不退让道:“当然是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说着,他猛的一震手里的玉箫,整个人一下翻到了桌子上,猛的刺了过去。

玉箫距离苍鹰还有半米远的时候,忽然弹出了一道冰冷的刀光。卷起一阵刺骨的杀机,抹向苍鹰的喉咙。

众人禁不住齐齐变色。他们只以为迟啸飞是试探一下这儿个苍鹰,却不想他竟然一上来就下杀手。一时间,再想出手已经来不及了。

韩雨目光凛冽,手臂微微颤抖起来。可就在这时,他看见了苍鹰眼中的嘲弄,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倔脾气的孩子。或许是错觉,可他还是下意识的松下了手。

便在这儿时,迟啸飞手里的刀尖已经到了苍鹰近前。众人似乎都闻到了那股血腥味,一时间懊悔莫及。不管军火销售的代理权在谁手里,他都是没有可能吞下这儿么大块蛋糕的。他们这儿些人,见者有份,总会有的赚。

可要是苍鹰死在了这儿里,那他们将要面对的,则是地狱天使的怒火。

没有人怀疑,那个雄霸俄罗斯黑道的超级势力,到底有多么的恐怖。这儿么多年来,能够跟老牌的黑手党较劲,争霸天下的军火销售份额,便已经是最好的证明!

嗡!

刀尖几乎在触到苍鹰喉咙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

因为速度太快的缘故,竟然发出一阵阵颤抖的嗡鸣。

苍鹰却是依旧负手而立,满脸平静,他紧紧的盯着迟啸飞,冷笑道:“你敢杀我吗?”

仿佛怒龙狂啸,大海狂飙。一时间整个房间中,都是这位地狱天使的代表充满了蔑视的声音,似乎带着回声,在众人耳边炸响。

霸道的让人目瞪口呆!

显然,这儿个地狱天使的代表早就已经猜到,迟啸飞的这儿一下,绝对不敢碰他一根毫毛。这儿他妈的得是什么样的自信?什么样的眼力?

一时间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整个房间中的空气,似乎都被大型的抽气泵给抽空了似得,让人有一种晕眩的倒塌感。

一来,他们是为了迟啸飞终究没有下杀手而松气,二来则是惊骇与苍鹰的镇定,和气度。如果不是真的视死如归,便是看破了迟啸飞是虚晃一招。

而无论是哪儿一个原因,这儿个苍鹰,显然都足以让在场的众人刮目相看。

虽然他的身份只是一个代表,却流露出了一方雄主的无上霸道,无人敢再轻视!

而窥一斑可知全豹,由此可见地狱天使的实力!

韩雨听到身后的明天龙悄悄的吞了口唾沫,不由也抿了抿发干的嘴角,想要笑,却笑不出来。他本以为,苍鹰的自信来源于他的身手或者手下,却绝没想到,他简直就像是一个赌徒一样,在跟迟啸飞押宝!

如果迟啸飞这儿一下真的刺了下去,那他,岂不是要尸横当场?

当然,在苍鹰的眼中,是没有如果的。他只是静静的盯着迟啸飞,只是凭目光,便让这儿位幽冥会六大鬼使之一的人物,握着玉箫的手臂都颤抖了起来。

他是气的。

只不过,心中再怎么气愤,他这儿玉箫也不敢真的刺了过去。因为,幽冥会无法承担地狱天使的怒火!

“若是不敢,便将你这儿东西拿回去吧。萧,是用来吹的,不是用来耍的!”苍鹰淡淡的道。

迟啸飞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有些不知所措。

苍鹰却不再看他,他直接转头,像是没有看见那道在自己的脖子面前晃悠的刀光一样,目光在众人身上掠过,淡淡的道:“黑衣老弟和封公子便是我地狱天使此次选出来的军火销售权的代理人,各位若想做生意的话,直接找他们吧。”

说完,干脆利落的转身向外就走。

直到他的身影看不见了,在场的众人才想起来,竟然没有送送这位远道而来的贵客。一时间有些面面相觑,显然,今天这儿事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迟啸飞恨恨的收回了玉箫,脸色阴沉,想要就此走掉,可又舍不得社团好容易经营出来的军火销路。只得不尴不尬的站在哪儿里,为自己刚才的冲动而郁闷不已。

当然,他并不是自责,而是将这种丢脸的原因归结到了韩雨身上。如果不是他,那他和幽冥会,又怎么会丢这么大一个人?

迟啸飞目光轻轻的从韩雨脸上扫过,心中狠狠的冷哼了一声……

“呵呵,行啊,黑衣,想不到你竟然还能救了地狱天使的代表。这儿一回,你可说什么也得照顾一下老哥我!”郑元豪走到韩雨身边,亲切又不失礼貌的笑着道。

封不动也走了过来,顶着的那张脸蛋还是漂亮的足以让所有的雄性动物都恨不能将它砸个稀巴烂:“我的手下替他挡了一枪,才换回了百分之四十的份额。看的出来,他似乎很欣赏你。以后,怕是我也要靠你发财了。”

他们这儿一开口,众人才反应过来,纷纷冲着韩雨道贺。虽然,遮天的实力算不得什么,可是掌握了军火销售代理权的他,俨然已经成了众人的财神爷。

这儿些跟韩雨曾打过招呼的人,还好些。毕竟韩雨现在得势了,他们便是巴结起来,也没什么心理障碍。可是像唐落,迟啸飞,金不三这些跟韩雨有过冲突的人,此时就有些别扭了。

上来说些好的吧,抹不开那张脸。可是,要是还冷冰冰的板着张脸,那万一在分蛋糕的时候没有了他们的份,那该怎么办?

他们三家那可都是有着自己的军火销售渠道的,便是在这儿方面最不重视的青帮,每年还能赚一两亿呢!现在突然让他们撒手,那岂不等于要让他们放弃唾手可得的一座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