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42章 燃烧的夜晚一

极道特种兵 542章 燃烧的夜晚 一

jn。

华子,厚生和马凯三人,正在包厢里喝酒。

因为他们三个是随着慕容飘雪过来的,所以,马奎对他们也要高看一等。

所以三人混的那是相当不错,手底下管着四五个场子。

“来,马哥,这儿都是你教的好,不然,我们几个哪儿里能有今天?”华子眼中目光灵动,笑眯眯的道:“我敬你一杯。”

厚生也憨笑着举起了酒杯。

马凯微微一笑,狭长的眼中精光闪动:“两位兄弟,都是人中龙凤。又深得暗蛇哥的赏识,想要高升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小事儿?”

说着,跟他们两个碰了一杯。

华子嘿嘿一笑,打着酒嗝不屑道:“赏识?赏识个屁!咱们哥几个不就是当过东海帮的卧底吗?丫的就将咱们打发到了这儿里来。明着是欣赏,实际上却他妈的就是流放。要不是咱们上次搭上的那条线太他妈的背,咱们哥几个早就到那个什么来,哦,叫拉斯维加斯潇洒去了。哪儿会窝在这儿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厚生皱眉道:“你喝多了。”

马凯笑道:“是啊。华子,你喝多了。”

“谁喝多了?我说的都是心里话!要说上一次那线还是马哥你帮我们哥俩搭上的,那姓药的给了咱们五万块,咱应该平分,可马哥你又不要,来,啥也不说了,喝酒。钱是王八蛋,喝了咱再赚!”华子急忙道。

厚生白他一眼,不满道:“哪儿有那么好赚的?咱们看的场子,上面查的那么严。自己吃点喝点倒没什么,若是想多吃多占?裁决堂的那伙王八蛋,又岂是好惹的?”

大概是跟马凯混的熟了,所以他们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忌。

要知道,他们三个本来可就是都带着东海帮间谍背景的,在遮天中自然走的比较近。

“裁决堂算个屁!惹毛了,老子不干了。”

华子轻轻的哼了一声,随即压低声音道:“要我说,咱们不如找个机会,反水投奔东海帮。眼下,社团跟他们厮杀正酣,如果,咱们能够套用什么有用的情报过去,那钱和女人算什么?搞不好,赵老大能给咱们个分堂主干干,带着小弟压马路,那才叫真牛笔呢!”

马凯闻言脸色立变,厉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想着背叛社团?就不怕被剥了皮去点天灯!”

华子两眼一眯,冲着厚生不动声色的用了个眼色。厚生立即伸出手,摁住了他的肩膀,趁势站了起来。另一个手则悄悄的伸进了兜里,在那里,有一把锋利的短刀。

“呵呵,马哥,我喝多了,随口胡说,你别往心里去!”华子说着,两眼轻轻一闪。示意身后的厚生动手。

“哼哼,杀了我,你们怎么向刀子哥交代,怎么向暗蛇哥和老大交代?”马凯忽然冷笑一声,扭头睨了厚生一眼:“最重要的是,你们怎么向柳少爷交代?”

“嗯,什么意思?”华子皱眉,忙示意厚生住手。此时,厚生的刀子已经抽了出来,粗重的眉头挑着,目光闪动。显然,只要马凯一有什么大的动作,便要横尸当场。

“笨蛋!现在就连东海帮姓赵的都已经跟了剑门的柳少爷了,咱们再跟着赵东海,能有什么出息?”马凯恨铁不成钢的道。

“听马哥的意思,跟柳少爷挺熟啊!”华子皱眉道。

马凯不说话,只是拿眼睛向后斜斜的扫了两眼。华子急忙让厚生将刀子挪开,陪笑道:“马哥,我们哥俩刚才给您开玩笑呢!您别当真……”

“哼,你小子心狠手辣,会跟老子开玩笑吗?俩小兔崽子,有你们这儿么拉人入伙的吗?跟没头苍蝇似得,若不是老子知道你们俩的底细,哪儿敢给你们交底?”马凯白他们一眼,低声呵斥。

华子却是依旧警惕道:“嘿,我们哥俩是将马哥您当成了我们的亲哥,我们才跟您说的,您应该清楚,我们两个人的口风,那是很严实的……”

“废话,不然我还不敢给你们说呢!”马凯压低了声音道:“告诉你们吧,我不仅搭上了剑门柳少爷的线,而且,还搭上了青帮的一条线。眼下,正找机会给天狼社联系呢,嘿嘿……”

“嘿,真的假的?”华子眼睛一亮,心中却是骂了一声,你个反骨仔,当他妈的内奸有瘾啊?

“废话,咱们拼死拼活的玩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给自己弄点小钱花吗?反正他们是想从咱们手里搞点情报,咱们给谁不是给?只要有钱拿,那就是王道!”马凯笑眯眯的道。

华子和厚生听的是连连点头。

其实,当内奸是很孤独的。一个人潜伏在一个四周都是敌人的环境中,说着违心的话,露着违心的笑。这儿要是心理素质不过关的,极容易露出马脚!

所以,虽然明知道有些事情,知道的人多了不太安全,可马凯依然是按捺不住。他实在是太想找个人说说了。

而最合适的人选,则无非华子,和厚生两人。虽然遮天中还有其他的奸细,可在马凯看来,那些人还不够资格分享他的秘密。

“还是马哥高明啊!你怎么不早点给我们哥俩说呢?”华子不满的道。

马凯白他一眼:“老子早给你们暗示过多少回了,可你们死不开窍!那姓药的给了你们五万块就把你们乐成那样,老子敢给你们说吗?”

“嘿,我们兄弟的肚量是小了点。以后,马哥您就是我们亲哥,我们俩就跟您混了。”华子笑道。

马凯撇嘴道:“跟我混,那得有点气魄才行。眼下,我这儿里就有笔发财的买卖,你们两个敢不敢干?”

华子和厚生两人对视一眼,知道该自己交投名状了,笑道:“只要您说的,咱们哥俩就没有什么不敢的。不知道是什么生意?”

“毒品!”马凯缓缓的道。

……

下午的阳光,比晌午的时候柔和了许多。虽然还属于冬天,可大概是过了年的缘故,那日头总觉得比着冬日的时候要刺目了许多。

一下午的时间,那些参加黑道大会的各方老大们,便已经收到了遮天的请柬。知道这儿位黑衣老大,是要借着自己获得军火代理权的身份,开始塑造自己的黑道地位了。

于是,原本对韩雨还有些不错印象的人,也纷纷拧眉冷笑起来。

这儿个黑衣,难道他以为仅仅凭着一个老毛子的一句话,就能让众人接受他成为新的黑道新贵吗?

当然,也并不所有的人都抱着这儿样的心思。比如封不动。

封公子正握着一杯红酒,笑眯眯的跟一位漂亮的mm挑着情,那是一位身材修长,靓丽的mm,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是迷人。

“……呵呵,我说我在医院工作是真的,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医生。我是专门朝医院里送人的,嗯?”正说着,他的手机响了一下。掏出来看了一眼,那双桃花眼便眯了起来。

黑衣想摆宴席?他想干什么?

封不动可不认为,一个有毅力在酒会上,依然在那里练习扎马步的人,会是一个那么容易自高自大的主儿!

“怎么了?”对面的女孩子轻轻的问了一声。她刚刚在肯德基里吃东西,眼前这儿个漂亮的一塌糊涂的男人突然走了过来。可只是聊了一会,她便不知不觉得为对方担忧起来了。

“嗯,没什么,一个石头般的家伙,突然开窍了,准备享受人生而已。”封不动微微一笑:“美女?等一会吃过了东西,要不要去我的酒店坐坐?”

这儿要是换个男人,哪儿怕是身价巨富,只怕跟聊了没几句的女孩子谈这个问题,都会受到无穷的鄙视。

可是封不动没有。

因为对面的女孩子,实在没有勇气拒绝这儿个漂亮的让人无法形容的男人。所以,她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封不动则十分随意的伸出手,握住了她白嫩的小手,然后十分牲口的走了出去!

郑元豪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在默默的发呆。

他自从被人刺杀之后,便开始全力调查这儿件事情。只是,刚刚老大突然打来的一个电话,却让他别查了。

这让他感觉十分的抑郁,就仿佛胸口有一大块巨石拦在那里,堵着空气不让他呼吸一样。

其实,他已经查到了些什么。

那个收买杀手,行刺他的家伙,跟他一个堂口,是老大关森的小舅子。

只是,现在老大既然不让他查了,那便等于是已经表明了态度。所以,他只好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可关键的问题是,他什么都已经知道了。

所以,这儿个粗犷的西北汉子,难得拧起了粗重的眉头!

他在这儿里为了社团出生入死,后面的兄弟却在处心积虑的让他去死……

长长的吐了口气,他感觉到了一股无言的寒意!

“堂主,遮天送来的请柬,请您去赴会!”阿勇走了进来,轻声道。

郑元豪拿过来看了两眼,脸上渐渐的露出一丝笑意:“狗日的,又出什么幺蛾子?”

说着伸了个懒腰道:“去准备一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