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45章 燃烧的夜晚四

545章 燃烧的夜晚 四

不过,SY毕竟是剑门的SY。

这儿边的骚乱,早就引起了四周隐藏在黑暗中的剑门小弟的注意。他们急匆匆的冲了过来,然后,便发现了一地死伤。

而那些社团的老大们,早就在郑元豪,封不动的煽动下,各自上车,朝着四面八方而去。无形中,倒也对韩雨等人起到了一定的掩护作用。

剑门,健仁集团大厦顶层。

柳镇海满脸阴沉之色,眉梢不停的隐隐抖动,无法遮掩的暴怒就像一股无形的阴云,压在众人的心头。

“唐落被杀,东儿受伤,六名精锐小弟死于非命,各方老大四散狂奔,谁能告诉我,这儿是怎么回事……”

压抑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仿佛随时都会化作无边的怒火,将眼前的一切焚烧殆尽。

在柳镇海前面,正默然站着几名神情彪悍的黑衣人。他们的年纪都在二十**岁左右,正处在人生最为巅峰的时候。那种精悍的气息,即便是隔着老远,也可以感受的到。

可此刻,却纷纷低着头,不敢言语。

“柳君,那个黑衣野心勃勃,已经成为了帝国大业最大的障碍。前些日子,正是因为他,药家斧子才会被连根拔起!而如今,他又撩拨到了你的头上。如果,我们想要站的更高的话,就必须要下定决心,除掉他了!”

一名面色阴狠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在他身后,渡边乱高脸色恭敬,双手垂立。至于他为什么会站在这儿里,如果韩雨看见,定然会有所醒悟!

“若是柳君不介意,我愿意亲自带人执行。我这儿次,特意让家族派来了最为强大的武士,他们都是北辰一刀流的高手。”年轻人淡淡的道。

柳镇海微微皱了下眉头,渡边乱高前面的这儿个人,叫井衣步兵,名字虽然有些女性化,可身份却实在是骇人。

因为,他是井衣家族的太子,雅库扎三巨头之一,山口组未来的组长!

而如今,他只身前来Z国,当然不是为了什么狗屁大业。而是要为自己捞取足够多的资本,进一步提升山口组在雅库扎内的地位。显然,袭杀韩雨,是最为简单,最为直接,也是最为有效的!尤其是当对方刚刚杀了唐落的情况下!

“我愿意,亲自将那个黑衣斩杀在刀下!”说着,井衣步兵轻轻的摸了一把手上的一把漆黑的长刀。

柳镇海目光微亮,他轻轻的扫了井衣步兵手中的长刀一眼,意外道:“井衣君手里拿的,莫不是太古长刀?”

井衣步兵点头颔首:“正是,老师北辰千兵卫特赐的太古之刀,长船。为我倭国十大神兵之九!”

古刀长船?柳镇海的目光中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这儿把长船在倭国的历史上也算是赫赫有名,此刀全长,又名名物大般若长光,名刀工长光的作品,在室町时代即价值六百贯。

因为大般若经刚好六百卷,故取名大般若长光。本为室町末期将军足利义辉所有,后来经由三好长庆、织田信长之手而到了德川家康处。长筱合战后,家康将之赐予奥平信昌。刀铭为“长船”。

后来,此刀渐渐失去踪迹。不过,因为它的锋利,位列倭国十大名刃第九位。

却不想,竟然是在北辰千兵卫的手中。

“我都差点忘记了,井衣君的师傅,北辰千兵卫君乃是我倭国第三的高手。支那人有句话叫名师出高徒,消灭黑衣的事情,就拜托井衣君了。”柳镇海猛的一低头。

井衣步兵并腿,顿足,还礼:“柳生君为帝国大业操劳,早晚有一天,柳生之姓氏,将会因为阁下而重现荣光!现在,井衣告辞了。”

柳镇海沉声道:“井衣君,一路顺风!”

井衣步兵说着,转身走了出去。等到了下面,将近二十名将全身都隐藏在黑色中,散发着精悍气息的身影凑了过来。

他们,便是由北辰一刀流的高手所组成的井衣步兵的近卫!

“走!”井衣步兵直接上了旁边的车子,车子化作黑色的横流,呼啸而去。渡边乱高满脸恭谨的坐在井衣步兵的身边,神色微微有些紧张。

井衣步兵闭着眼睛半晌,突然猛的睁开:“渡边君,作为山口组的干将,组织对你在Z国的表现,感到很不满意。你应该清楚,你现在能够活着,呼吸这儿里湿润的空气,是为的什么!”

“嗨!井衣少爷请放心,我的,愿意以血肉之躯,为少爷开路!”渡边乱高眼中闪过一抹绝望之色,可是他也知道,如果他拼死一战的话,社团还能够为他申请个抚恤的名额。他的家人,也将得到不少的实惠。

可如果他怂了,那等待他的不仅是严厉残酷的刑罚,还有家人悲惨的人生。

到时候,有些人长骂的入你全家女性的话,便很有可能在他身上得到体现。死一户口本的绝事儿,也有可能在他身上上演。

所以,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甚至,他都麻木的不再为自己当初以为这儿是份好差使,争破了头皮才抢到来Z国的机会而后悔,他只是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刀。

今晚,黑衣不死,他就得死!

韩雨坐在车中,问前面的陆辉:“路上的情况怎么样?”

“已经派人做出清理了,同一时间,会有天劫的人,开着十二辆车分别朝着十二个方向逃逸。再加上那些老大急于离开,对方短时间内不会找到我们。”陆辉沉声道。

“野兽是谁开的?”韩雨皱眉。在所有的人中,他的座驾无疑是其中最为显眼,也是最为容易暴漏的。这里毕竟是剑门的老巢,若是稍有不慎,只怕便难逃折戟沉沙的命运。

陆辉沉声道:“猎狗徐阀铭!”

韩雨笑了一下:“这儿小子既然能追击到别人,想来,也应该能逃脱别人的追击。”

陆辉也笑道:“应该问题不大。”

他们坐的这儿辆车,是唐落的改装奔驰,即便是坐了四个人,外加一条狗,也并不显得拥挤。车子以极快的速度划过一道流线,融入在夜色里。安静而诡异。

韩雨点了一根烟,车中有自动换气系统,虽然不如野兽的先进,可是抽烟却却也是没什么问题的:“咱们杀出去的概率是多少?”

“这儿就要看剑门的愤怒程度了。若是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动员大多数人手,那咱们能活下来的几率不会超过百分之十。”陆辉淡淡的道:“如果,他只是单纯的派人阻拦,那咱们杀出去的可能性将会在百分之三十以上。这儿主要还得看他派出的人手,是不是精锐!”

韩雨点头笑道:“咱们只是弄死了唐落,又没有动他儿子一根毫毛。柳老大也是一分钟几万上下的人,该不会放下他的家底跟咱们死磕的。”

柳破东之所以被武柏给生生打晕了过去,而不是被一刀抹了,显然,并不是他的身手高到了足以自保,而是韩雨压根就没有想要杀他!

“若是如此,那百分之三十的几率也不低了。还是从DL走?”陆辉笑道。

韩雨点了点头。一夜狂飙,等天亮的时候就能到DL。如果成功,那他们便等于是在剑门的腹地内溜了一圈,这儿是激怒对方,吸引他们注意力的最好方法。

而只要上了高速公路,那剑门再想要拦他们,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毕竟,剑门的势力虽然强大,却还没有到那种能够随意控制国家运输动脉的地步。而且,高速公路的两边,分叉路口众多,剑门又知道他们的方向是哪儿里?

就在韩雨激进狂飙,剑门小弟四散拦截,井衣步兵带人追堵的时候,遮天,对东海帮的进攻,也已经开始了。

萧炎一身红色的风衣,就像是夜空中燃烧起的一团火焰。

在她的身边,火火和果果两女,静静的站在她的身后,目光警醒的望着她的四周。韩雨给她们的命令很简单,如果萧炎出了事儿,她们死!

两女可不想在面对三色石追杀的同时,还要面对遮天的怒火。

所以,她们很是迅速的进入了自己的角色。

离萧炎最近的几个黑衣人,散发着彪悍的气息。他们是韩雨派过来的天劫,足有七人。他们七人将有四人参与重新组建的黄泉战队,剩下的三人则负责保护萧炎的安全,执行她的命令。

这儿,便是韩雨放心萧炎带领黄泉堂的根本原因。

而在萧炎对面,黑狼,罗纯等一干黄泉堂的干将,满面严肃的矗立在那里。

在他们身后,则是从训练场刚刚调集过来的三千名精干小弟。站了乌鸦鸦的一片,却安静的落针可闻。

只有夜风,时不时的从众人耳边肆虐而过。

“我是谁,大概不用再介绍了。”萧炎静静的站了大概有一分钟,才缓缓出声。她目光凛冽,透着一股子迫人的杀气。小丫头,显然已经从一个校园里的小太妹,迅速的在铁血的环境中,成长为了一名,黑道干将。

“白马山一战,我黄泉堂上至堂主,下至黄泉战队的兄弟,一战,全殁。而如今,我哥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你们告诉我,这儿是谁干的?”

“东海帮!”黑狼振臂怒吼!

“东海帮!”罗纯青筋直鼓!

“东海帮!”三千名黄泉堂小弟,声震夜幕!

“没错,东海帮。而如今,敌人就在那里,我们的耻辱,我们的血仇,也都在那里,兄弟们,你们告诉我,我们该怎么办?”萧炎声音尖锐,透着一股凄厉,忽然向着众人身后的QD一指,夜幕下的城市,为灯光所环绕。

“报仇!”

“报仇!”

这儿回不用人鼓动,三千名黄泉堂的小弟便一个个的振臂而吼。

出来混,混的是什么?是面子!是义气!是兄弟的份儿!

而白马山一战,他们黄泉堂便等于是被人给下了面子。

这儿让他们总觉得自己的背后像是有一双双鄙夷的眼睛在盯着他们似得,就仿佛有一根根的手指在戳着他们的脊梁骨似得!他们等这儿一天,已经等的太久了。

“说的对,报仇!!”

萧炎噌的一下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刀,斜指苍穹:“今晚,我便是和你们一起,报仇来了。黄泉堂这儿一战,不仅要一洗前耻,更要打出我们的辉煌,我们的荣耀!而我,则将亲自率人,直插东海帮总部!”

萧炎炯炯的目光扫过夜色:“若是在你们击退自己的敌人之前,我死了。你们便踏着我的尸骨,继续前进。若是我没死,那我们便一起割掉赵东海的狗头,祭奠那些死去的兄弟!”

“小姐,不行,这太危险了,我带人去吧!”闻听这儿话,罗纯顿时变了脸色。他急忙拱手道。上一次黄泉堂已经折损了马文泉,再也不能连萧炎也折进去了。

“我去!”黑狼也粗声道。

“你们谁都不能去!因为,黄泉堂的代理堂主,是我!”萧炎轻轻的扫了他们一眼,换了一股柔和的声音道:“你们各带一千两百人,自左右横扫。我相信你们,在赵东海击杀我之前,能够赶到!”

说着,她从前面一干黄泉堂的精锐小弟脸上扫过,甚至还笑了一下:“我生,则黄泉亡。我亡,则黄泉生!!”

“这儿一战,要么黄泉堂灰飞烟灭,要么,便浴血重生!我们,没有退路了。”

说完,她转过身,上了车子,然后冷漠的挥了挥手。

夜晚,仿佛烈火一样燃烧……

嗯四千字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