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46章 棋逢对手

546章 棋逢对手

韩雨的车子极速的行驶,一路上还算顺利,不仅没有遭到剑门的拦截,而且收拢了近二十个天劫的成员。他们驾驶着抢来的车子,护卫在韩雨座驾的四周。

一行车队呼啸着就要驶入高速路口的时候,却突然遭到了拦截。

那是一辆隐藏在夜色中的大车,上面拉满了沙子。它等着最前面的一辆车子过去之后,突然从旁边冲了出来。

虽然车队已经开始了加速,可还是有一辆一辆车子躲闪不及,被碰个正着,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好在里面的几个天劫反应很快,他们在车子被撞上的瞬间,便猛的跳了出去。

然后,便是一连串的嘎吱声!

刺耳的刹车声带着阵阵橡胶和大地摩擦的糊味,狠狠的在夜色中冲撞起来。韩雨两脚朝前一蹬,车子还没停稳,他的人便已经扑了下去:“追兵随时都会到,要速战速决!”

说着,身子一伏,整个人便已经扑了上去。

前面,拉沙的大车的车门才刚刚推了一半,天策便带着一道青光猛的刺了进去。

噗!

本来就不算厚的车门,被锋利的天策像是削豆腐一样,挑去一快。只是,里面的人反应显然也不慢。他在间不容发的瞬间,身子向后一仰,手里的一截长刀一横,刀身已经挡在了天策上。

“咦?”韩雨眉头一拧,目光微微有些意外。对方的反应之快,显然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他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手腕微微一震,天策顿时暴虐无比的向上扬了起来。

天策的刀尖和对方的刀身划出吱的一声惨叫,然后,天策便像钻炭的机子一样,狠狠的朝里面一拱。

里面传出闷哼一声,韩雨也觉得手中向是挑了块臭豆腐似得。知道已经得手了的他,根本没有一点儿停顿,右手一拉门把手,身子便扬了起来。

左脚在前面的反光镜上一踹,右手趁机握住了后面的车厢栏杆,整个人则欺身扑到了车顶上。或者说在外人的眼中,只见他飞身扑上了大车的驾驶室,然后便看见他车门竟然被削成了两半。接着就又上了车顶,整个动作根本看不出一点滞涩感。

不过,韩雨的两脚还没等落到那车顶上,一截森冷的刀光便猛的戳了出来。韩雨目光一眯,手中的天策贴在了车顶上,狠狠的一扫。

那漏出来的半截刀锋,便被一下扫到了一边。

可车中的人,却也趁机跳了出去。

韩雨脸上的神情越显肃杀,他紧紧的握着天策,紧随其后的跳了下去。天劫因为刚才大车那么一冲,已经被截成了两段,此时终于重新变成了一团。

可是等看清楚对面的情形之后,韩雨的嘴角都禁不住抖了起来。

刚刚冲过去的十多名天劫小弟,在二十多名黑衣人的围攻下,竟然有些招架不住,甚至有人开始了挂彩。

还有一个,刚刚被一名面色阴冷的年轻人削去了手臂。

凄厉的断臂在夜色中飞扬了起来,带起一阵血雨,成为了今晚夜战的第一个重伤号!

“杀!”韩雨只觉得胸口像是有一团火在不断的燃烧似得,压抑,折磨的他几乎背过气去。所以,他不得不张口,发出这儿么一声愤怒的咆哮!

然后,狠狠的一刀,劈向对面那名刚刚从车中跳下来的黑衣人。

那名黑衣人的目光中露出一抹疯狂的神色,他不躲不闪,反而猛的上前一步,手中的半截长刀十分凌厉的朝着韩雨劈了过来,那冷漠的刀光,就像是突然撕裂了夜色的闪电!

丫的竟然打算跟韩雨拼个两败俱伤!

韩雨两脚狠狠的在地上一踏,身子猛的转了过来。手中的天策则跟着回转,上扬,挡住了对方劈下的断刀。

而他的人则突兀霸道的撞如了对方的怀里,弓着的后背,撞在了他的胸口上。猛的向后砸去的脑袋,撞在了对方的鼻梁上。

韩雨的右手向上一震,天策狠狠的将对方手里的长刀挑了起来。

韩雨的身子则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以肘尖作为锋利的武器,狠狠的一记横扫。

对方已经竖起了手臂试图阻拦,可是杀心暴涨的韩雨,暴虐的一击如何是他所能遮挡的?平时的韩雨,看上去很是平静,甚至有些柔和。可是一旦动起手来,却是那种疾风暴雨型的。他的攻击,充满了一股暴虐,霸道的气息。

而这儿随着他无名心法的不断突破,也越来越明显。

比如此时。

他的手肘,毫不客气的砸过对方的手掌,甚至带着他的手,扫过对方的喉咙。

手肘和咽喉软骨交接,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韩雨身子一伏,便想要去找对面那名年轻人,却不想被周围的三名黑衣人给拦了下来。这儿三个人,刀法简单,只是简单的劈,砍,挑,扫等动作,没有一点儿花哨,变招也不复杂,可是在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和速度下,却显得异常生猛!

韩雨手中的天策,上下翻飞,却招架的甚至有些吃力!

这儿他妈的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人?韩雨偷空朝着旁边扫了一眼,等见到武柏,卓不凡也被人给拦下之后,那脸色就更难看了。

对面的这儿些人,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凌厉气息,比起天劫来竟然一点也不差,显然也都是剑门藏起来的高手。

妈的,剑门能够雄霸一方,显然也是有点家底的,并不都是吹出来的!

要说郁闷,陆辉比他还要郁闷。他所对阵的是一名神色阴冷的年轻人,他留着一头长发,却并不披肩,只是在前面的额头处,垂下了一绺绺的。

偶尔从头发间透出的目光,闪烁着一股野兽般的凶狠,嗜血,残忍,疯狂。

对方身材明明不如他高大,速度没有他快,力量没有他强,可他妈的却每每都能够用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招数,逼得他不得不改变招数!

这儿家伙,简直就是来找他玩命的!

四周的惨叫不断的响起,双方的人数差不多,可是天劫到现在却仍旧没有突破,反而渐渐的落入了下风。陆辉的眼神渐渐的闪烁起来。他是天劫的教官,而今晚,几乎是天劫的第一场硬仗。

如果赢了,那天劫势必会遭受一场洗礼,能够朝着掌生死,震天下的路上迈进!可如果输了,便是万劫不复。更别想着什么让世界记住你五百年了。

所以,天劫不能输。

“去死吧!”陆辉忽然长啸一声,手中的陌刀快速的推了出去。一刀,两刀,三刀……

雄长的臂力,使得那一片片的刀光,就仿佛是暴虐的大海一样,不断的朝着对方喷涌而去。对面的那个疯子,本来还想跟陆辉继续玩同归于尽的老办法。

可是,当他的长刀推出去一半的时候,忽然发现,当他的刀劈中陆辉的时候,陆辉的刀只怕已经先将他的天灵盖给掀了。

所以,他不得不怪叫一声,收刀在身前一挡!

他虽然与人厮杀的时候,显得很疯狂,可他毕竟不是疯子。

至少,他不愿意用自己的脑袋却试一下对方陌刀的锋利程度!

可陆辉,本来就是比他要强上三分,此时得了先机,哪儿还给他机会?

疯狂的长刀不断的荡出,竟然一口气劈的那人两手都抬不起来。

当!

终于,陆辉手中的长刀狂暴无匹的爆掉了对方手中的半截刀身,然后,反手便是一记横扫……

犀利的刀光,像是带着死亡的诅咒一般飘向了对方的喉咙……

“八嘎!”那人喝骂一声,一躬身,手中的半截断刀,朝着陆辉的腹部便捅了过来。

可是,刀身才刚刚没入陆辉的小腹不足三指,陆辉的长刀便已经将他的脑袋,扫的跟被人狠狠砸了一刀的西瓜一般了……

便在这儿时,一把阴冷的长刀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背后。得亏陆辉以前是东方之怒的一员,久经生死。在最关键的时刻,本能的向旁边侧了侧身子。

这儿才躲过了那必杀的一刀,可肩膀和后背上却也留下了一道一尺多长的口子!

陆辉握紧了陌刀,反手劈出,跟这儿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战成一团。

而武柏和卓不凡的情况也并不怎么妙,武柏手中的两把陌刀,就像是两头怒龙一样。只不过这儿家伙还是缺少一些跟高手动手的经验。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被一名北辰一刀流的高手便杀的有些汗流浃背。

而面对两名北辰一刀流的高手之后,他便抵挡不住了。不过,在付出了几道伤口的代价之后,他已经渐渐适应了这儿种节奏,只是,虽然不至于落败,可想要干掉对方,就不是三两下就能得手的事儿了!

至于卓不凡,这儿家伙毕竟还要嫩了些。只是仗着速度奇快,再有火影相助,这儿才跟对方的一名高手杀的难解难分!

井衣步兵皱着眉头,脸色阴沉的望着厮杀中的众人。

手中的长刀,则时不时的朝着一名天劫挑去。

厮杀中的天劫小弟,哪里能够应付的了他的偷袭?转眼间,便有三名天劫小弟伤在了他的手中,甚至还有一人,被他一刀断喉!

可即便是这儿样,他脸上也没有一点儿兴奋的表情。只是一双冰冷的眸子,在紧紧的盯着韩雨,手上却在默不作声的击杀着天劫成员。

北辰千兵卫是倭国的第三高手,一代宗师级的人物。而照他所知,Z国的几名高手,早就已经不问世事。所以,他这儿一次带了北辰一刀流的二十多名精锐,其中还有五六名北辰千兵卫的弟子,本想着凭借这些力量,足以在Z国的夜幕下横着走了。

可怎么也没想到,仅仅是一个遮天,便如此难缠!

尤其是那个黑衣,一上来便用凌厉无匹的手段,击杀了一名北辰千兵卫的弟子。剩下的五人,也被他身边的那几个人给拦了下来。

哦不,还被那个用单刀的汉子给杀了一个!

北辰千兵卫抿了抿嘴儿唇,突然像是一只犀利的豹子一样,一刀,又将一名天劫小弟砍的趔趄了一步!

而在这儿样几乎势均力敌的厮杀中,趔趄,便意味着死亡……

嗯,后面没了,一般也就两更了,爆发除外,兄弟们多多支持啊,不过,每个月总是要狂爆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