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47章 死为生者故

547章 死为生者故

韩雨血灌瞳仁,他杀唐落,有着不得不杀的理由。

因为他很清楚,赵东海不是那么容易倒的。

在QD,有着他们好容易才凑集起来的一大批物资。这儿些东西,剑门绝对不会任由它落入韩雨或者政府的手中。

所以,他们一定会有所防备。甚至,已经暗中派人帮助赵东海参与防范遮天了。

而面对一个全面备战的剑门,遮天无论如何也是难以招架的。所以,他不得不采用一些非常的手段,将剑门的注意力全部的调集起来。

因为,在东海帮,他还有一颗主要的棋子,还有一个重要的局!

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够将剑门的注意力全部都吸引过来,那边,会给剑门一记十分响亮的巴掌!

而根据手机的情报,唐落这儿人极为擅长鼓动手下的情绪,善于指挥帮派间的大规模厮杀,算是对遮天不小的威胁。

所以,他不得不杀唐落。

只是,韩雨尽管已经将剑门的反击想象的够强大了,可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对方。

不凭别的,单单是凭借着天劫众人的实力,竟然无法在一比一的厮杀中取得绝对的优势,便已经是最好的证明。

要知道,天劫众人的基础,那可都是楚老爷子送过来的黑风旗的精锐啊!

此时的韩雨,还不清楚他的敌人,并不是剑门精锐,而是雅库扎这儿个世界级的黑道组织中的精英!

他只是冷漠和强悍的和眼前这儿三名黑衣人抢攻,天策像是一头被压抑的暴龙一样,不断的喷涌席卷,似乎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他心疼天劫的损伤,可是他更清楚,如果他不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只怕所有的人都会成为这儿夜色的陪衬!

韩雨冷哼一声,手中的天策快速的突进,刺破了空气的舒服,穿透了空间的限制,自下向上,在对方的长刀几乎要砍中他的时候,狠狠的将它给崩了起来。

天策和长刀相击,天策中带着的暴虐劲力,裹挟着对方的长刀不由自主的向旁边一歪,两人的长刀撞在了一起。

趁着这儿么一瞬间的空,右边那名黑衣人的长刀已经来到了近前。

韩雨身子一横,目光中闪过一抹狠辣之色。竟然用左手朝着下劈的刀身迎了过去。

那名黑衣人一喜,手中的长刀猛的加速。本就如同梦幻般的刀影,几乎瞬间就落了下来。

可就在这儿时,那刀身却突然像是砍在了金铁上似得,竟然顿了一下!!

韩雨手中的天策,便在这儿个要命的时候,化作一片夺命的青色,薄雾般射向对方的咽喉!

韩雨的这儿一击,没有颤抖,没有什么招数,只有一个字,快!

快的就好像他在刚才出招,让那两人的刀剑碰在一起的时候,便在准备着这一招似得,快的对面那名黑衣人,急忙想要回刀自救,却已经来不及了。

对面的那名黑衣人身子向后退,向后仰,可韩雨蓄力已久的杀招,又岂会让他躲闪过去?

眼见自己不可能让近在咫尺的同伴搭把手,救上一命了。这儿名黑衣人突然爆发出了一股疯狂。

他猛的松开了手,然后抓住了天策,朝着自己的胸口一压!

噗!

天策顿时将他刺了个透心凉,却也被丫的用身体给卡住了。

韩雨两眼紧紧的眯着,只露出一道细线。清冷的目光,平静如水,看不出一点儿波动,就好象对方拼命的招式,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似得。

他轻轻的松开了自己握着天策的手,然后,一把刀光突然从自己面前劈了过去。

另一道刀光,则劈向后退的他!

韩雨左手一动,一道寒光突然激射而出。正刺中对面那名黑衣人的眼睛。

那人几乎本能的松开了手中的长刀,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这儿不是他的意志不够坚强,只能说当人类最为薄弱的地方,冷不丁的受到外力重创的时候,人,总是会做出自己最为本能的反应!

可韩雨却没有给他机会。

就在他张大了嘴儿,想要凄厉惨叫的时候,韩雨的身子滴溜溜的转了过圈,然后一脚勾在了他的腿上。他不由自主的一个趔趄,然后,正迎上韩雨身后的那道刀光!于是,他张大了嘴巴,发出赫赫的粗气声,却再也发不出一点儿声音了。

在他的眼中,是一个只剩下了握柄的匕首。

而韩雨刚才就是用这儿把匕首,挡住了最先那名黑衣人的猛劈。而他的手上也被拉出了一道口子,鲜血如注,似乎此时才刚刚落下……

没有了手中的武器,韩雨的进攻却也依然没有停止。他十分果决的趁着那名黑衣人误杀了自己同伴的错愕瞬间,猛的踢出了一脚。

这儿一脚,带着一股诡异的颤抖,落在了对方的膝盖上。

咔!

膝盖断裂的脆响,在夜风中显得极为清晰,也极为冷漠!可韩雨却并没有就此停手,而是极为冷酷的上前一步,抬起了脚。

他的脚尖,狠狠的踢中了对方的下巴,竟然生生将他一百多斤是身体,甩了起来,砸向不远处的一名黑衣人。

韩雨使劲喘了口粗气,目光轻轻一扫,大略便明白了眼下场中的情形。武柏还被两个人给缠着,火影和卓不凡正缠着另外一人。陆辉和他的那名对手,是以攻进攻。他可能是受了伤的缘故,在对方的不断攻击中,显得有些吃力。

可好歹他们暂时还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其他的天劫小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虽然在最短的时间中,已经围成了一个个的三角形的阵形,背靠背的靠在一起,可是毕竟是受到袭击在先。在一开始的时候,便遇到了对方强力的袭击。

而此时,他们在跟对方动手的同时,还要应付井衣步兵和他手下的偷袭。

随着厮杀渐渐的白热化,受伤的人越来越多,已经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伤亡。至少,五名天劫小弟已经倒在了地上,永远的失去了呼吸的色彩!

重炮是一名天劫的成员,在刚刚交战的时候,便被两人合击,腿上受了重伤,腰上也挨了一刀,腰子都被刺穿了。

他很清楚,在这儿样的情况下,受了这儿么重的伤意味着什么。他看着眼前那两个尽力挡在他面前的兄弟,呼吸急促。在加入天劫之前,他是一名黑风旗的成员,而更前,他是一名孤儿。是楚家将他养大,教他本领。而眼前的这儿些人,都是他的兄弟,他过命的兄弟!

是他最珍惜的人,所以,他不能看着他们为了自己,而死!

重炮猛的站了起来,就像是一头护犊子的狗熊,张开双臂,对着最前面的三名黑衣人的刀光扑了上去:“兄弟们,杀……”

噗噗噗!

就好像刀锋戳在了烂棉花堆上,又好像是被戳破的气球。重炮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气力,潮水般的流逝。他的身体中了三刀,五刀,他甚至看见自己的双臂飞了起来,他看见了自己的胸口透出的刀尖,可是,他也看见了自己兄弟的刀子,落入了对方的胸口。

他甚至还听见了凄厉的挽留:“重炮……”

他咧开嘴儿,想要笑笑,可是脸却木的没有了知觉。他只好用深沉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儿些兄弟:别了,我的伙计,我们以后再也不能一起喝酒,一起泡妞,一起吹牛了!

再也不能一起流汗,一起训练,一起杀敌了……

别了,我的兄弟,你们,要代替我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悲壮的一幕,不断的上演,鲜血,生命,成为这儿场夜宴中,最为凄艳的音符。

韩雨一把握住了天策,身子微微一缩,满脸冷酷的像是一只离弦之箭般,朝着井衣步兵冲了过去!

他,必杀此人!

他看的出来,井衣步兵在众人中,身手是最高的。可是他却故意躲避着自己,击杀自己的手下,或者说是看见自己击杀了他的手下,而展开的报复。

从双方交手开始,他已经击杀了井衣步兵的五名手下,陆辉杀了一个,还有一干小弟厮杀的时候,像重炮一样用生命拼掉的五个。

井衣步兵这儿边,已经死了十一个。

可是天劫也付出了七个的代价,而且,马上就要第八个了。

“给老子死!”韩雨人未到,右手握着的一把断刀便毫不讲道理的甩了过去。然后,他将左手的天策交到右手中,猛的一刀,朝着井衣步兵砍了下去。

旁边,冷不丁的出现了一把刀,一拦!

韩雨的天策跟那把刀对在一起,手臂微微一沉,等他目光看清楚对面那人的相貌之后,不由得眼中寒光大盛:“是你?”

对面那个带着小眼镜,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住那种猥琐本质的家伙,正是渡边乱高!

看起来,叶随风的情报果然是真的!

难怪这儿些人如此难缠,渡边乱高是山口组的,他身后的这儿些人,显然也都是山口组的精锐!妈的,怎么把他们给忘了!韩雨在一瞬间想通了许多,却更加剧了他要击杀此人的决心。

小鬼子来咱们Z国的土地上,横行霸道一番便想回去,门都没有!

韩雨脸色阴沉,手中的天策立即变的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可是,对面的井衣步兵,显然也是经过名师指点的。他的刀法,凌厉阴狠,偏偏又透着股子拼命的绝杀之气。倒是跟小鬼子动不动便要剖腹自杀的信念差不多。

韩雨知道,这儿便是倭国的剑道。

而和倭国人的剑道高手对决,拼的不仅是招式的快慢,力量的大小,技巧的生熟,还有,生死的意志!

韩雨呼吸绵长有力,无名心法突破了第二重之后,战力悠长的优点,开始渐渐的让他与一般的高手拉开距离。而更为敏锐的感官,更为清晰的触觉,则让他面对渡边乱高和井衣步兵的合击,也依然能够做出最为准确的判断!

所以,当渡边乱高扑了过来的时候,韩雨身子一侧,手中的天策轻轻一缠,挑飞了他手中的长刀。

渡边乱高也被他一下抽到了地上,就当他抬脚要将这儿货踹出去的时候,对方却忽然一把抱住了他的两腿!

井衣步兵手中的长船,便在这儿个时候,像是长江大河一般席卷了过来……

下一章六点,明天是十二点,五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