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49章 胜死无憾

549章 胜死无憾

“杀!”剑门前来支援的小弟,足有二十多人。他们踏着纷乱的脚步,冲了上来。

而同一时间,几名井衣步兵的护卫,也纷纷抛起了各自的对手,转而用自己的刀锋和身体,挡在了井衣步兵的周围。

韩雨眉头一拧,喝道:“火影,回来!天劫,掩护!”

然后,他头也不回的朝着井衣步兵追了过去。

他,必须得杀掉井衣步兵。

不然,让他带领剑门的人跟着,那这儿里,只怕真要成为他黑衣的死地了。

韩雨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天策,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到了一个临界点上。

身上的伤口,已经麻木的几乎不知道疼了。只是不断的流血他也坚持不了多少时间的。

可他,前冲的姿势依然充满了霸道和凌厉,充满了有去无回的决绝。

“身为天劫!”陆辉手握一把倭国长刀,血红的眸子中,仿佛幽幽的燃烧起了一团火焰!

“胜死无憾!”原本已经疲惫不堪到了极点的天劫众人,闻言忽然一个个的像是打了兴奋剂似得,嗷嗷叫着扑向井衣步兵和他的手下!

拼命的时候到了!

他们是天劫,是遮天的脊梁骨,是黑衣的刀锋!他们,是守护遮天的最强力量,所以,他们存在的意义只有一个!

那便是胜利!

只要取得了胜利,那便是自己死了,又有什么遗憾?他们相信,遮天对天劫的福利,足以让他们关心的人,为之奋斗的人好好的过完下半辈子。

当然,实际上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是孤儿。

他们这儿么拼命,只是为了守护属于自己的那份荣耀,属于自己的那份被认同,和活着的尊严!

他们的价值,便是在这儿个时刻,用自己的身躯,去为老大开路!

用自己的身躯,去为自己的老大殿后!

身为天劫,胜死无憾!

这是他们从加入天劫第一天起便宣誓的守则,此时,则化作了熊熊燃烧的信念!

前面,黑衣人的刀锋举了起来。

一名身受重伤的天劫小弟猛的迎了上去,用自己的身躯,狠狠的撞上了对方的长刀,然后,陌刀凄厉的挥下!

对面的那名黑衣人,明显的是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他极力的想要躲闪,可是那全力而下的刀锋,就像是死神收割人命的镰刀。

他那躲闪的动作,在这儿生命悲歌的最后一个强大音符中,显得是那么的笨拙!

噗!

一颗斗大的六阳魁首旋转着飞了起来,其脸上,甚至还带着复杂而恐惧的神情,然后,在死亡的夜幕下定格!

而那名重伤的天劫小弟,也在一瞬间被另外两名黑衣人的长刀劈中,就此,没了生息。

可是,在他身后,两名早就蓄势待发的天劫,挥舞着锋利的陌刀,夹杂着仇恨,愤怒还有一种近乎疯狂的平静,像是食人鲨一般冲了上来。

两名还没来得及从前面那名天劫中抽出武器的黑衣人,倒在了地上。

天劫,便用这种无情到近乎冷漠的自杀式攻击,迅速冲垮了黑衣人的防线。可是,那些剑门的人也到了近前!

井衣步兵心寒了,他望着疯狂的韩雨,和他身边的一群人,就像是面对着一群疯子一样。

他身边的人,因为残酷的制度,为了他会不惜拼命。可是,也远不像眼前的这儿些人似得,会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身体挡刀!

他们想要干什么?剑门的援兵已经来了,他们还想干什么?还能干什么?他,还能杀了自己?

井衣步兵紧紧地盯着韩雨,只觉得心脏一阵阵的抽紧。虽然,他的四周还有近十名忠心耿耿的手下,可他却依然没有半点安全感。

好在,脚步声,喊杀声已经到了身后,在他耳畔响起。只要他进入到援兵中间,黑衣便是想杀他,也鞭长莫及了。

井衣步兵紧紧的握着自己手中的长船,身上,腿上,还有前面的胸口,小腹上传来的伤口,不断的吞噬着他的信心和斗志!

他怂了。

在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山口组少组长的身份,想起了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好好享受那些花不完的钱财,玩不完的女人。该死的,他只不过是想来Z国为自己的履历镀金,为什么会让他被这儿么一群疯狂的家伙盯上?

此时的他,已经忘了,是他主动向柳镇海提议,要取韩雨性命的!

“拦住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拦住他们……”井衣步兵身子突然向后倒退,嘴里则发出尖锐的嘶喊。

不用他招呼,那几名已经听见身后援兵动静的黑衣人,也一个个的爆发出了各自的潜力,玩命似得跟天劫的人拼了起来。

如果,井衣步兵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他们这儿些人的下场也只有死路一条。左右一死,为何不拼?

“陆辉,武柏,拦住他们!”韩雨手中的天策一震,一阵青色的光芒在众人的眼中亮了起来。他根本不管两边几乎要砍在他身上的刀光,直直的就冲了上去。

两边的刀光,已经劈了过来,韩雨也依然没有丝毫要躲闪的意思。

这儿让要袭击他的黑衣人,不由得眼睛一热。可就在他们的长刀几乎要落在韩雨身上的时候,旁边突然多出了两把陌刀和一把长刀!

得了消息的陆辉和武柏,在间不容发的时候,替韩雨将刀锋拦了下来。

韩雨却像是早就知道了这儿一幕似得,没有一点儿意外的舞动起了天策。青色的刀身,在夜色中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两名黑衣人挥舞起了刀锋,试图阻拦。可是,天策上传来的力量却沉重的让他们心寒。他们就像是被人用大锤给夯了出去似得。

刀断,吐血,人亡!

然后,挟着嗜血之威的天策,就这样化作一片青色的幽光,落在了井衣步兵的头上。

井衣步兵刹那间,再也听不见了一点儿声音,再也看不见自己的手下拼死拦截对方的身影,他的眼中,只有那道青色的死亡光幕。

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能闯出去,哪儿怕身后的援兵近在咫尺,他也难逃一死!

所以,他虽然十分不甘,却还是不得不停下正在后退的身子,然后,全力以赴的舞动着长船。向着那光幕狠狠的劈了过去。

北辰一刀流之舍身技,玉碎!

光幕和长船不断的撞击,转眼间便连碰了十六下。可因为速度太快,众人只听见了一声响声。

然后,便看见井衣步兵身子向后连退了四五步。

当啷!

半截长船落在了地上,似乎在宣告它历史使命的终结。

井衣步兵冷冷的盯着韩雨,大口的喘着气,然后,脸上慢慢的露出了嘲弄的笑容。

就算长船是倭国十大神兵之九又能如何?只要他还活着,那韩雨手中的这把天策,早晚都会是他的!

“你……”他张嘴,本想说,你终究还是没能杀了我,可是随着他的嘴巴一张,他感觉自己的脖子似乎有些不舒服。

于是,他伸出手轻轻的抹了一下。

却愕然发现,自己的手上竟然带出了一片鲜血。在他的脖子上,一道细长的红线,正在慢慢的渗出鲜血。

井衣步兵脸色巨变,刚想再去擦,那细线却猛的爆发,就像是黄河决堤一般,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脖子里喷射而出!

然后,他便感觉自己喘的气,全都从脖子里冒了出来。以前的时候,他经常想,鸡被杀之前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而现在,他终于自己感受到了。可他却宁愿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噗通!

井衣步兵倒在了地上,然后,他便看见了一个个像是被人定住了的援军。

韩雨大口的喘着气,在最关键的时刻,他凭借着颤抖版的六道轮回,要了井衣步兵的命,可是,自己却也被对方的刀,在胸口上来了一下。

而且,一种无法形容的饥饿感,潮水般的涌了上来。让他浑身都没了气力。

“八嘎!”一名黑衣人咆哮着举起了手里的刀。森冷的刀锋,向着韩雨的后背狠狠的落下。眼瞅着井衣步兵死了,他们也活不成了,这儿家伙连眼睛都红了。

武柏,陆辉等人都在应付井衣步兵的那些黑衣手下,听见爆喝,纷纷扭头,一眼瞥见,那几乎是要瞪破眉角。

“老大小心!”

“大哥小心!”

“黑衣!”

一声声怒吼,提醒响了起来,可此时,他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刀朝韩雨落去,谁也来不及救援。

离的最近的武柏,徒劳的扔出了自己的陌刀。

可是,在他的陌刀贯入敌人的身体之前,韩雨只怕也要被人给劈中了!

韩雨听见那声八嘎之后,便感觉到了来自背后的杀机。可是,却已经来不及转身。这名黑衣人攻击的时机实在是把握的太好了,或者说,原本他是想要通过这儿一刀,救下井衣步兵的。只是没有韩雨的刀快,这才落在了后面罢了。

所以,当韩雨察觉的时候,已经无法躲闪,或者躲闪不开了。

森冷的刀锋,无情而狠厉的撕扯着空气,激荡起了他脖子后面的一排颤栗。

刀风,甚至刮的他脖子生疼。

妈的,自己就要步上对面那小子的后尘了吗?老子还想去倭国转一圈,将富士山私有呢,还想带领遮天的兄弟,走向世界,跟那些老家伙们比划比划呢!还想去找静汐,没有跟楚颜说,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她们呢!

还有墨家的那个小丫头,雪儿,萧炎,还有铁手的仇,楚老爷子的托付……

霎那间,韩雨的脑海中已经不知道转了多少圈。这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心愿未了,还有多少遗憾未圆!

可,死亡是公平的,谁能给他机会呢?韩雨缓缓的转过头,冲着武柏他们甚至笑了一下。

眼角,却恰好瞥见,一抹红影跳了起来,然后,用脑袋狠狠的撞上那冰冷的刀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