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28章 慕容飘雪

028章 慕容飘雪

韩雨抱着那男人的尸体,旁边跟着女孩,走了出来。

幽幽的冷风吹来,虽然阳光落在身上,却依然透着股无法释怀的寒意。

就要入冬了。

韩雨眯着两眼,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刚想迈步,忽然一股凛冽的杀机,从他身后疾射而出,韩雨脸色巨变,他一下便知道了那杀机的主人,除了那名黑榜杀手之外,谁还有这样的刺杀本领?

不得不说,对方将时机把握的实在是太他妈的好了,韩雨的脚步才刚刚落地,还没踏实,而且他手里还抱着一具尸体,正是整个人受到束缚最大的时候。

闷哼一声,韩雨虽然竭力将身体向旁边移去,可脖颈还是一凉。

韩雨的身子不敢有半丝停顿,像是喝醉了酒似得不断左摇右晃,等到他身上又多了两个血口的时候,才终于找到机会摆脱了那如附骨之蛆般夺命的杀机,将身子转了过来。

韩雨连将尸体放下的空都没有,猛的向上一抛,右手在腰间一按。

天策化作一道青光,如同蛟龙一般迎上了那要命的黑光。叮叮当当的连声脆响,一转眼间,韩雨手里的天策便和对方的三棱军刺撞了七八下。

这时候,那男人的尸体才刚刚落下,韩雨单手将他接住,踏步,上前,天策裹挟着他无边的愤怒和森冷的杀机,向着三棱军刺的主人倒卷了过去。

站在韩雨对面的,是一个面色清俊的中年人,一身玄衣如墨,裹挟在幽幽的阳光下,一双冰冷的眸子,燃烧着微微猩红的杀机,紧紧的盯着韩雨!

而最引人注意的,则是他那双夹杂着一半银丝的眉头,让他整个人越发的冷酷和妖异。

冷哼一声,中年人手里的三棱军刺毫不相让的连续点在天策的刀背上,手腕微动间,毒蛇般朝着韩雨的手臂袭去。

韩雨手里的长刀却攸的一收,几乎是一瞬间,便劈出了三刀,三刀几乎是不分先后的撞到了三棱军刺上,只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三棱军刺立即应声飞出半截,竟然是继那晚之后第二次被劈断了。

中年杀手的眼中不自禁的闪过一抹骇然,就在这时,跟韩雨一起出来的女孩才反应过来,她张嘴,瞪眼,一声极具穿透力的尖叫便响了起来:“啊!”

韩雨和那中年人齐齐的皱眉,两人撞作一团,快速的交手半晌,当中年人手里的三棱军刺再次飞出一截,只剩下匕首般长短的时候,他借后退之机,扭头就跑。

对方如此干脆的逃命,让韩雨心中稍稍的意外了一下。

可三番两次的被对方刺杀,此次更是多次受伤,韩雨心中已经燃起了滔天的怒火。他岂能让对方如此容易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冷哼一声,天策脱手而出,化作一道青龙朝那黑色逃匿的背影吞噬而去。

中年人听到身后的呼啸,想也不想便反手将三棱军刺向后挑了出去。

扑哧……

他忘记了自己手里的三棱军刺,已经短了一大半。虽然他成功的将水纹挑开了他的要害,可三棱军刺也被撞的向旁边一歪。

然后他便感到自己的膀子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觉,一把长刀擦着他的肩膀,向前抛去。

中年人一眼就认出,这是目标手里那把诡异的长刀。自己两次刺杀,两柄军刺全都是被这刀给削去了一半,想不到对方竟然如此有魄力,将如此宝刀都丢了出来。

既然如此,那自己便取了他吃饭的家伙,看他下一次还用什么来抵挡自己的下一次刺杀!脑中电光火石般的一闪,中年人冷冷一哼,他不管伤口,直接便探手朝天策抓去。

然而,几乎就在他要碰到天策的时候,身后忽然再次传来了尖锐的呼啸,一股冰冷的寒意瞬间笼罩了他的全身。

若是受点小伤,便能得把宝刀,那他怎么也不会撒手。

可那让他头皮发麻的危机感,让他一点也不怀疑,当自己抓到宝刀的瞬间,便是自己丧命之时!

冒着生命危险来取一把刀?不值!

虽然不舍,可中年人还是果断的缩回了探出的右手,同时雄腰一扭,正前扑的身子竟然硬生生的改变了方向。

而在他收手的同时,他没受伤的左手握着又一把三棱军刺,准确的挑到了那飞来的暗器之上。

寒光一闪便落到了地上,竟是一把匕首。

中年人瞳孔微不可查的一缩,眼见韩雨已经追近,他已经失去了抢刀的机会,毫不犹豫的快速朝旁边的一个陋巷跑去。

这家伙如此果断,毫不贪功,倒让韩雨有些失望的暗叹一声,手里准备的又一把匕首只好又放了回去。

这话说起来缓慢,可实际上却不过是几个呼吸间发生的事。

那杀手从偷袭,到追杀,再到撤退,兔起鹘落,恍若若行云流水,竟然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然而时间虽短,可其中却凶险异常。

韩雨的后背早就被冷汗湿透,被风一吹,透骨的寒意沁入肺腑。

他将天策捡了起来,扣在腰上,心中不无侥幸的吐了口气。

若不是从郭老那里得了此刀,单单是这两次刺杀,便会让他难以应付。

脖颈处传来火辣辣的痛觉,让韩雨禁不住皱了下眉头,好在没有刺破他的动脉,不然……

女孩迎了上来,有些惊恐的道:“他是什么人?你,你受伤了?”

韩雨嗯了一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女孩好看的眉头弯了起来,紧追了两步:“你应该马上止血,包扎!虽然没伤到动脉,可万一感染,也是麻烦的!”

韩雨将她父亲的遗体放到车内,才看了她一眼道:“你懂医术?”

女孩点了点头:“我是学医的,外伤处理。”微微顿了一下,女孩咬着下唇道:“其实,你刚才可以把他丢下……”

说着,她睨了自己的父亲一眼,目光复杂而带着丝丝缕缕的悲哀。

韩雨看了那骨瘦如柴的男人一眼,他在生命的最后,虽然泯灭了亲情与人性,可要是没有毒品,他会变成这样吗?

韩雨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刚才生死关头,他也没想过要将他抛开。

或许是因为,自己才刚刚经手了一批毒品,心虚吧。

轻叹了口气,韩雨才道:“死者为大,应该安息!”

女孩眼圈一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眼睛红红的,秀唇如血。

上了车,韩雨才知道她叫慕容飘雪,他的父亲,也就是这个有些疯狂的男人,叫慕容远望,曾经是县上中学的老师。

只是今年夏天的时候,麻脸在医院见到了慕容飘雪,一时起了心思,却被慕容飘雪拒绝,麻脸便想了个阴毒的主意,让他的父亲染上了毒瘾,以便迫他主动将女儿送给自己。

结果,他没有想到的是,慕容远望本来就身体孱弱,一旦吸毒成瘾,身体每况愈下,竟然油尽灯枯,就这样死在了他面前。

家里所有能卖的东西都卖了,母亲,一气之下也吃了安眠药,我没有家了。

这是慕容飘雪的原话,韩雨听了却只有沉默。

慕容远望也曾经挣扎过,痛苦过,他让自己的女儿去乡下避避,可毒瘾真的发作起来,又岂是他能抵挡的?一个电话,号称自己已经戒毒,将女儿骗来,这才有了先前那一幕。

将慕容远望的尸体火化,韩雨看了抱着骨灰的慕容飘雪一眼,半晌才道:“你,有什么打算?”

慕容飘雪咬着下唇道:“我,想将他们葬在一处。”

“然后呢?”

慕容飘雪沉默了。

韩雨也沉默了,他现在还住在其子那里,带着个女孩子多少有些不方便。可要是把她就这样丢在外面,也不合适啊。

老慕容吸毒,怕是连家里的房子都没有了。

“我会另想办法的!”

“要不,我给你安排个住处……”

两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虽然慕容飘雪此时的心情很是沉重,也不禁羞涩的一笑,抬起头看了韩雨一眼,示意他先说。

韩雨摸着脖颈上被包扎的非常利索的伤口,轻声道:“住处我来给你安排,我是干什么的想来你也猜出来了,像我这样的人,难免会受点小伤什么的。有个自己信的过的医生跟在旁边,会更方便一些!”

“谢谢。”慕容飘雪略一沉吟便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韩雨是在帮他,现在她不仅身无分文,而且就连那些亲戚朋友的,也被吸毒的父亲给得罪光了。

所以,只能默默的道谢,心中留着那份感激。

找了人,葬好了慕容远望,韩雨带着慕容飘雪朝其子的家赶去。

路过君悦宾馆的时候,韩雨心中动了一下,他决定等晚上的时候,再去找那个杀手好好聊聊,人生……

至于徐华银那边,麻脸的死他定然会有所察觉。不过,韩雨并不担心,那几个被他收服的竹叶帮小弟,会替他做许多事情。

韩雨可不相信,他们敢将自己眼睁睁的看着麻脸死亡的消息告诉徐华银。他们更不敢透漏一点自己曾经想要收服他们的意思,不然,只怕徐老大会宁可错杀四人,也不会放过一个!

所以,徐华银那边,他可以等!

PS:兄弟们,第三更了,回头还有一更,虽然收藏没长一个,可咱不会食言,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