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64章 未来军火商

564章 未来军火商

出了黄泉堂的总部,韩雨和萧炎上了车,火火和果果很自觉的坐在了后面。

萧炎轻声道:“我开车。”

说着,直接将韩雨推到了一边。

“不是,你会开车吗?”韩雨愕然。

萧炎白他一眼:“我至少机车骑得比你溜。你给我说,哪儿是挂挡,哪儿是油门?”

韩雨无语了。

好容易教会了萧炎怎么将车子发动起来,这儿丫头倒是开的还真不赖,大概是机车留下的底子。韩雨的心稍稍放到了肚子里:“裁决堂的人到了吗?”

“已经到了,一百名裁决堂小弟,组成了二十支执法的队伍,负责维系社团的规矩!”萧炎一边换挡一边道。

韩雨松了口气,拧眉道:“刚才,你的那个以战备战的想法,挺不错的。听起来,你是支持跟剑门速战速决?”

“和剑门,必须想办法速战速决,绝不能跟他们硬耗。不然,不是别的帮派赚了便宜,便会被上面给统统抹杀,总之,没什么好果子吃。”萧炎冷声道。

韩雨扭头望向车外,天空中已经升起了一轮太阳,日头并不怎么毒辣,却懒洋洋的。昨晚一夜的厮杀,看起来并没有对普通人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只有那些经常泡酒吧,或者夜吧的混混之流,才知道QD市的夜晚已经换了主人。

只是在没有弄明白遮天对他们的态度之前,这儿些人是不敢太过张扬的,免得自己撞在了枪口上。

所以,此时的路面上,连晃悠的闲人都少了许多。

“这儿也是为什么我没有杀那个柳破东的原因。”韩雨望着外面的静谧,轻轻的叹了口气。

杀了柳破东,便等于是断了柳镇海的**。这儿老家伙不跟他当场拼命才怪。事实上,后来老家伙那么不惜血本的追杀他,已经让韩雨感觉有些意外了。

便在这儿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

电话声音很压抑,还带着点无法形容的激动和紧张:“你知不知道你昨晚杀的是什么人?”

“嗯,你谁啊?”韩雨愣了一下。

“我,胖子!”叶随风低低的回了一句。

韩雨皱眉道:“你在哪儿呢?怎么声音成这德行了?跟个娘们似得!”

“废话,我这儿是激动的,他娘的,太过瘾了。我就说那老小子身边突然冒出来的人是谁吗,终于被我调查出来了。昨晚,被你给宰掉的那个倭国人,便是雅库扎山口组组长的儿子,井衣家的继承人,井衣步兵。妈的,这儿回他们老井家算是毁在你手上了。千顷地上一独苗啊,你丫下手太黑了。你这以后让老井还指望谁去?嘿嘿,不给你说了,我先挂了啊!”

说着,不容分说直接挂了电话。

韩雨呆呆的坐了半晌,忽然猛的朝前踢了一脚,哈哈大笑道:“我去他大爷的!哈哈,想不到,老子竟然将那老鬼子的儿子给弄死了,哈哈哈,值,值了!”

萧炎白他一眼:“什么好消息,把你乐成这儿样?”

“昨晚,阻截我们的,有一个大人物,被我不小心给弄死了!哈哈哈哈……”韩雨使劲的笑,甚至笑出了眼泪。

那些死去的兄弟,那些用自己的身体和生命,为他们铺就出一条活路的兄弟,总算死的有了价值!

电话没有经过多长时间的沉寂,便再一次响了起来。韩雨伸手接过,笑道:“喂~”

“臭小子,你给的情报奏效了。那批货物已经被我们给截下来了。妈的,小鬼子看样子还是贼心不死啊,一直在暗中搜集军用的稀有金属。这儿批货物的价值,至少在二十亿美金。”

龙怒海的声音在电话中响了起来,可以听的出来,他的心情十分不错。

“这可太好了。”韩雨只觉得世界一片美好,今天,怎么这么多好消息?

“我就是告诉你一声,省的你挂念!”龙怒海说着,便要挂掉电话!

“等,等,等会。那我这好处费您什么时候给我打过来?”韩雨轻笑道。

“好处费?什么好处费?”龙怒海愕然。

韩雨静静的靠在车窗上,淡淡的道:“您说呢?为了获得这个消息,我可是动用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别的不说,单单是我的那些兄弟,便有多少人为这儿事,连自己的性命都豁出去了您知道吗?他们或许算不算上是为国为民,可是,总该有个抚恤吧?他们的老婆孩子总要有人管吧?”

那边的龙怒海似乎跳脚骂了起来:“我擦,你小子的脑袋没被门挤吧?你的意思是让老子给你善后?”

“你不答应也行,以后再有这样的好事,我就直接不告诉你了。反正,这些东西,也总能换钱。”韩雨淡淡的道。

电话那头只是微一沉默,便道:“昨晚,我可是替你挡住了那些家伙。”

韩雨冷哼一声,不满的道:“那本来就是你们的失职,让这儿么一伙吃干饭的家伙,混到了革命的队伍中,还跟剑门狼狈为奸,本来就应该由你们负责清理。”

“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些人要处理是不错,可总归要慢慢的来,循序渐进才行……”

“这是政客的回答,我记得当初龙老大你曾经给我们说过,这儿个世界上最能靠的住的,只有拳头。只要你的拳头够强,够狠,那不管眼前是什么,你只要相信自己,一拳砸过去,一切便能灰飞烟灭!”韩雨轻声道。

龙怒海沉默一会,大概是回忆起了什么,顿了一会才笑道:“想不到,当初老子的随口一句话,你竟然还一直记着。好吧,我便从经费里给你拨五百万过去,够意思了吧?”

韩雨皱眉道:“您这儿是当我要饭呢?”

“那你想要多少?”龙怒海轻声道。

“五亿美金!”韩雨淡淡的道。

“我靠,不可能,你小子打劫呢?吃大户呢?我告诉你,最多两千万人民币!”

韩雨一听他口气松的这儿么快,便知道这事有门,忙循循善诱道:“四亿美金,你应该清楚,以后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听说,柳镇海可是收了不少价值连城的古董什么的,您不会一点也不感兴趣吧?”

“那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是我们祖国的。你小子敢将他们弄出去以点,老子剥了你的皮!”龙怒海直接骂了他一句。

“给你拨五千万的经费。要知道,这儿可是够一个大队一年的训练,出任务的经费了。包括事后牺牲的补偿!”

龙怒海语气稍微松了些道:“就算没有你,天尊那边也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情报,你以为我们还真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走私数额这儿么巨大的稀有资源呢?”

“三亿美金!这儿是底线了,这次的物资总共价值二十亿美金,如今完好无损的落在了你的手里。总要给我点零头。”韩雨轻声道。

龙怒海连连摇头:“八千万,多了没有了,将我的这儿把老骨头拆了卖了也没有了。”

韩雨眯着两眼道:“老毛子的新式武器,想不想要?”

“嗯?”龙怒海顿了一下,忽然道:“哦对了,老子怎么忘记了,你小子是新的军火代理商。对,你马上给那个老毛子打电话,告诉他们,让他们想办法弄一批太空飞行器的相关资料来,要最严密的那种,钱不是问题。”

韩雨苦笑道:“您这儿不是坑我吗?他上哪儿弄那么先进的东西去?”

“知道就好!虽然地狱天使号称,只要有钱,便是核武器的资料,他们也能弄的出来。可是你以为,他们的屁股就是真的干净的?那不过是老毛子搞的障眼法罢了。”

龙怒海哼了一声:“不过,有些地方的资料,他们倒是真的可以搞到。老子便再给你加两千万,一亿人民币,这儿回够了吧?”

韩雨忽然道:“井衣家族的少爷值多少钱?”

“嗯?”

“井衣步兵!”韩雨重复道。

那边的龙怒海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井衣步兵?井衣正雄的儿子,井衣抬肩那个老鬼子的孙子?井衣家的井衣步兵?”

“倭国好像就一个井衣家族吧?不知道,他值多少钱?”

“你说呢?你说他值多少钱?”龙怒海不知道怎么一下怒了起来:“井衣抬肩那老鬼子,直接执行了南京大屠杀,三十万的亡魂,要有一半得算在他的头上”

“井衣正雄,靖国神厕的建造者,倭国军国主义思想的继承者,这儿些年有多少前去打工,留学的人,被他们用各种方法残害,策反?文化侵略中的A片泛滥,主要针对的便是我们Z国。这儿其中的危害,足以让我们亡国灭种!”

“井衣步兵,北辰千兵卫的弟子。曾经挑战过多家在倭国的东方武馆,亲手劈了我们十三个好容易才打入对方内部的钉子,数次阻挠我们曾经前去执行任务的特工,至少有七名一流的特战精英,倒在了他的倒下!”

“被井衣家族说成什么武士道精神的继承者,倭国右翼强硬势力新生代的代表人物!还说要虎视长城!饮马黄河!放他妈的狗屁!”

“这儿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家族,一个视我们为终生仇敌的强硬右翼!你说他们值多少钱?你小子若是杀了他,老子给你一个师!”

“我把他杀了。”

龙怒海明显愣住了:“你说什么?”

“我把他杀了,就是昨晚。”韩雨淡淡的道。

“你杀了井衣步兵?”龙怒海还有些不敢置信,等得到韩雨肯定的回答之后,他忽然哈哈大笑:“杀的好!杀的好!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慰民魂!杀的好!”

韩雨也没想到,这儿个井衣步兵的家族在上面不仅是挂上了号,而且,还是引起了上面极为强烈的不满的那种!他只是知道,在东方之怒的必杀名单中,井衣正雄,位列其中!

“其实我当时也没想到是他,是我的那些兄弟,前仆后继,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敌人的刀锋,才让我有机会杀了他!”韩雨轻声道。

“我知道了。我回头让人去查一下,若是真的,你的要求我便答应了。当然我无法筹集到那么多现金,不过,我这儿边有一个军火公司,你有没有兴趣?”

韩雨愣了一下,军火公司,难道上面也会放给私人吗?

“这儿家军火公司的规模,只有两个亿左右,可是,他们却有着完整是枪械生产线。最重要的是,它是合法的私有化产业,是军方的采购单位之一!”

龙怒海声音平静道:“若是你对它们有兴趣,我便再给你一个亿,作为其他补偿。当然,你也可以拒绝,那样我便给你三个亿,美金!”

“让一个黑社会老大,掌握这样的产业,您觉得这儿靠谱吗?”韩雨苦笑道。

“为什么不靠谱?这儿个社会既然有了白,那就有了黑。既然有警察,那就有了黑社会。你和他们只不过是分工职业不同罢了,可只要你还承认你是个Z国人,这便足够了!”

“战争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催化剂,可战争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利益。所以真正让人类进步的,其实还是利益。利益产生竞争,竞争产生进步!我们的发明创造为什么远远低与美国和老毛子?难道是因为我们的人比他们的人笨吗?扯淡!咱们站在世界巅峰的时候,他们还处在原始社会呢!”

“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咱们的这儿套规章制度导致的?军工产业,搞搞科研,便可以安安稳稳的拿钱,他们安逸的实在是太久了。我真怀疑再这样下去,他们会被自己给宠溺的窒息!”龙怒海仿佛猜到他为什么会惊讶,轻叹道:“没有危机感,他们永远不会有那种被人盯着屁股的惶恐不安,更没有那种钻研奋斗的精神!”

“您的意思是,咱们眼前就好比一个池塘,我呢就是那黑鱼,你把我丢进池塘的目的呢不是为了吃小鱼,而是追着他们四处跑,让他们好长的快点?”韩雨想了一下才道。

“嗯,意思对了,不过,你的利益也是实打实的!”龙怒海笑了一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有倒是有,只是,你们真的放心吗?”

“没什么不放心的。因为你必须和军方签订合同,所有的产品,不得外售,并且保密!”龙怒海淡淡的道:“你先前也说了,贪腐已经到了很严厉的程度,必要的时候便要挥出重拳!而你,就是那拳头上能够杀人的锋芒!”

韩雨听出了他的意思,显然,多年的安逸和分配机制,让国内的国防军工体系,出现了什么不好的潮流!

不过,这儿对他来说,却是个难得的机遇。若能把握住,那日后便是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军方也会帮他吹口气不是?

“那成,那这事我回头考虑考虑。再答复您吧!”韩雨想了会才道。

“那军工厂在LN。你若想干,那也得等和剑门的事情有了分晓之后。”龙怒海顿了一下:“那一个亿回头我便让人打给你,他们都是英雄,不要让英雄流了血,赔了命,再让他们的家人跟着受苦。”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韩雨拿着电话愣了好一会儿,他也不想拿着自己兄弟的生命,去作为与人谈判的筹码。那让他觉得是一种亵渎,对那些死去的兄弟的亵渎。

只是,他觉得自己必须要让有的人知道,他们曾经做过什么。他总觉得自己有责任让人知道,他们牺牲的价值!

他们是为了自己,可是真正获得了实惠的,不仅仅是这个社团,还有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从这儿个方面来说,他们应该是民族的英雄!

至少,他们无愧于男人这儿两个字!

当然,遮天现在的财政出现了危机,也是韩雨不得不这儿么做的原因。死去的兄弟需要抚恤,受伤的兄弟需要治疗,活着的兄弟需要安抚,敌人需要收买,关系需要疏通,整个社团需要运转。

国与国之间打的是钱,社团与社团之间,打的也依然是钱!

他要为死去的兄弟负责,更要为活着的兄弟负责,为遮天的未来负责!

如果我变了,变的冷血了,请告诉世人我的心曾经温暖过。韩雨忽然想到了这句话,然后,他便看见了医院……

汗,差点忘记更新了,兄弟们多多顶顶哦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