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67章 擦拭身体

567章 擦拭身体

章节名写错了,不过内容不少,没有566……

韩雨静静的站在窗边,眺望着日光下的城市。

QD本来就是沿海发达城市,这儿里旅游业,餐饮业十分发达。

各种宾馆,酒店,KTV等消费场所,更是比肩皆是,更重要的是,这儿里是东海帮的总部。

赵东海就是从这儿里起家,在王振宇的支持下,北上南下,席卷了整个SD省东部,称雄一方。

而如今,遮天更是在这儿里,袭杀了赵东海,灭了东海帮,让两千名剑门精锐折戟沉沙!

这一战,早晨就在破晓堂的安排下,传遍了整个道上。而如今,已经渐渐开始彰显它的威力。

李云东只是一种现象,想来其他的地方和他抱着同样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数。

如果能够利用好,对于社团目前的形势来说,将是一股强大的助力!

只是,如此一来社团难免要良莠不齐了。

看起来,是时候让手机暗中注意一下这些人的言行了。日后整理社团内部的时候,也好做一份参考。

韩雨暗自思考着社团目下的形势,转过身,有些感激的望了一眼躺在病**的李剑白。

如果不是他,就算遮天能够赢了这一战,也将是一场惨胜,绝不会如同现在这般,带给人那么强烈的震撼!

李剑白的脸色有些苍白,鞭虎的那一枪,本是直奔着他的心脏去的,多亏被他的弓给挡了一下,这儿才没有伤到心脏。

只是胸口中枪,震动,失血,总是难免的。不过好在他现在的危险已经过去了。

房间中,只有韩雨和他两个人。

韩雨走了回来,坐在他的床边,先拿过放在他床头的一张弓看了一眼,不由得哑然失笑。

他在第一眼见到它的时候,就感觉有些眼熟,只是因为距离的缘故,所以并没有打量仔细。

此时仔细一把玩他才发现,这儿弓,赫然竟是自行车把!难怪他会觉得熟悉和怪异呢:“想不到,一箭惊退白河愁,射死鞭虎的,竟然是一个自行车把,不知道若是他们两位知道后,会做何感想?”

“鞭虎早就知道我的弓是什么做的!所以,他才看不起我!”李剑白的一只眼珠子留在眼眶内,靠近太阳穴的位置,似乎在盯着旁边的门,另一个眼珠子则直勾勾的盯着韩雨。

韩雨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的这种眼神了,可后脊梁骨还是禁不住一阵发毛。

“不过,对着白河愁的那一箭,我本是想要杀他的,不是想吓他!他要不是怕受伤,应该不会跑那么快”

韩雨一愣,如果李剑白当初真的是想杀那个白河愁的话,岂不是说,他能够躲过李剑白的箭?

那一箭的威势,韩雨亲眼目睹,如果换做是他,绝对难以躲闪!

如此说来,那个白河愁跟他动手的时候,岂不是仍留有余地?他之所以没有跟自己玩真格的,只是不想受伤?

韩雨的眉头越皱越紧,虽然心中满是不爽,可是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低估那个三色石的杰出杀手了!

暗自轻叹一声,韩雨将自己的判断藏在心底,拿着那个车把轻声道:“这儿弓怕是不能用了,你有没有自己喜欢的样式,我再让人帮你打造一吧!”

说着,他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自行车把上的那个圆形小洞,那小洞只有小拇指粗细,却十分的圆润,正是鞭虎临死前开的那一枪所留下的印记。

李剑白看了一眼车把道:“那你就照着这样再打一把吧,其实,要是能够找到崭新的凤凰牌自行车,直接用那个车把都行!”

韩雨汗了一下,凤凰牌的自行车?那可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东西了吧?若是有新的,那也算半个古董了。估计价格还不如让郭老给重新打一个来的便宜了。

他嗯了两声,表示应下了,随即将车把举了起来,静静的盯着弹孔看了半晌,才微拧眉头道:“你刚才说,鞭虎临死前的那一枪,根本没有瞄准,便直接开枪了?”

“嗯!”

韩雨眼中寒光闪动,一般人,很难配备枪械这儿种东西。能够不通过瞄准便直接开枪,还能打的如此准,如此稳的,只有经常玩枪的人才能办到。鞭虎有枪却一直没有动,是他不想用,怕引来麻烦还是根本就是没有机会用?

现在看来,应该是前者。那他究竟怕引起什么麻烦?是怕引起上面的注意,还是怕暴漏了自己超凡的枪法?

如果是怕引起上面注意的话,那他根本就不会配枪。所以,答案只能是后者!

现在看来,剑门不仅是柳镇海,唐落等人有问题,便是这儿个鞭虎也是一样!

韩雨将车把放下,转了话题道:“你是什么时候跟的叶随风?”

李剑白眼珠子在眼眶子内转个不停,好像是无聊的孩子在玩耍般:“大概有一年了。他曾经救过我一命,然后,又给我说了他关于剑门内部情况的猜测。我答应过他,只要他说的是真的,我就跟他反了剑门。”

韩雨轻笑道:“看起来,叶胖子是未雨绸缪,早就开始准备了。怎么样,以后跟着我干如何?”

李剑白两个眼珠子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像斗鸡眼般转到中间,直直的盯了上来,搞的韩雨心中毛毛的。

这儿种看人的办法,实在是太有压力了。

“他不跟着你吗?”李剑白皱眉道。

韩雨笑道:“自然要跟,不过,你知道,这儿两者之间有区别。”

跟着叶随风,那就是说,他一切都要以叶随风的命令为重。若是叶随风有一天,也像反了剑门一样,反了遮天呢?那他自然也是要跟着的。

可是跟韩雨那就不一样了。当然,李剑白也可以继续做个卧底,不过,韩雨有信心,只要他答应,便能让他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

他可是没有忘记那惊艳的一箭,让白河愁露出的那种吃惊表情。更想象的出,是如何凌厉的一箭,让一个身经百战的特种军人,饮恨当场!

相比起枪械那种大动静,弓箭,明显的更具备隐蔽的攻击性。而一个能够在现代练就如此一手出神入化的箭术,更足以表明他的性情坚毅,和个人天赋!

李剑白自然明白韩雨的意思,他微微一笑,轻声道:“叶胖子也说了,我若是加入遮天,自然跟他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所以,我跟的人是你。”

韩雨哈哈大笑:“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儿句话。你的伤口并不深,没有伤到心脏。我会安排专人给你护理,你就好生养伤。等你好了之后,剑门那两千人,还需要你来带。”

李剑白点了点头:“好。”然后,继续两个眼珠子转着玩。

韩雨忙毛毛的起身告辞,从李剑白的房间中出来,他立即把特意从萧炎的手中调的两名天劫叫了过来,吩咐他们护卫好李剑白的安全,并且,嘱咐萧炎,提高了医院的警戒。

要知道,李剑白现在是剑门的叛徒,名义上,他还是剑门DL分部的负责人。这儿样的一个身份,足以对剑门其他人形成一种沉闷的打击。所以,他必须要防着剑门的人狗急跳墙,直接派人将李剑白弄死!

安排好了李剑白这儿边,他又去看了看陆辉等人。这几个人短时间内都不能再跟人动手了,便是受伤最强的卓不凡,也需要静养四五天。

至于火影,则在几个兽医和医生的相互协作下,也脱离了危险。

“若是有什么事儿,你便叫我。我去睡会!”韩雨早就顶不住了,对随行的萧炎说了一声,便找了个空房间,钻了进去。一躺到**,潮水般的疲惫便涌了上来,然后,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萧炎本想喊他在坚持一会,让人给他检查一下身体的。此时见状,只是张了张嘴儿,眼中却露出怜惜的神色。其实,韩雨受的伤并不比陆辉他们轻多少。只不过他是老大,必须要强撑着罢了。

这也是当老大的代价,要想人前显贵,怎能少的了背后受罪?

萧炎让王帅带人给韩雨处理了伤口,又做了个全身检查,知道他并没有事儿后,这才安排人去炖鸡汤。

萧炎静静的站在旁边,望着熟睡中的韩雨。此时,房间中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

她伸出手,轻轻的弹了弹韩雨的乱发。然后才看见,他,身上到处都是血渍,身上,更是带着一股汗酸味!

萧炎皱了皱眉头,起身去洗刷间端了一盆温水,又找了个毛巾,轻轻的帮他擦了擦脸和手。湿热的毛巾捂在脸上,让韩雨舒服的闷哼了一声。

萧炎的眉头一拧,下意识的就想躲闪。

可韩雨马上就又睡了过去,萧炎有些恼怒的低声骂道:“这儿头猪,以前不是挺警醒的吗?怎么现在睡的比猪还死?弄的自己一身汗臭,说睡着也能睡着!”

口中虽然这样说,可她手上的动作却变的更加轻柔起来。

帮他擦完了手臂,萧炎微微顿了一会儿,又缓缓的伸出手去,帮他解开了上衣的扣子。

颤抖的手,就仿佛在弹钢琴,萧炎只觉得自己面颊发烫,她不由得暗自啐了自己一口,心说,有什么?老娘就是看他身上太脏了,帮他擦擦身子而已。

心一横,这儿丫头手中的动作加快,三下五除二便将韩雨的扣子全都解开了,露出**的胸膛。萧炎的两眼轻轻一眯,手上的毛巾都差点掉了下去。

韩雨的胸膛就这样敞着,一块块流线型的腹肌,随着呼吸缓缓而动,给人感觉就像是沉睡中的老虎。虽然他在睡梦中,却仍旧可以现象的出,当他惊醒过来的时候,这些肌肉会产生多么强大的力量。

不过,真正让萧炎感觉惊骇的,却是他身上的伤口。那一道道,一条条,就像是一次次血腥战斗的记录。那是死亡的印记,是男人的勋章,是隐藏起来的荣耀,骄傲的源泉!

萧炎用颤抖的手,轻轻的擦拭着,仿佛,看见了一个个新鲜的伤口,她不知道,一个人得经历过多少次生死,才会留下这么多的印记。她也不知道,一个人留下这儿多的印记,得经历多少生死。

她只是轻轻的擦拭着,就仿佛擦拭着一件瓷器。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从她的眼中滚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