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70章 一笔风流糊涂账

570章 一笔风流糊涂账

韩雨狼吞虎咽的吃了足足有三个成年人的饭量,这儿才长长的吐了口气。刚刚的动作,让他的伤口有不少处挣裂,尤其是手臂有些骨裂的骨头,仿佛生生要掉下来一块似得。

可这儿并没有影响他的情绪,遮天的胜利是一方面,他终于找到了能够磨练自己的方法,找到了能够击败那个白河愁的可行的途径!

虽然,这儿只是他的直觉,并没有经过验证,可是韩雨却相信,他的便宜师傅教给他的这套动作,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因为,无名心法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而在这儿样一个要凭着刀子,拳头说话的时代,拥有足够的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去洗澡间将身上的汗渍都擦拭一遍,重新换了套衣服,萧炎已经来了。

“我有两个建议!”萧炎一见到他便直接道:“由罗纯前出WH,砖头前出YT,将这两地控制起来。以防备剑门的突袭,也可以将这些地盘化作我们实际掌控的地方。”

“第二,扩编人手,作为预备人员,由后方进行训练,然后,由他们负责咱们的地盘秩序,大部分精锐人手,整合准备,从这些事情中解脱出来,随时准备直插DL。与剑门展开决战。”

韩雨笑眯眯的望着她:“如何能胜?”

“硬碰硬不行,必须要用别的方法。”萧炎忽然望了韩雨一眼:“我知道,天劫总共有一百多人,剩下的那些人,怕是都有自己的任务吧?”

韩雨的脸色顿时变了下:“你怎么知道天劫有多少人?”

萧炎平静的道:“我听楚颜姐说的,当时社团内大部分的人都好奇,你在组建一支超级精锐。我也一样,便跑去找她打听。我知道,你将楚家雇佣军中的一支格斗精英给收编了,人数足有一百!而尚地等人的消失,应该也和天劫有关吧?保守的说,天劫怎么也得有一百人。”

“你不断的让他们露面,甚至连尚地等人都去YT也并不掩饰,表面上是让他们执行任务,可实际上却会让人误以为你身边的人手已经极度不足!可我却清楚,你至少藏起了小一半!三十名天劫,若说你没有什么大的阴谋,我可不相信!”

“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的阴谋,自然只能是针对剑门的!”

韩雨有些哑然失笑,他没有想到这丫头在进入这行之后,会展露出如此过人的天赋。没错,萧炎分析的一点都没错!他的确是藏了大部分天劫,不过不是三十人,而是一百人!

天劫一直不断的在训练场中挑选人手,包括其中的教官。比如苏飞等人。它早就已经扩张到了一百四十八人!

而那藏起来的一百人,是韩雨用来反击剑门的终极力量,也是他跟剑门相抗衡的底气!

左右瞄了一眼,韩雨故作小心的道:“你没有将这儿些话说给别人听吧?”

萧炎的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她神色凛冽,不施粉底的脸上,竟然隐隐的透出一股淡淡的威严感:“没有,这儿点轻重我还是知道的。你似乎在担心?难道,社团中还有内奸?”

韩雨轻叹道:“谁知道呢?我只是吃一堑长一智,毕竟我们关系的是成千上万名兄弟的生死前途,我不可能因为自己情感的取舍,就让他们去冒险!”

顿了一下,韩雨点头道:“你的第一个条件我答应了,各个堂口开始整合,我也同意。不过,必须得是各个堂口各自整合各自的!”

萧炎眉头一弯,冷笑道:“开什么玩笑?五个手指头攥在一起,都打不过人家,你竟然还要分开,用手指头去戳?你就不怕断了?”

韩雨笑道:“你不是也说了,我有阴谋吗?告诉我,我的阴谋就是,先自断一根手指头!”

说着,他对就要发火的萧炎将全盘的计划都说了出来。

韩雨本以为萧炎会十分的吃惊,不想他竟然十分的平静。韩雨不由得诧异道:“你并不意外?”

“没有什么意外的,我哥早就怀疑他有问题了。想来,你能设计这么一番计划,想来知道的时间也不短了吧?!”萧炎顿了一下:“虽然还是挺冒险的,不过,本来我们对剑门就没什么把握,这么做倒也的确值得一试!”

韩雨点头笑笑:“所以,我们的时间还是很充裕的,决战,就定在半个月以后。当然,DL那边的渗透,还是不能停止的。三天后,我会召集各个堂口的负责人开会。你只有三天的时间。”

……

武柏和莫太横奉命前出ZB,DY,因为DY本身没有就没有多少势力,所以,由狂熊率领血斧堂一千人,和刘泽宇一起去当地转了一圈。

ZB则因为是瓷都,各方利益纠结,其中千人以上的势力便有三个。所以由莫太横和武柏两人亲自率领,一千名血斧堂的小弟,外加六名天劫。

武柏和莫太横首先召集各方老大开会,前来的自然是都被他们给收编,吞并,没来的则遭到了天劫的重点照顾。

武柏和莫太横各自率领五百人,扫荡了那两个试图反抗的过千人势力,直接劈了对方的老大。六名天劫,则连番出手,一口气击杀另一个帮派的六名头目。等到了凌晨四点多的时候,他们便直接投降了。

就这样,他们占据了ZB。

不过,相比起其他地方来说,他们此时的占据,只能叫做临时强行据为己有。若想真的消化掉,他们便要先行抹掉所有敢于反抗的势力。

“三郎,前面便是螃蟹的地盘了,这儿小子在道上的名声很不好,贪财好色,欺压良善,鱼肉乡里,无恶不作。要不是他背后的主子,早就让人砍三回了!老大在此人后面的批语是,杀!所以,我昨晚才拒绝了他的投降!这儿小子大概也明白了我的意思。”

莫太横穿着灰色的风衣,静静的和武柏并肩而走。

“此时,他的身边大概还有五十名忠心的小弟,怎么样,一人一半?”莫太横笑呵呵的道。

武柏微微眯着两眼,望着前面那个名叫金库的酒吧。他左右扫了一眼,见到四周有不少血斧堂的小弟在晃悠,哪儿还有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在这儿里等着他的缘故?

“好!”武柏干脆的应了一声,此时两人已经来到了这家名叫金库的KTV门前!

武柏十分轻松的推开房间,然后走了出去。

“对不起先生,我们还没开业呢!”一名服务生走了过来,语气客气,神色间却带着审视和戒备!而在他的身后,不远的地方,五六名看场子的小弟正在那里打牌,此时听到响声,不由得望了过来。

武柏咧嘴一笑:“螃蟹呢?今天,俺们哥俩就是来将他弄回去炖了下酒的!”

那小弟脸色一变,刚想说话,莫太横已经猛的一脚踹了过去。直接将他踹摔出去四五米远,莫太横嘿嘿一笑:“跟他费什么话?”

武柏两眼瞪圆:“我靠,你这儿是偷袭!”

这时候那边的五六名小弟已经发现不对,纷纷从身边抄出一根根棒球棍便冲了过来。这儿也是黑色势力和真正的社团帮派之间的区别。像遮天这儿样组织严密的社团,最标准也是最基本的配置便是刀!因为他们不怕杀人!

可是这儿些人就不一样了,他们顶多也就是比一般人狠点,可一般情况下,却不敢真的杀人。大多数时候,都是凭借着人多势众,狐假虎威罢了。

此时对上莫太横和武柏,自然就更不用说了。武柏还没冲过去,莫太横已经干倒了五个。他只抓了个冲过头的,一把将他摁倒在了桌子上。

“擦!”武柏白了莫太横一眼,扭身就朝楼梯跑去。

显然,螃蟹的手下一直都很警醒,大概他们早就等着有人来找茬了,所以反应非常快。当武柏冲到楼梯拐角的时候,七八个神情要彪悍上些的年轻人,舞着片刀,钢管便冲了下来。对着武柏便是一阵猛抡猛砍。

“来的好!”武柏嘿嘿一笑,单手在扶手上一撑,右手已经摸出了他的陌刀,然后轻轻一挥。便见片刀与钢管齐飞,惨叫与闷哼共一声!

武柏重新转回楼梯,手里的陌刀不断的拍出,噼里啪啦的一个人顶着这儿么多人,竟然硬是杀了上去。

这儿家伙学精了,知道那个螃蟹是在三楼,所以他直接没管二楼的那些人,径直朝着三楼杀了上去。

这些人,谁能挡得住他?武柏那就是入了羊群的猛虎,一口气杀到了螃蟹的办公室!

武柏一脚踹开门,只见里面一名面色微黄的中年人猛的转过身来,在他的手里,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武柏。

“……你们也别他娘的逼人太甚,大不了,咱们一起死!”他呼吸急促,面色潮红,目光已然有些疯狂!

他此时裤子都退了一半,也不知道是刚刚完事,还是正要动手!

武柏头也不回的拿着刀向后一拍,一名追过来的倒霉蛋被他拍到了墙上。

“别拿个破玩意在这儿吓唬人,你以为,有了他,我就杀不了你了?”武柏心中暗自嘀咕,可是脸上却是一副混不在意,满不在乎的样子。

然后,他的目光一闪,便看见了让他吃惊的一幕。

一名身材火爆,面容却恍若孩子般的女人,半**酥胸,悄悄的站了起来,她站在螃蟹的身后,手里则拿着一个烟灰缸。

她的眼神充满了恐惧,显然也是在害怕,身子还微微颤抖,可她却冲着武柏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抡圆了那烟灰缸便砸了下去。

砰!

螃蟹被砸了个趔趄,可他手里的枪却也响了。

武柏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拽的一晃,然后便听见了莫太横的惨哼。他扭头一看,老莫的胳膊上绯红一片,显然是中枪了!

你大爷!武柏猛的一声怒吼,手里的陌刀脱手而出,带的螃蟹向后摔了出去。

“老莫,你没事儿吧?”武柏一把扶住莫太横,急切的道。

莫太横白他一眼:“先别管我,快去看看那姑娘怎么了?”

武柏扭头一看,刚才帮了他一把的那个姑娘,已经软软的倒了下去。她脸色一片酡红,皮肤更是呈现出一种不健康的绯红。

要说,人家也算是救了他或者莫太横一命。要知道若是他们两个同时出现在门口的话,以螃蟹的那点抵抗力,只怕会当场开枪。这么近的距离,不出点事儿才怪。所以,一见了她这幅模样,武柏急忙走了过去。

“姑娘……”

一句话没说完,武柏便感觉一双柔软的像是蛇一样的手臂突然探了出来,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然后狠狠的向下一压,接着,他便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什么给狠狠的堵上了,一缕湿滑香甜,顿时溢满了他的唇齿!

呜呜!

武柏两眼瞪圆,几乎忘记了挣扎,他什么时候经历过这么香艳的阵仗?那软,滑,嫩,甜的感觉,一瞬间便点燃了他那尚未熄灭的沸腾血液!

不过,他毕竟是武三郎,武二郎的后人。嗯,大概姓武的血脉里就天生有着对女人的排斥,尤其是主动投怀送抱的哪儿种!

武柏只是经过短暂的失神后,便反应了过来。他极力挣开头,急促道:“不是,老莫,你快帮忙啊!”

说完,便又被那女人抱住狠狠的亲了一口。武柏随手将她推开,摘下她的一条胳膊,腿又上来了。摘下一条腿,胳膊又上来了……

“快点……”武柏又催促了一声。此时他整个人都被盘到了地上,仿佛一条蛇的猎物!

莫太横一手摁住受伤的手臂,走了过来,看了两眼,神色低沉道:“不好,这姑娘被人给下药了!”

“啊,那怎么办?”武柏气道:“干脆我将她拍晕过去吧!”

“怕是不行了,她中的药物太多!你若是拍晕了她,她也会气血攻心而亡!”莫太横轻叹道:“算了,这儿是她的命!”

“不是,你就没有别的办法救她吗?”武柏翘头问。

莫太横笑道:“也不是没有,只要你小子愿意舍弃自己的身体。跟他春风一度,让她将火宣泄出来,她自然就会好的。那个螃蟹明显是准备用来自己受用的,所以,应该不会有别的问题!”

“啊?不不不,那不行,你,呜呜……”武柏闻言脸都红到脚脖子跟了,可嘴巴又被堵住了。武柏想要将她推开,却又想到莫太横的话,不由得僵在了那!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跟她也算是缘分,你救他一命,大不了回头再让人将她送走好了。臭小子,便宜你了!我给你看住了门,你可快点啊!”莫太横见状不由得轻笑一声,退了出去。

武柏的脑海里还在挣扎,然后,他便感觉有一处突然蒙上了一层温热,耳边急促的喘息和那奇异的感觉,让他的脑海仿佛炸开了一样。终于,他虎吼一声,翻了上去。

外面,得知情况有异的遮天血斧堂小弟,已经冲了进来……

近五千字章节,呵呵,两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