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74章 全都收了吧

574章 全都收了吧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房间中,韩雨轻笑着靠在沙发上,抽着烟。

火影趴在地上,因为脑袋上受伤,所以上面的毛被削去了大半,露出一道粉红色的刀痕,望之可怖。此时,它的嘴里也叼着烟,却难得的没有抽。

大概是因为萧炎拍了它一下的缘故,这儿家伙,此时正趴在萧炎的脚下,讨好的凝望着她,动也不动,活脱脱一个色鬼,望呆了眼的模样。

萧炎早知道火影的德行,所以也不理它,只是听武柏说。这儿小丫头两眼放光,显然是属于女人的特殊属性,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起来了。

武柏颇为尴尬的搓了搓手,将事情的原委都讲了一遍。

原来,那天武柏无意中救下的那个女人,就是白小兮。

当时,白小兮中了极为强烈的春天药,武柏呢被她紧紧的缠着,放又不能放,毕竟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那样的情形下,长期摩擦,终于没有把持住,失身了。

然后,他这儿个刚刚交出了第一次的小处男,和同样也是第一次的白小兮,便完成了双方的成人礼。恰巧,这儿两人都是那种对于爱情啊比较单纯,传统的那种人,所以,几乎在醒后白小兮打了他两个耳光,弄明白了原委后,俩人便确定了关系。

这儿三天,已经突破了所有防线的两人,那小感情自然也快速的升温。现在腻歪的,那情形刚刚韩雨也看见了,所以自然猜出了七七八八。

“你说,那个白小兮是被抓去的?”韩雨笑眯眯的,轻声道:“那她是哪儿里人?有没有告诉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嗯,她是过年的时候回的家,以前一直在gz打工。不想撞上了那个螃蟹。她家就是ZB的,我已经去她家里拜访过了,她的父母对于我,似乎还算满意!嗯,她是家里的独生女,所以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武柏轻声道。

“哦!”韩雨点了点头:“她的父母是干什么的?”

“地板砖厂的工人。”

韩雨笑道:“你是不是开车去的?”

武柏也笑着点了下头:“嗯,老莫开的车,他给人家说我是什么汉魂集团的什么部门经理,那老爷子便笑呵呵的留我们吃了顿饭。她的母亲似乎挺势力,不过我去的时候买了些酒和衣服,大概花了有三万多,所以……”

武柏有些尴尬的搓了搓手。

“想不到,你小子倒是挺会巴结未来的岳父丈母娘。嗯,不过这儿也是个办法,势力点咱们不怕,反正咱也不缺那点钱!只要小兮不受到她们的影响,能够一心一意的对你就行。这儿样吧,你先出去陪陪她,等到了晚上的时候,记得摆酒请客!”

“你这儿可算是真正的后来者居上了,不出点血,可不能弥补我们内心的创伤啊!”

武柏起身,憨厚笑道:“嗯,俺早就准备好了,早晨的时候,便特意让人跑了一趟,取了几坛俺偷偷藏在山下池塘中的三碗不过岗!今晚,大哥你可得好好喝两杯。”

“行了,你先去吧!”韩雨摆了摆手:“哦对了,那个小兮喜欢做什么,你问问,若是她喜欢上班,那就让她随便挑,楚氏集团和汉魂集团都行。若是喜欢做生意,那你便向社团支取一百万的,嗯,就叫泡妞创业基金吧!让她做点生意。”

“啊,钱就不用了,俺自己还有钱!”武柏急忙道。他虽然是过了年后来的,可是身为社团的堂主级人物,每个月都可以支取最少五万的薪水。再说,韩雨当初给他的那张卡,足足有五十万,他可是只花了十分之一不到。

“行了,你的钱是你的,这儿算是社团的一份心意。以后不仅是你,便是暗蛇他们有了女朋友,也都少不了。你便算是给他们开了一条新路子!若是你不收,那他们以后怎么要?”

武柏这儿才答应下来。

等他走出去之后,房间中只剩下了韩雨和萧炎。

萧炎斜斜的靠在沙发上,今天的他依旧是一身火红。红色的风衣,直到膝盖,漆黑如墨的秀发,静静的靠在那里。身上,则带着一股纯真,慵懒,和冷漠相互混合的独特气质。这儿丫头,此时还处于蜕变期,却已经彰显出了一种让人胆战心惊的美丽!

等她真正的成熟起来,由一只毛毛虫化作飞舞的蝴蝶时,嗯,反正韩雨无法想像那时候的她,究竟得是一种什么样子!

“哼哼,楚氏集团和汉魂集团随便挑?口气倒是挺大的,那个楚氏集团是你的啊?”萧炎轻轻的哼了一声,手中把玩着一把精致的匕首,轻轻的在手指头上挑着指甲。

韩雨微微一笑,很是聪明都没有在这儿个问题上做任何解释或者分辨,直接道:“我听说,你每天都会练习刀法到深夜?还是不要让自己太累了,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萧炎哼了一声,明知道他是在故意回避自己的问题,可是其言语中的关怀,还是令她十分受用。

“我现在毕竟是一堂之主,又是个女人,想要镇得住他们,总不能只凭着我是马文泉的妹妹!”萧炎眼皮也不抬的轻声道。

“你还是我的妹妹!”韩雨补充道。

萧炎两眼猛的翻了起来,锐利的目光仿佛冬风一般凛冽,带着一种足以让人化霜的冰冷:“你不用一直提醒我,不然,只能证明你是在害怕。”

韩雨被她的目光盯的竟然有些不自在,扭头去捡起只剩下了一根的烟盒:“我害怕什么?”

“当然是害怕喜欢上我!”萧炎理所当然的道:“你现在的红颜知己已经太多了,楚颜,赵静汐,墨雨心,慕容飘雪,你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喜欢上哪儿一个,所以自然极力躲避着我,免得更加麻烦!只不过,你的这儿种提醒,恰恰表明你并没有信心能够完全抵挡住本姑娘的魅力!所以,不停的用我那白痴老哥弄出的兄妹关系来提醒我,同时也提醒你自己!”

萧炎目光收回,淡淡的道:“不过你放心,我是不喜欢跟别人争的。尤其是,现在我发现我更适合的是做目前的事情,而不是去喜欢一个人!”

韩雨无语啊,半晌才喃喃的道:“现在的小孩,难道都是这儿么的自信和直接吗?”

“像你这儿样绕来绕去,连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人的人,只能说明你是一个感情白痴或者混蛋,而不是你自以为的什么情圣!你这儿样的人,太容易动情,又不容易忘情。偏偏你只知道自己的最后一个特点,所以,总想把自己扮作情圣的模样。”

萧炎鄙夷的白了他一眼:“若我是你,就干脆将她们几个全收了!反正,又不是养不起!”

韩雨暴汗啊,韩雨满头黑线啊!

“停停停,你才多大的人啊,就把自己弄的跟那三四十的情感专家似得?”韩雨急忙摆手制止她。

萧炎目光中闪过一抹轻轻的叹息,手中的小刀却依旧稳定的仿佛机器一般,平静规律的将自己的指甲挑去一个弯月般的弧形:“你在怀疑那个白小兮?”

“嗯?”韩雨被她这儿突然的一句,弄的禁不住愣了一下。

“我是说,你在怀疑那个安小兮!”萧炎抬起头来,扫了他一眼,然后将手中的匕首收好:“这儿件事情实在是太巧了,巧的有些让人直担心,她是剑门的人,对吗?”

韩雨有些意外的瞄了她一眼,对于这儿丫头那敏锐的洞察力,或者说是直觉,再次有了深刻而清醒的认识:“武柏也不是那种鲁莽的人,他既然去拜访过她的父母,自然也会让人调查一下。显然,她没有什么问题。”

“是吗?”萧炎撇嘴道:“你是怕坏了他的心情吧?如果那个安小兮真的是剑门的人,或者其他势力安插过来的,那怎么会露出这么简单的破绽?”

韩雨无奈道:“那你让我怎么办?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先将人抓起来吧?”

萧炎轻声道:“你不打算告诉他吗?有点心里准备,总是好的!”

“你也看见了,两人甜蜜的样子,正是最腻歪的时候,你让我怎么说?武柏年纪也不小了,最关键的是他根本就没有一点感情上的经验!若我说错了,那我们兄弟之间,难免会产生隔阂。如果我说对了,那对他来说,又将是一种沉重的打击!无论哪儿一种,我都不想让他发生!”韩雨眼中精光闪动,沉声道。

萧炎皱眉道:“要不,我去给他说?”

“你说也一样!”韩雨摆了摆手,果断的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我不会给她伤害三郎的机会的!他是我的兄弟,任何人,任何手段,都不能在我面前伤害到他!因为,我不允许。”

“德行!”萧炎白他一眼,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惫的道:“那随你好了。”

“累了?”

“嗯,有点!”

韩雨瞄了她一眼,左右看看,见房中已经没有了其他人,这儿才道:“走,我教你点好东西?”

“嗯?”萧炎愣了一下。

韩雨却是不容分说,直接拉起她的手便朝旁边的卧室走去:“让你消除疲劳用的!”

萧炎的脸色腾的一红,她闲暇的时候也从网络上看些小说之类的东西,知道有不少好色的男人,都喜欢用这招骗些女人。

所谓的消除疲劳的办法,不就是……

萧炎的脸色更红了,她很想一脚将韩雨踹飞,可是身子却像是没有了力气似得,踉跄着跟着他进了房间。

韩雨将房间的门关上,将窗帘拉上。萧炎的眼中,已经像是蒙上了一层水般,雾蒙蒙的。她脸色潮红,声音因为过度紧张,而变得尖细,颤抖:“你,你想干什么?”

“教你东西啊?你相不相信这儿个世界上有那些,嗯,怎么说呢,就是能让人感觉浑身通泰,暖洋洋的那种东西?”韩雨的两手比划着,活像是诱惑小萝莉的怪趣味大叔。

萧炎忽然眼神凛冽,像是一头小豹子似得,猛的将膝盖顶了起来,直撞韩雨的两腿中间:“流氓,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