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80章 反出遮天

580章 反出遮天

剑门败了。

五百多人,战死百余,剩余四百多人,几乎人人带伤!

而遮天,各路精英齐出,而且天劫出动三十多人,可最终还是二十多人阵亡,近百人受伤!

代价,不可谓不重!

尤其是刚刚重组的黄泉战队,竟然战死了十一人,受伤四十多!占伤亡比例的近一半!

可同样的,经过了血雨的洗礼,黄泉战队再一次高高的举起了属于他们的荣耀大旗!

从现在起,黄泉堂的脊梁,再一次直直的挺了起来,而且,从今以后,他们将无所畏惧!

“疾风和剑门中人,交由裁决堂审判,重伤的人,通知剑门,将他们赎回去,每人十万赎金。其余没有受伤的人,交裁决堂统计后,再由李剑白收编!陆辉,你亲自率领天劫作为他们的教官。墨迹,你带领部分训练场教官,负责对他们进行训练洗脑!”

房间中,一干遮天高层再次聚集。

韩雨沉稳的发布着命令,他的脸色微微有些白,似乎跟疾风的战力相差不多。能偶生擒疾风而无恙,却也让他到极限了。

被点到名字的众人,纷纷肃容应下。

将一干手下都赶了出去,房间中只剩下了武柏,莫太横,萧炎和谷子文几人。

韩雨扭头望着谷子文,寒声道:“暗蛇,你亲自彻查社团内部的奸细。你们几个负责配合!五百人,竟然不声不响的就来到了我们的酒店附近,要不是我为了以防万一,预先做了安排,那这儿一次被他们堵上,说不定咱们就彻底交代在这儿里了!”

“不管是谁吃里爬外,这儿一次都要将他揪出来。我们跟剑门的决战在即,我决不允许身边,还藏着这么一个祸害!”

谷子文点了点头:“那这儿些需要裁决堂摸底的人怎么办?”

“铁面不是副堂主吗?让他负责!”韩雨想了一下道。

……

铁面,此时正满心忐忑的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的嘴里叼着烟,里面不时的露出一口黄牙。

当当的敲门声响了起来,铁面身子微微一颤,忙抬起头道:“进来!”

“铁面哥,老大让人将剑门的俘虏都送来了。说是让咱们统计一下,摸摸他们的底子!”一名裁决堂的小弟走了进来。

“嗯,好,你们,就按照平时的流程做,记得抽走他们的腰带!”铁面脸上的肌肉微微一沉,差点没将嘴里的烟给咬了下来。

“是!”那名小弟答应一声,重新退了出去。不过,临出去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好奇的看了铁面一眼。铁面哥不是不抽烟了吗?怎么今天又重新捡起来了?

等那名小弟一出去,铁面便觉得小腿肚子仿佛抽筋似得,微微颤抖个不停:“不要慌,不要慌……”

他喃喃的安慰着自己,可是,心里却越发的紧张起来。

疾风败了,而且败的一塌糊涂,一败涂地,最为严重的是,疾风竟然被生擒了。

妈的,什么狗屁的剑门大将,那么牛逼,怎么他妈的竟然被生擒了?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自己咬舌自尽吗?这儿个怕死的胆小鬼,他被活捉了不要紧,自己怎么办?

铁面气的身子直抖。

他知道,自己现在基本上等于是暴露了。只要老大一查,立即便会查到这儿里!

遮天中有内奸,是的,不仅有,而且就是他!是他,暗中掩护了剑门的人,潜入QD。是他,调开了负责酒店安全的黄泉堂小弟。

当时,他还为如此轻易的得手而感觉有些诧异。此时才明白,这儿根本就是一个坑,一个专门为了陷入他和剑门的人而挖的坑。

此时的他,悔的肠子都青了。如果不是他,包养了那个女人,不是为了那个女人,而贪污了社团的公款,不是因为那个女人的身份,实际上是剑门中人,他又怎么会配合对方?以至于一步步沦落到现在的地步?

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女人。该死的女人。

可现在,说这儿些还有什么用?能保住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铁面忙拉开抽屉,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他面色阴沉,呼吸急促。一想起日后无时无刻都要生活在遮天的追杀中,他便感觉自己的眼前一片漆黑!

这儿他妈的根本就是一条没有光明,没有未来的路!

可即便是这儿样,他也不想束手就擒,不想!

铁面迅速的将几个银行卡取了出来,放到身上。这儿是他用了别人的帐号办的,而在他的车中,还有几十万的现金。

自从踏上背叛遮天的路起,他就知道会有这儿么一天了,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

就在这儿时,一名小弟推门走了进来。铁面霍然抬头,阴冷的目光立即狠狠的迎了上去。

来人的眉角上带着一刀刀疤,目光坚毅,平稳。他不动声色的关上了门,这才微微一笑:“铁面哥好!”

来人正是二娃,剑门安插在裁决堂的眼线!

铁面一看见他,目光中顿时迅速的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机。他在想,如果,他能够将事情都推到这儿人身上的话,或许,还能够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

一想到这儿,他燥热的心,顿时变的越发不安起来。

“哦,是二娃啊?来,坐!”铁面露出满口的黄牙,伸手招呼了一下。

二娃并没有上前,只是笑眯眯的望着他:“杀了我,您也活不成!”

铁面神色一僵,他的手不动声色的摸向桌边的陌刀,嘴儿里却道:“呵呵,你说什么呢?什么杀不杀的?咱们是一伙儿的……”

二娃却是毫不客气的将目光一垂,盯着他的手,面带嘲弄的道:“铁面哥还是不用跟我装了,黑衣若是死了,那倒也罢了,可偏偏他还活着,不仅活着,还将疾风哥给生擒了。只怕此时的你,心急如焚吧?”

铁面脸色阴沉了下来,毫不客气的握住了桌边的陌刀:“哼,要不是你,我又岂能会到这儿一步?”

“路是你自己走的,事是你自己做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二娃鄙夷的望着他,淡淡的道:“不过,既然都已经到了这儿一步,您才想起走回头路,你觉得还可能吗?”

“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是你的亲信,在这儿样一个敏感时期,我若是死在了你的这儿里,你怕是跳进黄河也无法将自己洗清了。当然,黑衣或许会因为念旧,而饶你一命。可是,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会烟消云散!”

“没有前呼后拥,没有逢迎巴结,没有挥金如土,更不会有金屋藏娇!那时候的你,堂堂的铁面哥,会变成一个一无所有,任人踩踏的穷光蛋,一毛不值!那些曾经因为你,而失去了堂主,死去了兄弟的人,会在想起来的时候,便来照顾你一番!你说,那时候,黑衣会不会为了你,而去限制自己兄弟的发泄呢?”

“那些不是我干的!”铁面狠狠的一挥手!

二娃冷笑道:“可是,所有的人都会以为是你干的!”

铁面顿时一窒,他知道,社团中肯定还存在着一个内奸,而且那个人绝不是被迫离开的胡来。可他,却偏偏说不出来,而且,就算他能说出来,又有谁会信?

没有人!

铁面惨笑一声,有些丧气的坐在了椅子上,可是,手却悄悄的摸到了桌子边上,藏着的一把匕首:“这不正是你们想要的结果吗?”

“铁面哥,您别着急啊!”二娃微微一笑:“事情还没到山穷水尽,鱼死网破的时候。就算那个黑衣有所怀疑,可是想要查到咱们头上,也还需要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足以让我们逃命了!”

“逃?”铁面眉头一拧,刚刚触到匕首的五指,攸然一顿!

二娃点头笑道:“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地!现在,剑门跟遮天是死对头,铁面哥你在遮天中久居高位,若是能够逃到剑门中去,自然不愁不受到重用!再说,这儿样的结果几乎是必然的,现在,咱们不过是提前走一步罢了!”

铁面沉默。如果剑门将遮天灭了,那作为剑门发展起来的眼线,他自然会转而成为剑门中人,继续过着体面的日子。可是现在,遮天和剑门胜负未分,他这儿个时候走,若是最终剑门胜了,那自然一切好说,可万一剑门败了,那还能有他的好日子吗?

二娃仿佛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轻笑道:“铁面哥,若是被黑衣现在知道了是你放疾风来QD的,下场怕是不必我说吧?而且,我还知道,黑衣的家人遇袭,消息便是你有意泄漏出去的……”

铁面微微打个寒噤,脸色阴沉的仿佛那随时都要坠下雨滴的天空:“你调查我?”

“现在再说这儿个,已经没意思了。只要铁面哥你清楚,除了剑门,再也没有你容身之所!”二娃淡淡的道。

铁面目光闪动,他知道二娃没有说谎。

韩雨对于手下的人极为宽宏,可是,对于叛徒的狠辣却也是让人思之可怖!更别说,是泄漏了他家亲人信息的人了!

裁决堂那里就保存了不少违反了社团纪律的小弟身上卸下来的零件,其中,还有他亲自从那些吃里爬外的主儿身上,清理下来的。

有些事情,施加在别人的身上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可是一想起它很有可能会用在自己身上,那便是一件如意让人毛骨悚然到崩溃的事情了。

此时的铁面,便是这样。

他深吸一口气,强自稳住心神快速道:“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老子拼了,我跟你走,需要什么条件,你说吧。我估计最多再有一两个小时,便会有人注意到我们。”

二娃听到我们两个字,微微一笑。能杀的了黑衣,固然是大功一件,若是不能,将铁面这儿个遮天裁决堂的副堂主弄到剑门去,也一样是件不小的功劳。

李剑白背叛剑门而投遮天,铁面背叛遮天而投剑门。如此一来,两家便等于是平手了!

“时间足够了。现在,我们去将疾风哥救出来,然后便去码头。我已经安排好了船,只要咱们上了船,便会直奔DL。半个小时内,我们就能离开QD。等到天亮的时候,您应该已经呆在剑门的地盘上,吃肉喝酒了!”二娃轻笑道。

“将疾风救出来?这儿个怕是有难度吧?”铁面皱了下眉头,他实在不愿意为了外人而冒险。

二娃淡淡的道:“您去剑门,总要有个进身之阶!现在,他就在咱们这儿,暗蛇哥又不在,还不是您说的算吗?”

铁面想了一下,立即点头道:“好,那咱们现在就去救人,然后去码头。”

说干就干,铁面本来就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审时度势下,他知道在遮天待下去,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所以,铁了心的要反出遮天,做李剑白第二了!

他带着二娃和另一名小弟,径直去到疾风所在的二楼。一路上虽然有裁决堂的小弟守护,可是,他是裁决堂的副堂主,见到他出面那些小弟自然不会多想,顺利的让他见到了疾风。

将那名小弟打昏,铁面和二娃向疾风说明来意。

疾风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儿一幕似得,十分痛快的换上他们的衣服,然后扮作那名小弟,三人重新走了下去。

路上,虽然碰上了几名站岗或者巡逻的裁决堂小弟,可是有铁面打头,却也有惊无险的顺利度过!

来到下面的车上,铁面这儿才终于松了一大口气。

那边的二娃也觉得事情顺利的有些不像话,甚至还笑呵呵的跟铁面开了句玩笑。

车子,驶出了裁决堂驻QD的驻地,眼瞅着就要融入到夜色之中,那时,便是龙回大海,虎啸深山!遮天再想将他找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铁面眯着两眼,正想松口气,突然,四周亮起了璀璨的灯光。

一道道刺目的亮光,仿佛白昼似得一下砸在了铁面的座驾上,车中的三人,顿时变色!

铁面,更是被自己的一口气给呛的连连咳嗽,几乎将苦胆咳了出来!

后面还有一章 7点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