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81章 酷刑

581章 酷刑

铁面左右看看,知道没有了退路,张嘴发出一声无声的叹息,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都到了这儿时候,便是猫在车中也躲不过了,该来的总会来的!

前面的那辆闪烁着明亮大灯的车子,庞大而阴沉。那沉重的车身,仿佛陆地坦克一般横在他们的前面。带着一股独属于钢铁怪兽的压力。

车门打开,韩雨第一个走了出来。

然后是谷子文,莫太横,萧炎等人。

在四周的车中,也纷纷走下了人来,全都是天劫的精英。见到这儿副情景,铁面两眼微微眯着,却并没有更多的表情!只是,两手的指甲都刺入了手心,鲜血,从手掌中落出,滴下,可他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了。

没有什么比被堵住更糟糕的事情了,看眼前的情形,他的一举一动,分明都已经被韩雨看在了眼中!

可笑他,还一向自以为小心,隐秘!却不知道自己实在是可怜,可笑至极!

“为什么?”韩雨幽幽的声音在夜空中响了起来:“眼前的这儿一切,你总要给我个理由吧,铁面?当初,是我把你从废柴的手下,变成了遮天裁决堂的副堂主!我对你委以重任,思来想去,总也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我想不通,所以只好来问你了!”

“为什么?”韩雨平静的又问了一遍。

谷子文等人脸色铁青,望向铁面的目光中,几乎能喷出火来!尤其是谷子文,几乎咬碎了钢牙。身为裁决堂的堂主在,遮天的元老,黑榜杀手,可以说是玩了一辈子的鹰!却不想,竟然临了反被这么一只反骨仔的鹰,给叼了眼!

如果不是韩雨压着,他早就冲上去,一军刺挑了这儿瘪犊子的玩意!

“为什么?我也曾经这儿样问过我自己。”铁面自嘲的笑笑,车门打开,二娃走了出来,铁面却是头也不回。他皱着眉头,仿佛是在认真的思考这儿个问题一般。

“我当初是为了活命,而加入的遮天。现在,同样的,我为了活命,而不得不为剑门做事。我找了一个女人,她是剑门派来的。我不知道,将她给包养了。我为了她,暗中敛财,然后被人当成了把柄。”

他微微侧头,扫了二娃一眼:“然后,他们开始要求我为他们做些事情。我怕被你们知道,怕成为社团第一个臭名远扬的社团高层。当然,或许我怕的,仅仅是不想失去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进,则裁决天下!退,则断一堂之公!想想,这是一种多么让人激动的情景?我不想失去它,所以就不得不屈从他们。可我忘记了这种事情一旦开了口子,便如沼泽,只能让人越陷越深!当我发现时,已经爬不上来了。”

“所以,你就给他们放了消息,为他们带路,让他们来偷袭我?”韩雨眯着两眼,声音生硬的就像是在北极的地下,深深的埋藏了千万年似得。此时冷不丁的取出,落在众人的耳中,依然带着一股迫人心魂的寒意!

铁面有些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

“这儿么说来,和尚之所以能逃出去,也是你暗中接应的了?”韩雨眼中寒光大盛,不过,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去看他身后的二娃一眼。

铁面依旧只能点头,他了解韩雨,此时的他不想听任何解释,他只想听是,还是不是!况且,这些事情,也根本不可能解释的清楚。

“那,白马山血夜,铁手受伤,也有你的份喽?”韩雨声音渐渐高昂。

闻听此言,萧炎有些紧张的绷紧了身子,两眼更是瞬也不瞬的仅仅盯着铁面!

她悄悄的握着手中的陌刀,手指苍白,纤弱,瑟瑟发抖!那一身的红色,就仿佛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随时都可能喷薄而出!

铁面的呼吸猛的急促起来,他张大了嘴儿,刚想说话。

韩雨已经冷冷一笑:“你若承认,我还认你是个男子汉大丈夫,或许能放你一马。可你若是不敢承认,那我不介意,用你的亡魂,来叩问那些逝去的兄弟!想清楚了再说!我想听实话。”

“铁面哥,一枝花小姐怀孕了!”二娃嘴唇微动,吐出了一句仅有他们两个才能听见的话。

铁面却像是如遭雷噬一般,身子一颤。他此时已经无暇分辩二娃话中的真假,他只想,如果,万一,她真的有了自己的骨肉,那总要给自己的娃娃一个机会!

这儿,或许是他这个本就不称职的父亲,唯一能为她做的了!

想到了这儿里,铁面缓缓的点头,半晌才道:“是!”

一个简单的音节,却像是一下砸在了风中似得。四周,遮天众人的身上,杀机暴涨!

韩雨更是哈哈大笑,甚至,笑红了眼睛,笑出了眼泪,他弯下了腰,剧烈的咳嗽着:“好,好,好!”

连道三个好字,已经表明了韩雨此时心中的那份无法掩埋的恨意和滔天的失望。

站起身,他轻轻的抹了抹嘴儿角:“算我有眼无珠,竟然让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留在身边。今晚,我便将你的身体,分成四十九份,祭奠那一夜战死的兄弟!”

白马山一战,黄泉堂,血斧堂一战而殁四十九人!这儿是一笔血淋淋的债,一笔沉甸甸的仇,韩雨从未忘却!

“暗蛇,铁面是你裁决堂的人,他便交给你了!”韩雨眯着两眼:“萧炎,二娃就交给你了。白马山血夜,只怕也有他的份儿!老莫,你们负责后面的两个!”

韩雨掏出烟来,给自己点上,深深的吸了起来。

得到了命令的三人,几乎没有迟疑,在他声音落下的瞬间,便冲了出去。直奔车前的两人。

要说铁面的身手也算是不错的,第一次为了抓住他,是胡来和墨迹联手。只是,此时他却浑身酸软,没有力气!他是吓的,被韩雨话中的寒意给吓的。

四十九份,他总共就这儿么大个人,分成四十九份,那又该怎么分?

他怕死,可是死亡毕竟只是刹那间的事情。比如,你想死了,直接从二十楼跳下去。其中,纠结的无非也就是那一跳而已。只要你迈出去那一步,生命便会离你而去。甚至,连后悔,害怕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要是被人生生的分成一部分,一部分的,那种罪,根本就是无法承受的!

铁面浑身颤抖,他很想说,自己并没有参与白马山的事儿,可是,却再也说不出来了。因为,一截冰冷的刀锋,已经从他的身后刺入,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来。那血红色的刀锋,微微向上,仿佛嘲弄似得在盯着他。

刀,是裁决堂的制式装备!

铁面有些艰难的回头,只看见二娃满脸狰狞的盯着他。抽刀,狠狠的一踹,朝谷子文等人挡了过去。

然后,他快速的跳上了车,早就在车中等着的疾风,与刹那间发动了车子。

车子是倭国人制造的,丰田霸道!

此时,在疾风的手中,被挤压出了全部的潜力。可以看的出来,疾风是个玩车的高手。车轮在原地快速的摩擦打转,然后,像是咆哮的雄狮一样扑了出来。

谷子文一把抓住了铁面,向旁边一滚。萧炎和莫太横也不得不狼狈的跳开。

韩雨两眼一眯,身子一矮便上了车,然后发动,同样毫不客气的撞了上去。

砰!

两车相撞,霸道那庞大的车身,已经发动了起来的速度,竟然生生被顶在了那里,然后,随着悍马野兽的咆哮,开始不甘的后退。

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出了火星,糊味,却依然不得不向后。

砰!

霸道的车屁股处传来一声闷响,后面,被天劫的车子给堵上了。二娃和疾风脸色一变,还没等他们想从两边的车门中出来,砰砰,车子两边,又冲出来两辆车,狠狠的撞在了车门的两侧。

这儿几辆车子一冲上来,便全速发动车子。

韩雨的车,是悍马,其余人的车子,跟铁面的座驾一样,也都是原装进口的霸道。这儿本来是东海帮,不,应该是剑门走私的那批车子,后来被他和马文泉联手吃了。其中有十几辆丰田霸道,被他送给了谷子文等人当座驾。

剩下的六辆,则分配给了天劫。此时,三辆黑色的霸道,就像是三头公牛,顶住了铁面的车。然后,在不断的咆哮中,铁面的车子开始变形。

两边的车子,将车门拱了进去,后面,顶在了它的屁股上。然后,韩雨的悍马,开始扛着这儿几辆车,一起慢慢的向后。嗤嗤的摩擦声,不断的响起,韩雨却是两眼微微眯着,脸色阴沉可怖的吓人!

没有人天生就想当叛徒,便是铁面也不是!

在没有外人的时候,他会怪他,意志不坚决,立场不坚定!可此时,他却只会怪剑门的人,引诱了他,设计了他,坑害了他!

韩雨狠狠的轰着油门,就好象在发出一声声暴戾的呐喊。野兽的功率,越攀越高。那能够让它好几吨的车身,达到数百公里的恐怖力量,此时正一点点的展现出来。

铁面的车,在渐渐的弓起,渐渐的变窄!

车中的两人,满头,满脸的血,满眼的惊恐神色。他们是悍将,是精英,从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起,就有想过自己会有光荣战死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甚至,连自己可能遭遇的死亡都设计出了很多种!

可其中,却绝对没有坐在车中,被人像是包饺子似得生生捏成馅子!

肝脑涂地,血肉模糊?

不,是比这个要惨十倍,百倍!

他们要看着自己的胳膊,一点点的被挤在铁皮中,卡在方向盘里,看着他们渐渐的被揉捏,然后断裂,就像是熟透了的西红柿似得,砰的一声,崩出血肉来……

“不,黑衣,我们投降,我们投降!”二娃最先惊恐的叫了起来。

凄厉的声音,竟然生生撞破了几辆车子的封锁,撞碎了车子的轰鸣,撞飞了轮胎和地面的摩擦,传进了韩雨的耳中!

疾风也忙不迭的点头,他的腿,被挤在了下面,已经疼的他都要昏厥了,可是,那剧烈的疼痛,却偏偏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保持着绝对的清醒,清醒的感受着自己一点点变成馅子的过程!

该死的,又哪儿个人经历过这儿种恐怖的情景?那剧烈的疼痛,几乎折磨的人发疯的恐怖,甚至让他们都忘记了自杀!

“我不接受!”韩雨平静的望着他们,然后,再轰油门!

野兽的轮胎,虽然是防弹橡皮的,可此时也摩擦的出了糊味。后面,几辆霸道也已经发出了咔咔的声响,似乎已经不堪重负。

可是,他们却依旧狠狠的踩着油门。

韩雨既然没有下令,那他们就不能退,也不会退!因为,他们是天劫,黑衣的天劫!

“不,不……”二娃剧烈的摇头,他一向认为自己的神经是极为坚韧的,他执行着秘密的任务,家中有爹娘,他不能去想,故乡的风景,他不能去回忆。他甚至,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虚假的身份。

他没有伙伴,没有兄弟!有的,只有孤独,阴狠,和坚韧狠绝的强悍神经!

他甚至认为,在同类当中没有人能比他的神经更为强悍,坚决的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什么能够折断它!

可此时,他却感受到了。

他的身体,已经跟疾风的贴在了一起,似乎随时都要融化进彼此的血肉中!那种冰冷强硬的死亡气息,那种凄惨的恨不能死去的气息,让他张着大嘴儿,发出凄厉的惨嚎:“啊……”

疾风,这儿位剑门的悍将,两眼早就失去了光泽,他歪着头,一动不动,俨然是已经被吓死,或者疼死了!

只有二娃,直直的叫了近一分钟,才渐渐停了下来。而此时,那车子,已经只剩下了二十多厘米的宽度……

嗯,情节需要,请勿模仿!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当然,你也可以找几辆车试试,结果,告诉俺就OK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