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82章 以安君心

582章 以安君心

早就已经出来的裁决堂众人,看见这一幕,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别说是他们了,便是亲自制造出了这种效果的韩雨,天劫等人,看着那一堆废铁,以及鼓鼓流出的血水和弥漫其上的红白之物,也都是暗自咂舌不已。

太狠了,真的。别的不说,单单是听二娃临死时,那凄惨的叫声吧。这要是放到恐怖片里去,都不用任何加工,那就能成为超越午夜凶铃的最佳配音!

偌大的一辆霸道,生生被弄的跟摔碎的西红柿似得。那里面的两人,连一块好肉都找不出来了。

嗯,也有。估计牙齿和头发,应该保存的不错!

如果,要是铁面落到这儿副下场的话,倒省事了。至少,把他分成四十九份不用再费力气了,随便拨拉着捡捡都用不了!

场中的众人都觉得脊梁骨一阵凉飕飕的刺骨寒意直向上冒,遮天的待遇,无疑是极好的。可同样,对待叛徒的手段,却也绝对的冷酷!

嗯,以后还是小心点,可得把持住了。不然,变成这么一堆碎肉,太亏了。不少人暗中警告着自己。

韩雨只是轻轻扫了一眼,便径直走到铁面身边,这儿货,已经死了。

他的嘴角还留着淡淡的自嘲,仿佛是在嘲弄自己,临了还是没能摆脱这儿个经典的叛徒下场。

韩雨的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叹息。却随之被冰冷的寒意所替代。

不管他是愚蠢也好,鬼迷心窍也罢,此人,总归是个叛徒!

“通告社团各堂口,铁面,吃里扒外,勾结剑门,已被诛杀!若是有跟剑门或者其他帮派来往的人,最好从现在开始,老老实实的,不要做出任何一点对不起社团的事情。所有曾经犯过错,被人拿住了把柄的小弟,立即到裁决堂自首,我保证既往不咎。不然,一旦发现,罪加一等!”

“至于,原本就是其他社团派过来的人,若是自动脱离社团,依旧既往不咎!否则,一旦发现,罪加一等!”

两个既往不咎,两个罪加一等,再加上铁面,二娃等人的下场,势必会让许多心怀鬼胎,或者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主儿,好好的琢磨琢磨自己的处境。

“将他带下去,等与剑门的决战结束之后,再以他祭奠死!去的兄弟!”韩雨轻轻的摆了摆手。

兔子立即带人将铁面搬到了一边。

“老大!”谷子文走了过来,沉声道:“铁面是裁决堂的人,吃里扒外,我身为裁决堂的堂主,却一点也没有察觉,这是我的失职,希望老大责罚!”

韩雨皱眉,倒是把这茬给忘了。以暗蛇的脾气,出了这儿样的事情,他定然会自责不已的。

“这事跟你没有什么关系,是他自己不检点……”

“可他,毕竟是裁决堂的人。我是他的堂主,对他就有着监督监管的责任。”谷子文坚持道。

韩雨见他态度如此坚决,只好道:“好,那我就罚你为裁决堂代理堂主。从现在开始,整顿好裁决堂。同时,将这儿决定通报社团!”

这儿不管是从名义上还是从实际效果上来说,都是在偏袒了。由堂主变成代理堂主,不过就是在前面加了两个字罢了,可实际权利,却是一点也没有变化!

谷子文显然不满意这儿个结果,他躬身道:“我自请降为二星小弟,暂代裁决堂堂主之位!”

韩雨拧眉。一星小弟那可是有讲究的,现在的遮天,总共分为六级,社团普通成员,然后是五星到一星的精英成员。而其中,二星小弟是手机,莫太横等人,至于一星小弟,只有一人,那便是谷子文!

一星小弟,有着社团老大不在的情况下,全面主持社团事务的权利!简单点说,那就是社团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这儿样一个敏感的身份,彰显了韩雨对谷子文独一无二的信任,同样也是对他能力的肯定。可此时,他却要自动降为二星小弟?

要知道,万一韩雨身陷剑门,那整个遮天可还是需要他主事的!

“暗蛇,你应该知道,这儿时候一星小弟的意义吧?因为这儿么点事,就将自己降为二星,是不是太过了?”韩雨眉头挑起,有些不悦的道。

那边的莫太横等人也纷纷出声劝阻,莫太横道:“暗蛇,铁面那小子吃里爬外,也不是你的错,你又何必因此而自责呢?要说起来,那社团都是咱们老大的。若是有了小弟跟人勾结,老大也要给自己降职不成?若是这样,只怕用不了多少日子,老大就得掉到五星外了!”

“鬼刀哥说的没错!你这儿不是个自己过不去吗?”萧炎皱眉道。

“暗蛇哥,他铁面是个王八蛋,关您什么事儿?他是天生反骨,既然能出卖废柴,自然就能出卖咱们!日后,也能出卖别人!这样的王八蛋,就是个两面三刀的货,跟他妈的倭国小鬼子一个德行!您这么做,不是抬举他了吗?”黑狼等人也纷纷出声相劝。

“堂主,再考虑考虑吧!”兔子,刘思源等人也纷纷跟着出声。

裁决堂本来是裁决别人的,现在好,先是副堂主叛变,如今,他们的堂主要是再受到惩罚,那他们以后还怎么裁决别人?

“我已经考虑好了!”谷子文扫了他们一眼,声音严厉。他转而对韩雨沉声道:“我是裁决堂的堂主,总要给下面的兄弟们做一个表率。主管惩罚,最主要的不是怕轻重,而是怕不公。如果我想让每一个被裁决堂所审判的兄弟,都心悦诚服,那我自己就必须先要做好!”

“还望老大答应我的请求,不然,这儿个代理堂主,我怕是也做不下去了!”

韩雨沉默了一会儿,知道他说的也有些道理,只得无奈的轻叹道:“好吧,既然你都这儿么说了,我还能怎么办?”

他的目光幽幽的从众人的脸上扫过,淡淡的道:“从现在开始,老莫升为一星小弟。萧炎,升二星。三郎,升三星。好了,你们都忙去吧。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

说着,直接上车,离去了。

只剩下众人默默的站在哪儿里,尤其是莫太横,突然由二星小弟升为一星,禁不住愣在了那里。

谷子文挥了挥手,让众人都散了去,这儿才掏出一根烟来递给莫太横。

漆黑的夜色中,两人默默的抽烟。

“你胳膊上的枪伤好的怎么样了?”谷子文抽着烟,轻笑道。

“就是擦破了点皮,连骨头都没伤到,早好的差不多了。”

“一星的身份,意味着什么,你应该知道吧?”谷子文淡淡的道。

莫太横轻轻的点了点头,苦笑道:“我实在没想到,老大竟然会让我顶上去!”

“如今,铁手昏迷不醒,和尚叛逃,武柏虽然悍勇,对老大也忠心耿耿,却缺少机变谋略。他可以做悍将,却无法做统帅。萧炎是个丫头,最重要的是,她太年轻。年轻,便是阅历不足。而且,女人有的时候,太容易被主观情绪蒙蔽住双眼。”

“你却不一样,你我都是最早跟老大的,你和铁手是好朋友,你是暗铁堂的堂主,这儿个时候,你不顶上去,谁顶?”谷子文轻轻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好好干,别重复了我的老路!”

莫太横点点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可老大既然如此相信我,我便是拼死,也不会辜负他的!”

“什么死不死的?我们都要活着,要好好活着!我那边还有些事儿,就不陪你了!”谷子文笑了一下,抽身冲着裁决堂走去。

裁决堂的小弟,簇拥在他的四周,他们还抬着铁面的尸体。

一向冷漠狠辣的裁决堂上下众人,竟然都带上了一种浅浅的悲伤。莫太横看着,轻轻的叹息一声,也转身上了车子。

SY,剑门总部。

“……老大,出击的疾,疾风和五百多名小弟,中了遮天的埋伏,已……经回不来了!”叶随风垂着两手,眼皮耷拉着,活脱脱的老僧入定一般,可实际上,他的目光却是快速的朝前一扫而过。

柳镇海就站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在他的身前,李可儿正撅着身子,露出了雪白的屁股。淡淡的绯红,正在她的身上不停的蔓延。那张娇媚的容颜,正对着他。

叶随风刚刚闯进来的时候,她们正在啪啪的做着体力活动。以至于,他很是尴尬的在这儿站了半天,才憋出这儿么一句话。

老天可以作证,他为了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没有一点波动,花费了多大的气力!

“嗯,我知道了。”柳镇海拧了下眉头,从古方那里开来的药,的确管用。他才用了没几天,便感觉身上有着用不完的力气似得。每天,至少要和这儿个**的小明星,大战上三两回。

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发泄,更是一种放松。在紧张的时候,颤抖时的快感,无疑可以让你忘记许多。

比如现在,他身子狠狠的向前顶着,像是打桩机似得,弄的李可儿夸张的张着嘴儿,啊啊的几乎要窒息过去一般。然后,便是长时间的喘息和颤抖!

柳镇海也不避讳,当着叶随风的面让李可儿将枪清理干净,这才穿上衣服。又一巴掌将李可儿拍在了沙发上,让她的妙处敞露无疑。

这才扫了叶随风一眼:“看够了吗?”

叶随风十分镇定的微微眯着两眼,淡淡的道:“可能要让门主您失望了,我最近眼睛不太好,这儿两三米开外的情形,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见!”

“放你娘的屁!看不见,你看看你小子那狗东西挺的!”柳镇海抬腿踢了他一脚,忍俊不禁的笑骂道。

叶随风的一张老脸腾的一下红的,跟冬天霜打后的苹果似得,不仅红,而且带着一种腐烂似得紫儿!

他可以控制住自己的表情,语气,可他却控制不住男人的本能!

柳镇海却是两眼微微眯着,十分的轻松。他不怕人有喜好,相反,他怕的是没有喜好的那些人。

只要你有喜欢的,不管是金钱,女人,还是权利,都是弱点,都可以成为拴住你的死穴。

柳镇海坐在沙发上,两腿交叠,从一盒古巴雪茄中敲出一根,将盒子朝叶随风那边一推:“行了,别站着了,坐下吧!”

李可儿就那样两脚仰着,四角拔插的躺在对面,他叶随风怎么坐的下去?而且,那不听话的东西也碍事,实在是坐不下去。

“我就站着吧,实在是不太方便!”叶随风满脸苦笑,弯腰将雪茄拿了过来,敲出一根叼在嘴儿里。

柳镇海差点没笑喷出来,他叼着刚刚点着的雪茄,使劲咳嗽了两声,这才端起茶来轻轻喝了两口。

右手,却又陷入了李可儿的臀缝里。使劲向叶随风崭露着那抹深深的粉红色……

“你小子,倒是敢说实话! 不过,可惜,可儿是我的干女儿,不好送你!等回头,我给你安排个活好的!”柳镇海笑呵呵呵的道。

“这儿事还是回头再说吧!”叶随风正色道:“门主,我们虽然对遮天占据了优势,可兹事体大,切不能小瞧了他们!咱们跟遮天已经两战,全都输了。便足以证明,这个遮天,不同以往!”

柳镇海抽着雪茄,点头笑道:“嗯,这儿个我当然知道。那个黑衣野心勃勃。他不仅仅是要灭我剑门,而且,是想将剑门的地盘都占据在手中,由他来做国内第五大帮派!”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那么急功近利。他应该知道,他虽然已经堵死了其他人的嘴儿,却只是暂时的。如不能短时间内击败我们的话,那他很有可能会为他人做嫁衣!而遮天,只能胜,不能败。因为只要败一次,他便没了再战的本钱!所以,前面我们输多少次都不要紧,只要我们能赢最关键的一次,就足够了!”

叶随风惊讶道:“您的意思是,黑衣会主动找我们决战?这儿怎么可能?我们剑门的实力,要比他强上十倍……”

“可他却不会这么认为!我们已经输了两场了,不是吗?”柳镇海笑眯眯的道。

叶随风意外的道:“难道说,您是故意认输的?”

柳镇海毫不脸红的点了点头,天知道,若是可以,他恨不能在SY的时候,便宰了韩雨。而不是费这些周折,手段!

叶随风立即佩服的道:“门主神机妙算,定然留有后招。如此一来,我就放心了。那黑衣跳梁小丑,虽然实力不弱,奈何根基太浅,仿佛无根之木,经不得真正的风吹!杀了黑衣,灭了遮天,SD唾手可得。到时候,我剑门才是当时无愧,当仁不让的国内第五!”

“不,第五只是第一步,我们的目标是第一!是问鼎!胖子,我们之间或许有些误会,我希望你能够放下那些曾经的不愉快。说实话,我很怀念跟你合作时的感觉。”柳镇海眼中精光闪动,意气风发道:“回来,继续做我的军师吧?”

“这儿……老大,还让我再考虑考虑!我现在手头上还有一些事儿,总需要处理一下!”叶随风似乎是被他的一句胖子,唤醒了当初的回忆,神色间也禁不住露出了缅怀的神色。

“好,此事也不着急。等我灭掉了遮天,取了SD,那舞台才能配的上你!”柳镇海呵呵一笑,仿佛早就知道他会这儿么说似得。

叶随风告别出来,还没回去,便遇到了柳镇海派过来的女人。

那是一个妩媚的尤物,单看体形便知是那种柔若无骨的**小怪兽!

这儿是想要安我的心,同时,弄个人就近监视我啊!叶随风心中暗自冷笑,脸上却露出了急不可耐的神情,一伸大手,将那女人抱进了车中,三下五除二便开始了发泄。

妈的,老子还得陪你演戏,这儿便当是报酬吧!叶随风嘿嘿怪笑,根本不管身下女人的低低哀求,只是将自己那肥硕的身子,残忍的压下,然后,让手下开车,一走,一停,一走,一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