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83章 箭神

583章 箭神

韩雨静静的靠在沙发上,轻轻的吸溜着三碗不过岗。这儿是武柏藏的,看年份,应该比封不动的英雄血还要好上一些。

以至于本不好酒的他,也有些难以放下。

萧炎走了进来,看见他这个样子,眉头一挑:“你不伤心?”

韩雨目光一抬:“伤心什么?”

“铁面做了叛徒,难道你不应该伤心吗?”萧炎皱眉。她静静的坐在韩雨的对面,一团红色起伏不定,就像是一团即将燃烧起来的火焰。

韩雨将酒杯放下,然后去给她斟满一杯,推了过去。萧炎端起,跟他轻轻碰了一下,就仿佛两个初次在酒吧相识的男女。

“早就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就知道,铁面会有这儿一天。这是一个将自己的小命,看的比什么都重的人。他怕死,所以,他才死了!”韩雨端着酒杯,轻叹道:“我只是替他感到惋惜,只是,路是他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所以,我不会为他感到伤心!”

萧炎拧眉:“垃圾从来都不会自己进入垃圾箱,他,也算是活该!那,跟剑门的一战,你有把握吗?”

韩雨眯着两眼,干脆道:“没有!”

萧炎拧了拧身子:“其实,我是想说,你今晚住在哪儿里?”

韩雨的手一抖,差点没将杯子中的酒都撒了。萧炎咯咯笑道:“逗你玩的,看把你吓的!”

说着,她站起身,低头的瞬间,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失落之色:“你早点休息吧,喝酒对身体不好,你别喝了!”

说完,直接将韩雨面前的酒杯都抱起来,朝旁边的卧室走去。

“哎,”韩雨转过身子,萧炎顿住,回头。

“记得打坐!”

萧炎笑了一下,忽然将酒瓶子丢了过来:“喝死你拉倒!”说着,直接走进房间,摔上了门。

韩雨一把接住酒瓶,满脸费解的盯着萧炎消失的方向,好一会儿才道:“这丫头,怎么怪怪的?”

他怎么知道,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比如现在的白小兮。或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她变的格外狂野。

不过,武柏那是什么人物?从小就锤炼身体,打熬意志!二十四五年的处男真身,此时一旦全力发动,那简直就是野生版的奥特曼!

此时,他已经连续三次将白小兮送上了巅峰。此时,是第四次!

白小兮声音尖锐,身子颤抖,那种头脑一片空白的眩晕,不断的袭来,让她感觉就仿佛要死了似得。武柏也低吼着,将亿万子孙全都丢在了她的大腿上。这儿才疲惫的摔倒在她身边,呼呼的喘着气。

“嗯,好舒服啊!”半晌,白小兮才幽幽的醒转过来。一扭头,却发现,武柏已经睡了过去。

她的两眼顿时眯了起来,原本可爱的弯月眼眸,顿时变的阴冷无比。

她的脸上还带着一片潮红,可她的心,却早已经坚硬如铁,寒冷如冰!

“那个家伙,看起来并不好色,或许,可以通过他身边的女人动手!”白小兮躺在**,默默的想……

第二天。

韩雨正在查看情报。遮天对剑门的计划即将展开,此时,自然有许多关于剑门的有针对性的资料,源源不断的送来。

昨晚,遮天的胜利再次被通过各种途径散播开来,一时间遮天的小弟群情振奋,就仿佛剑门变成了一个光屁股的妇人,正等着他们上去采摘那成熟的肥美。

而于此同时,铁面的叛变被抓,二娃等人死亡的惨状,又敲响了他们心中的警钟。像铁面这儿种副堂主级的人物,因为背叛社团都被活生生宰了,二娃等人更是被挤成了肉沫,裁决堂的堂主谷子文更是由唯一的一星小弟被降为了两星,成为代理裁决堂的堂主。更何况是他们?

裁决堂虽然出现了叛变,可是公正却在!裁决堂也还依然是那个裁决堂!

不得不说,谷子文的判断是十分准确的,如果他没有受罚,只怕,不少人都会对裁决堂多少有些不满。毕竟,以前的裁决堂,可是制裁他们的存在。若说他们心中对裁决堂没有什么不满,那根本就是骗人的!

可如今,只是因为铁面的叛逃,原本可以将自己高高挂起的裁决堂堂主,竟然生生被降职,降级。那些曾经被惩罚过的小弟还有什么好说的?

非但没有了埋怨,反而对裁决堂充满了信心和期待。

大多数的人,都在想着如何能够尽快的提高一下自己的实力,以便获取更大的功劳。整个遮天可谓是众志成城,斗志昂扬!

而剑门那边,似乎是被两次的失败弄的失去了锐气。不过,他们却并没有闲着。

据可靠消息称,剑门的悍将鬼火,带人去了天龙帮。

似乎,剑门是打算放弃从QD进攻,而是以JN为基地,一步步的吞噬掉遮天的生存空间。

“JN么?”韩雨眯着两眼,微微一笑。有了楚老爷子的承诺,他并不担心什么!不过,必要的样子,还是要做的。

“老莫,武柏,你们各自让手下的人,朝着ZB,LW,TA,等靠近JN的方向增兵,然后,晚上暗中将人调回来,等白天的时候,再朝那里派人。总之,派人的时候,要让天龙帮和剑门的人看见。可是,将人调回来的时候,却尽力不要让他们察觉。”

“你的意思是,瞒天过海?”莫太横失笑道。

“差不多,总之,我们要集中全部力量,进攻剑门!那边的任务,是牵制。哪儿怕是丢掉些地盘也无所谓!”韩雨沉声道。

莫太横和武柏对视一眼,笑道:“放心吧,保证误不了事儿!”

当他们出去之后,韩雨又看了一会儿情报,给手机打电话做了多方的验证,这才让人将李剑白找了来。

李剑白还是一身白衣,两个眼珠子微微向上扬着,用一种颇为经典的四十五度角向上扬着,在他的手中,还是那个车把弓。

韩雨轻笑一声:“现在,那些人怎么样了?”

李剑白坐在他的对面,平静的道:“还行,不过,也只是让他们暂时稳定了下来,剑门不灭,这些人不堪大用!”

“这事急不得,得慢慢来!只要你能保证,我们在跟剑门厮杀的时候,他们不会突然从我们屁股后面捅过来便行了!”韩雨轻笑道:“我这儿人,可不喜欢玩攻受那一套!”

李剑白哑然失笑,他以前也不是没见过柳镇海,只不过,柳镇海在他们面前,一向表现的高高在上,什么时候像韩雨这般和气,好说话?难怪叶胖子会让我选择他,跟他一起,至少,会轻松些,不用活的那么累!

李剑白心中暗自微笑,并没有接话。

韩雨转身去了办公桌边,伸手取过一个狭长的檀木盒。那个木盒看起来有一段时间了,带着一股颇为沧桑的历史气息。

他将木盒放到李剑白面前,笑呵呵的道:“送你样东西!”

李剑白的一个眼珠子盯着那木盒,一个眼珠子却向上挑着,盯着韩雨:“什么?”

韩雨这才发现,他的眼睛还有这么一个功用,有些佩服的咂咂嘴道:“打开看看。”

李剑白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接过了木盒。上面,有个锁簧,轻轻一摁便打开了,却连一点声音都没有,显然,包养的非常好。

木盒内,铺着一层鹅黄色的软布。将布挑开,李剑白的两眼,顿时凝在了一起。像是斗鸡眼一般,狠狠的盯着木盒内的东西。

他伸出手,将那东西取出来,仿佛是下意识的,轻轻一动,一张充满了杀气的黑色狰狞的长弓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蜷缩的弓身,在弹开的瞬间,还发出呜的一声,仿佛活了过来似得。

那是一个黑色的,折叠的,长弓。弓身,比起车把弓来稍微要长上一些,弓身浑圆,上面刻满了恍若逆鳞般的花纹,整张弓都仿佛一道长蛇幻化而成。蛇尾微微向上扬起,蛇头却低调的微微垂着。

只是在垂下的蛇头中,一根闪动着乌光的匕首,正从蛇信的位置吐出。让人一看便可知这儿是一个大杀器,专门为了杀人而生的武器!

李剑白的瞳孔微微一缩,眼中似乎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

他用手轻轻的在弓身上摸索着,瞥见蛇尾上的那两个小篆,喃喃的道:“天日?”

韩雨意外的伸过头来,诧异道:“啊?天日?我还一直以为是日天呢!我还说,谁取了这儿么牛逼的一个名字呢!”

李剑白满头黑线啊,他狠狠的道:“这儿是它的制作匠人的落款,应该是外号之类的东西。这把弓的名字,应该叫血浪!”

韩雨忙缩回头,有些尴尬的道:“这个我知道,长弓血浪,不过,我觉得还是不如叫日天更有气势,要不,你把名字改了吧?”

李剑白不理他,只是喃喃的嘀咕着什么,过了好一会,他才霍然抬头,一个眼珠子停留在弓身上,另一个眼珠子却紧紧的盯着韩雨:“我记得,飞将军李广曾经用过的弓,就是这儿个名字!”

韩雨这回是真愣了:“嗯?”

“血浪长弓,李广将军所用过的弓,就叫血浪!”李剑白的眼中闪过一抹狂热之色,显然,是李老大的粉丝。

韩雨忙笑道:“这儿弓虽然也叫血浪,却是后人仿制的,跟飞将军并没有什么关系的。”

李剑白脸上的神情微微一敛,有些可惜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看着长弓,轻叹道:“好弓!费了不少功夫吧?”

“也没有。郭老会打造刀具,可是却玩不了弓这儿么精密的东西。实际上,咱们现代能够手工锻造出一把精良长弓的人,几乎已经绝迹了!”

李剑白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当初,他若是能够找到人替他打造合适的弓箭的话,也不至于用车把改装了。

“总有一天,弓,会再次被人们捡起来的!”李剑白肯定的道。

韩雨轻笑,并没有反驳,只是继续道:“也许吧,我也是让楚老爷子帮我找弓箭的锻造师傅的时候,才得知他手上便有一把弓的!所以,这儿弓算是意外得来,也算是与你有缘了!”

李剑白轻轻的抚摸着长弓,然后将弓轻轻一拍,蛇芯吞回,蛇身盘起,重新放回了檀木盒中:“有缘,我也不能要!这儿世上跟我有缘的多了,难道我所看之物,所到之处,都能是我的吗?”

韩雨大汗:“这是两码事!”

他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也玩过弓,弩,甚至还用弩杀过人。因为,这儿东西的声音要比枪小的多,在丛林中,用之杀人更加不容易暴漏,也更加让人难以躲闪!

可正因为如此,他才知道,一个好的弓箭手很难得,一把好弓,更难得!当李剑白第一次将弓打开的时候,他都生出了一种要据为己有的感觉。

却不想,爱弓如命的李剑白,竟然会不要!

“太贵重!这儿样的弓,便是后人仿制,也极为难得。就算做装饰品卖,也能值上百万。若是,懂它的人来买,会更贵!”李剑白直接道。

“你救了我两次,难道我就不该表示一下吗?这儿弓不是卖给你,而是送给你的!”韩雨炸了眨眼,故作委屈的道:“除非,你觉得我的命,还不如这儿把弓。那你就把我的命拿去好了,弓,我也就不给你了!”

李剑白满头黑线啊,他只听说过有耍赖要账的,还是第一次见有耍赖送礼的!他有些不舍的望了自己的车把弓一眼,满脸为难。

韩雨算是看出来了,这儿家伙不是不想要那血浪,而是,舍不得他的车把弓。

“你的弓,弓身被击穿,而且,弓弦磨损的厉害,已经很难修复了。这儿把血浪,在同样的气力下,足以将箭射出去一百五十米!只有你,才能让它重新焕发出光彩,而不是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中!”

韩雨劝道:“再说,那车把弓跟着你,已经辛苦奔波一辈子了,到了晚年,这都落下残疾了,你总该让人安享晚年,而不是为了你的一己私欲,让他战死沙场,不是吗?”

李剑白身子微微一颤,轻轻的抚弄着车把弓,眼中满是留恋:“或许,它真的老了,到了该休息的时候!”

李剑白,轻轻的抚摸着车把弓,半晌才抬起头,双手将车把弓递了过来:“你替我保管。等有一天,我会用血浪,换回它!”

“好!”韩雨正色点头。

李剑白等他接过车把弓,这儿才将目光转向血浪,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和喜爱之色。

“多谢!”

“谢什么?都是自家兄弟!”韩雨微微一笑,随即道:“哦对了,这儿里还有几根箭。跟这儿弓是用的同一种材料。”

韩雨说着,取出了几根长箭。箭身也是黝黑之色,仿佛蒙着一层暗红色的杀机。长剑通体成三棱形,狭长迫人,一看便是杀人利器!

“不过不多,总共只有七支!”

“足够了!”李剑白眼神大亮,他右手一伸,手指微微挑动,七根长箭便被他夹在了手中。他将箭放在弓上,微微一拉,弓弦,立即呈满月状。

韩雨只觉得一股杀气扑面而来,在这儿一瞬间,仿佛李剑白自身化成了弓,而他的目光便是箭。目光所到之处,无坚不摧!

那是一种自信,一种绝对的自信。这种自信,是无数次的生死和胜利堆积出来的,不可撼动!

韩雨的眉头微微一挑,手指微微一颤,可还是没用动。

李剑白已经将弓松回,满意的连连点头道:“好弓,好弓!”

韩雨哈哈一笑,只有近距离的感受着:“好弓好箭,以后,咱们遮天可就要出一位箭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