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89章 代刑

589章 代刑

被韩雨点到的人,都来了。裁决堂在QD的负责人是刘思源,他带了二十多名裁决堂的小弟赶到当场。

几名原本是负责接收场子的人,比他们慢了一步,总共就三个人的他们,有一个顶着两个熊猫眼,胳膊上打着石膏,还有一个腿一点一点的,显然是受了伤。

另外一个人则嘴角发青,直接坐在了轮椅上。总之,那模样是相当的凄惨,显然是经过了颇为热情周到的“照顾”!

韩雨睁开眼睛,静静的环视了一眼:“人都到齐了,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说说吧,阿卷,你先说!”

刘思源揉了揉鼻子,上前两步,喃喃的道:“老大,我,我不知道!”

“呵呵,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韩雨眼皮一翻,冷笑道。

刘思源脸色涨的通红,却将胸脯一挺,大声道:“对不起,老大,我不知道!”

韩雨摇头:“不,不用说对不起,知道吗?因为你没有资格说这儿三个字!”韩雨说着,慢慢的站了起来,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韩雨的这儿一脚踹的不快,可是刘思源哪儿里敢躲?不仅不敢躲,他反而要站的直直的,生生受了这儿一脚!

韩雨显然是用的力气不小,刘思源直接被踹的跌倒出去两三米。他忍不住咳嗽两声,却用手擦了擦嘴角,老老实实的再次站了起来。

韩雨这儿才走到他面前,狠狠道:“不知道?裁决堂的宗旨是什么?裁决,监管。这儿么重要的场所,发生了这儿么严重的事情,你现在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你他妈的是干什么吃的?”

刘思源低着头,也不说话。的确是疏漏了,黄泉堂一夜之间就打下了QD,虽然说本地裁决堂的人手相比其他地方来说是多的,可是用得到裁决堂的地方也多啊!比如,审查鞭虎和疾风的那些手下。

当然,最重要的是,裁决堂在QD原本的负责人是铁面。他只是在铁面倒下之后,刚刚被提拔起来的。要说这事根本跟他没关系,可他依然没有辩解一句。

铁面,也是裁决堂的人。不管他是有意的也好,无意之失也罢,总之,既然是裁决堂的失误,既然他现在已经是裁决堂在qd的负责人,那他万万没有解释,推卸的道理。

身为裁决堂的一员,正人之前,必先正己。这儿是谷子文对裁决堂众人讲的第一句话,刘思源到现在也一直记着。

见他没有分辨,韩雨的火气这儿才小了些。他目光轻轻转动,那边的二十来个黄泉堂小弟,嘘若寒蝉,吓的连大气也不敢出。

“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韩雨指了一名负责接收的集团中人,他两眼发青,胳膊显然断了一根,不过嘴巴还好,应该不耽误说话。

被点到的那人,吓的一激灵,忙道:“董事长,事情是,是这样的。我们奉命前来接收场子,为场子中的钱财登记造册。可是,可是他们却说,拼死拼活的时候不见我们,抢钱的时候,却,却比谁都快。这儿是他们用命换下来的,我们,谁也不能动。”

“然后,然后他们便动手,将我们几个丢了出去。”

韩雨点头,连声道:“好,好,好!干脆利索,不愧是黄泉堂的精英。谁是龙少,站出来告诉我,他说的可是实情,可有什么歪曲之言?”

龙少走了出来,他轻轻的整了整衣服,挺身道:“没有,他说的都是实情!”

韩雨慢慢的走到他面前,静静的盯着他的眼睛,半晌才道:“好,至少你还敢承认,算是个汉子。那我现在问你,社团的制度你可清楚?我是不是说过,谁抢了场子就算是谁的之类的话?”

龙少的脸色微微一变:“没,没有!”

“哦,那社团对于大家的功劳,对于伤亡兄弟的抚恤,可有亏空,贪污?或者,萧炎亏待了大家?”

“也,也没有!”

“哦,那你能给我个理由吗?既然没有,为什么还这么做?是不是,你觉得我这儿个老大说的话,听也行,不听也行?”韩雨眯着两眼,寒声道。

龙少脸上的镇定顿时消失了,他摇头道:“我,我不是这儿个意思!兄弟们为了打下这儿个地方,死了一个,七个受伤的。我们当时觉得难受……”

说着,他缓缓的低下了头。

韩雨目光静静的从龙少身后的黄泉堂精英的脸上扫过:“难受?是难受吗?为什么我从你们身上感受到了骄傲?感受到了不可一世的骄狂?”

“只凭着一个堂口的力量,便拿下了QD,只凭着一个堂口的力量,便击败了鞭虎,打胜了遮天跟剑门的第一仗。你们洗刷了耻辱,你们不仅洗刷了耻辱,还成为了社团无可取代的精锐!”韩雨的声音冷飕飕的,从大厅中刮过。

外面,日头尚高,两点来钟,正是一天中最为温暖的时候。可依然让在场的众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寒意。冰冷的寒意。

“黄泉堂,站起来了!你们的底气,你们的胆气也回来了。所以,你们开始觉得自己得的少了,你们觉得自己跟其他的兄弟一样,亏了!”韩雨眯着两眼,声音坚硬如冰,字字诛心:“所以,你们就连我说的话,也可以当作屁一样踩在脚下不管了。便是连集团派过来的工作人员,也敢朝外打了!好啊,你们真的长本事了!”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的刀,从来只是对着外面,便不敢让身边的人见血?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没有手足相残的心,便可以为所欲为,恣意横行?”

龙少的身子微微一颤,他们当时也只是头脑一热,觉得黄泉堂打下的地盘,理应由黄泉堂来掌控。其实,事后他们已经后悔了。可人都打了,后悔又有什么用?

“一伙王八蛋,王八蛋!”韩雨气的连骂两声,这儿才深深的喘着粗气,大声道:“阿卷,你告诉我,像他们这儿样,侵吞财产,手足相残,该如何惩处?”

刘思源上前一步,轻声道:“侵吞财产,杖责三十!手足相残,断一手,驱逐出社团!致人死地者,若无特殊情况,抵命!”

“大点声!”韩雨眉头一皱,声音中,已经带上了不满。

刘思源大声重复了一遍,韩雨又问:“裁决堂监管不力呢?”

“监管遗漏,负责人杖责三十!”

韩雨点了点头:“好,那就先打你这儿个负责人!你可服气?”

“服!”

“那就执行吧!”

“是!”刘思源答应一声,便叫过了两个人,然后直接找了个凳子朝上一趴,便要让他们动手。那两个裁决堂的小弟,面露犹豫之色。

刘思源目光一寒:“打!”

那两名小弟直接拿出了刑棍,无奈的走了过去。刑棍是特制的,长近两米,通体浑圆,韧性极好。一棍下去,只伤皮肉,不动筋骨,可是这么冷的天,一下砸下去那一样是痛不欲生啊!

“停!我黄泉堂犯的错误,不能让其他堂口的人替我们扛着!”萧炎伸手阻止,定定的盯着韩雨道:“老大,他们几个的确是犯了错,可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我希望你能念在他们曾经为社团立下功劳的份上,由我,代他们受罚……”

“萧炎!”韩雨脸色沉了下来,他冷冷的盯着萧炎道:“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我知道!”萧炎毫不示弱的瞪了回来,她大声道:“龙少,在WF的时候,他曾经带了十七个人,突入东海帮的战团,为黄泉堂打赢他们的反击,立下大功。为此,他身中两刀,一刀在腿,一刀在肩。腿上那一刀,因为伤到了筋骨,导致他的腿脚留下了终生的伤病!”

“虎子,黄泉堂的老人,曾经砍倒过三名东海帮众。老马,在跟剑门的厮杀中,一个人砍趴下两名剑门精锐。阿雨,为了掩护同伴,自己的手指头被削去两个,如今,只剩下了八指……”

萧炎侃侃而谈,一一点出了这儿些人平生最得意的事儿!显然他们都是黄泉堂的老人,是黄泉堂的精锐,几乎每一个人都曾经为了社团出生入死,立下过汗马功劳。更为难得的是,萧炎竟将这些全都记在了心里!

无论是曾经的,还是现在的!

“他们都是我黄泉堂的兄弟,是我黄泉堂的脊梁!而如今,我这儿个做堂主的,没有管好,让他们触犯了帮规,我愿意代他们受罚。还请老大批准!”萧炎沉声道。

“堂主,我们犯下的错误,不用你来承担!”黄泉堂的众人闻言顿时炸锅,龙少最先叫了起来。

“就是,不就是一只手吗?拿去好了。”

“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我们兄弟,没有怕死的主儿……”

“闭嘴!我是黄泉堂的堂主,怎么做,还用不着你们来教!谁要是再敢胡说八道,”萧炎目光冷冷的从他们的脸上扫过:“那就给我滚出黄泉堂!”

一片嘘声!

萧炎转回头来,望着韩雨沉声道:“老大,萧炎是黄泉堂的堂主,愿意代他们受过!”

韩雨两眼眯成了一条危险的细线,冷冷的道:“萧炎,你莫不是以为自己是个女孩,我便不能让人真的打你?”

萧炎冷冷的道:“现在的我,不是什么女孩,只是黄泉堂的堂主,他们的堂主!只要我够这儿个资格,那就行了。其他的话我不想听!”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杀气腾腾的道:“看起来,你意已经决了!那好吧,阿卷……”

刘思源身子一颤:“老大!”

韩雨没有看他,只是静静的盯着萧炎,寒声道:“你真想好了?三十杖,以你的身板,只怕扛不下来。若是真的动起手来,裁决堂可不会手下留情!”

萧炎冷笑:“不用想。”说着,便要走过去代刑!后面的龙少等人,一个个的眼角瞪裂,眼睛通红。因为自己的一时糊涂而连累萧炎,是他们绝没想到,更不想看到的!此时,他们恨不得直接干倒了裁决堂的众人,将萧炎抢了出去。

就在萧炎准备受刑的时候,韩雨忽然走了过去,满脸平静的伸手拦住了她,平静的道:“你似乎忘了一点,我不仅是社团的老大,我还是你哥!”

说着,他走了过去,将风衣解下,随手丢在桌边:“这儿三十杖,看起来只有我来了!”

“老大!”刘思源等人神色都变了,黄泉堂的龙少等人,也一个个的有些呆呆的愣住了,老大不是打人的吗?怎么弄了半天,反而变成被打的了?

“现在我不是老大,我只是替妹妹受刑的大哥!不过,也只此一回,下不为例!阿卷,现在你是裁决堂的负责人,便由你亲自掌刑吧!”说着,韩雨静静的趴在了凳子上。

龙少等人终于反应了过来,一个个的眼睛通红:“老大!”

“老大!”

韩雨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行了,我不是替你们,我只是心疼我的妹妹!少跟我哭鼻子抹眼泪的!阿卷,动手!”

“他敢!”萧炎直接拒绝道:“你是社团的老大,你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受伤。再说,这儿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替!”

“你这个黄泉堂的堂主,都能替他们,为什么我就不能替你?”

“董事长,我,我们都没事了,这儿是一场误会,都说开了啊!”张新收等人也忙上前劝阻,这儿要是真将韩雨打了,那日后他们怕是不被这些社团的人给恨死才怪!

“是啊,是啊。我们都好了,刚才都是装的!”那个胳膊断了的家伙,说着还使劲晃着手臂,疼的他闷哼一声,汗珠子一下就滚了出来,差点没摔倒在地!

“行了,现在的事情,跟你们已经么有关系了。执行帮规的命令是我下的,只不过,受惩罚的转了一圈,到我身上罢了,难道,我就要食言吗?”

“可是……”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寓言?叫丢了一个铁钉,坏了一个马掌!掉了一只马掌,失去一匹战马。失去一匹战马,输了一场战役。输了一场战役,毁了一个王朝!”韩雨忽然道。

萧炎愣了一下:“既然你知道,就更不应该替我……”

“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这儿件事情,才必须要有一个人受到惩罚!在社团中,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铁钉,每一个人都能关系到社团的生死!如果不能做到,有过必罚,有错必纠,那我们的社团,早晚都会跟那个王朝一样,烟消云散!”

“不管是作为社团的老大,还是你的大哥,都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受罚的!行了,快点动手吧,我们的时间都很宝贵!”韩雨抬头冲着刘思源笑了一下,目光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强硬。

刘思源一抹脸,大声道:“动手!”

说着,举起了手中的刑棍,狠狠的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