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90章 三十刑棍

590章 三十刑棍

砰!

棍子落下,砸在肉中,发出一声沉沉的闷响。

啪,对面的那小弟也砸了一下。

“没吃饭吗?大点力气。兔子,你报数!”韩雨抬起头厉声道。

“是,大点力气!”刘思源大声重复了一句,又是货真价实的一棍子砸了下去,韩雨的腿不由自主的向上翘了一下。

“他妈的,阿卷,你疯了?”萧炎的脸色顿时变了,她眉头一条,狠狠的推了刘思源一下。

不想,刘思源脸色阴沉,后退了几步却也没有反驳,只是扯着脖子吼道:“裁决堂,执法!”

一干裁决堂的小弟,呼啦啦的围了上来。沉默的将萧炎和黄泉堂等人围了出去。

“刘思源,你反了?”萧炎声音尖锐,厉声道。

“对不起,炎姐,我现在是奉老大之命行事,您不要让我为难。”刘思源又一棍子砸了下去。

冰冷的棍子,落在身上,带起的绝不是单单疼痛那么简单。这么冷的天,被砸过的地方火辣辣的,就好像有无数的虫子在爬一样。麻木,肿胀,让人恨不能叫出声来。

这种特殊的刑棍,韩雨还是第一次体会,却对设计它的人产生了极大的佩服。那个家伙绝对是个变态,他竟然能够在棍子不真正伤到人的筋骨的同时,让你遭受最大的罪,他是怎么做到的?

韩雨咬着牙,冷汗已经在额头冒了出来。却硬是不吭一声。

那边,兔子颤抖的声音正在报数:“五,六……”

刘思源说的豪迈,可从他紧紧咬着嘴唇,甚至都咬出了血来看,他的心中,绝不像他刚才说的那般平静。

他握着刑棍的手臂在微微颤抖,可是,落下的力道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水,因为他害怕若是放了水,韩雨会重新让他再打一遍。

身为裁决堂的一员,他很清楚韩雨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那几名黄泉堂的小弟,必须要处置。不然,你行我效,社团的规矩将变成一纸空文,更会让集团方面的人心寒。

可他们都是精英,是为了社团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兄弟,若是真的废了他们一只手,再赶出社团,只怕那些知情的兄弟也会寒心,至于那些不知情的,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韩雨其实很为难。

而萧炎想要代刑的举动,终于让他找到了更为合适的解决办法。身为老大,代他们受刑,日后这儿些小弟,又怎么能不羞愧自责,死心塌地?其他的小弟听到这儿消息,又怎么会不暗自警醒,对社团的纪律产生敬畏之心?

正是因为清楚这儿一点,刘思源下手才丝毫没有客气。

“十二,十三……”

兔子微微颤抖的声音不断的响起,韩雨的衣服已经被打破,飞起的棍子,身子带出了血珠!萧炎看的身子轻颤不已,她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嘴唇咬的渗出了血。

那几名被打的集团苦主,心中再也没有了对社团中人的半点怨言。就为了还他们一个公道,社团的老大,当着众人的面,当着自己的面,躬身受刑!他们挨的这儿三拳两脚,又算得了什么?

“张总,您就劝劝董事长吧,不要再打了!”

“是啊,咱们哥几个反正都已经挨了,犯不着让董事长也挨一顿啊!”

“心意咱们领了,董事长这儿么对咱们,咱们几个别说是挨了一顿,就是再挨个十次八次的,也算不了什么。可董事长是干大事儿的人,不能跟咱们一样啊!”

他们三人围着张新收,你一言我一语的低声祈求。张新收缓缓的摇头,轻叹道:“事情到了现在,你以为跟咱们还有关系吗?没用的,他这儿次是铁定了决心,要伤身震虎!你们,先看着吧。”

说着,他的目光从一干黄泉堂的小弟身上扫过。暗自轻叹一声,他虽然不在道上混,可对于韩雨的用意,却也猜到了七七八八。

老实说,韩雨对他的这儿些手下,是真不错!别的不说,这儿自古以来能替自己的手下挨板子的老大又能有几人?

那些个黄泉堂小弟,面红耳赤。身子不安的就像是那一棍子一棍子全都砸在了他们身上似得。他们只恨不得能挥刀将自己给宰了,也好过受这等煎熬!

终于,龙少第一个站了出来,躬身道:“老大,我们错了!求求您,别打了!”

“老大,我们错了!”

“老大,我们错了!”其他的小弟也纷纷跟着上前,这儿些桀骜不驯的汉子,冲着韩雨的方向,右手成拳,捶至左胸,躬身不动。

“黑衣,够了!”萧炎也禁不住出声。

韩雨并没有出声,只是在刘思源停下的瞬间,将头微微向上一扬。刘思源顿时又一棍子砸了下去。

“十九,二十……”

“阿卷,你个王八蛋,你还敢打老大!”龙少猛的抬起头来,两眼猩红,他狠狠的盯着刘思源:“你他妈的信不信我弄死你?”

“来啊,你弄死我试试!你个瘪犊子的玩意,你给老子横什么?不是你他妈的违反社团的规矩,不是你他妈的打了自己兄弟,现在,老大能出来替你们扛雷吗?说我,一个王八蛋还说我,我就打,我就打……”

刘思源说着说着,又一棍子砸了下去,可自己的声音中却显然带上了哭腔。龙少脸上狰狞的神色顿时僵住,他静静的望着韩雨被打的地方,那里,衣服已经打烂,棍子上带出的血珠随着棍子的每一次落下,都像是梅花一样绽放。

只是这儿种美,却是那么的压抑,让人直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哪里。

龙少两腿微微一屈,砰的一声跪了下去。

跟在他身后的那些黄泉堂小弟,跪了下去。

这儿些个在刀锋和血雨中,在生和死的边缘中闯荡的汉子,即便是在刀斧加身的时候,也不曾经弯下过他们的脊梁,可此时,却推金山,倒玉柱,直直的矮了下去。

他们跪的笔直,不曾说话,却有一股比任何语言都要浓烈的情绪,在酝酿,在爆发!

萧炎静静的站着,就连后面传来的脚步声,也没有让她回一下头。

大厅中一片安静,有的只有刑棍落入人肉的声音,刘思源不断的带着哭腔的嘶吼,和兔子颤抖的数数声。

“二十八,二十九,三十!”

随着兔子的声音落下,刘思源忽然一下丢掉了刑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狠狠的捶着地面,嚎啕大哭。

他是全社团第一个敢打老大屁股的人,而且打的如此生猛,皮开肉绽。可他却没有一点得意和骄傲,相反,只觉得自己委屈的想要讲这双手都剁掉。

龙少等人的脸上,泪水滚滚而下。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他们感受到了帮规的威严,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儿样,他们感觉自己跟社团就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如何的契合。

他们是黄泉堂的成员,可他们更是遮天的小弟!

“哭什么,老子还没死!扶我起来!”韩雨咬着牙,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听上去平稳如初。他现在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屁股存在了,不,甚至连腿上的知觉都没有了。虽然他的身体素质强悍,可是三十刑棍砸下来,他也差点晕倒。

要不是刘思源最后那一嚎啕,他搞不好在数到三十的时候,真就昏过去了。

娘的,这儿可真不是人受的啊!

韩雨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架了起来,身上全是冷汗,凉飕飕的,让他禁不住皱了下眉头。然后才看见扶住他的人,竟然是谷子文。

“你怎么来了?”

谷子文苦笑一下,轻声道:“不仅是我,他们也都来了!”

韩雨扭头,这儿才看见在张新收等人的后面,黑压压的站着许多人。各个堂口的副堂主,分堂主,黄泉堂不少小弟,裁决堂部分小弟,还有汉魂集团的不少员工,站在最前面的,则是三个艳若桃李的女人。

楚颜,墨雨心,萧炎,楚颜的眼睛红红的,迎着他的目光微微一笑,可是那笑露出的时候,泪水却无声的落了下来。

墨雨心依旧带着大墨镜,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瞄见她的眉头向上弯着。

萧炎只有眼睛还是红红的,神情最是镇定!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静静的盯着他。

韩雨皱了下眉头,轻声道:“都没事儿了是吧,跑来这里看热闹,散了。”

众人没有响应。

谷子文微微点了点头,武柏等人这儿才带头就走,转眼间,大厅中就又剩下了原来的那些人。一来一去,大多数人都没有说一句话,可是,他们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有触犯过社团的纪律。

遮天,无论是在国内争霸,还是纵横全球,都是首屈一指的纪律最为严明,小弟最为忠诚的社团。

当多少年后,当有人问已经成为了裁决堂堂主,成为世界黑道仲裁者和审判者的刘思源,社团的纪律是怎么形成的时,已经是二星小弟的刘思源微微一笑,轻轻的吐出了几个字:是老大用屁股换回来的。

再问,却只能得到神秘的微笑。以至于此事还成为了道上的一大秘辛,也成为了许多知道内情的遮天众人,守候一生并为之得意不已的秘密!

当然,此时的韩雨,并不知道自己挨的这一顿板子,竟然能换回来如此深远的影响。

他静静的望着张新收和他后面的人:“对于这儿种处理结果,你们能接受吗?若是不能,我……”

“能,能,董事长,你就别说了。要早知道是这儿样,我老张就该什么也不说!”张新收不等韩雨说完,便连声道。他身后的那几个人,也都是连连点头。

韩雨点头,沉声道:“事情本来就不是你们的错,为什么不说?说,不仅要说,而且,日后直接找当地的裁决堂反应。若是裁决堂跟他们坑瀣一气,不能处理,便让他们向集团高层反应,由你直接向我汇报。这儿便当作集团的惯例,保留下来!”

“是!”张新收急忙答应下来。

韩雨这儿才扭头望着龙少等人,缓缓的道:“都起来吧。经过了这儿件事情之后,我想,你们应该明白了你们不仅仅是你们自己的道理。你们代表着社团,代表着堂口,代表着你们过去的,曾经的荣誉,日后,做事之前要多用用脑子,别那么莽撞!”

“从现在开始,你们的五星身份被取消,全部降为正式小弟,留在黄泉堂继续效命,你们没意见吧!”

“没有!”龙少代众人回答。

韩雨低声道:“没有就好。送我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