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93章 进攻序曲

593章 进攻序曲

夜幕中,远远的来了一个车队,足有五六辆大车组成。这儿样的车,应该就是常见的那种给人送货的长途车,为了方便,他们通常会几辆车组成一个车队,以便路上相互有个照应。

可是这儿车,下了高速,找了一个偏僻的大车店停下来的时候,车中跳下来的却是一个个杀气腾腾的汉子,足有两百多。

他们下车后,便自觉的站成一个个队列,然后默不作声的正视前方,除了脚步声,呼吸声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

在这儿种诡异的安静中,一种冷然肃杀的气氛,悄然形成。夜幕似乎都为之一冷。

他们,正是遮天暗铁堂的成员。

这只是暗铁堂的一个小队,除了他们之外,其他的人也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朝着LN进发。然后,在破晓堂早就已经安排好的地方,停下整顿,等待最后进攻的号角。

“所有人,下车立即休息。在你们的房间中,有牛皮护甲,每人一套,大家自己穿上。”这儿些人带队的是陈蛟,破晓总共为他们准备了二十五个落脚点。他,负责其中的五队。

“套子,你带人负责警戒。”

立即有个模样有些猥琐的年轻人走了出来,带了两人去了大车店的外围。其他的人则默不作声的拿着早就发到手中的钥匙,回了各自的房间。

“兄弟,你……”陈蛟有些为难的看向旁边那个比常人要壮硕一圈的汉子,这儿人是个光头,脸上带着一道狰狞的刀疤,两道眉头横飞,像是毛笔落下的时候,冷不丁的丢下了一大摊的墨水一样,浓墨粗重。

他正是天劫成员,龙俊匪。

本来,他身上的刀伤才刚刚好,韩雨想要他修养几天,可是这儿家伙,一听见打仗那就呆不住了,找了韩雨好几次,韩雨无奈之下,不得不将他放了过来,让他随陈蛟一队。

陈蛟知道他是老大极为器重的天劫中的一员,所以,言语中十分客气:“你看你喜欢住哪儿,吃点什么,你尽管说,咱尽量给你安排!”

龙俊匪咧嘴一笑:“你叫我土匪就行,俺去那边的屋子里蹲着,你不用招呼。”

陈蛟笑道:“那怎么行?这儿样,距离行动还有两个多小时,咱们去吃点饭。随便聊聊,你看怎样?反正这儿干坐着也挺没劲的。”

“那感情好啊!老实说,俺这儿里还有一坛子偷藏的酒呢,咱去我那里喝一杯,也解解寒气!”龙俊匪得意的拍了拍鼓鼓囊囊的腰间,低声道。

他虽然外表粗犷,可是能够在一次次的厮杀中活下来,显然并不仅仅是身手好,运气好那么简单。

实际上,他知道眼前的这儿个看上去并不怎么起眼的年轻人,是什么身份。作为跟着老大最早的一批人,陈蛟可以说是深得老大的信任。龙俊匪就算是天劫的成员,也不敢在他面前装大。

陈蛟看见酒坛,皱眉道:“吃饭还行,喝酒就免了吧?老大临行前嘱咐了,所有的人除了壮行酒,滴酒都不能沾。否则,便是违反帮规!我作为带队的负责人,实在是不好带头违反老大的命令!”

“帮规?”龙俊匪轻轻的吞了一口唾沫,看看酒坛,可是想起韩雨的屁股都被打的连走路都困难的情形,他终于还是将酒坛子朝陈蛟怀里一塞:“那我也不喝了。”

“哎,你不喝给我干嘛啊?”陈蛟差点没将酒坛子给摔了。

“我不管,放在我这儿里,你就是诱惑我违反帮规,那可不能怪我……”

“行,那我回头就给你当壮行酒发给大伙解馋!”

“随你!”

陈蛟见这儿人豪爽可爱,有些无奈的笑笑,跟在他的后面,两人一前一后朝大车店另一头的房间走去。

类似的一幕在DL外围的各地上演着,这儿次进攻,因为破晓提前做了充足的情报准备,基本上摸准了剑门在DL的人手分配,所以,遮天也进行了针对性的任务摊派。每个小队,负责清理一个或者两个剑门的场子。

他们所要面对的,不过是几十或者百十个人。这对他们来说,难度并不是很大。毕竟,暗铁堂作为遮天成立最早的一个堂口,所有的小弟可以说是身经百战。遮天现在的一切,他们都曾经为之挥过刀,流过血。

此时,面对的虽然是剑门这儿个前所未有强大的敌人,可他们却依然没有什么紧张的感觉。

胜利,其实可以形成一种习惯。遮天从成立到现在,哪儿一次面对的不都是比他们强大的敌人?可哪儿一次,最后的胜利者不都是他们?

这些汉子这儿一次也依然坚信,胜利会属于他们。

所以,即便大战在即,他们也依然十分安静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或是卧床休息,或补充食物,或检查自己的装备。

这儿一次,社团为了他们的安全,光是牛皮甲便采购了近万身。

这儿东西,其实就是一个牛皮马甲,能够穿在衣服的里面,保护他们的关节和胸腹要害,却又不影响他们的灵活性。

光是这些牛皮甲,便花了社团五六百万的金钱,从三个月前边开始网罗搜购,直到前几天才刚刚到手。

虽然东西并不怎么起眼,可是这儿些厮杀的老手却清楚,这儿玩意没准在关键时刻,便能救他们一命。

夜色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等到了十一点钟的时候,夜色中的城市虽然依旧灯红酒绿,可已经渐渐的陷入了安静。

钱柜娱乐会所,是DL东部一个颇有名气的场所,这儿里有着本地最为漂亮的姑娘,最为周到的服务,最为关键的是,这里安全。

众所周知,这里的姑娘,足浴的师傅,还有上面陪着唱歌跳舞的包厢公主,每个月都会到正规医院进行体检。甚至有不少领导,都会以私人身份来这儿里游玩,许多有钱的老总,更是在这儿里定有长期的包房,理所当然的,这里也就没有警局光顾了。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这儿里的产业其实是剑门的。类似这样的产业,剑门还有更多,几乎遍布整个LN。而因为李剑白的缘故,剑门对遮天而言,更是没有任何秘密,至少是在DL没有。

陈蛟眯着两眼,静静的望了一眼远处的钱柜,带着七八个小弟,大步走了过去。

“先生,您好……”

一名门童迎了上来。陈蛟根本没有说话,只是一脚便踹在了他的肚子上。虽然在这样的地方工作,也不一定就是剑门的人,可他实在是没有那个闲工夫去一一分辨了。管他是不是?先踹倒了再说,反正也不伤他们的性命。

要怪,就只能怪他们流年不利,谁叫他们跟着剑门混呢?

旁边负责泊车的两个泊客,一见到不对,那俩泊客立即从身上抽抽出胶皮棍便冲了上来。而站在门口的另一个门童,转身就想朝里跑去通风报信。

结果,那两个泊客还没过来,便被两名遮天的小弟迎了上去。一人意脚,干脆利索的将他们踹倒在地。

而那个门童才刚跑了没两步,就像是撞在了一堵墙上似得,差点没一屁股跌倒。

他抬起头来一看,一个匪气十足,凶神恶煞似得光头大汉,正瞪着两眼望着他。不是龙俊匪还能是谁?

这小子的腿肚子当时就软了,他蔫蔫的便要朝地上出溜,龙俊匪岂会跟他客气?

他嘿嘿坏笑一声,伸出手,一把抄住了他的领子,然后在对方绝望的眼神中,脑袋像是铁锤一样的砸了过去。

砰,两颗脑袋杠在了一起,那门童立即闷哼一声,白眼一翻便昏死过去。

龙俊匪有些意兴阑珊的拍拍手:“孬种!”

远处,两百多名身穿灰色西装的小弟,提着用黑色的袋子蒙着的陌刀,快速的扑了过来。

陈蛟则在龙俊匪几人的护卫下,进了钱柜。

他们的动作十分迅速,里面的几个迎宾小姐,还没发现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到有人进来,她们立即躬身道:“欢迎光临,先生几位,想要玩点什么?”

陈蛟眼皮也不抬的走了过去:“找人,你们忙你们的。”

那几个小姐见他们的来意似乎有些不善,忙让其中的一个人打电话通知站场的内保。可是,还没等她打通,外面便又呼啦啦的闯进来几十号人,吓的那小姐连电话都掉了。

“美女,你们在这儿里老老实实的呆着,不要乱动!”暗铁堂的一名小弟走了过去,将她电话捡了起来,重新放好,这儿才在她的下巴上轻轻的一抬,温柔的道:“我保你没事儿。”

说着,松开了手,大踏步的朝里走去。

那几个小丫头,就这样傻傻的望着一个个的灰衣大汉不断的朝里去,哪儿还不知道要出事儿了?一个个吓的脸色苍白,瑟瑟的蹲在一起,连头也不敢抬。

第一层是个酒吧,陈蛟径直来到吧台,要了一杯酒,随口倒进了嘴儿里。

龙俊匪一见顿时瞪眼道:“不是说,除了壮行酒不能再喝酒吗?”

“是啊,哦,我说的那是执行任务之前,现在,咱们已经是任务执行中了。嗯,再说我这不叫喝酒,叫消耗敌人内部资源!”陈蛟将鸡尾酒的酒杯放在了吧台上,随口道。

“哦,那行,那我也消耗点!哎,给我来个大杯的,要加冰!”

那酒保愣了一下:“我这儿可是五十二度的,大杯可有半斤……”

“那来两杯!少废话,老子又不是不给钱,快着点!”龙俊匪不耐烦的道。

那酒保有早就调好的酒,顺手给他倒了两杯,直接端起其中的一杯,咕咚咕咚的喝了进去。陈蛟知道他的酒量,笑道:“行了,清场吧,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还得去鬼刀哥那边帮忙呢!”

龙俊匪笑呵呵的应了一声,端着酒杯大踏步的朝着舞台走去。

舞台上,一个穿着皮衣,露着肚脐的小太妹,正抱着一根钢管,在哪儿里搔首弄姿,四周,围满了看热闹叫好的人。

龙俊匪推开众人,一步窜了上去,发出咚的一声。

然后,在众人惊讶,叫骂中,走到那个舞女身边,一把将她从钢管上拽了下来,捏着她的脖子,便将她丢到了台下。

龙俊匪转回身,一把拽住了那根钢管,单手将钢管拎了起来,向后一丢。

后面,两个音响被砸的砰的一声,嘈杂的声音,顿时消失了。

龙俊匪这儿才将杯子里的酒喝干,随手将杯子丢在脚下,走到麦克风面前,对着已经陷入痴呆状的客人,大声道:“杀人了……”

“嗡!”一阵嘈杂刺耳的声音,顿时在众人的耳膜内鼓动起来。

“小子,你他妈的找死!”几个内保见到有人来找茬闹事,顿时急了。他们跳上舞台,拿着钢管便来砸龙俊匪。

其实这儿不能怪他们反应慢,要知道这儿里是剑门的地盘,就算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谁的场子,却也应该清楚,这儿样规模的娱乐会所能够开的如此风顺,定然是有着极为强大的后台背景的。谁他妈的吃饱了撑的,敢来这里找麻烦?

所以,他们在龙俊匪上台的时候,只以为他是喝多了,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这里是酒吧,三教九流,什么鸟都有。

直到他将舞女丢下台,这儿些人才意识到不妙,挤开人群爬了起来。

可没等他们站稳,龙俊匪便动了。这儿悍匪,即便是放在世界的舞台上,那也属于极为强悍的男人那一伙!这儿几个人,哪儿配给他撩蹶子?他伸出了那蒲扇般粗大的手,拽住对方的领子,狠狠的朝地上一摔,。

砰的一声。

那人便摔在地上,哼也不哼一声的直接晕了过去。另外几个人,也被他一手一个,如法炮制!

然后,他重新走到话筒面前,平静的道:“杀人了!”

这儿一回,没有人发呆了。他们几乎是刹那间便反应了过来,然后像是有人在他们屁股后面撵上了似得,头也不回的窜了出去。

转眼间,热闹的酒吧,竟然只剩下了服务生和剑门小弟担当的保安。

看着楼上,酒吧的几个包厢中,呼啦啦朝外跑的精壮汉子,陈蛟微微眯着两眼,淡淡的道:“场子清了,动手吧!”

早就矗立在他四周静候命令的暗铁堂小弟,虎吼一声,迎着剑门中的人便冲了上去。

此时,为十一点零三分。

剑门跟遮天之间的战争,正式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