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96章 黑色的军礼

596章 黑色的军礼

脑残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四周的刀光似乎都跟着停了下来,喊杀声也渐渐的停住,他身子踉跄着冲出去几步,若不是用陌刀支撑,没准他已经倒了下去。就是这儿样,他的一条腿还是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

他只觉得脸上麻麻的,脑袋里空落落的,一时间整个人都好像轻了似的。他张大了嘴儿,使劲的喘息,却总觉得空气不够用。他努力的睁眼,可那眼皮却恍如千斤沉重,四周一片模糊,可他依然倔强执着的缓缓抬起头。

这儿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将那个看似坚固的牢不可破的铜墙铁壁,冲破了!

而在他前面不足十米的地方,正冷漠的站着一队人。

他们人数足有一两百,身上的气息,跟最后拦住他们的那批黑衣人一样,冷漠而骄傲。

而在他们的中间,正站着一个二十**岁的中年人,虎背蜂腰的他,强壮的就像是一块岩石。他只有一只耳朵,眼神冷漠而平静的盯着他,嘴角带着嘲弄的浅笑。

“你们只是一群被愚弄者,胜负跟你有什么关系?竟然让你如此拼命?”他缓缓的开口,声音恍若冰冷的北风,干燥,刺骨。

脑残咧嘴想笑,可是脸上的肉都已经被削了去的他,如何笑的出来?额骨一动,鲜血便汩汩而流。

他艰难的扭过头,见到四周,只有倒下的一具具尸体,知道自己的兄弟已经全都死了,他不由得发出一声幽幽的若不可闻的叹息。然后,猛的抬头,坚硬的目光冷冷的盯着对面的那个中年人,虚弱而肯定的道:“无人赴死,何以言胜?”

说完,他手臂撑刀,想要站起,可终究还是没了气力,脑袋一垂,没有了呼吸!

不过,他的手却依旧紧紧的握住刀柄,身躯跪立,至死不倒!

魏正峰定定的盯着他,虽然他已经蜷缩成一团,只是一个看似孱弱的背影,可是,一个社团,若是有了许多这儿样渺小的存在,那他,还有被战胜的可能吗?

魏正峰目光微微缩成了一个细小的瞳孔,然后,缓缓的行了一个军礼!

军礼,由一个社团的堂主行来,是那么的可笑,可此时,站在魏正峰身后的两百余人,却无一人发笑。他们只是静静的盯着这儿个半跪在他面前,浑身被伤口和血水浸满的汉子,目光中,充满了浓浓的敬意!

无人赴死,何以言胜?

简单的八个字,却道出了一种无法诉说的兄弟情!他应该很清楚,冲上来是什么结果,可他还是来了。因为他知道,他想要胜利。

既然胜利需要用死亡来铺就,那他,愿意做下一个死亡者!

这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更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对手!他当的起这个黑色的军礼,能跟这儿样的人交手,他们才不枉此行!

“堂主,各个场子相继失手,暗铁堂的人正从四周向我们的方向围拢过来。估计,最多十分钟,我们便会被包围。”一名小弟跑过来,低声道。

败的这儿么快吗?比自己想的还快了十多分钟?

魏正峰抬起头,静静的眺望着远处莫太横等人的方向。就像莫太横和陆辉发现了他一样,他也同样发现了对方。

“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撤吧!”魏正峰缓缓的道。

“峰哥……”一个身材胖墩墩的像个球一样的汉子,上前一步,可没等他开口,魏正峰便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那坚冰似的目光,硬是让他将下面的话吞了回去。

“撤!”魏正峰冷冷的吐出一个字,那汉子只好狠狠的一跺脚,大手一挥。

一干黑衣手下,便开始沉默而有序的分批次向着路边不远处的车子跑去。

然后,默默的登车。

魏正峰眉头轻轻的扫了一眼还在战斗中的剑门众人,眼中的寒意越发的浓重起来。

他想起了自己接受命令的时候,所提的建议。当时,柳镇海让他来镇守DL,魏正峰曾提议加强这里的人手。两千人,听起来不少,可还不如遮天的一个堂口多。

万一遮天以DL为突破点,那仅凭他,绝对无法招架!

可不想,柳镇海只丢给他一句话,若真的事不可为,便立即后撤,他绝不怪罪。

从那个时候起,魏正峰就感觉到事情不对了。

他是个疯子,可绝不是个傻子。相反,那些把他当成傻子的人,反而最后都倒在了他的刀下。

“将判官叫回,命令,其他人原地坚守,就说,我们去狙击敌人,接应援兵去了。至于坚守的兄弟,等场面一乱,立即各自散开,相信,遮天是找不到他们的!”魏正峰缓缓的发布命令,然后大踏步的转身就要朝车子走。

那名小弟急忙提醒道:“堂主,那里是离咱们最近的遮天的人,此时过去,刚好给他们碰上。不如还是走西边吧,那边暂时还没……”

魏正峰停下,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等那小弟闭嘴之后,才缓缓的道:“我若想走,谁能拦的住?”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明明是撤退,可他却说的无比霸道,而且理所当然。

那小弟不仅不以为许,反而和其他的人,用一种狂热的目光望着魏正峰的背影。

是的,他们是在撤退。可谁规定撤退就不能走有人拦着的路了?他们是疯字营,只要跟着他们的疯老大,只要眼前的这儿个背影不倒,不管是进攻还是撤退,这儿个天下就没有能拦得住他们的人。

一干人,沉默而平静的上了路边早就准备好的车子。魏正峰坐在最前面,疯字营两百人则上了后面的车子,很快,车队便开了灯,大摇大摆的向着远处驶去。

剑门的小弟看见了动静,顿时起了慌乱,阵形像是一阵波纹一样,随时都会溃散。可是,那几十名站在最后的疯字营成员,却堵住了他们的后路。他们依旧面容坚毅,冷漠而暴虐的举着钢刀。

刀锋如骨,杀气如狼。

许多剑门小弟不得不重新回身,继续奋力厮杀!

暗铁堂后面,莫太横和陆辉在车灯亮起的瞬间,齐齐抬头。

“魏疯子要走?”莫太横眯着两眼,寒声道。此次,暗铁堂进攻DL,尚还不知道其他地方的结果,可仅仅是在这里所付出的代价,便远远的超过了他们最初的预期。

对于魏正峰,他显然是已经恨之入骨!

“我去拦住他。”陆辉只是扫了一眼,便转身朝着后面一直隐隐跟着做拦截用的车队走去。二十多名天劫小弟,紧紧的跟在后面。

“我也去!”莫太横看了一眼战场,带了暗铁小队便也要上车。

陆辉皱眉道:“你是暗铁堂的堂主,这儿里的人还需要你来指挥,你不能去。”

莫太横摇头道:“老子必须去。你们人少,挡不住那个魏疯子,若是走了他,这儿一晚便是胜了,意义也不大!再说,这儿里已经成定局了,我若不去,脑残和众兄弟,死不瞑目!”

脑残之死,已经有小弟过来汇报过了,此时,场中的暗铁堂小弟全部由肥猪指挥。莫太横当时没有因为脑残的死,而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陆辉还觉得奇怪,此时才知道,这儿仇,他竟是没打算过夜。

见他神色坚决,陆辉无奈道:“随你吧。”

一道道灯光打亮,绕过了厮杀中的众人,朝着魏疯子的方向追去。

黑狼和悍匪两人抢了几辆车,带了几十个小弟就朝剑门在DL总部的方向赶。在他们后面不远,则是稀稀拉拉的各色车辆,里面全都是已经完成了各自任务,随后赶来的暗铁堂小弟。

“再过前面几个路口就到了,估计咱们赶过去,那边应该还没有结束。”黑狼轻轻的抿了抿嘴唇:“早就听老大和鬼刀哥说,魏疯子有多么多么厉害,今天我倒要见识见识。”

龙俊匪的光头在车顶的阅读灯下,显得分外的光亮。浓眉大眼的他,浑身都带着凛凛的匪气,这儿么说吧,你只要一看见他,第一个念头定然是,这儿样的货咋又能被放出来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凶悍的人,这样的人,很少会服人。可是,听了黑狼的话,他却少见的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此人我也听教官说起过,是个狠辣角色。尤其是他所擅长的五虎断门刀,虽然达不到传说中的那样,一刀断五虎,可也绝对不是弱手。”

“哼,比起咱们的血战八方来如何?”

龙俊匪缓缓的摇头:“不能比!血战八方,适合群战,虽然名为一个套路,可是更多的却是利用对方出手的漏洞,破绽,进行反击。有点儿像是自由搏击,只是对进攻的角度,速度和反击效果进行了加强罢了。”

“可五虎断门刀,却是传自明朝的刀法。期间经过了无数武术宗师研究,更有数不清的天才将其完善。是真正的中华武术,杀人的刀法。这样的刀法不容易掌握,非数年乃至十多年的长练不缀不能见功。可一旦练成,威力之强,怕是常人难以想象。”

“嗯,你怎么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

龙俊匪微微一笑:“以前的时候,我们的另一个教官,便是一位武术高手,”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是那种真正能杀人的武术。”

黑狼眉头拧了拧,不再说话了。

“嘎吱!”突然车子狠狠的刹住,黑狼被甩的向前一晃,不过,他的反应很快,脚猛的蹬住了前面的座椅,厉声道:“怎么回事?”

不用人回答,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前面的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扬起了一串沉沉的灯光,明晃晃的直冲了过来,显然是一个车队。

对方虽然看见了他们,却依旧直直的向前,一点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而且看车灯,他们的车,应该有重卡。

黑狼一脚踹开车门:“下车!”

后面暗铁堂的小弟,像是下饺子似得慌忙从车中跳了下来。对面的车队,不急不忙的冲出来一辆车,照着刚刚黑狼和龙俊匪坐过的车子便冲了过去。然后,轻轻巧巧的将那车,掀到了路边。

黑狼一见就急了:“我擦,怎么还有叉车?”

龙俊匪一边拉着黑狼躲向旁边,一边冷目横扫对面的车队:“是魏疯子。你聚集人手。”

说着,他身子微微一低,像是一头狂怒的野牛一样,对着那叉车就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