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97章 天劫悍匪

597章 天劫悍匪

剑门中那个开叉车的,显然是此道高手。他十分灵巧而准确的将叉车的速度和力量发挥到了极限,就像是雨打芭蕉般,前面打横拦在了路上的几辆车子,被他在快速的运动中,全部轻松的掀到了一边。

这儿样的操控技术,便是在专业的领域内,也算是顶尖的了。

后面,一辆辆大车不紧不慢的跟进,悠闲的像是在逛后花园。

龙俊匪便在这儿个时候,快速的突进到了叉车的前面,然后两脚暴虐的在地上一蹬,身子便像是扑食的猛虎一般,狠狠的朝着叉车撞了过去。

看那架势,就好象他是想想用自己的身体将这儿辆嚣张的叉车给掀翻一般。

可黑狼却看的清楚,若是那叉车继续按照刚才的速度突进的话,那龙俊匪这看似将要扑空的一跃,将会恰到好处的碰到叉车。

可对方既然是个玩叉车的高手,又怎么会没有防备?就在龙俊匪身子腾空的刹那,那叉车忽然一顿,一条机械臂竟然撑在了前行的路面上,使得叉车前进的身形生生顿了下。然后,那条机械臂猛的扫出,直奔龙俊匪而去。

从高速行驶,到爆烈降速,再到操纵机械臂攻击,整套动作连贯的仿佛他已经训练了千万遍似得。

黑狼的嗓子眼顿时便被提了起来,当龙俊匪身子扑空,两脚落地的刹那,便会遭受机械臂的攻击。

他的力量虽然强悍,可又如何是这辆明显改装过的叉车的对手?

他手握陌刀,紧张的瞪圆了眼睛,一瞬也不顺的盯着,因为用力过度,手指节都透出了一股不堪重负的白。

劲风呼啸,眼见一道黑影,霸道无匹的扫了过来,龙俊匪瞪圆了两眼,一声暴虐的嘶吼,他的人将要落地的时候,忽然伸出了自己的右臂,狠狠的抓住了那机械臂,趁势一拽。

然后,身子竟然腾空而起。借着机械臂的力量,灵巧的踏上了叉车的车顶,发出砰的一声。

那暴虐的力量,竟然生生在这车顶上,踏出了两个深深的脚印。

龙俊匪身子半蹲,然后缓缓站起,虽然是在高速行驶的叉车上,却依然稳如泰山。

他两眼圆睁,狠狠的盯着距离叉车不过十多米的重卡,狂野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魏疯子,可敢与俺一战?”

夜风嘶吼,非但遮掩不住这儿声震夜幕的挑战,反而发出呜呜的声响,带的四周全部都是回音:“战战战战……”

就好象在这儿一瞬间,有无数个龙俊匪在向他发出挑战一般。

魏疯子就坐在重卡的驾驶室内,他的头上带着一顶军绿色的帽子,长长的帽檐,遮掩着他的眼神。他静静的盯着前面的叉车顶上,神情平静,恍若未闻。

可是目光却一直紧紧的盯着龙俊匪,尤其是在他伸手借力窜上叉车顶的时候,那一气呵成的动作,让他的瞳孔微微一缩,他的手在前面的驾驶台上轻轻的按着,声音平静的道:“小小遮天,竟然有如此多的豪杰,难怪会成为剑门心腹之患!”

“哼,不过是一有勇无谋的莽夫罢了,峰哥,我下去宰了他。”那个先前阻止他的,身材胖墩墩的汉子,眯缝的小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冷声道。

说着,他便要推车门。

魏正峰淡淡的道:“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还用不着你屠刀出手,你老实看着就行了。”

被称为屠刀的这儿个矮胖子,正是王杰书,他跟判官苏俊宝合称疯字营两大战将。是魏正峰的左右手,对于他的话,更是言听计从。

王杰书听到魏正峰发话,只好放下推车门的手,有些不甘的冷哼道:“可这狂徒竟然敢点了您的名字邀战,实在是不知死活!”

魏正峰眯着两眼,帽檐下的眉头却轻轻的挑了挑。莽夫,狂徒?只怕未必吧!

他这儿么想拦着自己,十有**是看出了自己不愿意跟他们纠缠,所以,才想要给后面的人争取时间!

魏正峰静静的望着,目光平静,冷漠,更透出微微的期待,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龙俊匪轻轻的眯着两眼,清冷的夜风,无法冷却他胸中的热血。他手握陌刀,高立车顶,那铁塔般的身躯,正充斥着对鲜血的渴望和兴奋。

可是,他的挑战并没有激怒魏正峰,却等来了一把来自脚下的刀光。

是的,刀光从他脚下来,穿透了车顶。就从他踏出的那两个脚窝中的一个,狠狠的刺了出来。

龙俊匪哈哈一笑,像是早就知道会有这儿一幕似得,脚轻轻的一踢,便踢中了刀背。那白晃晃的刀光,便一下卡在了一边。

他的身子,则猛的倒了下去,手中的陌刀,暴烈无匹的通过前面的驾驶玻璃,狠狠的刺了进去。在一片玻璃的碎片中,直取驾驶室里的那名疯字营小弟。

可就在他将要得手的空,却微微哼了一声,摁在顶篷前面撑住了他身子的左手,狠狠的一按,身子立即翻滚了起来。

又是一道刀光,从车顶刺出。因为刚才他为了攻击,直接将身子扑在了车顶上。此时,躲闪的虽然及时,避开了贯穿的下场,可还是被锋利的刀刃,带起一抹血光。

他受伤了,小腹被刺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可这并没有让这悍匪生出一点后怕之情,反而兴奋的怪叫一声,身子腾空的刹那,刀子一个横扫。

当当!

两道白光飞了起来,那两把刺他的钢刀,露出的刀尖,竟然生生被他削断,然后狠狠的飞了起来。

魏正峰的瞳孔狠狠的一缩,王杰书也是眯紧了两眼。有道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刚刚的龙俊匪出手虽然嚣张,可是,他的手下能够做到的,也不乏其人。他只不过是有些惊诧与此人的勇气罢了。

可刚才,那原本应该偷袭得手的第一招,竟然失手,别人或许不知道为什么,可魏正峰却看出了端倪。

此人,分明是在踏出了那两个脚窝之后,并没有呆在更容易保持身形的原地,而是悄悄的将脚挪了出来。

所以,本应该贯穿他脚的那一刀,刺空了。

如果这儿还可以说,此人虽然外表粗犷,可实际上却有些小心谨慎,那刚才趁着他攻击的时候,偷袭的绝对意外的一刀,又被他躲过,而且两刀被他一刀斩断,便足以说明他的实力了。

“魏疯子,若你不敢战,你家爷爷便来找你了!”龙俊匪重新站在车顶上,叉车的驾驶室内,跳出两名疯字营的小弟,他们一下地后,便窜上了重卡驾驶室的两端。

冷冷的盯着他,神情竟然十分平静,不见半点慌张。

而那叉车,则在两人刚才的控制下,已经偏离了原本的方向,向着路边而去。

龙俊匪就在这儿时,突然狠狠的在车顶上一踏,然后,像是一只巨鸟般冲着驾驶室扑了过来。

人在半空,右臂一挥,陌刀横扫,一抹狂暴如龙的刀光,便卷了过来。

他,竟然是想,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用自己的这儿一刀,来强迫这儿辆重卡停下!

疯狂,简直就是疯狂!

重卡两边刚刚从叉车中逃出来的小弟,满脸惊骇的望着他。毕竟,以他们的疯狂也无法想像,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朝一辆重卡挥刀的场面。

可龙俊匪却毫不在意的做了,他的脸,因为过度的兴奋,甚至都有些狰狞了。他已经,好久没有如此肆无忌惮的嚣张一把了。

说起疯狂,整个天劫谁不知道,他悍匪才是个真正的疯子?对他而言,胜利和打架,都要比自己的小命重要的多!

所以,他即便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辆全力行驶中的重卡,也依然毫不犹豫的挥出了陌刀。

魏正峰没有动,依旧静静的盯着,望着那道刀光,神色平静。

王杰书眼中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不用魏正峰吩咐,他胖乎乎的左手在前面的驾驶台上衣拍,那肥硕的身躯便用一种绝不相衬的灵活,撞破了前面巨大的挡风玻璃,然后,他对着那道刀光,狠狠的劈了出去。

“杀!”

两刀相交,王杰书那沉雄的杀声,才堪堪撞入众人的耳膜。

而他原本勾住了前面驾驶台的两脚,生生被刀身上传来的力量,震的掉了下来。眼瞅着身子便要掉下去的空,一只手,忽然平静的拉住了他的脚踝。

王杰书微一用力,身子便重新缩了回来。

他的嘴角,已经带上了一丝鲜血。

而龙俊匪,则在半空中吐了一口血,然后,划过一道黑线,斜斜的朝着远处摔了过去。

重卡,在他的身边呼啸而过,却并没有碰着他半点。

王杰书深深的喘了口气,目光疑惑的望着魏正峰。刚才,如果不是魏正峰说了一句,留他性命,他也不会要多费几番力气,生生将他拼出重卡的行驶范围。

“这儿人倒也是个汉子。”魏正峰那冷峻的脸上,似乎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他静静的道:“问问,他是遮天中的谁!”

王杰书点了点头,伸出头去对着后面道:“我是疯字营屠刀,你是谁?”

透过后面远远的灯光,他看见一个人爬了起来,然后便是一阵雄浑的回声,只有简短的四个字:“天劫悍匪!”

“天劫?”魏正峰的眉头微微一拧,淡淡的道:“早就听说,遮天的老大黑衣,成立了一个特战小队,取名天劫。我本以为,这儿是他过于狂妄了。自古以来,天劫都是由天掌控,他一个小社团的老大,却出这等狂言,未免太过欺天。今天一见,这个天劫倒也有些门道。”

“峰哥,后面有人追上来了。”王杰书皱眉道。刚才他所看到的龙俊匪身后的灯光,分明是追击的车队。

魏正峰瞄了一眼反光镜中的灯光,那大灯十分的宽大,竟然跟他们一样,是大车。

“出了城北,在郊区等他们。”说着,魏正峰直接闭上了眼睛,帽檐下,两道剑眉轻轻的扬着,仿佛睡着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