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98章 魏疯子

598章 魏疯子

城北,一片寂静。

虽然城内已经打的热火朝天,可是,双方的厮杀,大多都是在无人区或者干脆就是在天劫的场子中进行,所以,并不会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

这也是道上的默契,毕竟谁也不想因为惊动上面而遭到抹杀!

而在DL的城北这儿个地方,更是遮天还没有触及的所在。

虽然,他们的人手已经端掉了剑门在城北的地盘,可现在最为紧要的,还是扫除剑门的势力。

所以,魏正峰他们出来的十分顺利。

总共五辆大车,靠在路边停了下来,发动机还在嗡嗡直响,车灯下,一个个黑色的人影已经在沉默无声中开始了集结。

这里是城乡结合部,平常的时候,罕有人至。

此时,更是连个鬼影也不见。只有无边漆黑的夜色,在四周黑压压的挤了过来,带来一种沉沉的压力。

魏正峰却像是毫无所觉般,就站在一群手下的最前面,静候着远处那个车队的到来。

追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陆辉和莫太横。

他们下了车,看见这儿一幕,两人的眉头都不由得轻轻一扬,莫太横的眼中是凶光闪烁,陆辉则是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两百名疯字营的小弟,整齐划一的默默矗立,虽然一语不发,可身上带着的那种冲天杀气和无坚不摧的气势,却已经像是一堵墙般挤压了过来。

相对于对方的整齐,沉默,他们这儿边因为带了黑狼带领的那些小弟的缘故,显得十分的无序而嘈杂,双方的高下,根本不用眼睛看,只是拿耳朵听听,便能分辨的出。

陆辉的脸色阴沉,莫太横更是气的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没好气的道:“妈的,打仗又不他妈的是绣花,你整那么齐整干什么?”

话虽然如此说,可是两人却都清楚,这儿个时候若对方突然出击的话,他们这儿些人很有可能就要被赶羊了。

所以,他们将天劫和暗铁小队放在了最前面。

这儿不像是刚刚在长街上,暗铁小队作为突击性和压倒性的力量,可以留到最后。若是让普通的小弟去抵挡对面那两百人的冲锋,估计,用不了两个回合,便都得玩完。

陆辉和莫太横的神色中都难得的露出了凝重,他们冷冷的观察着对面的人,不,应该说,两人的注意力,都不由自主的放在了魏正峰的身上。

他们只见过手机搞到的魏正峰的照片,可是他的本人,明显要比照片中夺目的多。

他就像是夜色中的萤火虫,虽然并不耀眼,却绝对明亮,以至于无论在多少人中,只要你一眼扫去,便能够瞅见他。

这是一个坚毅中透出冷漠,冷漠中带着一丝狂躁的人,就像是把出鞘的长刀,隐隐的带着一股疯狂的冷静,包容的霸道。

此时的他,带着一顶军绿色的帽子,穿着一身野战军服。是的,在一群黑色的手下中间,他穿着的却是退役的军服。

似乎,他在提醒着自己,曾经是一名军人。又或者,他从来都是。

虽然他的眼睛被遮掩在长长的帽檐下,可是,莫太横和陆辉却还是感觉到了一种被蛇给盯住了似得感觉。那是一种真正的冷漠,冷酷而嗜血。

“魏疯子!”莫太横眉头扬起,左手拿着一把剔骨尖刀,右手则握着一把独特的菜刀,显得有些搞笑。可是此时,却没有一个人敢笑,因为他们谁都不会怀疑,这儿两把刀,不能杀人!

“还想走吗?”莫太横声音暴烈的响起,显然,他是想以此,遮掩自己手下的纷乱。

“你就是鬼刀吧?”魏正峰右手轻轻的在帽檐上顶了顶,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像是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一样,干燥,冰冷,寒的人直想哆嗦。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身后的那一大摊子还没收拾,何必急着来我这里送死?”

陆辉没有出声,只是趁机打量着魏正峰身后的人。可是越看,他的心情越沉重。以至于到了最后,他的眼中已经带上了一丝淡淡的隐忧。

身为天劫的教官,他的眼力自然远超常人。

此时在他的眼中,魏正峰身后的这些人,神情冷漠,剑门在DL的失利,甚至是被他们追了一路的事实,都没有给他们带来一丁点的影响。只要魏正峰一声令下,他们会随时变成一队冷漠的杀手。

这儿,对他们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天劫的人还好些,论个人实力,应该能胜出一线。可他们的人手太少了。而暗铁小队虽然是精锐,可在一对一的厮杀中,只怕也难以站到上风。他们唯一的优势便是人数。

路上,收拢了黑狼带来的近百人,而在后面,还会有源源不断的暗铁堂小弟赶来。

只是人海战术堆出来的胜利,会死多少人?最为关键的是,这儿个魏疯子竟然会停在这儿里等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若是双方成胶着状态的时候,剑门突然杀出,那等待暗铁堂的命运又会是什么?

陆辉猩红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魏正峰身后的夜幕,在哪里,似乎匍匐着一头巨兽,在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莫太横却似乎是已经无法忍耐了,这儿个老莫,是那种只要能伤敌一下,即便是自己受伤也无所谓的主,就像传说中功的七伤拳似得。

眼下他要的,只是留住魏疯子,至于自己这儿边的死伤,总要打了再说!

“呵呵,老子杀了你,再回头收拾也不迟!暗铁出鞘,生死无悔!”莫太横手中的剔骨尖刀高高的举起,喊出了暗铁小队出战前的口号。

暗铁小队,是在暗铁堂刚刚成立的时候,由谷子文亲手打造的。最初的时候,只有二十来人,后来,莫太横又朝里补充了二十多人,如今已经达到了五十人的规模。

和黄泉堂的黄泉战队,血斧堂的护发罗汉不一样,暗铁小队,全部由十**岁的年轻人组成。这些人,正处在人生可塑性最好的时期,长时间的在一起生活,训练,会培养出他们远超常人的默契和感情。

谷子文虽然是个杀手,却一直认为,只有彼此生死不弃的感情,才是人世间最为强大的力量。而莫太横接管暗铁堂后,将暗铁小队的这个特点也保持了下来。

所以,这儿是一支全由年轻人组成的队伍。

因为年轻,所以无所畏惧!

因为年轻,所以拼搏未来!

他们紧紧的盯着莫太横的手,只要他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发起拼死冲击。哪儿怕对手的人数在他们四倍以上,哪儿怕他们的神情一样彪悍,眼神比他们还冷漠。

可莫太横的那个杀字,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一只手摁住了他。

那是陆辉的手。

莫太横扭头,有些不解的望了他一眼。陆辉淡淡的道:“干掉魏疯子,是老大交给我们天劫的任务。”

莫太横皱眉道:“这儿都什么时候了,还你的我的?并肩上上,先弄死了他们再说!”

陆辉低声道:“蛮干,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只要能缠住他们,后面便会有暗铁堂的小弟不断的赶来,我已经下达了命令,两百个人,不行,我就用五百个,五百人不行,我便用一千人!反正,今晚我要留下他们!”莫太横瞪着眼嘶声道。

陆辉猩红的眸子中,寒光一闪:“那你想过没有,这样一来,暗铁堂会死多少人,暗铁小队会死多少人?天劫又会死多少人?”

莫太横冷冷一笑:“若是天劫怕死,便在一边看着就是。”

“放屁!”陆辉火了,他瞪着莫太横,大声道:“天劫,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陷入死地而不救吗?”

“那你还废话什么?”莫太横也瞪眼道。

“因为,我要跟魏疯子单挑!”陆辉干脆道。

“你说什么?”莫太横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陆辉嘴角一勾,缓缓的上前两步,平静的声音在夜风中传到了莫太横的耳中:“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如果,能够杀的死他,我们或许还有一线胜机。否则,只怕两败俱伤都是好听的,没准,咱们根本就坚持不到黑狼带援军赶来。所以,干掉他,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刚刚莫太横说什么坚持两分钟,黑狼他们便能赶到,那纯粹是说给手下人听的。他们心中清楚的很,黑狼想要过来,大概需要五分钟,而暗铁堂其他人想要收拾好DL的局面,抽调出人手过来,至少得十五分钟。

“魏疯子,我们既然来了,你若想走,就得拿出点本事来了。这儿么冷的天,让兄弟们在哪里玩命,总归不合适。来吧,我陪你玩一局。”陆辉抬起头,猩红的眸子中,闪动着森冷的杀机。

魏正峰十分平静的站在那里,眼中依旧满是冷漠的神色:“单挑?”

陆辉笑道:“没错!单挑,一对一的单挑,你若胜了我,我便放你走就是!”

魏正峰缓缓的摇头:“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死人的承诺?”

陆辉傲然道:“只要是我说出的话,无论生死,都会有效!”

“你是黑衣?”魏正峰嘴角挑起一抹嘲弄的浅笑,显然,他至少见过韩雨的照片。

陆辉摇头:“我是天劫的教官,陆辉!”

魏正峰的两眼顿时眯了起来,笑眯眯的道:“难怪,他会如此猖狂!也罢,今天我便破一回例,也好让你们知道,DL是我魏某人主动让出去的,而不是被你们逼的。”

说着,他的身子一猫,直接冲了出来。

陆辉几乎就在他动起来的同时,也冲了出去。两人的身影,转眼间便撕破了双方的距离,然后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拳头,对拳头!

砰!

两人的拳头相撞,明明是血肉之躯,却让在场的众人都觉得心头一跳。

陆辉和魏正峰,几乎是同时后退一步,两人的眸子中,闪烁起灼人的光彩。陆辉哈哈一笑,大笑声中,猛的一腿又扫了过去。

魏正峰神色平静,满脸冷漠的同样甩出去一腿。

陆辉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整个人就像是被大力拍了一下似得,直直的向后滑出去四五米,他一手撑地,猛的抬起头来,猩红的眸子,蒙上了一层冷冷的血色。

“如果你就这儿点本事的话,那就让你的人,准备为你收尸吧!”魏正峰冷漠的声音还未飘散,他的身子便猛的弹了起来,像是一枚出了壳的子弹一样,转眼间便来到了陆辉身边,然后,斜斜的一脚,划过一抹死亡的曲线,对着他的头就踢了过去。

呜!

声未到,脚已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