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599章 强者之争

599章 强者之争

陆辉眼中的红色越发的浓郁,他冷哼一声,在那脚到来之前,扶在地上的那手便直接将自己弹了起来。他的人从魏正峰的头上掠过,两脚更是狠狠的踩了下来。

魏正峰却是毫不犹豫的伸出手,直接便抓向他的脚踝。

在近身格斗中,少有人会用这种动作。因为除非是你有着绝对的自信,不然,手臂和腿的碰撞,总是要吃亏的多。

可是,魏正峰却毫不犹豫的用了。而且,一把就抓住了陆辉的两个脚踝,然后,狠狠的向两边一撕!

嗤拉!

陆辉的两条腿顿时被撕向两边,却并没有出现什么一分两半的恐怖情形,而是,他的裤子破了。陆辉的身子猛的一转,两拳狠狠的砸向魏正峰的胸口。

魏正峰早在手臂向两边分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到了事情不对,他的两手松开,轻轻的和陆辉对了两拳,身子蹬蹬向后连退两步。

陆辉则稳稳的落了下来,从两人的交手来看,竟然拿是势均力敌!

“现在,该是你的人为你收尸了吧?”陆辉冷笑着道。

“军体拳。”魏正峰并没有拿裤子说事,像他们这些久经生死的人,只在乎结果。所以他微微眯着两眼,平静的问了一句自己感兴趣的。

“你当过兵?”

陆辉猩红的眸子中,红色越来越盛,他轻声道:“你不也是吗?”

魏正峰看见他的眼睛,眉头轻轻一拧:“我跟你不一样。”

陆辉轻笑道:“现在没什么区别了。”

说着,他的身子猛的窜了出去,速度比刚才要快了许多。魏正峰两眼眯成了一条细线,他的右脚抬起,然后向前踏入一尺,右腿膝盖轻轻一弯,右脚仿佛似踢未踢间。

两边的手臂,则成十字挡在了身前。

砰!

陆辉的右拳,狠狠的轰入了十字的中心,然后,魏正峰便像是被炮弹砸了出去似得,身子直直的向后滑行了四五米,他的右脚连退三步,这儿才稳住身形。

他有些惊讶的抬起了头,当他看见陆辉的眼睛,恍若一片红云的时候,他的两眼顿时亮了起来:“速度虚体?”

他的话音未落,陆辉已经冲了上来。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手中的攻势,恍若疾风暴雨一般,砸,顶,挑,遮,抹,扫。手指,胳膊,拳头,全都化作了要命的攻势。不断的朝着魏正峰席卷而来。

魏正峰深吸一口气,脸上难得的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整个人,则仿佛渐渐的进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他的拳头,他的手肘,他的腿,不断的发出一种坚硬,沉重的声音。他的近身战技,冷漠坚硬,就像是一块块冰冷的岩石一般。

凶悍而霸道的遮挡着陆辉的攻势,他的速度看上去明明不如陆辉快,可是,却每每都能在最后关头,将陆辉的攻势挡下来。

陆辉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是在跟人生死之搏,两人的近身战技,全都没有什么固定的套路,都属于信手拈来,可是因为都曾经在军队中呆过的缘故,都带着一股冰冷强悍的金属味道。

但是在某些方面又极为不同,特别是出手时的感觉,陆辉无论是伸肘抬膝进身,每一个分解动作干净利落,却又快速无比,一弹即发,一触即收,没有全面伸展,却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而魏正峰,则是一板一眼的将每一拳,每一脚都踢的干干净净,看似全力以赴,不留余力,可是每每变招换招的时候,却又往往在不可能中,出现的恍若行云流水,就好象他的前一招,只是为了此时所做的铺垫似得。

这儿是冰冷和坚硬的对抗,是岩石和金属的碰撞。

双方的人,早就已经看的目瞪口呆。疯字营的人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儿里看到,有人是他们峰哥的对手。

遮天这儿边大多数人,则是彻底震惊与陆辉的实力。他们早就听说过天劫,是老大亲自打造的力量,厉害无比。可是,直到今天,他们才发现,他们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如果换了他们,就算是十个八个的人,只怕此时也都倒下了吧?

夜风呼啸,吹起一层层黑色的薄雾,战斗中的两人,却厮杀的十分酣热。陆辉全力发动着攻击,所有的招数,对方都能够新手破开,这让他的心头渐渐涌上一种无法言喻的畅快。

好的对手不可求,好的敌人,更难得!

陆辉身上的杀气,越来越冰冷。猩红的眸子,仿佛死神的凝视,忽然,他一声长啸,滴溜溜打转的子猛的动了起来,就像是脚下安了弹簧似得,两条腿闪电般交换踢出。

魏正峰两手虚张,左右格挡,可随即一条腿出现在他面前。他两手只来得及护住胸口,便被踢中。

一声闷响中,他的身子就像是被大锤击中了似得,手臂上扬,空门大露,连续后退了四五步。

陆辉却仿佛复附骨之蛆,如影随形。他的两条腿在此刻,完全代替了他的手。甚至,在腿扫出的瞬间,还会带起一道道虚影。劲风呼啸中,朝着魏正峰狠狠的砸了过来。

他的速度,比刚才还要快上一分。而力量之沉重,角度之诡异,却远胜刚才!

正式陆辉在楚家曾经露过一次的绝技,谭腿!

一道道腿影,就像大刀,重斧,长枪一般,不断的围着魏正峰打转,就像是一条寻找着敌人破绽的毒蛇一般。魏正峰似乎是被困在腿影中,出不来了。

遮天众人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莫太横两眼紧紧的盯着交战中的两人,缓缓的发布命令道:“全体准备,随时突击!”

一干天劫众人,却并没有动,反而颇为警惕的扫了暗铁堂的众人一眼。

没有陆辉的命令,他们不会让任何人冲上去打扰他们的教官!

而疯字营这边,屠刀王杰书,判官苏俊宝却依旧满脸冷漠的神色,就像是一对被风霜侵蚀了无数次的岩石,已经不会再因为一点风雨就陡然变色。

他们只是轻轻的竖起了手,两百多名疯字营的小弟,身上开始散发出那种疯狂的气息。

他们对自己的堂主一向是信心十足,即便这儿一次,他遇到的敌人实在是跟以前所遇到的都不一样。

那个天劫的教官,很强!

可是,他们依旧不会相信他们的堂主会输!因为他是魏正峰,是从来都没有败过的魏疯子。

只要他出刀,他就不会败!

魏正峰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就当他像是一艘小船,仿佛随时都会被陆辉的腿影所淹没的时候,一道冷漠的刀光突然从一丛丛腿影中冲了出来,就像是坚硬的岩石,生生的砸在了水面上似得。

一道血光,凄然绽放!

陆辉身子一翻,向后方落去。他的人还未落地,那刀光便已经追着他的身影劈了过来。恍若残阳晒雪,冷漠中带着一股必杀的强悍!

这儿一刀,凌厉无匹!

饶是陆辉经常跟韩雨过手,见过了他的那种霸道狂野的刀法,却依然被这儿一刀,弄的浑身一凛,就连身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仅凭这儿一刀,他便知道,自己不是这魏疯子的对手!

五虎断门刀!

刀如龙,人如虎!魏疯子眉头轻轻的向上扬着,漆黑的眸子中,闪烁出两叠重影!

陆辉手中一抹寒光陡然绽放,划出一道细线,朝着魏正峰飞了过去。

那是一把飞刀,因为出现的太过突然,魏正峰不得不松开了握刀的手,然后一个铁板桥躲了过去。

而后,他重新直起身子,重新握住了他的刀。

那是一把漆黑如墨的刀,刀身宽大,厚重,有点像是二战时期的制式大刀。这儿刀,显然有些年头了,那幽幽的黑色,显然是因为饮血过多的缘故,带着一股强悍的杀气。

此时,刀身正对着陆辉。

陆辉眼中的红色越发的浓重,几乎要滴下来似得。若双方都还是军人,换了任何一个战场,陆辉有着七成的把握,凭着双龙奔月的枪法,干掉这儿个魏疯子。

可是现在,偏偏是黑道争雄!

他的谭腿虽然凌厉,却终究是血肉之躯,若是换了一般的对手,那自然是不在话下,可他是魏正峰。

这儿家伙在刀锋中透出的冷漠气息,让人心寒。

那是一种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的冷漠,似乎,只要能让手中的战刀,杀人饮血,他,不计生死!

如此一来,陆辉想要赢他,就难了!

陆辉右边的腿轻轻的在地上滑出一道曲线,不就是拼命吗?谁不会?

他眼中的红色,猛的绽放开来,身子才刚要动起,忽然,一种来自心底最深处的死亡气息,让他根本就是想也不想,完全凭借着身体的本能,将全身的力气都化作了后摔。

就好象有一个无形中的敌人,在向他发动偷袭似得!

那边的魏正峰,几乎就在同一瞬间,猛的转身,手中的黑刀以一种三十度角的诡异角度,轻轻扬起,然后,也倒了下去。

砰砰!

两声突然的枪响,因为挨的太近,几乎化作了一个声音。

魏正峰和陆辉的身后,同时出现了两个白色的弹坑!

狙击手!

这儿两名从枪口下强悍的活了下来的人,身子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滚动,直到他们感觉安全了这儿才顿住,然后抬起头,才发现,对方几乎是跟自己的动作一样,他们之间的距离,甚至都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

一种淡淡的默契,禁不住涌上心头。

可是,马上这种默契就化作了森冷的杀机。

不是冲着彼此,而是向自己开枪的那个暗中的狙击手!

“看起来,想我死的人不止你一个!”魏正峰手中的黑刀轻轻一转:“先去干掉那个狙击手如何?”

陆辉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眼中的血色也渐渐的少了下来:“你还是先走吧,不然,想走也走不掉了!”

魏正峰瞄了一眼,果然,远处,遮天的援兵车队已经到了。

“你是第一个从我刀锋下活下来的人。”魏正峰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冷漠:“不过,那只是暂时的。”

“你也是第一个从我的腿下活下来的人,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陆辉微微一笑,右边的腿上,一道一尺多长的刀口正在汩汩流血。

魏正峰已经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向着四周的黑暗冷漠的宣布:“我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敢再开一枪,我必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你!”

说完,就那样毫不遮掩的向着自己的队伍走去。

陆辉看的愣了愣,一骨碌也站了起来,向着黑夜大声道:“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