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00章 狙击对决

600章 狙击对决

尚地手中握着一把黑色的狙击枪,身形不断的向着远处奔跑。刚才,就在刚才,他在朝着魏正峰开枪的时候,竟然有人选择了同一个时机,向着教官开枪,他这才知道,在这儿夜幕的黑影中,还有着同类的存在。

现在,他的目标是先干掉那个狙击手。因为他很担心,在自己开下一枪的时候,对方的子弹也会同时击中他。

他会失手,那是因为像魏疯子这种经常摸枪,在枪林弹雨中翻滚了无数次的人来说,对于死亡早就产生了一种远超常人的直觉。

这儿或许是人类在掌握了热武器之后,其使用者中的顶尖高手为了适应战场所产生的战士本能。这种能力,会让他们在被人瞄准的时候,产生一种剧烈的危机感。

从而,能够在间不容发的瞬间,躲开死亡。

这一点,老大和教官都曾经说起过,而魏正峰显然正具备这种能力。

当然,他想要干掉对手,并不主要的是担心自己的死亡,而是怕他突然再开枪,伤了教官。

所以,他必须要先讲对方干掉,必须!

尚地的身子伏低,右脚狠狠的一蹬地,身子便在快速的奔跑中,向着左边冲了过去。他用后背在地上轻轻滚了一圈,靠在了一块凸起的石头后面。

剧烈的喘了两口气,他才猛的反过身,通过黑洞洞的枪口,默默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形。

对面,全都是黑色的冷风,除此之外,便只有那幽深的夜,好像能够吞噬所有的光线一般。

可是,尚地却有一种感觉,他的对手同行,此时就在对面,冷冷的扫视着这边,等着给他一击而中的机会。

尚地轻轻的喘息着,他能够在多年当钳子的过程中,依旧坚持锻炼自己,足见他的意志力是多么的坚强。虽然明知道对方的专业素质,要比只练了三个月的他要强。

因为,哪儿怕这三个月的时间,他是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也是一只菜鸟。一只没有上过战场的菜鸟。

可他并没有放弃,想要由菜鸟,蜕变成老鸟,用教官的话说,第一步,便是通过死亡的考验。

想要胜利,他只有充分的利用自己的优势。

或许他还不够强悍,不够铁血,不够专业,可他有一样对方不具备的长处,那就是稳。

做钳子,便是从别人的兜里掏出钱来,手不稳,心不稳是不行的。

而尚地被迫做了多少年,除了故意的,他从来没有失手过一次,甚至,他还可以在滚沸的油锅中,好整以暇的在几秒钟内,捡出十个浮球,自己却不会被烫伤一点。

便是因为他的手,稳到了极点。

尚地静静的端着枪,明明是一个菜鸟,可是那枪,却是浑如铁铸,纹丝不动!

他静静的扶着身子,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似得,猛的跳了出去。

剑光丝男,是山口组的一名狙击手。他原本服役于倭国的自卫队,后来,又在非洲当了两年的雇佣兵,再次回到组织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组织中少有的狙击高手。

这儿一次,他的任务是协助剑门,消灭遮天,尤其是得干掉黑衣,替他们的少爷报仇。

得到了确切信息的他,几乎就在魏正峰他们停下的时候,便潜了过来。找好了狙击点,原本以为刚才的那一枪,可以干掉天劫的那个教官,不想,竟然被对方给躲了过去。

可更让他意外的是,竟然有人在同一时间,同一个时机,跟他选择了几乎同时开枪。

虽然,他们两人都失手了,可是,剑光丝男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因为,对方应该跟他一样,是个狙击高手。

夜风依旧在呼啸,剑光丝男的额头上却是隐隐的带着一丝燥热。他冷峻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狙击镜。这儿里是他选定的二号狙击地点。

如果,能让他再开一枪的话,或许,他能够杀死那个陆辉。

只可惜,他不敢,因为他相信,对面的那个狙击手,正在和他一样,搜索着对方的下落,一旦被发现,那他便只有死路一条。

剑光丝男手中的枪管轻轻的扫视,手指,紧紧的压在枪栓上。

那边,停在路边的车灯已经继续亮起,甚至,开始缓缓退场,可是,他却像是已经什么都没有你听到似得,动也不动。

机会,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谁先发现目标,然后把握住机会。

发现他了,就在那块岩石的后面。

剑光丝男忽然顿住了枪口,他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就像是一只看见公鸡掉进了自己陷阱的老狐狸。

然后,他的瞳孔狠狠的缩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的手指头摁了下去,然后,他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整个人,就好像是触电了似得,狠狠的跳了起来。

可是,已经迟了。

那个突然跳起的人影,一下倒了下去,然后开枪!

一抹清脆的枪声响了起来,就好像是有人在远处咳嗽了一声,剑光丝男便重重的倒了下去。

胸口,是一抹绽放着的血花,十分的璀璨,却在转瞬间便夺走了他全身的力气。

剑光丝男狠狠的抽搐了两下,他只看见,自己的枪,也掉了下去。然后,便是无边的黑暗……

“刚才的枪声是哪儿来的?”莫太横皱着眉头,脸色阴沉的盯着四周的黑暗,并没有对陆辉让魏正峰离开发表任何看法。因为他知道,在刚才两人的争锋中,陆辉没有占到上风。

陆辉眯着两眼,轻轻的扫了一眼暗处:“一个是天劫的人,另一个,我就不知道了。”

“那现在怎么办?”莫太横也不傻,一听便知道,其实在对付魏正峰的事情上,天劫一直都有着自己的安排。他们在社团内毕竟是两个系统,不过,论起亲疏,似乎,天劫的人应该跟老大更亲近些。所以,莫太横才有此问。

陆辉扫了一眼魏正峰离开的车队,眼中闪过一抹惋惜。

这儿是一个人才,正因为如此,才更应该趁现在杀了他,不然,天知道以后要有多少遮天的人丧命他手。

可是,很可惜,他并没有得手。

算了,或许,是老天爷故意留着这么一个对手,以免的自己太过寂寞吧?陆辉有些臭屁 的撇了撇嘴儿,吸了一口冷气。他腿上的伤口,此时正在一阵阵的发疼。

“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吧。暗铁堂才刚刚拿下DL,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陆辉轻声道,看着莫太横的眼睛向下一扫,紧紧的盯着自己的右腿,陆辉轻声道:“这点小伤没事儿的。”

莫太横只好点头答应下来,他才转过身,还没来得及上车,耳中便再次传来了两声枪响。他和陆辉齐齐的扭头,向着枪声响起的方向望去。

陆辉更是脸色一沉,就像是一头猎豹一样狂飙而出。在他身后,三十多名天劫小弟,四下散开,沉默无声的向着枪声想起的方向包抄了过去。

两名狙击手,显然是碰上了。

尚地躺在地上,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他张着嘴儿,肌肉轻挑,带着一丝满足的笑意,轻微而急促的大口喘息着。在他的腿上,一个子弹洞穿的伤口,正在汩汩的流着血。幸好没有直接击中他的腿骨,不然,从今以后,只怕他就只能拄着拐杖走路了。

当然,眼下他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至少,十五分钟内,他若是得不得及时治疗的话,也会因为伤口流血或者感染而挂掉。

可他,还是一动不动的躺着,仿佛浑身的气力,都随着刚才那颗子弹的射出,而全都消耗光了似得。

他胜了,是的,因为他还在活着,他的对手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狙击手之间的对决,就是这样的残酷。因为他往往只有一个机会,便会决定你是死掉,还是活着继续。

可只有他才知道,自己刚才是冒了多么巨大的风险。

他跳了起来,在间不容发的瞬间,将身子偏移摔倒,这儿是只有新手,菜鸟才会做的动作,所以,剑光丝男顿了一下,而就是这一下,使得他这一枪,比尚地的动作晚了一点点。

而如果他没有在发现自己失误之后,便慌忙跳出来的话,他依然不会死。

可他把尚地当成了老手,既然是老手,在知道了他隐蔽点的时候,自然会发出致命的一击。

所以,他死了,死在尚地的手中。

天知道,尚地这家伙,等的就是他自己主动跳出来的刹那。

这是一场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胜利,勇气,算计,沉稳,缺一不可。

没有一颗充满勇气的心,他便不会自己冒险跳出,赚对方开枪暴漏。没有算计的眼光,他便不会预测出对手下一步的动作,从而加以利用,没有沉稳的手,他的子弹也打不中对手。

“教官,人在这!”一名天劫小弟发现了尚地,急忙向陆辉汇报。

陆辉跑了过来,同时,那边有小弟发现了剑光丝男的尸体。

“臭小子,不过是干掉个三流的家伙罢了,竟然还要自己挨上一枪,看起来,这几个月的时间,你都白费了!”陆辉轻轻的照着尚地的屁股踢了一脚:“行了,爬起来吧,你的对手已经死了。”

尚地没有分辩,老老实实的爬了起来。

“去你的对手面前看看,然后天劫处理现场,其余的人,跟我回去!”陆辉转身就走,他的腿上有伤,可是身躯却依然坚挺,脚步沉稳如常,只有略带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嗯,找两个人架着他,他现在可是个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