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04章 猎人和兔子

604章 猎人和兔子

SY。

“还需要多少时间?”楚颜静静的望了一眼叶苏。

这儿几天,这个男人展现出了一种让她难以置信的金融才华。

仅仅凭借着她所提供的资金,他便悄无声息的不断将剑门的资产套现的套现,转移的转移,尤其是在剑门跟遮天打的正热闹的这两天,他便已经侵蚀掉了健仁集团的七八亿资金。

“其实,现在就已经差不多了,健仁集团现在已经被掏空了,只剩下了个空架子,还有一些废纸般的股票。不过,最多再有两天,便会被人给察觉了。”叶苏淡淡的道。

楚颜眯着两眼,想了一下,轻声道:“两天?足够了!”

韩雨这儿两天,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安排。

可是,每天下午,他都会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来跟萧炎探讨社团的种种安排。他这儿是在为遮天的未来打算。

今天,他才跟萧炎说了没几句,旁边的楼梯上,便咚咚咚的跑下来一个女孩。因为室内开着恒温空调的缘故,她只穿了一身白色的罗裙,一头黑色的长发,娇柔无限的跑了下来。

恍若云中仙子!

“萧炎,你看看我这儿身衣服……”

话还没说完,她忽然看见了韩雨,然后,啊的一声,脚似乎崴了一下,整个人都朝楼梯坐去。

白色的裙下,红色的底裤,一闪而过。

韩雨几乎想也不想便冲了上去,一把将她搀住。女孩脸色绯红,就连脖子都红红的。她伸出手扶住了旁边的楼梯,低声道:“谢谢。”

萧炎这儿才跑了过来,接过韩雨刚才扶住的地方,轻声道:“没事儿吧你?怎么不小心点?”

白小兮轻轻的摇了摇头,她微微垂着脑袋,使得胸前的那对伟岸,越发的巨大起来:“我不知道你们再谈事情,所以一不小心,脚崴了一下……”

“啊?”萧炎低头扫了她一眼,然后皱眉道:“都有些肿了。走,我扶你回房间去擦点跌打药酒!”

等萧炎从楼上下来,已经快五分钟了。

韩雨轻轻的扫了一眼楼上,压低声音道:“她怎么在这儿?”

萧炎一耸肩膀:“武柏让她来的!”

“嗯?”

“武柏说,将她交给我最放心。谁让我也是个女的呢?”萧炎笑呵呵的道:“小兮姐挺好的,还给我带了好几件衣服。她说要在DL看看这儿里的流行趋势,过两天就回QD开店!”

说着,对着韩雨调皮的炸了眨眼。

韩雨点了点头:“嗯,那你要负责照顾好她的安全,嗯,让曹伟从黄泉战队中调派几名人手吧,就算做是给他们的任务考验了。”

萧炎笑着答应下来。

因为这儿个小插曲,韩雨跟萧炎说了没几句,便起身走了。一出了萧炎的门,韩雨的脸色便沉了下来。

目光中,满是冷漠而寒冷的神色。

他能看的出来,那个白小兮是有意的。刚才的那一跤,她虽然摔的天衣无缝,可是韩雨却发现了一个小细节,那就是她的脖颈。

那里,有一小块白色的肥皂泡沫。

一个性子柔和,又爱干净的女人,在洗澡的时候,尤其是在一个陌生人的家中,定然会非常的细心。除非,她的心中有着别的什么念头,所以,在洗澡的时候,才会疏忽了自己。

这儿个白小兮有问题。身为东方之怒的一员,曾经跟无数的外国特工打过交道的韩雨,对于他们,几乎都有了一种诡异而可怕的直觉。虽然,白小兮掩饰的非常好,可因为她急着靠近自己,反而,露出了破绽。

萧炎肯定也看出来了,不然,她不会故意将她接纳在身边。显然,她是想替自己把事情控制住,免得武柏受到伤害。

韩雨脑海中转动着念头,到了最后,他还是轻轻在心底叹了口气。

她是武柏的女人,除非,真的做出了什么不可让自己原谅的事情,不然,他绝不能因为他的某种猜测,就对她怎么样。

他不想让自己的兄弟伤心。

当然,这儿也是因为,她并没有对武柏产生威胁。或者说,武柏只不过是她的工具,而不是她的目标!

这儿也是为什么韩雨会暂时留着她的最大原因。

“这儿次,带着三郎,希望他能够察觉到什么!”韩雨摇了摇头,出了门直接上了自己的车。

下午,韩雨跟武柏,谷子文,莫太横几个人商议SY之行的计划。

“虽然,我们进入SY很简单,可是,要想不被他们的人发现,就不那么容易了。”莫太横皱眉道。

韩雨将烟盒朝桌子上一丢,自己手里夹着烟道:“楚老爷子在剑门中有安插的眼线,有他们帮助和掩护,我们可以保证自己暂时不会被剑门的人察觉。这儿一次,若是顺利的话,除了柳镇海,他手下的几个重要头目也是我们的目标。”

“叶随风,是他手下情报组织的负责人,算是他的亲信。这儿人曾经帮东海帮对付过我们,暗算铁手更有他一份,所以,这儿人必须得死!”

“鬼狼,剑门长老,柳镇海手底下的悍将。手下的堂口一直在北方和青帮对峙,不过这一次,因为唐落的死,柳镇海将他调了回来,目的自然是为了对付我们,这儿人必须死!”

……

说着,韩雨又点出了五个目标,他们相比柳镇海等三人,属于次一级的,不过,若是都能杀了,自然死再好不过。

“这一次我们行动的首要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柳镇海,杀了他,然后,再去对付叶随风,鬼狼。所以,我们先动手,我们若是能得手,其他的人,便负责继续扩大战果,若是不能,便接应我们撤退!”

韩雨目光轻轻一扫:“所以,最关键的,还得着落在我们身上。”

众人点头,谷子文皱眉道:“可是,我们带的人手怎么安排呢?若是离的近了,只怕会被剑门察觉。若是离的远了,一旦有事儿,又无法集中人手,容易吃亏。”

韩雨笑了一下:“墨迹,苏飞,马奎三人,分别带人潜伏在随风总部,健仁集团总部和鬼狼附近。还是那句话,兵贵精不在多。”

计划既然已经商定,遮天各个部门,都开始悄无声息的秘密行动起来。

因为,是秘密,所以互相间的联系顿时减少,再加上这儿两天,黄泉堂,血斧堂,暗铁堂调动频繁,以至于不少人都忽略了罗纯等人的踪迹。

SY。

不知道是因为剑门仗着这儿里是他们总部的缘故,还是为了要给手下一种一切尽在掌控的暗示,总之,他们的防范并不严密。韩雨他们虽然费了一番手脚,可还是有惊无险的全部混了进来。

西门湾大酒店,位于SY城西,是他们商议好的会和地点。在这儿里,能够俯瞰剑门老大,柳镇海的住处。

韩雨向着外面的黑暗扫了一眼,此时夜色已深,他们正在酒店最顶层吃东西。

“再过一个小时左右,剑门的老大,柳镇海便会回来。”韩雨笑笑,扫了谷子文等人一眼:“刚好,咱们吃饱喝足了,下去办事!”

莫太横咧嘴笑道:“我喜欢吃水煮肉片,听说这儿里的川菜师傅很专业,今儿我可得好好尝尝。”

众人皆轻笑,武柏有些不安的挪了挪屁股:“可咱们是来干活的,不找个小地方猫着,却来这儿么大的场子,就不怕被他们发现了吗?”

“你没听说过,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吗?那些小地方,看着是安全,可是,天知道剑门会有多少双眼睛盯着那里。”莫太横轻笑道:“这儿里就不一样了,剑门以为咱们不会来这种敞亮的地方吃饭,反而会疏于防范。”

韩雨摇头道:“这儿样的话,只可以相信三次,不过这儿是第一次。”

武柏这才恍然。

菜很快就上来了,众人也不客气,放手大吃,谁知道这儿会不会是自己最后的晚餐呢?

武柏看着满桌子丰盛的菜,吃了没几口,便忍不住肚子中的酒虫做怪,低声吞了一口唾沫,喃喃道:“要是有酒就好了。”

莫太横也嘿嘿笑道:“老大,不若兄弟们一起喝杯壮行酒吧?此夜太过漫长,说不得,咱们中就会有人长眠不醒。若是有些人,被酒虫给馋的后悔一辈子,可就太不值当了。”

韩雨顿了一下,见众人脸上都有些意动,不由得笑道:“也好,不过,不准喝多,每人只准喝一碗。”

“一碗?这儿还不够塞牙缝的呢!”武柏率先叫了起来。

韩雨瞪眼道:“你要不喝就拉倒!”

这儿小子立即不说话了,莫太横轻轻的捣了武柏一下:“哎,你的那坛子酒呢?我可是亲眼看到你搬上来了。”

武柏嘿嘿一笑,自去抱了一坛子酒过来,正是他藏的三碗不过岗。看的出来,这儿小子早就等着喝酒了。

武柏本想把盏,却被韩雨给止住了。

“今天,我这儿个做老大的,带兄弟们来趟这条绝路,心中有愧!便让我为哥几个斟满一杯,今天,咱们是兄弟,来生,还是兄弟!”韩雨说着,起身倒酒。

“来,咱们干了这儿一杯!”韩雨举杯,几人轻轻一碰。满是豪情,一饮而尽!随即相视而笑,所谓兄弟,不是吃饱了喝足了吹牛扯淡,那是酒肉朋友!兄弟,是能共生死的,是能够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将后背放心交给他的!

几人正吃着,忽然,一个幽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啧啧,黑衣老大,吃的挺欢啊!”

众人顿时变色,循声望去,两眼齐齐瞪圆,只见四周不断的有一个个的黑衣人涌入,而走在最中间的那人,身材并不高大,却给人一种十分阴狠的感觉。

韩雨的酒似乎一下吞到了嗓子里,轻轻的咳嗽了好几声,这儿才倒吸一口冷气,嘶声道:“柳镇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