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05章 翻盘

605章 翻盘

莫太横第一个跳了起来,可是,马上他就倒了下去。他的脸上,满是冷汗。

韩雨脸色一变,忙伸手去扶他,可是,才刚伸出去一半,便禁不住发出一声压抑而带着痛苦的闷哼。

莫太横的脑袋都砸到了旁边的水杯上,他咬牙道:“我,我肚子疼,我们的酒菜里有毒!”

让他一说,谷子文等人也渐渐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显然,他们的酒中都有毒。

“菜里应该没事儿,毒在酒里。”韩雨努力保持着脸色的平静,可是那满脸的阴郁,却仿佛能够低的下水儿来!

他阴沉着脸色,目光一扫,便看见武柏端坐在哪儿里,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他的目光顿时变的狠辣起来,恍若鹰隼一般,狠狠的盯着武柏道:“是你?”

武柏此时,正拍着卓不凡,闻言急忙摇头,有些惊恐的道:“我,我什么都没干,酒我也喝了……”

“可是,你却一点事儿都没有!”韩雨伸出颤抖的右手,扶着桌子缓缓的站了起来,然后,一步步的朝武柏走去。

“想不到,我竟然瞎了眼,引狼入室!”

“没有,这酒是我带来的,怎么可能有毒……”武柏连连解释,可是韩雨却手扶着谷子文等人的肩膀,慢慢的朝他挨了过去。根本就不听他的解释,俨然是想攘外必先安内了。

或者,他明知自己已经中毒,万万不能幸免,所以,想要解决了这儿个让自己全军覆没,满盘皆输的叛徒!

柳镇海就带了人,站在那里静静的望着,目光中满是嘲弄和期待的神色。

为了今天,为了眼前的这儿一幕,他已经计划了许久,如今,终于到了他收获和享受的时候了。

只是,这儿胜利来的未免太过突然和顺利了。

“黑衣,投降吧!”柳镇海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道:“这盘棋你输了!”

“人生如棋,我愿为卒!行动虽缓,可谁曾见我后退一步?黑衣可以死,这天可以为亡,却永不会认输!”韩雨说着话,已经走到武柏身边,他甚至还张嘴吐了一口血。仿佛中毒越发的重了起来。可他,却依然坚决的,充满了决然和冷漠的伸出了手,去卡武柏的脖子。

武柏忙着挣扎,两人晃荡成一团!

便在这儿时,柳镇海笑呵呵的,突然冷声道:“地藏,还不动手?”

莫太横就坐在武柏旁边,此时,韩雨背对着他。

原本一直趴在哪里低低呻和谐吟的他,突然,猛的站起,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狠狠的一手肘,砸向韩雨的后背!

劲风呼啸,杀气凛然!

两人离的距离又近,莫太横的暴起攻击又太过突然,眼瞅着他的手肘都要砸到韩雨背上了,莫太横的眼中,禁不住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

潜伏许久,今日终于该收获了!虽然,武柏也喝了酒,竟然没有中毒,让他颇为意外,可是,韩雨等人都中了毒,只剩下他一个人,又能有什么用?

莫太横的眼中闪烁着凌厉的冷光,目光轻轻的从谷子文等人的脸上扫过,心中不由得一突。

他发现,明明已经中毒,应该绝望,应该悲愤,应该惊讶的他们,却诡异而冷漠的盯着他,就好象是在看一出小丑戏的谢幕!

莫太横心中顿时一慌,跟谷子文等人一起生活了这儿么久的他,本能的从他们的表情中,感觉到了事情不妙。

他狠狠的一咬牙,身子便要猛的朝回收,两腿更是绷紧,作势欲退!

便在这儿时,一声冷漠的冷哼突然传入了他的耳中。

刚刚还奄奄一息,似乎身中剧毒已经无力回天的韩雨,身子突然凌厉无比的朝旁边猛的一闪。

原本被他卡住了脖子的武柏,却闪电似得将手伸了过来,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肘。微张的五指,向外一带,仿佛铁钳一样的手掌扣住了他的手臂。

莫太横刚要反击,武柏的拇指在他的手臂上一弹,他便觉得半边身子都禁不住麻了一下。

然后,胳膊不由自主的被带的向上扬了起来。

韩雨原地转了半圈,右手的拳头,贴着武柏的身子,就在他扬起的刹那,狠狠的砸在了莫太横的胳肢窝处!

冷漠,霸道,狂暴,还有隐隐的愤怒,全部都在这儿一拳中发泄了出来!

喀嚓!

一声声干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莫太横的肩窝已经被韩雨一拳砸碎!

韩雨两眼微微眯着,满脸的冷漠和杀气。在手动的瞬间,右腿微微带着颤抖,狠狠的扫了出去,跟莫太横上撞的膝关节顶在了一起。

喀嚓!

又是一声脆响!他的膝盖,已经被韩雨生生踢的折断了过来。

两声脆响,因为挨的太近,几乎化作了一声。

被废掉了一手,一腿的莫太横,身子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韩雨右手闪电般探出,掰开他的手掌,然后抄起桌子旁边的叉子,便冷酷的叉了下去。

扑哧!

鲜血飞溅!

叉子紧紧的钉在了他的手掌上,三个头的叉子,顿时在上面叉出了三个血色的小孔。

莫太横张大了嘴儿,似乎被眼前这儿一连串的攻击给弄的傻了。不过,他毕竟也是意志极为坚强的人,知道此时他便是叫破了天也于事无补,所以,他一声不吭,只是另一手,狠狠的朝着韩雨脖颈后面抓了过来。

韩雨头也没回,只是又拿起一根筷子,闪电般的插向他的手臂!

而莫太横偷袭他的另一只手,则被一脸悍勇的武柏给抓住了。

这儿小子用他那小胡萝卜般粗细的手指,轻轻的锁住了莫太横的手指,然后猛的一掀!

喀嚓!

莫太横的五根手指,嘎嘣脆的被武柏干净利索的给折了个干干净净,便连大拇指都不例外。

那边,韩雨手中的筷子也插了上去。直直的戳出了一个血窟窿!

莫太横便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了啊,顿时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

哼!

一直站在柳镇海身边的那个脑袋上染了黄毛的年轻人,冷哼声中,身子暴涨,转眼间便来到近前,手握一把长刀,狠狠的朝着韩雨劈了下来。

他的动作奇快,快的他身后的那些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别人反应不过来,武柏却可以。

“给老子滚回去!”武柏突然一声大喝,仿佛舌绽春雷。一道恍若雷霆般的刀光,便在他的手中,狠狠的劈了下来!

正跟那个黄毛手中的长刀撞在一起,当的一声巨响!

武柏是多大的力气?一刀横扫,可断杨柳!

此时,他这儿一刀,蓄谋已久,更是势不可挡!

那黄毛手中的长刀狠狠的扬了起来,然后,脚下就像是有什么在推着他似得,直直的向后滑行了三四米,然后,又蹬蹬连退几步,一路上撞翻了好几套桌椅,这儿才停了下来。满脸惊骇的望向自己的对手。

武柏手握两把陌刀,冷冷的盯着他,恍若一头狂暴的雄狮。粗犷豪雄中,自然有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刚猛气息。

而就在他挡住黄毛的瞬间,韩雨却是一把握住了三把叉子,反身,又插在了莫太横另一个手臂中。然后,抬脚踢在了他唯一还好的那个腿上。

莫太横的膝盖,彻底断裂!

整个人更像是一堆烂肉一样,狠狠的倒飞出去十多米,撞翻了五六个桌子,这儿才在距离柳镇海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就在黄毛的旁边。

一残,一退!

一时间,整个大厅中顿时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