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06章 竟是如此

606章 竟是如此

原本还满脸笑意的柳镇海,脸上的表情顿时僵在了那里,就像是有人对他按了一个定格似得,身为剑门老大,背负着艰巨使命,他,俨然是一个意志孤绝的狼一样的人物。可此时,他却依然半晌也没反应过来,可见眼前的这儿一幕对他的打击之大。

韩雨轻轻的拍着两手,目光中,透出一股冷漠的嘲讽之色:“地藏?地府中发下宏愿,要度尽天下鬼魂的大慈悲人物,也是你这儿样的人能够沾染的吗?”

谷子文等人轻轻的站了起来,此时的他们,脸上还有个屁的难受神色。

他们静静的站在韩雨的两边,一个个杀气腾腾的朝着柳镇海这儿望了过来。

那目光,就好象是看着进入了自己陷阱的兔子。

韩雨淡淡的扫了柳镇海一眼,轻声道:“柳镇海,投降吧!”

刚刚这儿句话,是柳镇海送给韩雨的。此时,被原封不动的丢了回来,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

柳镇海只觉得牙根发疼,他吸着冷气,狠狠的瞪着地上的莫太横,如果不是这儿家伙现在实在是凄惨无比,他都有些怀疑是不是他跟人商议好了来坑自己的了。

不过,就算是这儿样,柳镇海也依然有些抓狂的低声狠狠道:“地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太横有些艰难的挣扎着,他的眼中也满是震惊和不解的神色。太过剧烈的震惊,甚至让他忘记了身上的创伤,哪儿怕他的身子已经抽搐成了一团。

一个威风凛凛的汉子,一个刚刚还谈笑风生,仿佛能够生撕虎豹的汉子,此时,就像是一团烂泥一般。

可他依然使劲昂着他的头,不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死不瞑目!

莫太横使劲的咳嗽着,半晌才吐着带血的口水道:“你,你早就怀疑我了?”

韩雨淡淡的道:“没错!我早就怀疑你了,在你加入遮天的时候。还记得,我曾经捶过你的肩膀一拳吧?”

莫太横的眼中露出了回忆的神色,可是,显然他没有类似的记忆。

“也是,或许你已经忘记了,因为这儿本来是兄弟们之间,经常会有的动作。可是,我却不会忘。因为,就是那一次,让我对你有了疑心!”

韩雨轻轻的扫了他一眼,目光中,满是冷漠,寒意,却唯独没有半分同情。

莫太横在利用他,他也在利用莫太横。从最初的时候,莫太横在他的眼中便是敌人。既然是敌人,那自然不会有半分感情存在。

“什么是兄弟?那不是一句话说说而已,而是彻底的轻松,放肆,能够肆无忌惮的将自己最为柔软的一面展现出来。你不会,因为你是内奸,所以,你时刻保持着警惕。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全部都是要经过思考。你戒备着你身边所有的人或事。”

“所以,在我捶你的时候,你的肌肉绷紧,你在紧张着我,戒备着我,这或许只是一件小事,一个其实什么也说明不了的小事。可我,还是让让手机全力调查了一下你的底细!”

“你伪造的非常好,真的,就算是手机,花了四五个月的时间,也没掏出你的老底,可是他却证明了一件事儿,莫太横不吃辣椒!是的,他是川人,以前也吃辣子,可他却在三十六岁大病一场之后,便不能再碰辣椒了。”

韩雨嘴角一勾,眼中却是杀机凛凛,森寒无比:“只可惜,这儿个消息得来的还是迟了点,铁手不备,被你算计,你应该知道,铁手在倒下去的时候,在地上留下了一个线索。一撇一横。你或许以为,我们认定它是个和字,可你忘了,你的外号,是鬼刀!鬼刀的鬼,也是一撇,一横!”

四周全都静悄悄的,四周,只有韩雨的声音在侃侃而谈:“或许你给自己留下了不在场的证据,用一个长的跟你差不多的人,通过化妆,扮作你的样子,甚至还有意教训了一个人,以此来告诉我,你当时不是在白马山,而是在RZ。”

“当时,我也的确是被迷惑了。可是,暗蛇的一句话却提醒了我。因为我们过分的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许多人才会更喜欢用眼睛看到的东西,来做欺骗的手段!”

“那你为什么没有揭穿我,杀了我?”莫太横两眼瞪圆,仿佛受伤的孤狼一样,从嗓子里狠狠的吼出了一句。

韩雨微微一笑:“因为我想弄清楚,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在天水一年了,这儿也是一开始我为什么会相信你的原因。因为你不可能知道我日后会走上这条路,而特意在哪里等我。”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韩雨摇头,目光轻轻的扫了柳镇海一眼:“一开始,我的确不知道,可是后来,我发现你原来是剑门安插的眼线之后,我才明白,原来,你们为的是楚家的那样东西!”

“你一直处心积虑,利用狂风帮,小川合鸟,渡边乱高,秦拓海,王振宇,赵东海等人,搞出了无数的事端,想方设法的将手伸到天水,接近楚家,目的就是为了楚家的那样东西!甚至,剑门的建立,只怕也跟得到那东西有关吧?”

韩雨的声音幽冷阴沉,这儿几句显然是冲着柳镇海去的!

柳镇海眉目阴沉,他此时已经懊恼的几乎要悔死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在下面,已经部署了上千名小弟,此时,我的人数远远胜过你,便是你算计好了一切又如何?你忘记了一点,这儿里是剑门,是我的地盘!只要你死了,一切都不会是问题!”柳镇海冷冷的道。

韩雨撇了撇嘴,根本没有理他。

那边的莫太横似乎到了弥留之际,可他的脑袋却显然比柳镇海要好用,他轻声道:“胡,胡来背叛,也是假的了?”

韩雨直接道:“没错,你暗中勾画楚家地图,然后自己弄伤,又暗中让铁面叫走和尚,故意制造出他畏罪潜逃的假象,你不觉得这一切太过顺利了吗?你还是不太了解和尚,他绝对不是那种蒙受了冤枉,便 会一走了之的人!他之所以会走,是因为,我的安排!只有他替你暂时将这儿个黑锅背起来,你才会放心大胆的继续行动,不是吗?”

“你发展出铁面,本来是想让他叛逃遮天,以抵消李剑白投降遮天的影响,洗清你自己的嫌疑,结果,他却死了。可惜,他临死的时候,已经想要说些什么的,可你我,都不会让他说出来的!”

莫太横张嘴吐了一口血,他用一种陌生的眼神望着韩雨,惨然道:“枉我一直以为自己遮掩的天衣无缝,却不想每一步都被你看在眼内。咳咳,今天的这儿一幕,都是你故意安排的吧?”

韩雨笑了一下,淡淡的道:“没错!我知道剑门的目的是想接近楚家之后,便替你设计了这儿个计划。遮天走投无路,所有高层前来SY执行极度危险的突袭,不是很方便剑门将我们一网打尽吗?只要我们几个死了,你再来个重伤而回,遮天岂不落在了你的手中!若是楚老爷子不知底细,岂能不看在往日情分上对你进行全力扶植?若是你摸透了楚家的底细虚实,那你们的行动也该顺利完成了吧?”

韩雨每说一句话,莫太横的眼神便黯淡一分,柳镇海的脸色便阴沉一分。

因为,这儿几乎就是他们本来的计划!

“你,你怎么就认定我会按照你设想的做?”莫太横,不,应该是地藏深深的咳嗽了一声,两眼黯淡。他知道,韩雨不仅不笨,相反,他十分才聪慧!可是,有的人,即便是明机巧也不会用,这儿是个人的性格习惯。

韩雨便是这儿样的人。

“本来我也没有认定,可是在你在知道我们的行动计划,急着要夺取DL的时候,我就认定了。如果不是你,只怕,剑门也不会轻而易举的放开DL,让我们过来。如果不是你,剑门也不会沉默这儿么久,而放任我们来进攻。如果不是你,我想要灭掉剑门,也绝不会如此顺利!所以,说来说去,我应该感谢你,可是,我不会!”

“就像我不会怪你,潜伏在我身边做内奸一样,更不会问你为什么。因为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是Z国人!”韩雨猛的抬起头来,冷冷的盯着柳镇海道:“柳生君,率领雅库扎高级干部,卧薪尝胆,建立剑门,心思之长远,图谋之大,让人敬服。诸位远道而来,当真是辛苦了!”

这儿话一出,便是连后面的谷子文等人都禁不住猛的一挑眼神。

原本露出恍若神色,满面死寂的莫太横,两眼一下瞪圆,呼吸急促,鼻孔中喷出两道血箭!

柳镇海更是两眼瞳孔狠狠一缩,他用一种诧异的眼神,望着韩雨,半晌才道:“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韩雨洒然一笑:“哈哈哈哈,柳生君,既然敢到我们Z国的土地上来,自然是已经做好生死置之度外的准备了吧?你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承认自己的身份吗?难道说,你认为自己愧对祖宗,不敢承认?还有你,莫太横,不知道该如何请教,尊姓大名?”

谷子文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剑门的老大是倭国人,他们称兄道弟的人,竟然也是倭国人?

难怪剑门会跟倭国人相互联系那么密切,难怪,老大非要给剑门死磕!难怪,他对莫太横一点情面都不留,狠辣阴毒,难怪,剑门崛起的势力这儿么快,悍勇之将这儿么多!而且,喜欢灭人满门!

在这儿一瞬间,他们想明白了许多事情。

只是,倭国人弄这儿么多人,潜伏在他们身边,他们想干什么?

一想到这儿个问题,谷子文等人身上的杀机更浓郁了,仿佛如有实质一般。

倭国豺狼之性,亡我之心不死。他们派人潜伏的目的,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柳镇海,不,现在应该叫他柳生镇海了。他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忽然挑眉道:“我的身边有内奸!是谁?”

“我!”一个有些猥琐的声音,从旁边的一个包厢中传了出来,然后,包厢的门内一黯,一个肥硕的几乎将要门给挡住的身影,出现在哪里。

他轻轻的移步,却依旧发出一声咚咚的响声。他脸上,肥肉颤抖,笑眯眯的像是一个无害的,嗯,猪妖。嗯,如果这儿个世界上有这儿种东西的话。

在他的身后,恍若雄狮一样亦步亦趋的巴格达,紧紧相随。

正是叶随风!

柳镇海静静的盯着他,忽然叹了口气!

“想不到是你!李剑白,也是因为你才投靠黑衣的吧?”柳镇海在这儿一瞬间也想明白了许多。以前的时候,他不是没怀疑过叶随风。因为对方不是倭国人,而且还相当的聪明,又掌管着社团的情报组织。

这儿样的一个人,长期呆在他的身边,会让他本能的产生一种不安全感。尤其是李剑白莫名其妙的跟遮天来了一次漂亮的配合,坑了鞭虎之后,他几乎第一时间便怀疑上了叶随风!

只可惜,莫太横传来了消息,说李剑白跟韩雨是老相识,而且,还曾经救过对方一命!莫泰横传来了消息,说叶随风暗算铁手,以黑衣的品性,早就将他列入了必杀的名单!莫太横传来了消息,还说……

他太相信地藏了,太以为他藏的深远,又从来没有主动暗算过遮天,便会安然无恙,可他他妈的莫太横压根就是早就被人发现了的棒槌,这儿一切的消息,自然也跟眼前的这儿个局一样,是黑衣有意告诉他的!

柳镇海只觉得浑身冰冷,他轻叹了口气:“那这儿个行动计划,其实也有你的份了?”

“准确的说,这儿个计划是我提出来的。”叶随风轻轻的走到刚才莫太横坐着的地方坐下,拿起了上面的一个鸡腿,撕了一口,淡淡的道。

“我虽然是倭国人,可自问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吃里爬外?”柳镇海嘶声道。

“不是吃里爬外,是弃暗投明!至于为什么,简单,因为我是Z国人。汉贼不两立,古有明训,华夷须严辩,春秋存义!”叶随风边吃边毫不在乎的道。

在他的身后,是一个浑身散发着

韩雨眯着两眼,淡淡的道:“”

你想利用我们跟剑门厮斗的机会,将我们几个一网打尽,然后自己掌控遮天,取而代之。掌握我们确切的消息,自以为胜券在握之下,,然后由你掌控遮天,取而代之的吧?”

说着,他的目光一沉,冷冷的扫了柳镇海一眼:“我现在应该叫你柳生镇海吧,你身后的那些人,便都是雅库扎中的高手了吧?”

六点还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