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12章 惨烈之战

912章 惨烈之战

刀行霸道!

而刀在人手,所以霸道的不是刀,而是人!

韩雨眯着两眼的目光猛的睁开,其中似乎有一道精光闪过,等你去细看时,却又会发现,什么都没有,就好像是一刹那的错觉般!

而就在其睁目的瞬间,他身躯一挺,猛的踏步上前,手中的天策,照着柳生镇海的脑袋便劈了下去。

简单,直接,却霸道无比的,直取他的脑袋!

这儿一刀,蕴含了他身为一名军人骨子里的血性和对倭国人的仇恨,对于剑门这儿么多年来祸害了LN人的愤怒,对倭国人亡我之心不死的狼子野性的杀机。

这儿一刀,蕴含了他誓必要将柳生镇海从人间抹去的决心和信念!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青色的天策,青光更盛,甚至让人不敢,凝视!

柳生镇海只觉得寒毛倒立,心中,一口凉气瞬间游走全身,几乎让他不能动弹!

这儿是死亡的气息。

柳生镇海的两眼瞪的溜圆,爆喝一声,就像是一头困兽一般,手中的血刀,狠狠的封了上来。同时,左手的短刀,从侧面划出一道迂回的曲线,点向天策的侧面!

当!

两刀相交,发出一声震耳的龙吟。几乎让场中的小弟,齐齐的一窒。

柳生镇海只觉得一股古怪的力道,从他的手上传了过来,那股力道十分的怪异,它并不是多么的强大,却霸道犀利,无坚不摧!

几乎是刹那间,柳生镇海便觉得手臂一麻,随即整个身子都被韩雨天策上的力量给震的顿了一下。

虽然万分不甘,虽然他左手的短刀,几乎已经要撞到了天策之上,可他,还是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

身不由己!

而没等他整顿气力,韩雨手中的天策已经扬了起来,踏步,倾身,挥刀。

天策,再一次朝着他劈了下来。

然后,两刀再次相撞!

柳生镇海再退,韩雨脸色平静,目光恍若北极万载不朽之坚冰,冷漠中再次踏步,挥刀……

两人之间好像有一根线牵着似得,韩雨接连向前踏了六步,柳生镇海则退了七步!

柳生镇海的脸色已经苍白,有气的,也有因为韩雨的天策上传来的古怪力道,带给他的创伤。此时,他的半边身子都已经麻了,尤其是握着血刀的右手,几乎都已经失去了知觉。

而韩雨,脸色嘲红,目光却依旧强悍。

他再次举步,冰冷的挥刀!

天策,又一次霸道无比的朝着柳生镇海劈了下来,柳生镇海几乎要呻和谐吟出声了,他狠狠的瞪着韩雨,心中发出一声无声的咆哮:该死的,难道你就他妈的会这儿一招吗?你就非得用这儿一刀,将老子劈了才算吗?

老子不甘心!

柳生镇海紧紧的转动着右手,然后,狠狠的挡了上去。

当!

两刀再次相撞,柳生镇海只觉得手臂一沉,肩头顿时起了一道血光。

如果,不是他左手的短刀及时救了一把的话,那他此时没准已经剩下半拉了。

无奈,后退!

而韩雨,却显然是得理不让人,他就像是变成了一具机器,又好像是一个固执的孩子,挥舞着天策,非要就这儿样将柳生镇海给生生劈死!

踏步,上前!

柳生镇海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恐惧,他没有想到韩雨如此可怕。可怕到,他连换一招,逃出去的机会都没有,可怕到他空有一身双刀流的刀法,却无法施展出来,只能用这儿种最笨的法子来遮挡!

可这儿根本就是饮鸩止渴,就像是一艘海浪中的小船,面对着风浪,他只有躲闪。可是,就算他能躲的了一次,两次,可最后呢,只要风浪不止,他便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被风浪所吞噬!

不过,选择权如今不是在他的手里,所以,他只能等。等韩雨的刀势出错,等韩雨的脚步出错,等他们的这儿种节奏,被打乱。

如果他能够等到,那他,还是这儿场巅峰对决的胜利者。如果他等不到,那他就会死!

柳生镇海坚信,像这种融合了自己的精气神,已经隐隐有着一代宗师之气势的刀法,韩雨绝对无法持久。所以,他强自深吸一口气,再次挥刀遮挡!

说起来虽然慢,可实际上,两人的对决,却简单而快速。在外人的眼中,他们只是一个在不断的挥刀进攻,一个在不断的挥刀遮挡!

几乎是转眼间,便退了十多步!

韩雨踏前的身子,终于倾斜了一下。他的嘴角已经露出了一丝鲜血。

柳生镇海的目光终于亮了起来,他虽然挡的万份艰难,危机重重,却总算是扛了过来。现在,终于该他反击,出一出胸中的这口恶气了!柳生镇海深吸一口气,以自身腰骨为轴,脚下用力,后面的脚跟踮起,脚掌一转,便准备要反击。

不想,就在这儿时候,韩雨的眼神突然变的锋利起来,就好像是那目光被他生生凝聚成形了似得。

柳生镇海脸色陡然巨变,暗叫一声不好。他身子狠狠的绷紧了起来,脚下的力量狂吐,可还没等他的身子做出任何反应,天策,已经夹杂着前所未有的疯狂,狠狠的屁了下来!

前面便是有座山,老子也要将它给劈成两半!

这儿便是韩雨此时的信念!

柳生镇海手中的血刀才刚刚举起,便听到咔的一声响。血刀,在不断的撞击中,竟然,生生的断成了两截!

韩雨手中的天策,闪电般的没入了柳生镇海的肩膀!

半截手臂,生生被斩了下来!

柳生镇海终于动了,不过,他不是后退,而是前进。左手的短刀,微微扬起,带着一个死亡的弧度,朝着韩雨的胸口便扎了下来。

韩雨猛的抬起了头,眼中露出了疯狂的神色!

柳生镇海是个强敌,如果不是韩雨掌握了颤抖的攻击方式,如果不是他拼命的压榨了自己的这种能力,如果不是柳生镇海给了他抢先出手的机会,他或许,不会是此人的对手!

而现在,他即便重创了对手,却也将自己陷入了死亡的边缘!

当你一脚踏在了死亡的边缘,一脚已经落在了死神手中的时候,你要做的,你能做的,只有拼命!

这儿是韩雨无数次死亡经历得出来的经验教训,也是他之所以能有今天,能依旧活着的根本原因。

就如此时!

韩雨毫不犹豫的松开了因为太长,已经无法收回的天策,他也没有去摸自己的匕首,面对柳生镇海凌厉如电的一击,任何试图躲闪或者其他多余的动作,都只能是浪费时间,自掘坟墓!

所以,他很简单的举起了双拳,然后,直直的打了出去!

拳头在半空的时候,便已经微微的颤抖了起来。韩雨的腿,他的身体,甚至都已经颤抖了起来。这儿种颤抖,虽然目光不可见,可是,韩雨却分明感觉到,后腰雪山之处,有一股熟悉的酸麻的力量,转眼间游走了上来,然后顺着他的拳头,倾泻而出!

噗!

砰砰!

柳生镇海手中的短刀,刺入了韩雨的胸口,没入四指有余!

而韩雨的两个拳头,也间不容发的砸在了他的身上。一个,砸在了柳生镇海受伤的断臂处,一个,则砸在了他的心头!

那狂暴的力量,生生将柳生镇海的身子砸的飞出去五米多远,半路上,还撞翻了三个正在厮杀中的小弟!

韩雨张嘴吐出一口鲜血,身子一晃,一屁股坐了下去。

短刀,就插在他的心口。

柳生镇海也张嘴吐出一口鲜血,被天策劈下来的手臂,还有半拉肋下的皮肉,此时,方才喷出鲜血,让他的脸色,惨白到了极点!

他活不成了,韩雨刚才的那一拳,已经击中了他的心脏。这儿才是他所受到的真正致命创伤。

不过,你也得给老子陪葬!

柳生镇海如同刀斧般的眉头轻轻的挑了起来,用已经麻木,甚至是痛的快没有了知觉的左手,灵巧的从身上摸出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韩雨,在他吐血的瞬间,便扣动了扳机!

砰!

枪声响起。

不过,有一个人却比他开枪的动作还要快!他猛的挡在了韩雨的前面,手中一扬,三棱军刺化作一道乌光,瞬间飞了出去!

是谷子文!

他一直在悄悄的关注着韩雨和柳生镇海的交手,就因为分神,他的身上已经被几名屠龙战队的小弟,给拉出了好几道一尺多长的口子。

可这儿些所付出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因为,当武柏和胡来被各自的对手缠住的时候,当卓不凡还在后面,没有靠过来的时候,当陆辉带人死命的挡着屠龙战队的进攻,自顾尚且不暇的时候,只有他,离的最近,只有他,发现了韩雨的危机!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用身子,挡住了韩雨!

三棱军刺和子弹擦肩而过,子弹,打在了他的胸口,带起一片血光!而他的三棱军刺,也深深的插在了柳生镇海的脑壳上,将他带的身子一直,锋利的军刺,竟然生生将他钉在了地上!

剑门老大,倭国间谍,一代枭雄,就此死亡!

谷子文用另一把三棱军刺,插在了地上,支撑着身体,可即便是这儿样,他也依然觉得,身子软嗒嗒的直想往下倒。

妈的,这儿回似乎真要玩完了。

谷子文心中暗自嘲弄的一笑,不过,他没有后悔!

他知道,如果他真的死了,韩雨定然会待他的母亲,像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好牵挂的呢?

唯一觉得可惜的就是,自己不能跟这儿些好兄弟,一起并肩战斗了。

这儿些日子,是自己这儿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只是,有些太短暂了!

他有些艰难的抬起头,只看到似乎有一道红色的影子闪过,耳中,还响起几声关切的吼声,他嘴角轻轻一勾,缓缓的倒了下去。

几名靠近的屠龙战队的小弟,已经倒了下去。

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人砸了一拳似得,两腿上的力量,转眼间便消耗的仿佛连他的身体都撑不住了,软嗒嗒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