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13章 叶随风的安排

613章 叶随风的安排

韩雨原本已经浑身酸疼的没有了气力,此时,却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量,让他两手从地上一撑,人并没有起来,直接就那样跪着滑了过来。

他的膝盖,已经灼热,衣服已经磨破。

可他,却丝毫没有去理会。他只是伸出了两手,接住了倒下的谷子文,因为用力,他的胸口短刀被碰了一下,鲜血顿时涌了出来,即便是以他钢铁般的神经,也禁不住哼了一声。

可他更多的注意力,却还是放在了谷子文的身上。

“暗蛇,”韩雨只是看了一眼,便忙将他放到了地上,然后,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等感受到了微微的喘息之后,才猛的扯开了自己的衣服,从自己贴身的内衣上,撕下来一块,轻轻的抬起他的胳膊,便要替他包扎一下伤口!

后面,劲风呼啸。

韩雨眼中寒光一闪,随手抓起旁边的一把陌刀,头也不回的便捅了回去。

噗!

一名举刀想要偷袭的屠龙战队的小弟,眼看着就要得手了,却再难递进一寸。他瞪圆了两眼,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胸口的陌刀,韩雨松开了握刀的手,继续拿起了布条,替谷子文包扎!

他心口的短刀处,却再次溢出了殷红的鲜血。

韩雨却只顾低着头,谷子文现在还有鼻息,可是,若不能替他止血的话,只怕,他根本无法坚持到施救!

“遮天众人听令,”韩雨温柔的替谷子文缠着伤口,嘴里的话,却无比的冰冷阴森:“不惜一切代价,两分,一分钟内,解决战斗!”

已经格杀了对手,冲到了近前的胡来,武柏低头看了谷子文一眼,扭身,又杀了回去。卓不凡看了一眼,眼中红红的,扭身直接扑向两名屠龙战队的小弟!

陆辉远远的朝这儿里望了一眼,只看见谷子文躺在地上,韩雨的背影,则是那么的孤独,悲凉。他只觉得胸中血气上涌,手中的陌刀一举,一片血红的目光,让他看上去恍若妖孽:“死战!”

“死战!”四周的一干天劫发出了一声怒吼,远处的天劫传来了怒吼,所有的人,在听到了这儿个命令的时候,全都放弃了躲闪,放弃了配合,放弃了什么狗屁的战术。

有的,只是疯狂,有的,只是拼命!

这儿便是天劫拼命的命令,是天劫决死的命令!死战,代表着两个结果,要么战,要么,死!

除此,无他!

一个天劫小弟狠狠的朝着一名屠龙战队小弟的刀锋撞了上去。他的手臂被挑飞,不退。他的小腹中刀,不退。

他只是抬起了手,然后,狠狠的劈了下去。那名屠龙战队的小弟,偌大的头颅便飞了起来。

他嘴角一勾,还没来得及微笑,身后便传来了一阵凉凉的感觉。他身子颤抖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转过身,冲着那名偷袭他的屠龙战队的小弟露出了一口森冷的白牙,然后,举刀。

虽然,刀只举了一半,便掉在了地上。可是,吃他一吓的那名屠龙战队的小弟,却因为太过恐惧,而撞在了后面同伙的刀锋之上,终究未能逃过一死!

一名天劫小弟的刀,已经卷了。他便丢掉,然后,张开双臂,死死的掐了过去。然后,跟对方滚做一团……

手臂断了,便用腿。腿折了,便用牙齿,用脑袋……

屠龙战队的小弟,在柳生镇海死后,也疯狂了。他们知道自己已经逃不出去了,所以,毫不吝惜的向着敌人,展露他们最为暴虐的一面!

一时间,天劫的伤亡成几何倍数的上升!

这儿已经不能用惨烈来形容了,杀红了眼的人们,就好象是野兽一般,用尽所有可能用到的方式,来撕扯着对手。

原始而又血腥。

胡来被七八名屠龙战队的小弟围住,已经气喘吁吁的他,毫不犹豫的再次用出了那招血斧浮屠!

当一片血雨腥风中的他停下来的时候,他的四周,已经没有一个完整的人了。不论是站着的,还是躺着的。

而胡来身子摇晃一会儿,终于也扛不住,一屁股坐了下去。他身上也满是横七竖八的口子,那身月白色的僧袍,此时,已经变的一绺绺的,除了暗红色之外,再也无法分辨的出本来的颜色。

武柏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他像是一条大虫似得跳到了屠龙战队的人群中,两把陌刀,几乎砍杀的卷了刃。最危险的,莫过于他被几名屠龙战队的小弟给压在了身下。

这儿也是周围的人杀红了眼的缘故,七八个屠龙战队的小弟见状,也没有人想到蹲下拿刀去劈砍他的头或者腿,他们只是像受到了本能的感染一般,纷纷跳起,压了上去。仿佛想要用他们的身体生生的压死武柏似得。

武柏这儿货,倒仿佛真有九牛二虎之力一般,他嗷嗷的发出一声声咆哮,竟然生生的将这儿些人掀翻了起来。随即,握着两刀一阵的砍杀!

最后,他自己也脱了力,只是勉强靠着两把陌刀拄地,这儿才没有倒下!

陆辉在那边踢的脚都已经肿了,卓不凡手中那把黑色的匕首,都已经不知道插在了谁的身上。这儿小子,是生生被人给踹回来的。

可是,他们所有的人,依旧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敌人,满腔的杀机。

而这一切,除了韩雨的命令之外,更重要的是因为,谷子文的生死未卜!

谷子文是遮天的二号人物,是韩雨最先结识的兄弟。按照道上的资历排位,他在众人中的地位算是最高的。

可他并没有因此就拿什么架子。相反,他就像是一个老大哥似得,对待着社团里的每一个兄弟。

他为人谦逊,不争不抢。

不管是胡来还是武柏,甚至是秘密的自成一个单位的陆辉,全都跟谷子文相交甚好。而在韩雨当甩手掌柜的时候,是他,一个人默默的处理着琐事,打理着社团。

他对韩雨忠心耿耿,他对社团鞠躬尽瘁!他从来没给自己的兄弟红过脸,更多的时候,他就像是韩雨的影子。

可是只要他矗立在哪里,不管是韩雨还是众人,都可以放心的将后背交给他!

可此时,就是这儿样的一个人,一个兄长似得人物,竟然为了救韩雨而生死未卜!

自责,愧疚,还有无法言喻的悲伤,怒火,吞噬了他们的理智。他们就好象是一群疯狂了的战狼,咆哮着一次次的冲向自己的对手,直到无法站起……

有了他们的拼命,有了众兄弟的死战,天劫终于还是赢了。

此时的场中,已经没有了一个站着的屠龙战队成员,只不过,同样的,天劫中能站着的人,也所剩无几!

没有一人不带伤,没有一人不重伤!

整个一层楼中,全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息,断臂,残肢,更多的人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哪儿里。得亏天劫的人,都是从无数次生死的雇佣军战场上生存下来的,他们见惯了悲壮,见多了生死!

不然,换了普通的小弟,哪儿怕是遮天中的精锐,只怕也承受不住这种场面的冲击。你能想象在一层楼中,躺着数百人的尸体,而这些人还相互倾轧在一起的场景吗?你能够想象的出,无数的断臂残肢,内脏鲜血,遍布一地的场景吗?

反正连陆辉都禁不住皱了好几次眉头,由此可见,这儿里到底是如何的一副惨状。

身经百战并且侥幸活了下来的天劫们,目光中难得的出现了呆滞,散乱。甚至,有的人都忘记了处理伤口。

韩雨没有抬头,他的两手一直平稳快速,准确的替谷子文扎着伤口。可是,他却能够闻的出来,能够猜的出来。

可他,也没有办法。这些人全部都是从雅库扎中挑选出来的精锐,或偷渡,或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悄悄的来到Z国的。他们白天或许有着自己的身份,等到了晚上,就成为剑门的小弟。

这些人,都是些死士,真正的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来Z国祸祸的牲口。

你就算是让他们投降,他们也不会。所以,除了杀光,没有别的办法!

而且,必须得速战速决,因为他担心,下面的剑门众人,随时会冲杀上来,那时候,便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老大,暗蛇怎么样了?”胡来等人慢慢的走了过来,低声问。

韩雨皱了下眉头:“不太好,现在需要马上输血!”

几人闻言禁不住一呆,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出了一丝隐隐的担忧。此时,下面肯定围着上千甚至更多的剑门小弟,他们如何将暗蛇送往医院?

胡来抬起头,眼中露出坚决的神色:“老大,我带人下去杀开一条血路,你带兄弟们冲出去。咱们已经控制了一家医院,应该来得及!”

武柏跳了起来,却差点摔倒,这儿家伙强行站直身体,颤声道:“我跟你一起去!”

韩雨抬起头扫了他们一眼:“怎么去?就凭咱们现在的状态,根本连酒店的大门都出不去!”

“可是,让他们杀进来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办到的,暗蛇哥能等的了吗?”胡来皱眉道。此时,在计划中,遮天的小弟早就应该派人冲杀上来了。如果他们能够迅速突破剑门的防御,那也应该派人上来接应才是。

如果,他们无法突破,那剑门的人也应该会出现才是。可现在诡异的是,双方的人都没有上来。

胡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遮天定然是陷入苦战了。不然,别人或许不会出现,但是,得了他的命令的刘泽宇却一定会赶来。

陆辉轻轻的晃动了一下腿,他的两条腿,一腿已经肿了,受伤的那腿,则一直在向外渗透着鲜血。因为不断剧烈的运动,根本就没有停下过。以至于他现在的脸色,苍白无比。

可他依然坚持道:“和尚说的对,这儿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总不能让兄弟们眼睁睁的看着暗蛇挂掉!”

“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我来帮他输血吧!”忽然,一个冷静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豁然抬头,只见叶随风在巴格达的陪伴下走了过来。

他的脸色还算平静,目光从容,就好象四周的惨烈景象并不存在一样!

韩雨静静的盯着他,顿了一下才道:“你?”

“我准备了一些万能血浆和输血设备,楼上还有我安排的几个外科医生,只是我们这儿里没有条件,不能进行大手术!若是您想要救人的话,让巴格达把他抱上去就行!”叶随风从容道。

韩雨目光亮了一下,轻轻扫了巴格达一眼:“如此,更好!”

巴格达走了过来,对着韩雨为微一点头,将谷子文抱了起来,便径直朝楼上走去。

“你们也都上去,先把伤口处理一下!”韩雨扫了伤痕累累的一干手下一眼。

陆辉立即招呼了天劫众人,让他们上去止血,疗伤。好容易从生死之战中活了下来,若是再这样死了,那未免太亏了。

看着只有四五十个人走了上去,陆辉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韩雨目光中也闪过一抹痛惜的神色,要知道,这儿可都是神经百战的绝对精锐啊,只是一战,便折损近百,而且剩下的人中,有几乎一半的人,落下了终身的残疾。天劫,经过这儿一战,算是被打残了!

而遮天,更算是损失惨重,元气大伤!只不过,眼下不是计较这儿个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如何让活下来的人,能够继续活下去!

“想不到,你的胆子挺足实的,脚踩在修罗场上,却能够面不改色!”韩雨站起身,胸口的伤疼让他不得不通过说话来转移注意力。

却不想一听了他这儿话,叶随风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只见他的小眼睛叽里咕噜的四处乱转,当无意中瞥见了地上的情景时,他再也忍不住,白眼一翻,直直的晕死了过去。

感情,他刚才是两眼朝天走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