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15章 大局已定

615章 大局已定

“刀,并不是要靠多取胜的!”

魏正峰的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身形竟然在不可能中,猛然暴退两步,鬼狼的刀,就顶在他的胸口上,却就是够不着!

魏正峰手里的刀,已经在鬼狼从他的目光中消失的刹那,便回了过来。呼啸着带起一抹猩红的黑色,几乎瞬间便到了鬼狼的后背。

这儿一刀,他用上了全力,所以速度非常快,快的似乎能够从鬼狼的身上穿过,然后,连他自己也穿透一般。

刀虽然还没有碰到他的身体,可是那种死亡的感觉,却几乎将他冰封!

鬼狼的脸色变了,他不能够保证自己在捅到魏正峰的时候,还能够躲的开身后的刀锋。

他跟屠龙战队的众人不一样,那些人,全部都是已经被洗脑的死士,就算说他们是一件工具也不例外。

可他,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着自己的恐惧和喜好。

他喜欢现在的生活,喜欢那些美女面带微笑的望着自己,任由自己**。喜欢那些小弟对自己恭敬而有礼。喜欢心情不爽的时候,他可以找到一百个人供他发泄,包括男人。

可如果他死了,这儿一切都将变成泡影。

所以,他退了。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拥有的这儿一切,就这么都没了。他不能死!

鬼狼两眼瞪圆,手中的短刀,脱手而出。

他的两手,则快速的抱向魏正峰持刀的手臂。他虽然个子不高,却拥有极为惊人的爆发力。

魏正峰的手,吃他一撞,禁不住歪了一下。

鬼狼趁机跳出了他刀锋的笼罩范围,然后,身形向后暴退。

他不敢转身,因为他知道,一旦他转过身,那魏正峰的刀,定然会从他的身上穿过。

魏正峰没有躲闪鬼狼的短刀,他不想因为哪儿怕自己一丁点的停顿,而给对方逃匿的机会。

毕竟,鬼狼也不是弱者,尤其是在逃命的本事上。

所以,他不仅不退,反而迎着短刀就冲了上去。

噗!

鲜血飞溅,短刀直没入他的肩膀,可是,魏正峰却连眼神都没有一丝变化,黑刀,冷漠而霸道的照着鬼狼,再次劈出!

转眼间,四道如有实质般的刀影出现在鬼狼身边。

鬼狼嘴里不断的发出一种让人抓狂的尖叫,他的两手已经在后退中,抓住了两把还没有落地的长刀,可是,这儿依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安全感。那种死亡的气息,如影随影,如芒在背,如同附骨之蛆,死死的笼罩在他的身上。

他两眼通红,发出一声绝望的怒吼,手里的两刀,疯也似得迎了上去。

当当当……

转眼间响起了三声金铁交鸣的声音,鬼狼手中举着两把长刀,他的目光略有呆滞。

“或许,有的人可以从我的刀下活命,但绝对不包括你!”魏正峰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

鬼狼喉结一动,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他的目光中,却渐渐失去了最后一抹神采!

当啷!

他手中的两把长刀,忽然齐齐的从中间而断,一把掉了下来,另一把,则插在了魏正峰的身上。

就像是一个信号,他的眉心突然蹦出了一道殷虹的血线,然后,冒出了一层细密的血珠,随即,化作一道冰冷的血雾。

鬼狼噗通一声摔倒在地,就此死去!

四周仿佛凝固了一下。

魏正峰却果断的伸手将身上的半截断刀拔了出来,反手射入一名剑门领头小弟的喉咙,低喝一声:“杀!”

随即,像是冷漠的杀神一般,朝着剑门剩下的人扑了上来。

在他的身后,则是一百五十名疯字营的兄弟。他们一上来,便是血肉相搏,状若疯狂。

刚一交手,剑门这儿边便倒下了近百人。

这一下,整个剑门就好象是被一拳头打醒的傻瓜,顿时惊醒了过来。他们有的转身就跑,有的则是丢掉了手中的武器,原地蹲了下去。在被自己的同伴给撞倒之后,他们终于也跌跌撞撞的跟着跑了起来。

本来嘛,他们都知道魏疯子和疯字营的威名,早在听到鬼狼道破他们的身份之后,这儿些人便已经起了退却之心。

只是,剑门规矩森严。若是头目尚在,没有下令让他们退却,他们自己却悄悄的逃跑,将会以叛徒论处。所以,他们才不得不硬着头皮跟在鬼狼身后,跟疯字营的人交战。

他们在心中安慰着自己,对方不过一百五十人,他们足有五百,绝不会有事儿……

可谁曾想到,鬼狼竟然才在交手不过眨眼间,便挂了。

他们的人,更是一刹那,便生生被疯字营那伙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命有什么用的疯子们给吞下了一个大豁口。

无边的恐惧,从心底一下涌了出来,他们疯狂的退,不仅自己退,还不断的招呼着自己的同伴,反应快的甚至拿出了手机,通知自己交好的兄弟!

退却,恍若潮水般退却!

这儿种退,就像是一种病毒,开始扩散。

而就在这儿时,在剑门小弟的另一边,也突然出现了一大队马。

他们的人数足有上千,他们一出现,也不说话,直接就砍杀了过来。

在他们的后面,一员浑身红色,面容凛冽的女子,静静的矗立在哪里。她的目光中,带着一丝隐隐的担忧。

正是黄泉堂的堂主萧炎!

在她的身边,还矗立着曹伟和火火,果果以及一小队黄泉战队的小弟,他们静静的护卫在她的四周。

“你带了人去支援一把罗纯和砖头,让他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肃清剑门的残余势力。记住,招降为主。不得逼得对方誓死反抗!”萧炎静静的望着前面冲击的小弟,淡淡的道。

曹伟点了点头,也不废话,带了几个人和身后的一队小弟,便朝着另一边冲了过去。

这儿一次,黄泉堂中的可战之士,共计一千八百余人,全部被她带了过来。

他们的到来,就好象是一股甘霖。本来,在墨迹,张笑晨,马奎等人的带队突击下,负责狙击的剑门阵地本就已经有些松动了,此时有了强援,疲惫不堪的遮天众人,顿时像是被打了一针兴奋剂似得,而剑门众人,则是感觉到了一股绝望。

遮天,只用了一个冲锋,便彻底的冲垮了剑门的阻拦。于是,溃败开始出现。

而魏正峰这儿边的三百多人的溃逃,则让这种形势变成了一股潮流,一股不可逆动的潮流!

“好了,不用追了!”魏正峰将手中的刀一举。

一百五十多名疯字营的人,全都停了下来。他们静静的喘息,警惕的望着四周,就像是一群警醒的狼似得,绝不会因为一时的胜利,而放松警惕!

“峰哥,兄弟们只有几十个人挂了点彩,没有伤亡。”王杰书轻轻的凑了过来,笑呵呵的回了一句。疯字营的人打仗如同疯子一般,并不是他们真的疯了,而是他们从魏正峰身上继承来的风格。

这儿些家伙,表面上看一个个的仿佛急着投胎一般,可实际上,却都小心的很。再加上他们那如疯似狂的攻击,一般的对手,十成的本事也就发挥出五成来,便被他们给废了。所以,他们刚才虽然是一番冲击,却并没有一个人阵亡。

当然,若是陷入混战的话,那就难说了!

他的目光轻轻的扫了魏正峰的伤口一眼,急忙扭头大声道:“木头,快点过来,峰哥受伤了。”

顿时,一名身手灵巧的小弟急忙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剪刀,快速的在他的衣服上剪了几下,然后撒了一些药粉,找了个白色的绷带扎了一圈,便抬起头道:“伤口三寸,并没有伤到脏腑,没有大碍。只是,肩膀上的伤麻烦些!”

魏正峰一摆手:“为受伤较重的兄弟敷药,其余的人自己止血,我们走!”

王杰书皱眉道:“咱们不用给他们说一声吗?”

说完,他还朝着刘泽宇他们的方向瞄了一眼。

“不用了。”魏正峰冷漠的道:“我做这些,不是让他们来记恩的!”

说完,转身融入了黑夜!王杰书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带人默默的跟了上去。不过,他回头看了一眼酒店,又瞅瞅四处在厮杀的人群,不由得暗自嘀咕,那个黑衣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峰哥像是早就知道似得,而且,他很明显的是在帮助遮天?

如果他是遮天的人,为什么又不跟对方打声招呼就走?

算了,这儿些问题,想来该他知道的时候,他自然会知道的。此时,又何必废这个脑筋?反正,不管生死,只要跟着峰哥就对了!

想到这儿里,王杰书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恍若一尊弥勒佛!

而就在这儿时候,刘泽宇带领的血斧堂小弟,也跟萧炎带领的黄泉堂众人胜利会师。

他喘着粗气,恭敬的对着萧炎,刚才他用过三刀之后,整个人几乎脱力。若不是萧炎等人及时出现的话,没准,他也已经和那些牺牲的兄弟一样了。

所以,他十分正式的行礼道:“多谢炎姐救命之恩!”

“不是我出的手,是老船,要谢你就谢他吧!”萧炎一侧身,让出了一位穿着粗布褂子,脚下踏着千层底鞋的农民似得中年人,不是老船还是谁?

“谢谢船院长!”刘泽宇急忙道。老船因为一直担任着汉魂医院院长的职务,所以,他才会有这儿称呼。

邵洋一摆手,抬起头来望着酒店道:“黑衣他们怎么样了?”

刘泽宇脸色一变:“老大他们还在里面,我们还没有进去,并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萧炎眉头一拧,直接道:“命令黄泉堂小弟,马上接手酒店的防务,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剑门一个人进来。也不准放一个人出来。”

说着,她已经越众而出,朝着酒店跑去。

火火和果果紧随其后,邵洋苦笑一声,急忙跟上。

刘泽宇则带了他的人,急忙朝着魏正峰他们的方向赶,可是当他到了那里的时候,只看见一百多具尸体,除此之外,哪儿里还有疯字营的身影?

PS:嗯,呼叫鲜花,呵呵 ,不说怕大家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