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16章 久旱甘霖

616章 久旱甘霖

萧炎上来之前,韩雨正半靠在墙边,嘴里叼着一根香烟,默默的抽着。胡来顶着大光头,肥硕的嘴巴一张一合:让李可儿给他喂苹果。

这儿家伙身上满是伤口,此时,动动嘴儿大概是他唯一能做的享受了。

陆辉脸色苍白,正坐在椅子上轻轻的喝着热水。

武柏坐在他旁边,一碗一碗的大口喝酒。至于卓不凡,则拿着一盆不知道是哪儿个客人撒的鱼翅,和从武柏那里讨来的三碗不过岗,在哪里引诱火影。

火影这儿家伙,明显的学聪明了,除了韩雨受伤之后,它跟人硬拼了几下之外,在这儿之前,它全都是在利用自己绝快的速度,和超卓的力量以及天生的个子优势,在四处打游击。

伤在它爪子和牙齿下的屠龙战队小弟,至少得有十几个。可谓是成绩斐然,可很显然,它对于自己没能保护好韩雨而分外自责。

所以,此时正趴在韩雨的身边,浑然不顾自己腿上的伤,也没有理会卓不凡的诱惑,只是时不时的伸出舌头来舔一下韩雨的腿,以表示安慰。

靠在里面的,则是天劫众人。他们一个个的嘴里叼着烟,互相吹牛打屁,强打着精神支撑着。

旁边,则有几个医生,挨着给他们注射战场上的军用吗啡。

四处都是烟雾,还有嘈杂的气息,有点儿像是菜市场。不过,这儿并不能遮掩他们身上的疲惫和孱弱的气息。

高强度的拼杀,让他们的精力,体力都损耗到了极点。尤其是韩雨等人,面对的是剑门,不,应该是雅库扎这儿个世界级的黑道组织,从十余万人手中挑选出来的高手,一场场的拼命搏杀,直让人觉得,他们能够活下来,都是一种奇迹!

便是胡来和卓不凡,也不过是强撑着自娱自乐罢了。若是可以,他们只想就这儿么一觉睡过去。

他们实在是太累了。

不过,当萧炎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韩雨还是蹭的一下跳了起来,胸口的鲜血再次向外渗透,可是,他的手,却迅速而坚定的握住了天策的刀柄。

陆辉几乎同时睁开了双眼,他的两手,凌厉而快速的各自抄起了一把手枪,目光中杀机闪动,紧紧的盯着楼梯口。

手枪,是他让人从剑门的那几名枪手手中,捡来的。

虽然他的手断了两指,可是,这儿个世界上,能够从他抢下逃脱人,依旧屈指可数。

他用枪杀人,只用一个手指头扣动扳机就够了。

胡来躺着的身躯,猛的坐了起来,枕在脑袋底下的血红色板斧,轻轻的向上聊着,暗红色的斧刃,森冷无比。

武柏,则是继续喝酒,可是另一手,却已经不动声色的攀爬上了刀柄。

转眼间,他们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沉淀了的更加血腥的杀气!他们就像是一群受了伤的野兽,明明已经伤痕累累,可是一旦危险迫近,他们便会露出锋利的爪牙。

此时的他们,更加可怕!

当萧炎在楼梯口出现的瞬间,陆辉的枪便已经对准了她的眉心。

然后,他和韩雨齐齐的吐了一口气。

重新坐了回去,韩雨对着胡来等人轻轻的一摆手:“萧炎!”

众人,顿时又变成了刚才的样子。

可是,马上他们就反应了过来。胡来两眼瞪圆,扭头道:“萧炎?你怎么来了?”说着,可能是触及到了伤口,他轻轻的吸了一口冷气。

武柏等人也不解的望了过来,只见楼梯口,一个一身红色,眉眼中透着一丝凛冽气息的女孩出现在哪里,正是萧炎。

可是,众人都有些愕然,韩雨给她下的命令,不是留守后方吗?她怎么会突然出现了?

不过,这儿并不是现在的他们所关心的重点。武柏紧跟着问了一句:“下面,没有剑门的人吗?”

“现在没了!”萧炎一看见众人,全都伤痕累累,眉头便已经皱了起来。

“暗蛇哥呢?”萧炎没有看见谷子文,心中便微微一沉!

韩雨等人的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韩雨急促道:“老船呢?我让你派人护送他过来的。”

“我人都老了,哪儿有你们年轻人腿脚快?”一个沉稳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众人便看见了邵洋。

亲人啊!

一看见他的瞬间,包括韩雨的目光中,都露出一种兴奋,惊讶难以自抑的神色。

“老船,你可来了,去,去……”韩雨伸手。那里,叶随风正在给老船进行简单的治疗。可此时,他连说几个去字,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武柏蹭的一下跳了起来,接着便是一摔。

邵洋伸手扶住他,笑眯眯的道:“年轻人,在江湖上混遇事不要慌。先让子弹飞一会儿!”

说完,他在武柏宽厚的恍若岩石般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一抹膏药,便贴在了上面的一道伤口上。

然后,邵洋直接从他身边走过,进了他们所指的那个包间。那是叶随风的包间,在韩雨他们吃饭的时候,叶随风便在里面准备好了简易手术的设备,血浆,药物,还有人!

武柏看着邵洋的背影进了房间,眉头才猛的皱起,他一把端起旁边的酒杯,咕咚咕咚的一口喝干,这儿才哈着酒气道:“这儿老船,从哪儿里弄的膏药,怎么还是烫的?哎呦,哎呦……”

韩雨白他一眼,并不以为意。

萧炎皱眉道:“暗蛇哥受伤了?”

韩雨点了下头:“被子弹打中了胸口,就在心脏附近。得亏你和老船来了,不然……”

在叶随风告诉他们,谷子文被子弹伤到了心脏,十分危险的时候,韩雨也下定决心,带领众人再冲杀一趟,总好过坐以待毙的好。可是,却被叶随风给制止了,因为,现在的谷子文,经不起一点的颠簸。当然,韩雨他们也是。

所以,在见到邵洋的时候,他们才会那么的兴奋。虽然,邵洋并不是万能的,可只要他在,暗蛇至少还有一分机会!

萧炎目光轻轻的从韩雨等人身上扫过,又看看那稀稀疏疏的天劫众人,眼中的凛冽之意越发的浓重起来,就好象是呼啸的北风,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肃杀和寒意。

下面惨烈的战场,已经让她隐约的猜到了这儿场厮杀的碰撞,是多么的激烈。可她依然没有想到,伤亡竟然会如此严重。

严重到陆辉这儿个天劫的教官,都为之残废。严重到韩雨这个老大,胸口都插着一把刀,严重到胡来,武柏,卓不凡等人都有些奄奄一息,严重到谷子文陷入生死危机!

这儿已经不是严重了,是遮天不能承受之重!

萧炎的眉头轻轻的竖了起来,一股凛冽的寒意,便瞬间笼罩了她全身。如果说以前的萧炎像是一个小辣椒,像是一团火的话,那现在,她就是在这儿火的外面,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寒冰。

“我这儿就下去,让人将剑门的人全都杀了!”萧炎的嘴儿中,吐出一句杀意十足的话,转身便要向外走。

“你站住!”韩雨急忙喝止住了她。

“你这不是胡闹吗?若是你真的下了这儿样的命令,那就等于是在剑门跟咱们拼命。你想过没有,这儿样会让多少的兄弟枉送了性命?柳镇海他们都是倭国人,可是,剑门中更多的人,却都是咱们Z国人。”

“难道你想因为几个倭国人,便让咱们自己人先狠狠的斗上一场,杀个血流成河吗?那样,岂不便宜了倭国孙子!”韩雨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脸色透着一种不详的红色。

胡来急忙道:“你别激动,老大,萧炎她不是还不知道吗?”说着,三言两语将倭国人派了柳生镇海化名来到Z国,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反正,最终建立了剑门的事情,简单一说。

萧炎皱眉道:“可这儿事情就这么算了?”

“剑门众人,其实也都是受害者!他们并不知道柳生镇海的身份。”陆辉淡淡的道。

“我们身上的伤,那些死去的兄弟,还有那些屈死的剑门的人,这儿么多年来被他们给祸祸的Z国人,这儿些仇,早晚都得报。不过,是去倭国,找倭国人算账,而不是跟咱们自己人!”武柏也难得的说了几句。

韩雨点了点头:“对,早晚,我们都得杀到倭国去,血染富士山。”

胡来一翻白眼:“你们不觉得,现在给咱们找些医生来,更靠谱吗?炎丫头,你若是再不动作快点,我们几个可就都挂了!”

萧炎这儿才反应过来,忙转过身,冲着楼下尖声道:“王帅,你他妈的给老娘跑快点……”

韩雨眉头禁不住皱了一下,随即苦笑。萧炎毕竟不是一般的女孩,她连人都敢杀,更何况是骂个嘴儿?只是,如此彪悍的她,以后,谁敢娶?

不过,王帅的到来,还是给众人带来了一针强针剂。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他的屁股后面,还有十几个从汉魂医院中挑选出来的医术高超的医生。他们抬着为外伤,甚至是小手术所准备的一切用品。

这儿也是韩雨为自己准备的后手,他知道,不管得手与否,今晚这儿一战伤亡在所难免,所以,特意调集了医生,并且暗中盘下了一座医院。不过,为了他们的安全,他还是让萧炎派人,在他们后面将王帅等人送过来。

而如今,这儿一步棋总算是及时的赶到了,也盘活了全场!

“先给天劫的人医治。所有重伤的兄弟,必须得保住他们的命。所以轻伤的兄弟,不得让他们的伤势再加剧!这儿是命令!”韩雨在见到王帅的时候,第一句话便是这儿个!

嗯,明天得考场地,所以,上午要是考完的话,下午回来更新吧,七点!!话说咱想花五千块钱买辆二手奥拓之流,练练车技,咳咳,表知道谁有啊,哈哈,表要事故哦,你懂的,仅限天水市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