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17章 平定后院

617章 平定后院

“老大,还是先给你和众位大哥治吧!”王帅扫了他们的伤势一眼,迟疑道。

韩雨摇头,声音沙哑道:“执行命令。”

“老大,还是先给你看吧!”

“是啊,我们伤的不重,您和教官他们的伤……”天劫众人,骨干是楚老爷子手下的雇佣兵,对于韩雨这儿个楚家选出来的代言人以及非常有可能的继承人,自然是忠心耿耿。此时听到要让他们先治疗,自然出言推却。

“好了,大家都伤的不轻,就别争了!”陆辉轻轻的扫了天劫众人一眼,又看看韩雨,知道他是对于天劫的伤亡颇为自责。不愿意再看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受到意外。好在,都是些外伤,简单的止血,太复杂的也做不了。只要王帅他们速度快点的话,应该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就,听老大的吧!”

王帅这儿个时候也不敢多说,老老实实的答应一声。指挥着人快速的给天劫的人进行简单的治疗。

“哎,困死老子了!”胡来打了个寒颤,嘴角已经有些发青。

武柏醉眼朦胧的笑了一句:“我也是!”

韩雨和陆辉齐齐的厉声道:“不行!”

“这儿个时候绝对不能睡,不然,你会长睡不醒!”韩雨轻轻的吸了一口冷气:“萧炎,你给我看着他们两个,若是他们敢睡,就给我抽!”

吃他这儿么一吓,胡来和武柏的两眼立即瞪圆,哪儿里还有半点睡模样?

“哎,对了,炎丫头,你怎么来了?”胡来像是突然反应了过来似得,问了 一句。他记得老大说,家里由她看着的啊!

陆辉等人也纷纷愣了一下,韩雨一顿,随即轻声咳嗽道:“是我让来的!”

萧炎鼻子一皱,冷哼道:“你不用替我遮掩,是我不放心你们,自己要来的。你以为,遮天没了你,还能是遮天吗?”

韩雨有些尴尬的皱了皱眉头,众人虽然全都有伤在身,可闻听她此言,还是禁不住嘿嘿坏笑着偷瞄韩雨。

“咳咳,你这儿丫头,老大让你来那是神机妙算,你自己来那算什么?还抢,有什么好抢的?”胡来有些虚弱的驳斥了他一句。

便在这儿个时候,刘泽宇跑了上来:“老大!”

“下面怎么样了?”韩雨一见到他,又松了口气。他上来,至少局势不会太坏!

“多亏了炎姐带了黄泉堂的兄弟们赶来,如今,剑门已经开始了全面溃败,我们赢了!”刘泽宇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顿了一下才道。

韩雨面色苍白道:“将楼下收拾一下,替,陆辉找到断指。萧炎,你马上黄泉堂抽调五百人,维护从酒店到医院的通畅,抽调五百人,保护医院的安全。这儿,便是你擅离职守的惩罚,黄泉堂要将功赎罪!”

萧炎轻轻的一吐舌头,和刘泽宇急忙答应一声,转身朝下跑去。

这儿个时候,邵洋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韩雨等人紧张的望了过去,目光紧紧的盯着他。

邵洋缓缓道:“情况不太妙,子弹触及到了心脏,此时,还无法确定他的心脏到底受损多少。需要马上送手术。”

“能颠簸吗?”

“已经止血,如果时间快的话,问题应该不大!”

韩雨等人长长的松了口气,只要人还活着,那就还有希望。

“一定要救活他,老船,一定要救活他!”韩雨红着眼睛道。

“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我会尽力。”邵洋点了点头,随即瞟了他一眼,眉头一皱:“你还是不要情绪太激动了,不然,我不敢保证你的伤势会比他轻。”

说着,他扫了一圈,轻叹道:“还有你们。”

刘泽宇的动作很快,有了邵洋的帮助,韩雨等人也都很快被进行了伤口简单的包扎,然后送去了医院。

在去医院的路上,强撑着精神的韩雨等人,全都昏死了过去。这儿一下,可是吓坏了萧炎等人。

“炎丫头,你现在马上让人再去找医生,这儿些家伙,全部都得进行手术。我带的人,肯定忙不过来,而且也没有足够多的手术设备和药物,需要马上再找一家医院,最好挨得近一下。另外,马上组织人进行抽血,他们都需要输血!医院没有这儿么多的血浆!”邵洋一边给韩雨等人进行紧急治疗,一边头也不抬的对着萧炎道。

萧炎瞄了躺在那里,面如金纸的韩雨一眼,他的胸口还插着那把短刀,因为害怕伤到了心脏,暂时不敢给他拔出来。这儿一路上,晃的她心里一直惶惶的。此时,听了邵洋的话,她的目光顿时变的凛冽无比:“您就放心给他们做手术就是了,其他的事情,您不用担心。”

邵洋抬起头,忽然屈指一弹,一道凛冽的劲风从车窗露出的一点飞了出去。刚刚他们经过的一个路灯,瞬间而灭!

萧炎的目光悠的一下亮了起来,现在车子不仅开着,而且速度不慢。

在这儿样的情况下,他只是屈指一弹,竟然就能打破路边的路灯?这儿得是什么样的功夫?

萧炎看了一眼车窗,只有一指头粗有限的空隙开着,饶是她此时的心情不太好,也对邵洋露出了无比震惊的神色。

邵洋不等她发问,便松开了手,里面,是一枚黑色的钉子,带着八个棱角,虽然没有光泽,却透出一股幽幽的寒意。

他只是给萧炎看了一眼,便重新握上了拳头:“这儿叫七星棺材钉,若是喜欢的话,有空可以来医院找我!”

萧炎看了他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能告诉黑衣吗?”

邵洋笑笑:“随你!”

萧炎抿了抿嘴儿,声音虽轻却坚决道:“那我会去的!”

这儿时候,车子已经到了医院。她下了车,帮着将韩雨等人抬下来。砖头走了过来,这儿小子的胳膊脱臼了,肩膀上也挨了一刀,此时,打了个绷带胡乱缠着,提着把陌刀走了过来:“小姐,楚老爷子派人来了。”

“嗯,什么人?”萧炎的眉头弯了起来,神情越发的凛冽!

“他们自我介绍说,都是外科医生!”砖头低声道。

萧炎扭头看向邵洋,邵洋缓缓的点头,萧炎摆了摆手道:“让人将他们交给老船,吩咐人看紧了,若是有什么不对,立即宰了!”

……

JN。

就在韩雨跟剑门在SY大战的时候,鬼火带了人也朝ZB杀去。

夜色清冷,只有淡淡的月光,从云缝中露了出来。

云镇北坐在车内,默默的抽着烟。他是剑门的一名正式小弟,此次奉命作为进攻ZB的探路者。

所谓探路,就是他要为位于他们后方大概两公里左右的剑门大队人马,探明沿路的情况。省的不小心中了遮天的埋伏。

“背哥,等灭了遮天,兄弟们也该升官发财了吧?”旁边一名小弟笑呵呵的道。

云镇北瞄了他一眼,冷哼道:“升官发财?等你能活下来再说吧!”

那小弟这儿才会意到刺激到了背哥的痛处,不由尴尬的嘿嘿了两声,不说话了。

云镇北有些烦躁的将烟头丢到窗外:“向后面发安全信号。”

说完,他便闭上了眼睛。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啊对,是人的命天注定,这儿话说的真他妈的一点都没错。看他的名字,叫镇北,若说起来也够拉风的吧?可要是再加上姓,可就郁闷了。

运真背,没错,他的运气是够背的。他娘的,一直在道上厮混,他也算是个老鸟了,一路上血雨腥风的那就不用说了。最初,跟他一起进入剑门的几个家伙,现在可全都成了小队长,中队长,有的甚至都是一个分堂的副堂主了。

整天在他面前牛哄哄的,唯独他,第一次本来应该高升的时候,因为不小心上了队长的女人,结果,非但没功,反而被揍了个半死。妈的,他怎么知道那个酒吧中**的小娘们,会是自己顶头上司的女人?

第二回更惨,论功行赏的时候,他不小心将队长的一个心爱的古董给碰碎了。妈的,不过是个赝品罢了,却生生又毁了他的前程。

第三次,是因为有人吹嘘他**功夫好的时候,被队长给听见了。天可怜鉴,他不知道队长是三秒五次郎啊!

……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反正他是队长,分堂主,副堂主,甚至堂主都在无意中得罪了一大堆,还都他妈的在关键时刻,运气简直背到了家!

渐渐的,剑门的少主,柳破东都知道了他的光辉事迹,他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我倒想看看,他能够倒霉多久。

然后,他便一直倒霉到现在,成了剑门大名鼎鼎的背哥。因为,社团中的不少中层,甚至是高层都知道了他们的少主子说过这儿么一句话,他们怎么会扫了少主子看热闹的兴致?

妈的,人的命天注定啊!云镇北再次轻叹一声,可是他的目光马上就瞪圆了。前面突然亮起了车灯。

“快停车,我擦……”云镇北急忙朝前踢了一脚。此时的他,完全可以跳车自救,可他却不忍心车中这儿五六名兄弟,因此而丧命。

可是,那小弟被他一踢,越发的慌乱起来。他左右扭着方向盘,想要躲闪,可对方车灯大亮,直直的冲他们冲了过来。

眼瞅着就要撞到一起了,大车却突然停了下来。而那小弟也已经死死的踩下了刹车!

嘎吱,车内的人向前一摔,没等他们起来,十来个身穿灰衣,面带凛冽的年轻人已经围住了他们。

前面的一人也不答话,直接一刀砸碎了驾驶室的玻璃。然后朝驾驶室坐的那名小弟捅了过去。云镇北冷哼一声,手中的钢刀贴着车顶挡了过去。

当。

两刀相交,外面的人竟然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一声轻咦传了出来,云镇北也微微眯了眯眼睛,对方的力道不弱,虽然比他稍有逊色,可此时他们显然是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之中。

“有什么冲我来,他们不过都是新手,算不的真正的剑门中人!”云镇北推开了车门,满脸平静的走了出去。

……

鬼火中埋伏了。也不知道是云镇北遗忘了,还是有意的,总之,他没有在遇到突变的第一时间通知鬼火。

结果当鬼火带领剑门的一千余名小弟,分别乘坐五十多辆大客,五十多辆货车,还有二十多辆轿车行驶到漆黑的路上时,四周突然亮起了刺目的灯光。

公路两边,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早就停好了一辆辆的卡车。车灯夺目,更要耀眼的却是灯光前面,那些黑压压的人影。一个个默然耸立,一时间也分不清有多少!

鬼火脸色顿时变了,可是此时,他们在想向后撤,已经来不及了,十几辆卡车,已经顶在了那里。

“下车,所有的人都下车,集合!”鬼火用对讲机下达命令,其实不用他说,已经开始有人下车了。

李剑白静静的看着这儿一幕,准确的说,他是在用一个眼睛盯着这儿边,另外一个眼睛,却在望着楚九。饶是天刀九爷那泼天般的胆子,也被他这儿一手给弄了个毛骨悚然。

“九爷!多谢您了。”李剑白微微弓身,行礼。

“叫九叔吧,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有我这儿些老兄弟在,我可以保证,鬼火那小王八羔子,绝对走不掉!”楚九微微一笑,言语亲切又不失豪爽。

这一次,四周站的,绝大多数都是楚九带领的原楚兴社老人。

这儿些已经在各行各业安稳起来的汉子,虽然穿的五花八门,可是,只要楚老爷子一声令下,他们便能提刀。而只要一刀在手,他们就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冰冷而凛冽的气息。

恍若浸血的长刀,不用挥舞,便已经杀气腾空!

这儿是一支百炼精兵,虽然,李剑白说只是请他们站站场子,并不用上阵厮杀。可一看到敌人,他们还是本能的眯紧了眼睛,恍若一只嗜血的野兽。

李剑白再次施礼表示感谢,然后,他施施然的向前走了几步。此时,剑门中人,离他们足有一百多米。

他两眼轻轻眯着,第一次像是正常人一样,朝着剑门旁边扫了过去。

然后,他举起了手中的车把弓!

鬼火才刚刚下车,便感觉到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死亡气息,已经紧紧的笼罩了他。他豁然转头,远处的黑暗中,似乎有一股黑色的洪流,在暗中朝他吞噬而来。

他两眼一眯,手中的长刀,对着前面的夜空便劈了下去。

当!

当!

闪电般的两刀,似乎是劈在了空气上,可不断闪烁的火星,却在证明他并没有劈空。鬼火才刚想笑,嘴角的神情便猛的僵住了。他低着眼,轻轻的瞄着自己的喉咙上插着的那支箭,上面白色的箭羽在轻轻舞动。

李剑白!

他的目光轻轻的一眯,想要抬起头看一眼那个白色的身影,却再也没有了力气。当年,他不是说自己只会发射连珠箭的吗?现在,怎么变成三支箭了?他骗我!这儿是他倒下去时,最后的一个念头!

李剑白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弓,右臂已经颤抖不停。他的神色却冷峻如常,静静的道:“告诉剑门的人,鬼火已死,投降吧!”

后面的楚九静静的盯了他一眼,目光轻轻的眯了起来。

而几乎同时,明天龙也一枪挑中了那名剑门前来JN增援的头目喉咙,嘶声道:“告诉他们,放下武器者,免死!”

旁边,乌鸦鸦的天龙帮小弟,立即厉声吼了起来,随着第一个放下武器的剑门小弟出现,渐渐的,响起了一地的武器落地声。

至此,剑门在SD的势力,被彻底铲除!

亲们,五千字章节哦,可以送花哦,求几千块钱的奥拓过车瘾哦,谢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