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18章 内忧外患

618章 内忧外患

距离遮天进攻SY已经过去了三天。

在这儿三天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而让许多人更深切的理解了风云突变这儿四个字的含义。

在遮天跟剑门对上的时候,虽然也有的人,暗中为遮天鼓劲,比如封不动,比如郑元豪,可在他们的心中,对于遮天能够战胜剑门,其实也是抱着保留态度的。更别说那些原本就不看好遮天的人了。

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遮天不仅赢了,而且赢的如此干脆利索!

剑门的老大被杀,手下大将鞭虎,鬼狼,鬼火,疾风等人被枭首,甚至就连剑门中那支只闻其名,曾经杀的天狼社,杀的青帮退避三舍的屠龙战队,也被遮天给灭了团。

连战连捷,遮天所表现出来的强悍冷血,很是跌破了许多人的眼镜。

而双方在对决中胜负的转换之快,简直就像是一幕**迭出的戏剧一样。不过,更多的人却还没有弄清楚,遮天到底是怎么将那么多的人带到剑门总部,玩了一招漂亮的斩首的呢?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剑门在故意配合他们似得。

他们并不知道莫太横是内奸的秘密,所以,很多人对此都表示非常的不解。直到他们发现,叶随风,李剑白,明天龙等人全都投靠了韩雨之后,他们这儿才恍然大悟,将一切都归附到了楚老爷子的身上。

于是,他们对于遮天,更为警惕了。不管是天狼社,青帮还是幽冥会,似乎都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若是任由遮天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它将比剑门的危害还大。

这儿是一个习惯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社团,这儿是一个不按常理,平时温顺,可是只要你一口咬下去,却会发现它比刺猬还难缠的社团。如果给了它足够的时间,空间,那谁也不能保证它会走多远。

当然,这儿些不过是所谓的理由。最根本,最直接的一点,还是利益。这儿一战不管是遮天赢了还是剑门赢了,眼下,都到了该分蛋糕的时候了。他们自然是想着上前来分一杯羹的。

而韩雨等人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遮天的大将全都负伤,这儿让遮天的进攻能力,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好在狂熊等人,在关键时刻挑起了大梁。萧炎,墨迹,山炮,狼牙几人四面出击,而如今,遮天已经控制了DL市以北的四五个地区和SY全市。

不过,形势却越发的严峻了。

天狼社派了李东,率领五千余名天狼社小弟,虎视步新市,威迫SY。同时,青帮的金不三,也带了近万人,直接南下。相比天狼社的试探性的举动,他们直接是进攻。

如今,已经夺取了剑门跟青帮挨着的两个城市,并且,剑门的几个堂主也摇摆不定,随时都会投降。若是如此,只怕不出三天,剑门北边的大半地盘,都会落入青帮囊中。

最南边,幽冥会派出了玉箫鬼使,率领八千名精锐,会同战盟悍将陈楚,已经到了JS省,随时都可能北上,夺取遮天在SD的地盘。

转眼间,战云再次密布。而这儿一回,遮天不是进攻,而是防御。

它已经陷入了三大帮派联手夹击的不利局面,不仅如此,遮天内部因为消耗,不少小弟受伤,阵亡需要抚恤,连番大战,需要休养生息。许多人,已经倦怠的不想再提刀厮杀了。

如今,SY,孤悬于外,四周都是剑门的旧有势力,跟遮天已经取得的势力,青帮,天狼社占据的地盘互相交错,纠缠在一起。

内忧外患并重,风雨雷电交加。

眼下的遮天,有点儿像是一头刚刚费劲全力,猎杀了一头狗熊的猛虎,可是,就当自己鲜血淋漓,才刚刚吃了一个熊掌的空当,身边便又出现了三头无情的狮子。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狗熊,而且,很有可能还有它这儿头老虎!

也正是因为这儿三个帮派的突然举动,萧炎才被迫停下了遮天扩张的脚步,转而开始小心的防御有可能出现的极为不利的局面。

“大家都说说吧,如今的情况该怎么办?”医院中,面色苍白的韩雨眉头紧促,靠在沙发上。他的嘴里还叼着烟。

柳生镇海的那一把短刀,被他体内的牛皮甲挡了一下,终究是没有伤到心脏。只是,他身上的刀口太多了,以至于现在,根本不可能跟人动手。

武柏他们的情况,跟他也差不多。只是陆辉,他的断指是找到了,可当时不知道有多少人踩过,早就已经变形。根本无法接上了,陆辉对此,倒是表现的比任何人都平静。

跟那些死去的兄弟比起来,他只是付出了两根手指的代价,已经很是幸运了。

韩雨等人本想劝他,安上一个人造的手指,却被他给坚决的拒绝了。陆辉是这么说的,只要我还有一根手指在,我就开枪,能杀人。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在身体上安两个原本就不属于我身体的玩意?

他显然是想用这残指来祭奠死去的兄弟,来让自己记住这段血仇。

韩雨等人除了沉默以外,还能说什么?

至于谷子文,这儿几天全部都在重症病房中,他做了心脏手术,如今,算是堪堪脱离了危险。不过,不休养三五个月,是别想恢复到没受伤以前了。

这儿次的会议,除了暗蛇之外,遮天所有的高层。包括各堂的副堂主,分堂主,还有李剑白,叶随风,徐阀明等人。

“要我说,没什么好说的,谁敢抢咱们的地盘,咱们就剁了谁的爪子!”狂熊第一个哼声道。

胡来瞪了他一眼:“滚滚滚,你去剁一个我看看?”说着他扭头对韩雨一笑:“不过老大,我觉得他说的不错,是得剁了狗日的,省的他们得寸进尺。”

众人无语啊。

叶随风轻声道:“和尚说的没错,是得打,可是怎么打,却是有道道的。”

众人全都望向他,韩雨嘴角一勾,轻声道:“你说说看!”

他的身边,堪称猛将如云。胡来,武柏,陆辉,他自己,如今还要多上一个李剑白,可就是能动脑子的人太少。萧炎,谷子文都只能勉强算半个。可叶随风这个胖子,却是天生一个只动脑子,不动手的人。

他设计遮天的时候,步步为营,要不是莫太横出现的太过意外,他可以在朝遮天展露自己智慧谋略的同时,又不得罪遮天,简直就是一举数得。而反过来,当韩雨选择相信他一把,让他帮忙定计的时候。

他利用莫太横的身份,反过来将剑门算计的死死的,甚至在最后的关键时刻,还救了谷子文一命。

堪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虽然其中有些许的意外,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偏差。最为关键的是,在当初韩雨跟他见面的时候,今天这种情况,他都已经预料到了。

而韩雨之所以在JN潜藏了三千精锐未动,等的边是这儿一天!

叶随风呵呵一笑,顺手将卓不凡手中的苹果抢了过来,放到自己嘴里咔咔的吃着:“柳生镇海很明显是倭国人早就设计的一步暗棋,他隐忍到现在,所图之大,绝非寻常。而现在,我们将他们一窝端了,可以想见,他背后的主子会多么的愤怒!”

众人一顿,陆辉拧眉道:“你的意思是雅库扎很有可能会对我们进行报复?”

“不是可能,是一定。黑衣上一次宰的那个年轻人,叫井衣步兵,他是倭国山口组的未来继承人,井衣老鬼子的独生子。若我没有猜错的话,柳生镇海也是柳生家族极为重要的人物。”

“如此重要的两个人,全都死在了我们手里。如此重要隐秘的计划,被我们破坏殆尽,就算雅库扎没有动作,只怕井衣和柳生也会自己行动。”

“他来最好,他就是不来,我还想去找他们呢!”陆辉冷哼一声,目光中露出了猩红的杀机。

叶随风摇头道:“万不可小瞧了他们,能够在世界上排进前几位的雅库扎,实力之强,底蕴之丰,绝不是眼下的遮天能够抗衡的。现在,对我们唯一有利的形势,就是他们不能大张旗鼓地派人杀来,不然,我一定会劝各位逃命。”

“那小鬼子想要报复,那也得等咱们活下来吧?若是咱们被天狼社他们给灭了,他们还报复个屁!”狂熊没好气的道。

“郑元豪也真不是个东西,妄老大当初对他如兄弟,这儿小子竟然……”

武柏的话还没说完,韩雨便拧眉道:“三郎,闭嘴!”顿了一下,他才道:“郑元豪为人豪爽,可他毕竟是天狼社中人,自然要以天狼社的利益为重,若是他身在天狼社,却还暗中帮咱们,那才是真的吃里爬外。”

“这儿话说的不错,不过,郑元豪并不支持天狼社进攻咱们。只是,他们的老大,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罢了!”叶随风淡淡的道。

他手中掌握着原剑门最大的情报组织随风,所以,众人对于他能够说破天狼社的举动,并没有太过意外。

韩雨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点头道:“那你的意思是将咱们眼下的形势,跟雅库扎可能的报复,联系起来?”

叶随风笑呵呵的吃了最后一口苹果,无限阴险的道:“咱们不是一个人灭了剑门,不是一个人。咱们还有同伙,那就是青帮,是天狼社。是他们暗中提供消息,帮的咱们。所以,剑门是咱们合伙灭的,至于雅库扎的报复,那自然也该由我们一起承担了。只抢地盘,不担风险,这儿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