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27章 幽冥会来了

627章 幽冥会来了

相比郑元豪和关森为了新闻发布会的邀请而头疼不同,金不三心中是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得意。

虽然在严打中,他手下有数百小弟落网,不过,这儿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损失,相反,这儿一切都只能说明,遮天的确已经力穷了。

所以,在收到了遮天传达过来的议和信息之后,他毫不犹豫的表示了拒绝。他要穷打落水狗,实现社团在东北境内的光复。

不过,对于上上电视,尤其是代表金山集团,他倒是乐意至极。为了怕自己上面的两位兄长跟他抢,他直接将这儿个消息扣押了下来,然后,起身朝SY市赶去。

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除非韩雨是疯了,不然,绝不敢动他一根毫毛!

……

“什么?遮天主动要求跟青帮,天狼社和解?”迟啸飞手中握着一杆玉箫,有些惊讶的挥手让手下下去,这儿才转身朝着自己身后的一个中年人望了过去。

中年人面色蜡黄,面带病态,两条手臂十分的欣长,显得粗壮而有力。尤其是他的两手,骨节要比长常人的大一倍而有余,远远的看上去,就像是两个小蒲扇一般。

若是叶随风看见此人,定然会大吃一惊。

因为他是幽冥会左右两大鬼帅之下,四大鬼将之一的断魂。

而在断魂之外,还站立着一个年轻人,他身材修长,目光清冷,脸色带着一种常年不见阳光的白,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铁剑一样,带着猩猩血气,杀气迫人。

在他的怀中,抱着一把一尺多长的短剑,通体金黄,却不会给人一种金煌煌的俗气感,反而像是一条毒蛇般,透着一股子阴寒的气息。正是跟迟啸飞齐名的幽冥会六大鬼使之一的金剑鬼使王胜西!

这儿一次,幽冥会根本不是只派了一个玉箫鬼使迟啸飞,而是四大鬼将之一的带队,两大鬼使齐出。显然,幽冥会这儿一次,并不只是趁火打劫那么简单!

“你怎么看?”断魂声音有些沙哑,像是砂纸在打磨墙面,在人的耳朵里丝丝作响,直入骨髓!

迟啸飞却没有流露出半点难受的神色,而是恭敬的道:“那个黑衣,是个意志坚决,而且不愿意轻易放弃的人,这儿一点从他跟剑门的厮杀可以看的出来,这儿人习惯在解决了后顾之忧后,再去寻找对手最强的点。他,喜欢以硬碰硬。”

“所以,我认为,他是打算集合全力,先解决了我们,再对付天狼社和青帮!”

见断魂没有说话,迟啸飞又道:“遮天,元气已伤,他能战之士不过六七千人,全部驻防在SY,和LN的地盘。黑衣受伤在胸口,陆辉断了两指,暗蛇重伤未醒,其他的人情况也都差不多。如今,遮天已无能战之将,所以,我估计最大的可能,是他会派黄泉堂的堂主萧炎秘密抽调各堂精锐前来对付我们。”

“一个小丫头?你当黑衣是傻子吗?”金剑鬼使冷冷一笑,声音就跟他手里的剑一样,寒气迫人。

迟啸飞也不生气,轻声道:“切莫小瞧了这儿丫头,黑衣既然能让她担任黄泉堂的堂主,定然说明她有着过人之处!要知道,东海帮可是她带领的黄泉堂打下来的!”

“东海帮,也算是一个帮派吗?”金剑鬼使冷笑一声,骄傲而不屑。这也不能怪他,幽冥会即便是一个鬼使,也足以参加黑道大会而备受尊重,只是因为幽冥会即便是在四大帮派中,实力也是最强的!

而赵东海算什么?在他们的眼中,连一个分堂主都不如。便是遮天,在他们幽冥会内,也不过就是一个堂的力量罢了!

所以,他骄傲,他不屑,因为他有着骄傲和不屑的足够实力。

断魂淡淡的道:“一个不过十八岁的小丫头罢了,她就算是打娘胎里开始练,也没什么威胁。既然你说黑衣的姓格,不愿意跟人低头,那此时他的举动,便只能说明,遮天已经连到了嘴边的蛋糕都吞不下去的地步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不用等了。命令,陈楚率领战盟三千人,占领ZZ,玉箫,金剑,你们两个各带两千人,悄悄的跟在陈楚的身后。

如果他遇到了埋伏,你们便反过来将对方包围,我会随后带人赶到。如果一切顺利,那你们便改道JN。”

“这儿一次,楚家接连出力,大概的实力已经被我们摸的差不多了。为什么我们不直扑天水市呢?”迟啸飞有些不解的问了一句。

“楚老头纵横多年,岂能那么容易被人摸清底细?遮天虽然疲弱,可毕竟还能纠结起近万战力。而且,你少算了一个人,一个在现代能将箭射的比枪还要强的人,会比遮天所有的战将都要可怕!”断魂淡淡的道。

迟啸飞的目光狠狠的一缩,李剑白,遮天箭神!

“若是被我遇到,我不会给他射箭的机会!”金剑鬼使冷哼一声,目光中爆出一抹森冷的杀意。他怀里的剑,仿佛通灵一般,也越发的阴寒起来。

……

萧炎静静的望着面前的地图,眉头渐渐的越皱越紧。她感觉有些不对劲,本来,她的判定是幽冥会直插天水市。毕竟,只要天水市一乱,对遮天方面的打击是难以想象的。

而且,如果不占领天水市的话,有楚老爷子在,幽冥会无论怎么动,都会如鲠在喉。所以,她在天水市悄悄的安排了黑羽堂的三千人,天龙帮的六千人。

这儿九千人的队伍,唯一的任务,便是层层阻击幽冥会的进攻。而在她的手里,除了老大给他安排的两千人外,又给她从各个堂口抽调了两千名精锐。这儿几乎是遮天能拿出来的所有家底子了。

一旦幽冥会在天水市陷入泥沼,那她便会率领这儿五千名精锐,进行反扑!

这儿是遮天的决死一战,不容有失。可是现在她忽然想到,如果,幽冥会不进攻天水市,那她又该怎么办?

“我命令:李剑白,罗纯,砖头,刘三刀,各自挑选五百人,前出到ZZ,若是幽冥会从这儿里进攻,利用地形之便,伺机袭扰,不过,不得与他们硬拼。李剑白负责统一指挥,务必要让他们明白,在没有解决掉我们之前,地盘只是累赘!”

“是!”罗纯三人没有一点儿犹豫之色。这儿个时候,他们深知谁的能力最强,谁去挑大梁。他们三个在遮天的资格虽然比李剑白要老,可是,论起个人实力,他们远远不如李剑白。

道上争雄,最为让人敬服的还是身手!

而且,李剑白在剑门的时候,便已经是堂主了。击杀鞭虎,为遮天进入QD,立下大功。而罗纯和砖头是黄泉堂的人,刘泽宇更是韩雨的人,对于萧炎的命令,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这儿也是萧炎为什么没有选择狂熊等人随着李剑白一起出击的原因。

李剑白的目光还是那么的游离,却分外的清明。他的手边斜斜的搭着一个箭囊,里面,放着七支雕翎白羽箭,他的那把血浪长弓不知道被他放在了哪儿里,可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它随时都会出现并对敌人发出致命的一击。

“若是对方没有进攻ZZ呢?”李剑白轻声问了一句。

萧炎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就好象是一朵在阳光下突然盛开的带刺玫瑰,透着一股凛冽的味道。她红唇轻启,平静而强悍的道:“那我们就主动出击,杀进JS!”

跟在她身边的一干遮天悍将们,齐齐的顿了一下,随即一个个的目光中露出了兴奋的光芒。进攻幽冥会,进攻国内最强的帮派,这儿是多么狂妄的想法啊,可是,却又是多么的让人热血沸腾!

夜晚,一如既往的来临。

也许是得到了保证,或者是试探韩雨的诚意,一直徘徊在步新市外的天狼社众人,开始了朝着整个市区**的行动。

遮天方面保持了绝对的安静。

而本地的剑门小弟,早就在这儿之前便已经被魏正峰的疯字营给招募走了,便是社团的一些资产,也被掠夺一空。能够带走的资金什么的,自然没有一点落下,便连带不走的不动产,也纷纷被转租或者变卖。

天狼社除了能在这儿里收取保护费之外,得到的,只是一座没有了任何油水的地盘!

不过,这儿丝毫没有影响李东的心情,天狼社,在他的带领下,终于迈出了东进的第一步。曰后,他便是天狼社开疆拓土的第一功臣!什么郑元豪,李显农,统统都得靠边站!

若是能够再进一步,那他,便是西北王!

李东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望着脚下这儿座灯火通明的城市,目光中露出了滔天的野心……

ZZ。

陈楚当年在黑道大会上丢了人,被红色销魂帮的帮主红罂粟给狠狠教训了一顿,为此,战盟还损失了毒品的份额。回去之后,他差点没被他们老大暴君给剐了。

这儿一回,他奉命率领战盟三千精锐前来助阵幽冥会,得到的是死命令,若是他再给战盟丢了人,那他就算是回去,也得被凌迟!

所以,这儿一路上,他是憋了一肚子的力气和怒火。当初他在黑道大会丢了人,可是,黑衣跟遮天却出尽了风头,占足了便宜。

私下里,他早就将黑衣给恨上了。这儿一回,他便要让黑衣看看,得罪了他陈楚的下场。

“命令,各队人马分散开来,按照早就制定的计划,直扑遮天各处堂口。我们要一战而定ZZ。”陈楚目光阴冷,沉声道。

“是!”得到了命令的战盟众人,立即化作一个个的百人队,朝着遮天的场子扑了过去。

不过,让他们感觉到惊讶的是,这儿些场子中,竟然连一个遮天的人都没有。

就当陈楚纳闷的时候,他得到手下的汇报说,下午的时候,驻守在这儿里的大约有三四百人的遮天嫡系队伍,已经离开了这儿里,朝天水市增援去了。如今,这儿里只剩下了一些遮天还没来得及吞并消化的土著帮派和混混。

陈楚当即便猜到,遮天这是误以为幽冥会会抢先进攻天水市,所以才会调集各处小弟到天水备战的。只怕如今的ZZ已经空虚到极点了。

这儿可是个好机会。

“李怀,带五百人进攻H县,锰郯,带五百人进攻M县。趁着遮天反应过来之前,我们要抢先把这儿里握在手中!”陈楚扬声道。

“堂主,幽冥会的人不是让咱们不得分兵吗?”锰郯小声道。

“幽冥会?你别忘了,咱们是战盟,不是幽冥会。再说,幽冥会又不知道这里已经空虚。”

“我只是担心,这儿若是个陷阱……”

“屁的陷阱!”陈楚冷冷一笑:“遮天先是战东海帮,又进攻剑门,如今连他们的老大都已身受重伤,卧床不起。他拿什么跟咱们抵抗?ZZ不过一个市区,若是遮天真的集中全力打过来,咱们就会被人包了饺子。抢先占据两个县城,只是为了咱们能有更大的战略回旋空间!你若是不愿意捞这份功劳,那便算了,阿鳖……”

“别,别,堂主,我哪儿会不愿意啊,您放心,我保证将M县拿下来!”锰郯身子一正,然后扭身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不大一会儿,便有两个打着长灯的车队,从ZZ市冲了出去。像是两个螃蟹的角一样,延伸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