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29章 火中取栗二

629章 火中取栗 二

在锰郯战死的时候,李怀这边也到了尾声。

这儿个李怀要比锰郯细心,也要比他硬气。他带了两百多个小弟,据守在一个酒吧。

当遮天的人攻过来的时候,他的人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只是可惜,这儿一次他所遇到的是狂熊和血斧堂众人。

双方刚一照面,血斧堂的众人便齐齐的丢出了一柄柄小斧子。足足有两三百把斧子,铺天盖地而来。在酒吧这儿样封闭的环境中,他们连躲闪和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李怀的手下,转眼间便倒下了足有一半。

然后,便是近身搏杀。

练习了将近半年血战八方刀法,又经历了对东海帮和剑门的一场场厮杀的血斧堂众人,用百战精锐来形容他们,一点也不为过!

再加上胡来的回归,非但不是叛徒,反而为社团立下大功,更是让血斧堂的小弟深深的扬眉吐气了一把。连带着,那种想要表现的欲望也跟着膨胀起来。

此时,对上惊慌失措的李怀手下,哪儿还有不手到擒来的道理?

他们将狂暴,凌厉的攻势发挥的淋漓尽致,像是绞肉机,缓慢而坚决的剥下一层层的战盟小弟。

尤其是狂熊的那把禅杖,抡圆了,那真就是无法匹敌啊!

不管你是人还是刀,反正是沾着碰着,那便是一片死伤。这儿货所到之处,五米之内根本看不见人。不仅见不到战盟的人,便是血斧堂众人,也纷纷躲在四周。

“嗨!”狂熊低喝一声,手中的禅杖猛的一转,前面的那个铁杖顿时倒在了一名小弟的胸口。而后铁杖向下,另一头那带着残白色月牙铲的锋利尖端,对着李怀的脑袋便拍了下去。

在这儿嘈杂的厮杀声中,这儿一下,掀起的呼啸,竟然震的人耳内呜呜作响。

显然,不断的厮杀,磨练,狂熊比起韩雨最初遇到他的时候,已经有了十足的进步!

李怀双眼通红,虽然奋力搏杀,奈何一来人手上并不占多少便宜,二来,他们不知道对方来了多少人,心神慌乱,所以,已经渐渐的落入了下风。

当狂熊找到他的时候,他也盯上了狂熊。

只不过,狂熊明显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一些,没等他靠近,那禅杖便带着风雷之声砸了下来。

李怀只来得及两手举着刀柄在头顶一横,禅杖便蛮横的砸了下来。

狂熊的禅杖本来就沉重,再加上他刚才是抡圆了向下拍的,占足了力量上的优势。李怀又如何能够挡的住?

只听当的一声响。

李怀手中的刀便迅速的落了下来,禅杖直奔他的头顶。不过,他毕竟也是久历生死的人物,在这儿危急关头,他的一手紧紧地托住刀背,以抵抗禅杖上的巨力,他的身子则一个铁板桥,向下倒去。

砰,他落在了地上,可是,狂熊的禅杖也被他给挡住了。

狂熊铜铃似得双眼中,闪过一抹暴虐的气息。他低吼一声,手中禅杖一转,带着月牙铲的那端,顿时便在李怀的胸口带起一道血肉。

而锋利的月牙,凶狠前突,照着他的脑袋便撞了过去。

李怀闷哼一声,猛的伸出手握在了禅杖的粗杆上,竟然生生止住了禅杖的去势。

狂熊手臂猛的绷紧,狠狠的向前推去,势要一铲戳死他!

事关自己的小命,李怀可以说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握在禅杖上的手指都泛起了淡淡的白色,死也不让他得逞。

双方角力的结果就是,李怀像是拖把一样被推的呼呼直跑。

两个战盟的小弟躲闪不及,被撞倒在了地上,可是,周围立即有更多的小弟扑了过来,一瞬间,至少有四把钢刀朝着狂熊劈了下来。

狂熊眼中寒光一闪,右手向上一撩,便将禅杖背在了身上。

当当当当!

打铁似得声音接连响起,四把钢刀几乎同时砍在了禅杖上。狂熊大喝一声,身子猛的向上一扬,四把钢刀便齐齐的扬了起来。狂熊松开两手,握着那碗口般大的拳头便砸了出去。

砰砰作响中,那四名战盟的小弟吐血倒飞。狂熊右脚更是狠狠的踢出,李怀才想起身,还没来得及站起,禅杖便猛的撞了过来。锋利的月牙铲,全都没入了他的胸口。

李怀起了一半的身子,顿时僵住了,他举在半空中的长刀,狠狠的落在了地上……

“撤!”杀了李怀,狂熊也不恋战,扭头就走。

遮天本来就占据了上风,自然是想走就走。刚刚还厮杀的热闹无比,转眼间便安静了下来。

就在他们才刚刚走没多大一会儿,两队黑色的连灯都没打的卡车,便从左右两端冲了出来。他们在距离场子还有两三百米的时候,齐齐的停了下来。然后,一个个浑身漆黑,身带杀气的精壮汉子,默不作声的朝场子冲来。

惊魂未定的战盟小弟,冷不丁的又见到这儿么多人,齐齐变色。

鼹鼠是幽冥会十二无常之一,这一次,奉了迟啸飞的命令,带队前来狙杀遮天众人,却不想还是晚了一步。

他们实在没想到,遮天的人动作这么快,像是早就知道他们在后面似得。

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五分钟,这儿里便已经血流成河了。而他们,连个毛都没逮到。

鼹鼠脸型有些狭长,下巴有些尖,一双不大的眼睛中,寒光闪烁。

他径直走到一名战盟小弟面前,冷冷的道:“李怀呢?”

那名小弟已经认出了他们,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后面李怀的尸体一眼。

鼹鼠的目光中顿时露出了无边的愤怒,他抬起手,猛的一砸。那名小弟吭哧一声,便被砸倒在地!

“废物,都是废物,五百人,连他妈的五分钟都挡不住,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你们是他吗的干什么吃的?”鼹鼠眼中凶光闪动,

“就你们这样的还出来混,还他妈的想要跟遮天干,滚犊子的吧。窜回你们娘的肚子里,再去重新投胎吧!”说着,他冲众人狠狠的比划了一个中指。

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战盟众人虽然羞怒难当,却没有人敢出头。毕竟,幽冥会的十二无常,在身份上比起他们的堂主来还要牛些。

“什么,遮天的人撤了?”县城一处酒吧中,迟啸飞脸色阴沉,目光闪烁着冰冷的怒火和杀机。

他和鼹鼠一起来的,当他看见这个酒吧安然无恙之后,便已经起了不好的预感。果然,坏消息来了。

陈楚分兵抢占县城他是知道的,虽然对他这种莽撞而不听话的举动,很是不满。可是,他本来就抱定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念头,所以,此时倒也暗中感激他的配合。他和金剑鬼使王胜西一起,各自率领两千人分别跟在了锰郯和李怀的后面。

因为怕被遮天的人发现,他们藏在县城外面,没有跟着进来。却没想到,只是这儿么几分钟的耽搁,遮天竟然就完成了杀人和撤退!

现在,只希望王胜西和犀牛的动作能够快点了。

他心中的念头才刚刚转起,马上便被打破了。他接到了王胜西的电话,他们那边也扑空了。

鼹鼠低声道:“对方的动作太快了,似乎,他们发现了咱们。”

“不是似乎,而是一定。他们这是在向咱们示威,告诉咱们,这儿里是他们遮天的地盘。”仅仅半年的时间,遮天便将自己的地盘打理的仿佛铁桶一般,单单是这份功力,便足以让人侧目!

正想着,迟啸飞脸色一寒:“不好,陈楚那边有危险。”

“不会吧?”鼹鼠顿了一下:“咱们在这儿,陈楚在中间,后面是断魂鬼将,哪儿可能会蹦出遮天的人来?”

“断魂鬼将已经去J宁了。如果,有遮天的人,暗中潜伏在ZZ市附近,我们也无法发现!”迟啸飞沉声道。

“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回去帮忙。若是陈楚那个蠢货被遮天的人给宰了,那便等于是咱们幽冥会被人狠狠的打了一记耳光!这儿个人咱们可丢不起!”鼹鼠急忙道。

迟啸飞迈步向外走去:“如果要出事儿的话,只怕也早就出了!你马上跟陈楚联系,让他马上提高戒备。通知金剑鬼使,立即回援。我先走一步,你带上这儿些人,若是战盟那边已经出事,便让他们联系自己人,无论如何也要缠住遮天的人,至少,也要摸清楚遮天的动向。”

回头看了他一眼,迟啸飞淡淡的道:“无论谁,做到了这儿一点,我都会让他加入幽冥会,成为正式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