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30章 火中取栗三

630章 火中取栗 三

李剑白举起了手中的血浪,一根黝黑的箭羽顿时飞了出去。

陈楚脸色阴沉,手中的战刀,沾满了鲜血。

遭受了遮天的偷袭之后,他带人阻截了半天。只是,他在城中的小弟,几乎都遭受了袭击。根本无法集合起全部的人手,慌乱中,他也不知道有多少遮天的人杀了过来。

只是在集合了身边的五六百人后,开始全力突围。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遮天的人手并不是很多,或者,拼杀的并不是很激烈。而他在偷袭中伤了一个名叫罗纯的人后,终于算是从遮天的包围中杀了出来。

他本想就此直接冲出ZZ市,去找幽冥会的人,却不想就在这儿个时候,接到了鼹鼠的电话。

接到了他转告的迟啸飞的意思,知道他亲自带了四五千人,马上就杀到之后,陈楚的目光中露出了凶狠之色。

一来是他不敢违反迟啸飞的命令,不然,只怕日后再没有他的好果子吃。二来他本就是争强斗狠之人,知道翻盘的机会就在眼前,自然也不愿意就这样灰溜溜的夹着尾巴逃走。

若是丢下这三千多人,他即便是再回社团,怕是也没有了他说话的份。

所以,他狠狠的停下了前冲的脚步,开始带领手下,就那么在街口,组织人手阻截遮天的进攻。

“兄弟们,幽冥会的大队人马马上就到,再坚持一下,完犊子死球的,就是遮天的王八蛋。到时候论功行赏,老子保证每人最少一万块,一个美女,放假十天。”

陈楚一边鼓动着手下的士气,一边又劈飞了一名遮天的小弟。

可就在这儿时,他瞥见了那名白色的身影。

在这儿漆黑的夜色中,那修长而白皙的身影,是那么的夺目。而在他手中的长弓,即便是隔着无数的人,也依然传来一股恐怖而森冷的杀机。

李剑白!

陈楚身子的反应,明显要比他的脑快了一线,在瞄到了李剑白的时候,他手中的长刀,便已经向黑暗中劈了过去,同时,身子向后一扬!

当!

他的长刀,劈到了黑色的空气中,却幸运的迸发出一抹火星。

一根黝黑的长箭,被他劈的一歪,擦着他的胳膊就飞了过去。带起一道殷虹的血雾。而他手中的长刀,则被撞的向上一扬。

而几乎就在同时,又一根长箭,几乎就跟着前面的长箭后面,窜了出来!

噗!

那根雕翎长箭,狠狠的射在了他的肩头,巨大的力量,使得他一个趔趄,长刀落地。长箭几乎直没入柄,只剩下白色的雕羽在风中突突直颤!

连珠箭!

“哎呀!”陈楚惨哼一声,身子向旁边的一名小弟身后一闪:“撤,都他妈的撤!”

战盟的小弟,潮水般退了下去。

李剑白收了血浪,让人撵了一段后,便挥手止住了自己这儿边的攻势。

“那个陈楚还没有杀呢!”砖头皱眉,目光中透出杀机:“怎么不让追了?”

“杀了陈楚,只能跟战盟结仇,让他们死心塌地的跟在幽冥会的屁股后面!”李剑白淡淡的道:“所以,萧炎才让只伤不杀!”

听到是自家堂主的命令,砖头立即不说话了。

“集合下面的兄弟,受伤的人自行转移回WF或者QD接受治疗,其余的人,上车,跟我去会会幽冥会的人!”李剑白目光中闪过一抹笑意,轻声道。

“嗯?堵幽冥会的人?今晚还有的打吗?”砖头愣了一下。

罗纯托着受伤的胳膊,也愣住了。

“当然有的打!只要幽冥会一天没撤出咱们的地盘,这仗便得继续打下去!”李剑白理所当然的道。

“最新消息,幽冥会十二无常之一分别率领两千人,去了M县和Z县。狂熊他们正悄悄的跟在后面!咱们的任务是,吸引住他们的注意力,让狂熊他们反扑落后的幽冥会众人!”李剑白继续解释道。

这是跟幽冥会的第一战,也是事关遮天士气和生死的一战。

早就在韩雨准备进攻剑门之前,便已经料到,若是胜了剑门,可能会出现这种结果。所以,手机早就专门申请了一亿的信息资费,利用遮天的扩张,极为迅速的在各个市区收买,安插了大量的眼线。

这儿些人,有老鸨,比如花姐。有的士司机,有路边的普通老板,有加油站的师傅,甚至,还有一些蹶子,破晓堂的人,还在各个关键的路口安置了隐形的摄像头,看似平静的夜空下,其实,早就有一张看不见的天网笼罩了下来。

迟啸飞等人自觉行动隐秘,却并不只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这儿双眼睛,便是破晓!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纯等人占尽了信息的便宜,进退中,自然恍若鬼魅。

罗纯跟在后面边走边道:“可是,幽冥会的人数,在一万左右。就算他们分出了两千人来,时间只要一长,其他的人便会赶来。”

若是双方厮杀的人手超过了一万,只怕遮天这边将很难抵挡。毕竟,他们的人手良莠不齐,而幽冥会却是训练有素的百战精锐!

“所以,我们才要卡好时间。这儿便叫火中取栗,只要我们的速度够快,那既能香了嘴儿,又不会烧了手。”李剑白说着,径直上了车。

罗纯等人闻言纷纷年露出兴奋的神色,随后跟上。

跟幽冥会一战,是他们向往已久的事情了。

他们这儿一撤,得到了鼹鼠指示的战盟中人,还有人想要从后跟着。

却被他安排的几十个血斧堂殿后的小弟给杀了回去。死伤了七八人之后,再也没有人敢继续跟着了 。毕竟,加入幽冥会再好,总也得有命去享受才行。

罗纯,率领着一千八百多人,乘坐三十多辆客车,沉默的行驶在早就探查好的一条土路上。

迟啸飞走到一半的时候,便感觉到不对了。

战盟那边,遮天的人竟然撤了,他们想干什么?正想着,忽然,他收到了鼹鼠的信息,他遭到了遮天众人的围杀!

迟啸飞的目光中,顿时掀起了一片寒意。他一边让人通知王胜西,一边命令车队掉头。他带了一千多人是准备驰援陈楚的,却怎么也没想到,遮天的人竟然敢抄他后路。

鼹鼠身边,不过七八百人,绝对撑不过多长时间。

甚至,他还想到,遮天在击杀了李怀,锰郯之后,迅速退却只是故意示弱。他们很有可能隐藏了更多的人。

对方中这儿是有高人啊,竟然将他的反应和一举一动都算计在内,那他们会不会嚣张到,连自己也吃掉?

迟啸飞眉头轻轻拧起,像是两道飞剑,斜斜上扬,带着一股飞扬的味道。他掏出手机,就想给断魂打电话。

在这儿时候,在他的身后,忽然亮起了一长串的车灯。一条长龙,突兀的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迟啸飞望见灯光的瞬间,两眼眯成了一条细线。

“飞哥,遮天的人来了!”一名小弟回头望了一眼,低声道。

迟啸飞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我看见了。”

“飞哥,电话打不出去!”刚刚那名接了命令的小弟,小声道:“四周可能有移动的强功率信号***,我的手机没有信号。”

听他这儿么一说,其他几个小弟急忙掏出电话来看了一眼:“我的也没有!”

迟啸飞左右看了两眼,前后的车上,都可能有这儿东西。想不到,遮天不动则已,一动,竟然如此缜密,连通信都算到了。

不过,他幽冥会若是连这点防备都没有,那他们又凭什么在国内第一大黑帮的位子上,盘踞这儿么久?

迟啸飞冷声道:“开通车上的信号增强器。”

一名小弟打开后看了一眼:“不行,功率太低了。”

迟啸飞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就算不用信号增强器,他的手机,也可以保证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打出去。

将这儿里的事情简单的向断魂说了一遍,得知幽冥会众人赶来,最快也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迟啸飞不由得顿了一下。二十分钟,必须坚持二十分钟!

迟啸飞挂了电话,望着后面紧紧咬着的遮天小弟,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凝重。

“分出五百人,去接应鼹鼠。记住,接到鼹鼠之后,直接去H县。那里会有我们的人接应。剩下的人,将车停在中间,给我拦住后面这儿些家伙!

随着迟啸飞一声令下,顿时,所有的车子齐齐的熄灯。十几辆车子悄无声息的摸黑向前驶去,其他的车子,则停了下来。

一队队幽冥会的小弟,纷纷下车,手中握着的钢刀,在夜色中,泛起森寒的冷光。跟在他们后面的,正是李剑白的人。

他们本来是想咬着对方,让他没有办法救援鼹鼠的,却不想他竟然再次选择了分兵。可是,他们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通知了前方的狂熊之后,李剑白等人在距离对方还有两百多米的地方便停了下来。

“砖头,你带人正面硬攻!罗纯,你负责左边,刘三刀,你进攻右边。这儿是一场硬战,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后退一步。可若是我下了命令,不管是谁,不管后面是什么,你们都得给我掉头就跑!”李剑白淡淡的道。

得到了命令的三人,立即答应一声。进攻只有左右之分,却不会有主次。所有的人都知道,面对的是谁。

虽然,他们刚刚才胜了一场,击溃了战盟的陈楚,可谁都知道,战盟比起剑门来都稍有不如。可是,幽冥会却是实打实的第一帮派。便连血鹰会都被压在西南方,难以动弹。

所以,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拼命!

罗纯只是站在人群中喊了一个字:“杀!”

跟在他身后的黄泉堂众人,便嗷嗷叫着扑了上去。

砖头说的话比较多,却也只有八个字:“陌刀出鞘,不死不休!”

只有刘泽宇这儿边,一片安静。在攻击陈楚的时候,刘泽宇和他的五百人,就基本上没怎么动手。

此时眼睁睁的看着黄泉堂众人已经开始了冲锋,他们这儿边还没动静,一个个不由得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都看见了吧,那是咱们的兄弟,黄泉堂的。他们的五百人,一个剩下了三百来人,一个剩下了四百挂零。可看看咱们,五百个人,五百个汉子,连根毛都没掉的站在老子面前!丢人吗?”

“丢!若是和尚哥看见,非踹死老子不可。因为自从血斧堂成立以来,咱们什么时候落在兄弟堂口后面过?”

“和尚哥说过,敌人是什么?是功劳,是肉!是你吹牛的本钱,是你想混个人模狗样的资本!而现在,功劳,肉,本钱,资本,就在哪里!要是慢了,可就都被罗纯,砖头他们给抢光了!你们甘心吗?”最后五个字,是他用足了力气吼出来的。

五百个人愣了一下之后,才齐齐的大声吼道:“不甘心,不甘心!”

“那就上去抢,兄弟们,升官发财,就在今晚!给我杀!”刘泽宇手中握着他的长陌刀,扭身扑了出去。

身后,五百名杀气腾腾的汉子,恍若下山猛虎一般。此时,在他们的眼中,什么幽冥会,都是浮云。他们所能看见的,是自己升官发财的本钱,是他们上位的资本,是机会!

五百人,仿佛红了眼的兔子一般,转眼间,竟然追上了黄泉堂众人,第一个从右边,朝着幽冥会发起了猛攻。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想,有许多人记得,可是,会有更多的人不知道。七十四年前的今天,日军开始了南京大屠杀!三十万人倒在了屠刀之下,今天,是我们的国耻日!小小的岛国,尚有靖国神厕供人垂拜,可我央央数百万之烈士,数千万之黎民英魂,却无处供奉!这儿是一种悲哀。小狼改变不了什么,只能将自己的思绪化作文字,聊做YY,这儿是一种莫大之无奈!只祈望,更多的国人记住那段苦难,记住那段被烽火掩埋的血泪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