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32章 难论输赢

632章 难论输赢

萧炎面色阴冷,在曹伟和火火,果果两人的簇拥下,手中的陌刀左右劈砍,竟然没有一合之将。

鼹鼠腹部受伤,他捂着小腹,眼中,露出了无比愤恨的神色。

他被人给偷袭了,而且,是个女人。

他已经知道了眼前这儿个一身红色的女人,是谁了,萧炎,遮天唯一的一位女堂主。只有她,才会喜欢穿一身红色。只有她,现在是遮天身份最高的人.

所以,他没想到,萧炎竟然会突然出现在这儿里。原本,他以为韩雨会让她来掌管黄泉堂,完全是以为她的哥哥是马文泉。现在他才忽然发现,这个女人不比遮天的其他堂主差!

“告诉兄弟们,报答冥王,报效社团的时候到了。今日,要让遮天宵小们见识见识,我幽冥会儿郎的厉害!”

鼹鼠手中举着两把锋利的爪子,目光中透露出拼命的疯狂之色。

他跑不了了,遮天,少说也得有两千人,一番拼杀下来,他身边的近八百人,只剩下了不足两百。不是被冲散,便是被杀伤。

所以,他决定拼命。

得到了他命令的幽冥会小弟,纷纷露出了悲壮的神色。手下的招数,却越发的阴狠起来。

萧炎虽然占据了上风,可是她的心情,也不比他强多少。

这儿是一场突袭,一场以多战少的战争,可是,遮天所付出的伤亡比例,竟然也近乎一比一。

幽冥会小弟的强悍,超出了她

的想象。

尤其是现在,对方明明只剩下了两百人不到,却就像是一块坚硬的骨头,让遮天每前进一步,都需要付出死亡和鲜血的代价!

若是将他们全部都吃掉,那还需要多少时间?迟啸飞率领的幽冥会大队人马,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很担心,若是她吃掉了这儿两百人,那迟啸飞那边会不会将李剑白他们都拼掉!

萧炎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无奈,她这儿次是火中取栗,取的便是幽冥会人数分散,没有集中的巧,而一旦幽冥会赶了过来,双方演变成了一场大决战,那对遮天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因为,这儿里不是她所选择的主战场!

就在这儿个时候,她接到了手下的情报,说幽冥会大概有五百多人,朝他们的方向冲杀了过来。

“放他们进来!”萧炎见到幽冥会人数虽少,可是战斗意志依然极为强悍,并没有半点要垮的意思,有些无奈的将手一挥。

“堂主,你带人去挡住他们,我带人再冲杀一回,我保证杀了那头老鼠!”曹伟的肩膀上,有五道血印,正是前番跟鼹鼠厮杀的时候,被对方给留下的。

除了他之外,马奎手下的悍将况文浩还被对方在小腹上抓了一下,而遮天的小弟,至少有十多人的喉咙被此人给划破了。

曹伟心中,涌起了深深的不甘!虽然他也给对方的小腹上来了一刀,可是身为天劫,他什么时候吃过这儿种亏!

“我们跟幽冥会之间,不是意气之争,而是生死之战。想杀此人,有的是机会!不能争这儿一时,命令,狂熊将人放进来,墨迹带人,沿途追杀。等他们突围之后,追击五百米停止。”萧炎冷冷的道。

曹伟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听到萧炎连命令两个字都说出来了,只得老老实实的扭头传达去了。萧炎是此地的负责人,她的命令,就是遮天的命令,是老大的命令,没有任何人能够违抗!

那边的狂熊接到命令,虽然心有不甘,可还是不得不照做。他带领着血斧堂的众人,让开了一道口子,等对方冲了过去之后,立即堵上,然后围在后面追杀了起来。那五百名前来救援的幽冥会小弟,大概知道自己的任务和命运是什么。

他们没有一点儿慌乱的丢下一百人殿后,剩下的四百人,直直的向着中间冲杀了进来。

当他们跟鼹鼠会和的时候,只剩下了两百来人。

“你怎么来了?”鼹鼠愣了一下,带队的那名幽冥会小弟,相貌粗犷,神情彪悍,满脸的坚毅强悍之色。正是二十八战鬼之一的星日马,宋志宇!

宋志宇手中握着钢刀,轻轻的用手背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和血渍道:“玉箫哥,不放心你的安全,让我带人来接应你回去。你受伤了?”

鼹鼠轻轻的哼了一声,望向萧炎的方向,傲然道:“他们也没好受。”

“难怪我冲进来的这儿么容易,鼹鼠哥,玉箫哥命令,我见了你之后,你带了兄弟们先走,我殿后!”宋志宇沉声道。

鼹鼠回头看了一眼,知道这儿个时候,不是讲矫情的时候,立即点了点头:“那你也要小心点!”

“放心吧!”宋志宇咧嘴一笑,露出了脖子上一只狰狞的马头。

鼹鼠带了人在前面,宋志宇带了人在后面,双方朝外冲了出去。

而墨迹就像是有了默契似得,带了人随后追杀。

萧炎让狂熊收拢了手下,受伤的人由况文浩然率领,朝着WF而去。萧炎则亲自带了狂熊等人,朝着李剑白的方向来接应。

李剑白眯着两眼,手中的连珠箭一直没有机会发。他看了看时间,见到十分钟的时间马上就到了,立即命令一直养精蓄锐的手下,开始冲锋。同时,让前突的砖头等人退了下来。

迟啸飞见到他们退却,本想赚个便宜,才让人追了一阵,不想李剑白带人,一个反冲锋,双方又倒下了十几个人,这儿才缓缓的退却。

李剑白一个人站在最后面,手中的血浪长弓,静静的对着幽冥会的方向:“回去告诉迟啸飞,遮天李剑白,等着他!”

说着,手指一松。三道阴冷的光芒一闪,三个冲杀在最前面的幽冥会小弟,顿时倒了下去。

其他的人,吓的停住了脚步。

迟啸飞目光阴冷的紧紧盯着李剑白,却并没有站出来。这儿个时候,他还是幽冥会的最高负责人,至少,要让遮天的人坚信这一点。

可惜,李剑白并不知道。不然的话,哪儿怕是拼光手下的人,他也会击杀迟啸飞。

李剑白他们才刚刚上了车,绕过了幽冥会众人,后面,便响起了车灯,金剑鬼使王胜西赶来了。

本来王胜西还想继续追杀他一阵,可是,萧炎带了人也赶了过来。如此一来,双方在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人的情况下,选择了克制和退却。

幽冥会跟遮天之间的第一战,到此,也算是告一段落。

从表面上看,遮天是占据了上风。成功的击杀了战盟陈楚手下的三个头目,锰郯,李怀和阿鳖,便是陈楚,也身受重伤。而战盟的小弟,至少伤损一千余人。三千人的队伍,囫囵着完好无损的堪堪一半!

可是,萧炎想要击杀鼹鼠的愿望落空了。而且,从跟幽冥会的交手情况来看,双方的战力,几乎不是在一个档次的。这儿一回,遮天无论是从人手安排上,还是从战术上,都占了先机和优势。可是,遮天跟幽冥会的战损比例,还是达到了一比一的地步。

尤其是,幽冥会遇到危机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慌乱,他们沉着应对,除非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绝不会投降认输。这儿让萧炎,狂熊,墨迹等人充分的认识到,遮天能够击败剑门,其实是存在了多大的侥幸。

而迟啸飞等人回去之后,却是一个个恨的压根直痒!十二无常之一的鼹鼠受伤,而且伤势颇重,需要送回社团治疗。尾火虎高亚国,星日马宋志宇两位战鬼也得回去接受治疗,唯一受伤较轻的心月狐奚语哲,三两天之内,也难以跟人动手。

这儿一战,幽冥会的战将伤损,可谓严重,可是更让他们无法咽下这儿口气的,则是数百小弟的战死,上千小弟不同程度的受伤。

这儿还是幽冥会这几年除了跟血鹰会交手外,损失最大的一次。

“萧炎!”迟啸飞将陈楚叫来,直接将他骂了个狗血喷头。他将剑门的损失,全部都算在了对方头上。然后才将他赶了出去,自己在冷冷的低声念叨着萧炎的名字。

他深吸两口气,来到里间,对着端坐在里面的断魂躬身请罪。

“不是你小瞧了那丫头,而是我们都小瞧了遮天。小小的一个社团,竟然有能将你压的不能露头的李剑白,有能将尾火虎,星日马他们重创的人,连我也没想到。我更没想到的是,那个丫头家家的半大孩子,竟然真能有如此强悍的勇气,来我们的嘴儿里掏食吃!”

断魂目光一拧,冷笑道:“可是,这儿又能如何呢?遮天,毕竟根基尚浅,我已经向右帅做了汇报,明天,社团会再调两位无常,六战鬼前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将无法施展!”

“全体在ZZ县休整两天,两天后,直扑天水市,荡平遮天!这儿一回,右帅还派了三十名轮回来,由你亲自率领,狙杀李剑白!”

迟啸飞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他的目光中露出丝丝寒意,沉声道:“断魂哥请放心,到时候,我定取那李剑白的人头!”

“李剑白是我的!”一直没有出声的王胜西终于开口了。这儿一晚上他没干瘪的,光坐在车上东奔西跑的了,可到最后,连一刀都没用上。因为,当他赶到的时候,正碰到人家散场!

要不是迟啸飞拦着,遇到萧炎的时候,他早就冲上去干上一场了。可惜,他们当时也不知道,前来接应李剑白的,竟然是萧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