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36章 满盘皆赢

036章 满盘皆赢

马三太面无血色,腿似筛糠。牙齿甚至都不由自主的对碰,发出令人发怵的声响。

他呆呆的望着韩雨,望着他眸子里那深如寒潭一般的墨色,望着他嘴角那抹浅浅的恍若恶魔一般的微笑,心中好像被人狠狠的踩了一脚似得,又麻,又木,又疼!

一招,只是一招,他竟然就废了自己三名手下,他竟然敢废了自己三名手下,这让他清楚的认识到,韩雨不仅能杀他,还敢杀他。

马三太一个机灵回过神来,却刚好被一条断臂砸在肩膀上,落到地上。

纷纷扬扬的热血,撒在了他的脸上,头上,身上,淡淡的猩红的血雾喷在了韩雨那冷峻的面容上,让他看上去是那么的冷厉,狰狞,和恐怖。

马三太只觉得心狠狠的揪了一下,他,哭了。

马三太是个狠人,在遇到韩雨之前他一直都是这么认为。因为他可以面不改色的将一个人的指甲全部拔掉,细心的在上面抹着盐水,听着那凄厉的喊声,他心满意足。

他可以十分淡定的将一个人的手指,放在火上一个个的烧焦,闻着那刺鼻的味道,他心花怒放。

……

只可惜,他是一个只能对别人狠,对自己却下不了手的人,这样的人一旦遇到比他还狠的人,便怂了。

只是一会儿,马三太不仅落了泪,甚至连黄汤都流了出来。

韩雨眉头轻轻的拧了起来,他实在没想到,刚刚嚣张如虎的马三太马大少,一旦怂起来竟然如此势不可挡。

“别,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父亲是狂风帮的副帮主,杀了我他不会放过你的!”马三太哆哆嗦嗦的求着饶,还不忘了悄悄的观察韩雨的表情。

见他再次拧眉,马三太慌忙换了副台词道:“我,也知道韩兄你是个宁折不弯的人,不,不怕我父亲。可这多少会给你带来麻烦,你,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

什么是小人?这才是真正的小人。马三太这一番前倨后恭的表演,不仅韩雨大开眼界,就连竹叶帮的众人,包括徐华银在内,都有些傻了。

徐华银脸色苍白,刚刚韩雨的那一刀,不仅镇住了马三太,也像是一记重拳,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漫天的血雨中,韩雨那冷漠的眼神,冷酷的表情,稳如泰山的手,都是那么的醒目。

更重要的是,他出刀时那种从容和淡定,就好像完全没有将狂风帮放在眼中似得。

我不该与他为敌的。徐华银心中不断的重复着这一句感叹,第一次生出一种苦涩,无边的悔意,取代了他断掉手臂的仇恨和疯狂。

就好像那无畏的一刀,连同他的信心,他报复的念头都击成了粉碎似得。

“其实,我更想跟马大少你喝酒聊天,而不是动刀动枪的。”韩雨忽然轻叹一声,天策微微朝旁边一挪,这样的一个马三太,不配脏了他的刀!

“是,我也是这么希望的,韩老板,不,韩哥,你放了我,你放了我,回头我请你去桃源,桃源大酒店好好喝,怎么样?”马三太一听韩雨松了口,立即顺杆朝上爬了起来。

韩雨深知自己在还没掌握足够的实力之前,不宜得罪狂风帮,更不宜和对方结成死仇。所以,他压根也没打算干掉马三太,只是想震慑一下对方而已。

如今看来,效果似乎比想象中的还好。

韩雨看了他的三名手下一眼道:“马少太客气了,刚才是我一时冲动,多有得罪,他们……”

“他们已经死了,回去我便立即向父亲禀报,就说,就说竹叶帮的徐华银想要干掉我,他们为了救我,被竹叶帮的人给干掉了,你放心,不会给你惹麻烦的。”马三太十分快速而聪明的道。

韩雨一脸古怪的表情僵在了那里,喃喃的道:“我只是想说,他们的医药费我包了!”

马三太的脸色顿时一变,可他马上就道:“他们敢对韩老弟你动手,本就该死。他们就任由韩老弟你处理,只要你放了我,我……”

旁边的三名保镖,原本就痛的面无人色的脸,听了这话之后变的更白了。一名保镖虽然断掉了右手,可他左手还紧紧的握着匕首,随时准备拼命,可现在,他却感觉浑身的力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似得。

还有一名保镖眼睛都红了,他沙哑着声音,喊了一句:“马三太!”

“鬼叫什么?”马三太大概也知道自己这事做的不怎么地道,开始时声音还有些低,可越说他感觉自己越有理,声音自然也跟着大了起来:“三个人都打不过一个的废物,现在又残了,难道还指望帮里养着你们吗?那样还不如死了,省下的医药费,也可以补贴给你们家里!”

其实,他是怕这几个人将他的丑态,传了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韩雨突然一点也不想再多看这个自私,自利又冷血到了极点的人一眼,他狠狠的道:“行了,马少既然将他们交给我,那你可以走了。”

“啊,我,我可以走了?”马三太一脸惊喜。

韩雨不耐的点了点头。

“谢谢,谢谢,韩兄弟,回头我请你……”马三太说着话,一步三回头的朝外跑去。他不是依依不舍,而是怕韩雨在后面打他的黑枪。

等他出了门,脸上强挤出来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了。他狠狠的握着拳头,回头又看了徐华银的房子一眼,头也不回的加快脚步,融入到了夜色中……

韩雨看了徐华银一眼,冷声道:“你输了。”

徐华银点了点头,一脸落寞的叹了口气:“既然落入了你的手中,那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为什么不和那个马三太一样求饶呢?没准你一开口,我就答应了呢?”韩雨淡淡的道。

徐华银面色沉了下来:“你可以杀我,但是,不要拿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来羞辱我。”

韩雨失笑一声,轻声道:“原来你也看不起他?你先前拿这么一个人当对付我的法宝,我还以为你和他一样呢!”

徐华银的老脸顿时阴沉一片,韩雨却忽然正色道:“你知道我来的目的吧?”

徐华银横了他一眼,冷声道:“要杀就杀,你不觉得自己的话太多了吗?”

韩雨笑了,他淡淡的道:“杀你?若是杀你的话,你觉得我会和你在这里废话吗?”

不会,他当然不会。面对三名狂风帮的马三太,他都能毫不犹豫的挥刀,徐华银早就已经认定他是一个杀伐决断的人。

所以,他忍不住皱眉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地契,钱!”韩雨眯着眼道:“我这次是帮辉煌杨总来讨债的,当然,还有我监狱一日行的赔偿问题。”

“你,你只是要钱?”徐华银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不自觉的颤抖,无论是谁认为自己已经死定了,却又忽然峰回路转的时候,难免都会有些激动,紧张。

韩雨却很蛋定的点了点头:“有吗?”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徐华银忽然想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听到过的这句名言,心中一松。

“有,有,我拿了杨,杨总的五百万,我一直没动,我存在了一个瑞士银行的账户里……”

“你,去拿台笔记本。”韩雨随手指了一名竹叶帮的小弟,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能上网的。”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我房间里就有!”徐华银狠狠的瞪了那名小弟一眼。

虽然说着不怕死,可有了生的希望,徐华银表现的也分外上心。

可能是因为这钱来的容易的缘故,他转账的时候十分痛快,四百万打到了杨开玉的账上,剩下的一百万,则划到了韩雨自己的名下。

徐华银转账完,立即便让人去取现金,三百万的现金,码放的整整齐齐,放在一个箱子里。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韩雨只觉得心脏狠狠的跳动了几下,他暗自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下,合上箱子站起身道:“徐老大果然是个信人,现在,我们再来谈谈赔偿的问题吧。”

“我也不问你多要,再拿出这么多钱,你送我进监狱这事,一笔勾销!”韩雨淡淡的道。

徐华银的脸色变了变,奈何他刚刚给了钱,此时再翻脸未免太不硬气,只得苦笑道:“我这里真没有那么多,我……”

韩雨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你要闹清楚,我不是在和你谈生意,而是让你买命!若是你没那么多钱,也简单,钱,你留着到下面花,可你的命,我就带走了。”

徐华银差点没气的跳脚骂娘,下面花?下面花的着这玩意吗?

他嘴唇哆嗦着,不断的喘着粗气。韩雨却老神在在,有了方文山,杨开玉和破天三个人的情报,哪还不知道他有多少油水?这一回,他就是要将徐华银给榨干!

“好,我就赔你八百万。”暗自盘算半天,徐华银最终还是选择了要命不要钱。不然,守着一大堆钱,人却死了,只怕他到了下边也不瞑目。

又是一个八百万到手,韩雨这才发觉,原来这世上真的有抢钱这一说:“再拿三百万!”

“你说我拿八百万,咱们之间一笔购销的,你……”

“你听清楚了,我说的是,你送我进监狱的事一笔勾销,那你让人刺杀我呢?”

“西门娱乐厅的转让合同,地契使用合同!这是我的误工费……”

“精神损失费,三百万!”

“月亮湾别墅区的三栋别墅房产证!转让证明!这是我的跑腿费……”

……

韩雨就像是一个已经知道了对手底牌的玩家,一边体会着巧立名目,巧取豪夺的爽快,一边将徐华银逼到了悬崖边上,等感觉真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才站起身道:“现在我终于相信,徐老大是有诚意和解的。”

“等明天,我再来找您聊聊!”韩雨微微一笑,拎起了钱,揣着一大堆的合同,向外走去。

徐华银目光猩红的盯着他的背影,就好像是一个赌红了眼的赌徒。就在韩雨要出门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探手入怀,摸出一把手枪。

还没等他瞄准,韩雨忽然回过头来,就是砰的一枪。

徐华银只觉得眼前的世界一片涣散,临死前最后的念头就是:早知道他比我快,我朝他开什么枪啊?

PS:汗,终于在十二点之前,整出来了,我满地打滚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