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34章 被上贼船

634章 被上贼船

柳生破东静静的盯着面前的屏幕,当看到三人站起来,一副齐心协力的模样说出我们都是Z国人之后,他心中压抑的愤怒再也无法遏制的爆发了。

这儿次新闻发布会,是全球同步直播的。

“八嘎!”柳生破东将手中的一瓶八二年的红酒,狠狠的砸了过去。一台价值数万的索尼高屏幕电视砸成了一堆电器元件。

酒液溅到了电器元件上,激起一连串的火花。

“金不三个王八蛋,也他妈的好意思说自己是Z国人!我要去见爷爷,出动家族武士,杀了黑衣!杀了金不三,杀了关森那个王八蛋!”柳生破东两眼通红,神色狰狞:“断刀,备车!”

“少爷,您不能去!”扬威静静的走了过来,声音平静,却透着一股坚决。

“你说什么?”柳生破东猛的转过头来,目光凶狠而无情。

从回来国内后,他才赫然发现,相比起在Z国的日子,实在是天壤之别。

在Z国,他是剑门的少主,至少在剑门的那一亩三分地的地盘上,他便是有实无名的太子爷。

所有的人都得看他的脸色行事,所有的人得小心逢迎着他。

可是,回来的这儿些日子,别的不说,在他的头上便还有一个大哥。柳生春竹,他的大伯之子,人家才是真正的柳生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即便是他见了,也得小心而恭谨。

而显然,他的回归,让这位叔伯兄长很不高兴。以至于许多人,都对他是外表尊敬,可内里却并没有真的将他放在心上。

这种冷落,让柳生破东郁闷到了极点。好在他的父亲,早就给他安排好了一个大学,所以,他便白天在早稻田的国际关系学念书,晚上则借酒浇愁,眠花宿柳,将自己彻底的打扮成了一个无所事事,胸无大志的世家末流公子哥的模样。

除了每天都去给他爷爷请安问好之外。

这儿样的日子,他实在不喜欢过,本来他还想着是不是悄悄的再回剑门的时候,却忽然收到了剑门跟遮天的战报,剑门包括他的父亲在内,几乎全部大将战死的消息。这儿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雳,让他一瞬间感觉到了世界的崩溃!

而且,他是直到今天才知道这儿事!

显然,扬威,这个父亲派给他的高手,截流了他本该早就知道的信息。

如果不是他父亲的叮咛,如果不是他还颇有心机理智,那此时,他连上去给扬威拼命的心都有了。

“给我一个理由,不然,你会为你刚才说的那句话付出代价。哪儿怕是你家族的核心武士!”柳生破东深吸两口气,强自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只是,面色有些白,眼睛通红。

显然,他也是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扬威轻轻的望了他一眼,他只有一只眼睛,可这儿并没有让他显得半分孱弱,反而更加彪悍,凌厉:“我只是少爷你的人!”

说完,他静静的走到了旁边,又提过了一个液晶的电视,然后,掏出一个拇指盖大小的内存卡插在电视后面,打开,退后。

柳生破东见他举动奇怪,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可是,马上他就瞪圆了眼睛。

画面上,出现了他的父亲,柳生镇海!

柳生镇海穿着一身和服,盘膝而坐,在他的腿上,是三把长刀。而在这儿画面出现刹那,断刀已经被他的目光给逼的退了出去。

房间中,只剩下了扬威和柳生破东。

“扬威,若是东儿在知道了我的死讯之后,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失去了理智,那便打晕了他。送到早稻田大学的医学部,那里的院长会为他注射一种失去记忆的药!你带着他,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也算是为我留下一支血脉吧!”

“至于这儿视频,就地销毁,永远也不要给他看了。因为,我不想他未来死的很惨!”柳生镇海的第一段话,便让柳生破东的脸色变了一下。

他轻咬着嘴唇,两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如果,他能在你的提示下,控制住自己的仇恨和愤怒,那就说明他至少还有一份能成事的意志。那你,就将视频放给他!”

柳生镇海抬起了他一直低着的头,炯炯有神的目光似乎刺穿了屏幕,直接投在了柳生破东的脸上。

“东儿,我很欣慰能够这儿样跟你交流,因为这说明,你已经开始成长,没有让我失望。”柳生镇海嘴角露出一丝浅笑,柔声道:“知道吗?在我的心中,你一直都是最优秀的,是能够超越为父我的!”

“当年,我就因为一时的高傲,而远离故土,终生都不能回去一步。这儿是我性格上的缺陷,也是我最终失去了你爷爷信任的原因。所以,我不想你跟我一样,人的这儿一生,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难以忍受的仇恨,羞辱。”

“可是,不管能否承受,你都必须要忍受。因为,这儿是一个人能否成功的关键,关键的第一步。”

“报仇的事情,你就不要着急,等你掌握了足够的力量之后,自然会将敌人撕成碎片!孩子,想要成为一个家族的继承人,并不容易,你要学会依靠自己,创造形势,却不可以流露出争的念头。有的时候,不争,就是一种争!”

……

柳生镇海说了很多,尤其是对于柳生破东的未来,提了许多建议。按照他的设想,只要柳生破东能够嗤之以恒,小心翼翼,那到最后,即便不能成为柳生家族的家主,也会成为一方豪雄。

到了最后,柳生镇海才解释道:“其实,你不知道的是,我已经到了肺癌的晚期。就算能够跟遮天的厮杀中胜出,我也会带人去进攻楚家,做最后一搏。只怕,到了最后,我还是免不了要死在故国的土地上。”

“不过,不管如何,总能引起父亲大人对你的那份恻隐之心,这儿便足够了。记住,你是柳生家的男人,身上流的是我柳生镇海的血,在必要的时候,你必须要让自己的鲜血冷却起来。只有那样,你才能不断的攀登更高的地方!”

“去吧,我相信,在倭国会有你的一片天地!我相信,这儿个世界上,会有一片属于你自己的舞台。你,将比你的老子优秀!还有,我送给你的最后一句忠告是,永远不要与Z国人为敌。我,其实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上。相信我,并记住我上面的这儿一句话,因为他将会让你受用无穷。还有,没有永远的敌人,有的,只有永远的利益。当有一天,你跟黑衣遇上,也是一样。记住我所说的话。”

屏幕上的人影闪烁,这是一次漫长的足足有好几个钟头的谈话。柳生破东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儿般认真而有耐性。

他仔细的听着柳生镇海的每一句话,努力的记着他说的每一个字,他仔细的看着,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不够用了。

当屏幕消失的时候,扬威走了过去,将卡片取出,便要毁掉。

“不要,这儿是父亲留给我的唯一的念想,让我留着它好吗?”柳生破东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虚弱。

扬威冷酷的摇头:“这儿上面有许多话,是不能让别人听见的。便是少爷你,也不要试着再想起,只要记着就行了。”

说着,啪的一声,将卡片捏成了粉碎!

柳生破东静静的站着,然后,沉默。过了半晌,他才像是重新活了过来似得,甚至还露出一丝笑容。

他破天荒的对扬威说出了两个字:“谢谢。”

然后转身,走了出去。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只不过心却经历了一番历练……

金不三和李东也都各自回到了社团,这儿一次出行,他们算是占足了风头。而且,叶苏代表着汉魂集团跟他们签订了几个大单的合同,使得他们两大集团也获得了不小的利益。

经济上的攫取,地盘的扩张,这是切实的可以看见的利益。跟上面搭好了关系,树立了集团的爱国形象,这儿是看不见的,用名利双收来形容他们这儿次的发布会,绝对不为过。

而无论是汉魂集团的讨好,还是遮天的退让,都并没有消除他们的那颗野心。金不三和李东已经约定,等南边幽冥会跟遮天的厮杀一陷入僵局,双方陷在SD之后,他们便齐心协力瓜分了LN(辽宁)。

不过,这儿种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李东一回去,便被关森叫到了身边。

关森还没等他站稳,便已经走了过来,抬腿便是一脚,李东当时就一个趔趄,差点没坐下。他的脸色当时那个精彩就别提了。

本以为这儿次回来,能够得到嘉奖,却不想等来的却是这儿一脚。

“老大,不,姐夫,我,我做错什么了?”李东虽然心中满是愤怒和委屈,脸上却满是小心翼翼的神色,低声问了一句。

“你,你……你自己做的好事儿!”关森狠狠的指着他,身子都颤抖的要说不出话来了:“现在还来问我?”

郑元豪站在旁边,上前两步轻叹道:“剑门门主,柳破东是倭国奸细,包括他手下的大将,还有屠龙战队的成员都是!”

李东眉头一皱,本能的反驳道:“这儿怎么可能?”

“不可能?”关森冷冷一笑:“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愚人节吗?他黑衣拿我们当初一过?”

“黑衣传过来的?他这是在骗我们!”李东神色又是一变。他扫了郑元豪两眼,一咬牙道:“老大,你也知道,我跟豪猪哥……”

“你还他妈的敢胡说八道!”关森拿起手边的一本书就砸了过来。

李东的脸被拍了个正着。

“你的脑袋是被门挤了吧,啊?那上面为什么跟黑衣走的这么近?为什么剑门那边那么闹腾,上面都没有一点动静?跟剑门交好的官员,被撤换清扫了个干干净净,你也不用脑袋想想,这儿是为什么?”

“还有那个黑衣,他明明是早就知道这儿个消息,却一直压着。还他妈的将你叫去开什么狗屁记者会,是为什么?他这是想挖个坑把咱们埋了你知道不?埋了老子,还有你这个长了人形,却生了猪脑的家伙!”

李东还是一脸茫然。

郑元豪有些无奈的暗叹一声,李东的姐姐已经怀了老大的孩子,不然……

“黑衣是想提醒咱们,防备着雅库扎的报复。你以为他今天让你们上电视是干什么的?就是想让咱们出力帮忙的!”

听他这儿么一说,李东顿时干嚎一声:“黑衣……”

“行了,别嚎丧了!马上命令你的手下,停止继续扩张。”

那边,金不三的待遇也差不了多少。已经快六十多岁的青帮老爷子,脸色阴沉道:“马上命令手下停止继续蚕食LN的地盘。将不三这儿个小东西先给我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探望。将不四给我召回来。”

韩雨则在两家忙碌着的同时,接待了一个颇为特殊的客人,血鹰会的公子封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