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39章 陆辉的期待

639章 陆辉的期待

砰!

武柏两拳击出,那墙壁再次被毁坏了大半,然后,他才在烟尘弥漫中,举步走了进来,那光线冷不丁的一堵,房间中都似乎暗了一下,恍若进来个魔神一般。

“大哥!”武柏轻轻的喊了一声,脸上的神情微微带着一丝歉意。

韩雨已经将天策重新收了回来,轻笑道:“行了,多余的话就别说了,还是先看看,她怎么办吧!”

他早就在进来的时候,火影便抽着鼻子朝里跑了出去。韩雨只是扫了一眼,便看见了武柏的身影,顿时猜到了他的目的。

所以,他走了进来。

他知道自己的兄弟想要证明什么,因为他不甘心,作为他的大哥,韩雨明知道这儿里面可能是有危险,可他,还是走了进来。

为的,只是能让自己这儿个兄弟,看清白小兮的真面目!

“不可能,你,你不是在宾馆被我给……”白小兮一看见武柏,那眼神就仿佛见了鬼一样!

“弄的爬不起来了,是吗?”武柏微微一笑,目光中却带着淡淡的痛惜之色。只是,那种痛惜之色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起来。

白小兮脸上竟然难得的红了一下,却没有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韩雨早就在进来的时候,便看见了白小兮的眉头带着浓浓的春意,本以为她是跟别人欢好过,却不想竟然是跟武柏。

听到武柏说被弄的爬不起来,韩雨更是禁不住莞尔,差点失笑。武柏这儿铁打的身子,那要是发起狠来,还不跟个野驴似得?

这儿丫头平时被滋润的那叫一个白里透红,美艳至极。今儿怎么反倒以为自己能将他给干倒了?

嗯,从这儿种失去的理智可以判断出,谁被弄昏头了。

“你可能不知道,老船对我说,我天赋异禀,只要我想,这儿个世界上,便没有我满足不了的女人!”果然,武柏淡淡的喷出一口强悍的话。

韩雨那叫一个汗啊,能有底气说这儿话的人,这儿得是天赋什么异禀啊?啧啧,牛,太牛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儿么霸气,这儿么爷们,这儿么充满了雄性荷尔蒙气息的宣言!

白小兮的脸色又是一变,有些不服的道:“可是,我……”

“你有媚术,那对我没用!你还派了两个废物,来杀我?既然我睡着是假的,那两个废物当然也杀不了我!你一走,我便拧断了他们的脖子,赶了过来。只是,我本来以为你约见的是你的同伴,没有想到你找的竟然是我大哥!”

武柏的眼中,露出了冷漠无情的森寒光芒:“你是在利用我,你真正的目的,是杀了我大哥,替你的主子报仇是吗?”

“是又怎么样?”白小兮忽然扯直了脖子,狰狞的盯着武柏,嘶吼道:“老娘已经怀了你的孩子,有种,你连我们娘俩都杀了!”

韩雨闻言脸色顿时一变,他忙扫了武柏一眼,干咳皱眉道:“咳咳,三郎,我刚才已经说了,这儿事就当作没有发生过。她,只要以后不再给倭国人干活,你就将她带回去吧!”

韩雨很少饶一个想杀了自己的敌人,可是现在,他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对白小兮下手。

不是因为她是女人,而是因为,她是武柏的女人,如今,更有了武柏的孩子!

武柏忽然咧嘴笑了,那种笑,连韩雨都有些头皮发麻。他静静的望着白小兮,仿佛没有听到韩雨的话似得:“那你可能要失望了,因为,老船说,我虽然天赋异禀,却永远也无法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要一个孩子!”

武柏话音刚落,下面的脚,便悄无声息的踢了出去。

“三郎……”韩雨急忙冲了上来,可还是迟了!

脚风如雷,狠狠的踢在了白小兮的太阳穴上。在她惊讶,惊恐,不甘,甚至是愤怒的目光中,迸发出一抹凄艳的血色!

然后,是一片无边的黑暗!这儿个男人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难道他对我就真的没有一点感情吗?白小兮,不,是百合,带着这儿最后的绝望念头,缓缓的陷入了黑暗。

有些人,总是在失去之后,才想起埋怨别人不懂得珍惜,却不知道,真正不懂得珍惜的是自己!

韩雨愕然的望着这儿一切,他当然看的出来,白小兮,没救了。

他转过头,望着武柏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愤怒,带着一丝怜惜,他静静的望着武柏,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武柏微微一笑:“我说的不是真的。不过,她身为一个特工,当然不会给人生好孩子。这儿是老船告诉我的,她做过绝育手术!既然在最后的时刻,她还在骗我。这儿样的女人,我不能留在身边。也不能放她走,她不是我的女人,她是我们的敌人。”

“大哥,我有些累了,想要回去休息!”

“好,我们一起回去!”韩雨拍拍他的肩膀,然后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刚一出去,便遇到了兔子跟封不动还有几个裁决堂的小弟。

一见了韩雨,兔子等人急忙施礼。

韩雨勉强笑笑:“去将里面收拾一下。今天的事情,不允许任何人泄漏出去!”

兔子急忙答应一声,刚刚武柏弄出动静来的时候,他们刚好在楼上吃饭。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好好的包间,像是被奥特曼给肆虐过了似得,兔子禁不住瞪圆了眼睛。

他知道出了大事儿,可是,当他看到白小兮的身影时,还是差点没跳了出来。

“白姐?她……”

“怎么,你认识她?”封不动轻轻问了一句。

兔子皱了皱眉头,轻轻的挥了挥手道:“嗯,她是我们三哥刚交了没些日子的女朋友……”

封不动看看里面几个人死伤的模样,又看看他们死亡的方式,轻叹了一口气:“你们老大,有一个好兄弟,你们,也有一个好老大!”

韩雨和武柏回去之后,武柏自去睡觉去了。韩雨本想劝劝他,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他能说些什么呢?一开始的时候,他是怀疑白小兮,却没有证据。总不能只因为他的一句我怀疑,便让武柏断绝了跟她的交往。

毕竟那时候,两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他曾信誓旦旦的不让人伤害武柏,如今,他的人是好好的,可是他的内心,究竟是什么样的,却谁又能说的清楚?

“白小兮呢?”陆辉从后面出来,站在韩雨的身边,在他的手中,是一盒软泰山。

韩雨伸手捏出一根,放到嘴里咬了咬,点着,浓浓的烟雾,瞬间升腾起来。

他禁不住咳嗽了两声,伸手,夹着烟,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死了!”

“你杀的?”陆辉目光一凝,随即轻声问了一句。他也抽着烟,一身黑色的风衣,让他看上去,有一种冷冽的感觉。

“我倒希望当时出手的人是我,这儿样三郎至少还可以有一个能够怨恨的对象。”韩雨轻叹,目光充满了一种惆怅。

陆辉错愕,随即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自然而亲切。

韩雨一愣,自从他当上遮天的老大之后,已经很少有人会像陆辉一般,如此拍他的肩膀了。

他扭头,对陆辉感激的一笑。

“好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多想无益。三郎这儿家伙天生豪雄,绝不会效仿小女儿心态。我想,他虽然不说,可是自从出了莫太横的事情之后,他也已经意识到白小兮有问题了,不然,他不会提前躲在那里!”

陆辉却已经将头转了过去,他的声音幽幽的响了起来:“咱们眼下最主要的,是应付雅库扎的危机,是萧炎那边跟幽冥会的交手。现实,没有给你颓废的时间。再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魏疯子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或许,他不会来了。”

陆辉的声音中,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失落。或许是因为英雄相惜,自从跟魏正峰交过手后,陆辉便对这个永远穿着一身旧军装,像石头一样冷漠坚硬霸道的汉子,有了一种老朋友似得感觉。

若能够跟他一起并肩作战。也不失是人生一大快事。

只可惜,他似乎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了。

“他是个言出必践的汉子,既然说了条件,要跟我们,那定然会遵守承诺!”韩雨微微一笑:“不过,在这儿之前,他便是什么也不做,我们也怪不着他!”

陆辉笑笑:“可他要是不来,我还是会看不起他!”

韩雨哑然,他知道,好的对手难寻。有的时候,对敌人的期望,甚至会比对敌人的还大!

此时,已经傍晚了,幽幽的灰色,静悄悄的蒙上了这儿座城市。

“大哥,咱们什么时候吃饭?我有些饿了!”武柏敲门走了进来,瓮声道。

韩雨和陆辉对视一眼,齐声道:“现在!”

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