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42章 一矛杀五子

642章 一矛杀五子

“是!”几名小弟听见了他的命令,立即从后面搜罗出几捆集数雷管,没办法,军火在Z国管制的太严了,就算是这东西,还是他们让人搞了各种原料自己制作的。

至于他们用的枪,则是柳生镇海秘密藏在自己一处隐秘住所的。遮天占据SY的时日尚短,并不知道柳生镇海除了钱,毒品之外,还藏了许多军火。

当然,现在那些毒品是要销毁或者带出去的!

几名爆破专家朝着这儿栋楼的几个重要支点走去。金叶敝寺等他们安置好之后,立即下令道:“朝他们喊话,告诉他们,若是出来,我还给他们公平一战的机会,不然……”

显然,不到最后他也不想将这座楼都炸塌,毕竟,若是引起了剧烈的爆炸,里面的人能不能被炸死还在两说,他们这儿些人只怕没几个能活着离开Z国。

立即有雅库扎的小弟,起身喊了出去。

韩雨皱眉道:“没想到这儿帮孙子,还有这么一手!”

“现在怎么办?”陆辉也不爽的拧紧了眉头:“咱们出去不出去?”

“不出去!”韩雨一咬牙。

外面的人大概还有一百多个,凭借他们这四十不到的人手,便是连尚地他们都就算上,只怕也不够人家一顿嚼的!

“我就不相信,这儿些王八蛋,真的敢炸!”韩雨狠狠的道:“三郎,你告诉他们,老子就在这儿里等着他,有本事让他们进来!”

金叶敝寺听到了武柏的喊话,眉头舒展,他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狠狠的将手一挥:“杀!”

木屐库代是一名相扑,同时也是跟金叶敝寺一样身份的井衣家族的高手。他见到金叶敝寺刚刚还让人准备炸掉这儿里,转眼间便又让手下的人进攻,不解的道:“金叶君,你的为什么……”

金叶敝寺不等他说完,便笑道:“木屐君,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应该也知道,这黑衣是个草莽人物,尤其是对我帝国,有着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仇恨。如果,他现在身边的人手充足的话,他绝对不会缩在里面等死的。”

“所以,我认定他人手不足,甚至连出来跟我们一战的本钱都没有。我们自然不能让柳生家族的人抢了头筹。事关少爷的大仇,黑衣,必须要死在我们井衣家族的手中!”

“金叶君高见,木屐佩服!”

“我先进,木屐君带人殿后!”金叶敝寺一点头,率先走了进去。前面,已经有了几十个小弟,已经冲到了里面。两边,则是刚开始的时候,冲进来的那批小弟,他们身上都钉着五六根长矛,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空气中,弥漫的浓浓血腥,让人直觉的这儿里是阎罗殿。

这儿是一个大厅,长大概有三十多米,宽在也得有二十多米,中间,是四根粗大的石柱,向上撑着,显得十分宽阔。

至少,他们的人手已经进来了五六十人,依然不显得拥挤。

而在他们对面,则是十几个小弟身穿黑衣,神情彪悍的年轻人。他们都有着同样的特点,那就是,丑!

因为,他们每个人的脸上,脖子上,都有着或深或浅的刀疤。

可是,他们的腰杆,却挺的笔直。

这种丑,是一种荣耀,是一份勋章,是一个男人最好的装扮。

这种丑,气势雄阔,阳刚壮烈。

所以,他们不仅不自卑,反而引以为傲!他们虽然只有十几个人,身上,却带着冷森森的杀气,就仿佛一队来自地狱的索命罗刹一般。

眼瞅着倭国人就要冲到他们近前了,他们突然齐齐的转身,露出了身后的盆子。

这儿十几个人,同时后退一步,然后挥脚。

右手一招,身子当即腾空而起,直接去了二楼。

十几个盆子,顿时飞扬了起来。前面的那些个倭国杀手见状急忙停了下来。处于在外面得到的经验,大部分人都不敢硬接,而是选择了朝一边躲闪,有的则直接后退,只有少数胆气壮的,直接拿刀狠狠的劈了下去。

一阵叮当的盆子落地声,金叶敝寺凝目一看,才发现那漫天飞舞的,竟然是黄澄澄的……

豆子!

金叶敝寺心中便是一惊,此时他的人已经跟着冲到了大厅的中间,有的盆子是从他们头顶上掉下来的,那满地的豆子,就像是突然下了一阵子的黄豆雨似得。

而在二楼,则同时冒出了十几个人,拿着盆子朝下一泼。里面,同样是豆子。

以至于后面有许多人本想将手里的武器丢出去,将那些逃到二楼的年轻人给逼下来的,也因为被这儿一阵豆子给砸的有些睁不开眼而作罢。

偶尔有几个丢出刀去的,还因为被天劫小弟给拦了下来,反而砸伤了自己的同伴。

金叶敝寺脚下一滑,顿时暗叫一声不好,他的目光这儿才瞥见,地面上,原本就有一层淡淡的油。只是因为被大厅中的血腥味给掩盖,而他的注意力又被那十几个天劫所吸引,所以竟然没有察觉!

而现在,因为他们脚下已经满是豆子,有许多小弟,已经开始身子打滑,几乎要站不住了。

“八嘎,杀出去!”金叶敝寺立即猜到了遮天的目的,急忙转身,却见到后面的铁门,突然再次落了下来。

木屐裤带此时刚好在门口,见到关门打狗,瓮中捉鳖的戏码,将要再次上演,知道生死存亡便在这儿道门上了。他急忙伸出了两手,一把托住了铁门。

这儿门,是韩雨专门为了应付今天的事儿而特制的,少说也得有一拳头厚,上千斤。再加上下坠的力量,足以将人砸成肉饼。

木屐裤带虽然号称力大无穷,可他毕竟也是凡体俗胎,只是瞬间,两手便有些吃力的沉了一下。好在旁边的几名小弟,见状急忙将刀一丢,双手举了上去。

“将,将门卡死……”

木屐裤带脸憋的通红,吃力的喊了一句。一名小弟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想要去对付那沟槽,可他的刀才刚朝那伸,叮的一声枪响,那刀被打的偏向了一边,子弹通过刀身反弹,射入了他的脑袋。

木屐裤带扭头,便看见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朝他的方向瞄了过来。

他明明是一个两百多斤的大胖子,可此时,却猛的将手一松,滚了出去!

当!

子弹打在了门上。

陆辉有些惊讶的咦了一声,两手却没有丝毫停顿,双枪齐开,支撑着门的那几名小弟,顿时被的脑袋开花。

那铁门再也没有了支撑他的力量,顿时狠狠的朝下砸去。

那几个雅库扎杀手的遗体,被生生挤在了门下。

不过,也正因为有他们在哪里卡着,外面的人才想重新将门掀起来,将里面的人救出去。

陆辉手中两抢一转,几乎同时开枪。手枪的子弹在前,步枪的子弹顶着手枪子弹的屁股,从门缝里钻了出去,

噗噗!

门外,两名正用刀,试图将门别起来的雅库扎杀手,身子一颤,便向旁边倒了下去。在他们的眉心,有一个红色的小点!

双龙奔月!

旁边的木屐裤带脸上的肥肉一颤,急忙跳到了旁边,想要将门掀起来,已经不太现实了!

金叶敝寺有些绝望的抬头,冷冷的盯着二楼:“杀上去,杀光他们!”

他身边的一干黑衣人立即掉头,开始了冲锋。可是马上他就绝望了。

楼梯上,早就已经洒满了黄豆,就连扶手上都满是黄油,滑不溜手,别说雅库扎的杀手们没有带防滑的东西,便是他们穿了防滑手套,也一样别想爬上来。

而就在陆辉开枪的同时,天劫众人,包括韩雨在内,早就已经每人握住了一根长矛,开始了朝下投掷!

被他们贯注了力量的长矛,从上向下,呼啸而至,一般的倭国小弟就算能挡住一个,两个,可是他能挡住三个五个同时朝他射来吗?

转眼间,雅库扎的杀手们,便倒下了十几个,而且,全都是生生被被做成了冰糖葫芦。

太阴险了,太损了,太他妈的不是东西了。只能挨揍,不能还手?

金叶敝寺两眼通红,眉角几乎都要挣裂。

可不等他有所动作,他便发现,那些长矛忽然转向。

“杀了他!”韩雨率先将一把长矛对着金叶敝寺丢了过去。那长矛,被他的颤抖力量一加工,顿时变的在半空中转了起来。

狂暴而凶狠!

金叶敝寺虽然一直都在小心的注意着自己的安全,可此时,也还是禁不住脸色巨变。他再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躺在地上就朝旁边滚去。

噗噗噗噗噗……

就好象是突然响起的一声死亡音符,五名举着长刀,眼神狰狞的雅库扎小弟,微微低头,看着自己胸口那个小儿手臂般粗细的窟窿,轰然倒地。

最前面的两名雅库扎小弟,目光中还满是惊讶和不不可置信的神色,后面的那几名小弟则满脸的疑惑,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挂掉!

一矛,杀五子!

而那长矛,竟然去势未消,余力依然足以让它斜斜的插在大理石的地面上。

黝黑的矛体上,也不知道是因为速度太快,还是它本身是旋转着的缘故,竟然没有多少血液!

此时,矛身乱颤,恍如死神之怒!

四周,顿时安静了一下,金叶敝寺躲在了一个柱子的后面,满来呢惊骇的望着长矛,目光隐隐的透出一丝恐惧。

生生洞穿五个雅库扎小弟的身体,然后插在了大理石的地面上。试问,这儿一矛的力气得有多大?

噗噗噗!

长矛入体的声音,不断的响起。陆辉甚至都连枪都不用,转而跟着丢起了长矛!

这儿玩意,速度快,力量重,杀伤力强,而且,比枪更有快感!

遮天的小弟丢的那是十分的哈屁,而下面的雅库扎小弟,却被长矛射的哭爹叫娘。

他们都是雅库扎的死士,也并不缺少跟对手同归于尽的勇气。

可是,只能白白挨揍,却不能还手,就不是有勇气就能面对的事情了。

就当雅库扎的众人已经绝望,便连金叶敝寺也郁闷的想要剖腹的时候,铁门旁边的墙壁,忽然轰隆一声,破了一个大洞。

木屐库代拿着一个大锤,站在外面,冲他们一招手。

“冲出去!”金叶敝寺厉吼一声,整个人狠狠的在地上一蹬,向条剑鱼一样窜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