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43章 危机降临

643章 危机降临

“哎,别走啊!”楼上,尚地一露头,冷冷招呼一声。不少雅库扎的小弟,应声抬头。便看见一个个白色的袋子呼啸而下,一个小弟的脑袋上挨了一下,不疼,可是那白色的袋子却瞬间发出噗的一声,然后,化作一片白色的粉末!

更有不少的白色塑料袋子,直接在他们的头顶上翻了过来。

转眼间,便有十几个小弟浑身上下被染的一片煞白,更有人开始发出惨哼。

四周,白色弥漫!

是石灰!

金叶敝寺使劲眨了眨干涩的眼睛,顿时一股灼热传来。

眼睛一阵酸痛,不过,此时的他已经连骂娘的力气和心气都没有了。他立即闭住呼吸,两腿加力冲了出去。

“快,撤!”剩下的唯一还能跑动的四五十名杀手,揉眼,咳嗽,狼狈不堪的跟在他的后面。

“杀!”韩雨在金叶敝寺冲出去的时候,便选择了追杀。在漫天的石灰中,他直接跳了下来,手中的天策,狠狠的劈下。

一名落在后面的雅库扎小弟,顿时闷哼一声,被他一刀砍翻!

陆辉,武柏两人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今晚,武柏很沉默,可是,却就属他杀的雅库扎杀手最多。尤其是用长矛的时候,这儿家伙两手齐出,丢出去至少五六十根。

至少也有二十多个杀手,被他插死!

此时,这儿家伙两手陌刀,横冲直撞。地上的石灰,又被带起了不少。

当他们冲出去的时候,身上也沾染了不少白色,看上去颇为狼狈!

不过,比起雅库扎等人的情形,倒是强了不少!

此时的金叶敝寺已经很难分辨出来了,韩雨眼中冷光一闪,直接将手中的长矛举了起来。

除了武柏之外,其余的人手中,都是一手长矛一手刀。

此时,见了他的动作,纷纷效仿,将手中的长矛狠狠的甩了出去。

呜呜!

顿时一片低沉的呜咽再次响起,夜色,似乎都被这儿不断飞掷的长矛给刺激的有些不堪重负。

金叶敝寺在奔跑中,头也不回的向后一挥,当的一声,那道投向他的长矛便被他撞到一边。可是,他的手臂也一阵发麻。

而他的身后,却又响起十几声噗噗的声音和低声惨叫,显然,他的手下,又被虐杀了不少!

到现在,他却连一名天劫小弟都没干掉。

天劫这边唯一的两个负伤,都是从二楼上跳下来的时候,扭伤了脚。之所以不走一楼,那是因为下面的黄油,豆子什么的,他们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会滑倒!

金叶敝寺的心中,有一股滔天的怒火在燃烧。他憋屈,带了两百个人来,竟然连对方的人影都没摸着,便死伤如此惨重!这儿简直就是他的耻辱。

与其生生被虐死,不如拖住他们,反正如此下去,对方只要再丢几轮长矛,那他们便基本上一个也不剩了。再说,身上的石灰和汗渍已经开始互相作用,发出一股让人难受的疼痒!

倒不如舍命一搏,为柳生家族创造机会!

金叶敝寺猛的举起了手,即便在这儿个时候,他手下的那些人,也依然保持着精锐的本能,令行禁止。

哪儿怕身后的敌人,追击如虎,他们也一样沉默的停了下来。

韩雨将手中的天策一挥,天劫众人又向前冲了好几步才停下来,尤其是武柏,冲的刀都举了起来,似乎能砍到对方了,他又生生向后跳了回来。

这让他不禁有些老脸发热,赧然中越发的愤怒,你说丫的你跑就跑吧,怎么跑的好好的,突然就停下来了?

“杀!”金叶敝寺将脸上的面巾摘了下来,都到了这儿个时候,已经没有遮掩的必要了。他将手中的长刀扬起,简单的吐出了一个字,却像是冰冷的岩石,突然砸在了刀锋上一样。

寒意十足,坚硬冷漠。

韩雨嘴角一勾,身子猛的踏前一步,然后,手中的天策狠狠的向上一撩!

当!

微微颤抖的天策,将他的力量狂吐,将金叶敝寺生生震的退了两步。

“杀!”然后,韩雨才爆出一抹冷漠的杀字。

武柏,陆辉等人根本就没有一点儿迟疑的冲了上来。井衣家族这儿次来的手下,堪称精锐!可是,跟武柏,陆辉等人比,却压根就不是一个重量级上的。张笑晨,石敢当,尚地,外加龙俊匪等人,一个个的那便是放在天劫中,也都是能数进去前十的角色!

而如今,他们这些人凑在一起,足以挑战雅库扎第一流的精锐!

单单一个山口组,而且已经被杀的心胆俱寒,厮杀了半夜也没占到一点便宜,现在,不少人的身上还带着伤,眼睛红肿流泪,难以视物,如何能跟他们相抗衡?

只是一交手,便有不少小弟被劈的吐血倒地!

韩雨手中的天策则和金叶敝寺的长刀不断的撞击,两人的身形,不断的弹开,又撞在一起。不过看天策上下飞舞,来去如风,可知这儿为井衣家族的核心武士,只是在天策下苟延残喘!

那边的武柏,也找上了木屐裤带,这儿家伙对于倭国人,早就已经愤恨到了极点。此时,默不作声的挥舞着双刀。

那个木屐裤带用的是一个类似流星锤一样的大玩意,不仅力大无穷,而且身体颇为敏捷,跟武柏也是杀了个旗鼓相当。

可是那边,陆辉等人却基本上是在虐杀对方了。

陆辉一脚在地,一脚快速的甩出,直接抽在了一名小弟的太阳穴上。巨大的力量,生生将他砸出去七八米。身子腾空,另一腿前抽。

一名雅库扎小弟的刀几乎是贴着他的身子擦了过去,可是,陆辉却已经骑在了他的脑袋上,两腿轻轻一动,便拧断了他的脖子。

陆辉身子腾空,两腿连环踢出,或踢刀,或踢人。

总之,已经被折腾的气喘吁吁,孱弱不堪的雅库扎众人,虽然还有一颗精锐的心,却已经没有了身为精锐的那份实力。

他们心中求胜的意志,已经差不多被磨光了,只剩下为了生存而做的挣扎。

韩雨手中的天策,化作闪电般的六刀,朝着金叶敝寺劈了过去,正是六道轮回。

金叶敝寺两手握住刀柄,努力的遮挡。

当!

他只觉得手中的长刀一轻,长刀竟然生生在中间被天策给砍断了。金叶敝寺急忙一个后翻,闪开了韩雨削向他喉咙的一刀,握着半截长刀的他,猛的抬起头来,眼中,充满了一种野兽般绝望的光芒。

那边,武柏跟木屐裤带的厮杀,也已经到了尾声。

武柏的两把陌刀,早就已经被撞飞了。木屐裤带手里的铁锤,也早不知道丢到了哪儿里。两人,正在哪里拳脚相加。

木屐裤带本身就是个相扑出身,身子重达两百多斤的他,本以为自己会占据不小的优势,可一交手才发现,眼前这儿个像是铁塔般的汉子,恍若魔尊下凡一般,那力气,竟然不比他小多少。

两人拳打脚踢,木屐裤带竟然吃了不小的亏!

“啊!”木屐裤带擦了擦嘴角的血,怒吼声中再次扑了上来。他张开了自己的手臂,朝着武柏狠狠的抱了过来。

武柏两手用了一招铁门栓,向两边一封,然后两拳便化作两道流星般砸向对方的胸口。那一身的肥肉,被他砸的乱颤!

不过两三秒钟的功夫,武柏竟然砸出了十几拳!

木屐裤带两眼中都出现了迷茫之色,他仰头,武柏的右拳一收,狠狠的砸了过去。那巨大的力量,仿佛瞬间便传到了他的体内,进行着巨大的破坏。

他巨大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要向后飞去。

武柏却并没有罢休,他的右脚猛的抬起,直接踹到了木屐裤带的下巴上。两百多斤的家伙,竟然生生被踢的向上扬起了五六米,这儿才重重的摔了下去。

武柏身子一个助跑,竟然用出了一记凌空侧踹。那破空的一脚,朝着他的胸口便蹬了过去。

或许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压迫,又或者是回光返照,木屐裤带的两眼猛的瞪圆,他的左手猛的探出,竟然一把握住了武柏的脚。然后,他抡圆了右手,狠狠的砸了过来。

武柏在半空中的身子猛的一团,两手生生的架住了他的右手。

木屐裤带抓着他,当作武器似得朝四周横扫。当当当!

战在一起的几个小弟,生生被搅和的连连跳开。木屐裤带抓着武柏,便想要将他朝地上拍死。

武柏左手一撑,右脚一蹬,将他从自己的身上踢了过去。重新爬起来的武柏,一把抓住还没得及转身的木屐裤带,两臂一用力,竟然生生将他举了起来。武柏左边的膝盖向上一顶,右手狠狠的向下一落!

喀嚓!

木屐裤带那藏在一堆肥肉中的腰杆子,发出了一声脆响,就好象是被人折断了一根铅笔似得。武柏身子一转,松手。木屐裤带便砸入了一名举着刀,试图偷袭他的雅库扎杀手的长刀中。

细长的刀锋,将木屐裤带的身体都穿透了。

而那名小弟,被两百多斤的胖子生生砸出去四五米远,眼瞅着是活不成了。

那边,韩雨也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金叶敝寺的胸口,殷虹一片,他脸色灰白,手中的长刀已经不知道丢到哪儿里去了。可就在这儿个时候,四周,突然亮起了无数的车灯,而且,不远处的市区夜空中,也响起了遮天小弟表示遇到袭击的血狼图!

韩雨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哈哈哈,黑衣,你,你就算能杀了我,又能如何?柳生家族的两百死士,剑门的七千名小弟,今夜……便要让你遮天除,除名……”金叶敝寺连连咳嗽,目光中却满是疯狂之色。

韩雨脸色阴沉,目光闪过一抹狂暴的杀机,他慢慢的走到金叶敝寺跟前,冷冷的道:“那你也看不到了!”

说着,青色的天策一闪而过,冰冷的刀尖,从他的喉咙后面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