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44章 十八棍僧救黑衣

644章 十八棍僧救黑衣

在正常的情况下有超常的发挥叫优秀,在超常的情况下有正常发挥才是卓越。

韩雨此时头脑中一片冷静,他已经想明白了雅库扎对他报复的手段。

他先是杀了井衣步兵,惹恼了井衣家族,又杀了柳生镇海,破坏了他们隐忍多年的计划。可以说,这儿两家对他的恨意,已然滔天!

单单是杀了他黑衣,又如何能够解恨?

必须将遮天连根拔起,才能重新树立雅库扎的威名!

而韩雨他们这儿段日子以来,注意力一直被拉扯在几大帮派和应付雅库扎的报复上,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利用柳生镇海留下的剑门势力。

再加上青帮,天狼社跟剑门余孽活动频繁,就算有情报小组的人发现了异常,也想不到是倭国人在捣鬼。以至于在这儿个关键的时刻,倭国人将他们变成了自己手中的屠刀狠狠的刺了过来!

韩雨握紧了天策,此时,对面已经有一股黑衣人朝他们杀了过来,左右两边,也黑影幢幢,这儿时候想要逃都已经不可能了。

他准备的长矛,已经被金叶敝寺和他的手下消耗的差不多了,像是黄豆石灰之流,根本不登大雅之堂,改变不了双方的力量对比!

更为可怕的是,现在遮天内的精锐小弟,几乎全都被抽调到天水市去应付幽冥会的进攻去了。遮天内部,已经极为空虚,便是想要等手下击退剑门,前来救援,基本上已无可能!

几乎是转眼间,他便体会到了金叶敝寺刚刚享受过的绝望。

“杀光他们!”韩雨手中的天策,猛的挥出,劈翻了一名雅库扎的小弟。不管如何应付眼前的危机,首先也得先杀光金叶敝寺留下的人,不然,等他们过来一个冲击,自己这儿边的阵形可就全乱了。

陆辉,武柏等人也意识到了这儿一点,纷纷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有的人甚至选择了冒险一击,终于,赶在对方到来之前,杀光了金叶敝寺的手下。

不过,他们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虽然没有人挂掉,可受伤却是在所难免的。

三十多个人,静静的站成一团,冷冷的等待着对方的进攻!

韩雨和陆辉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出了苦涩!

武柏却是狞笑一声,露出一丝嗜血的杀机,他抿着嘴唇阴声道:“娘的,正愁着没杀过瘾呢,又有送上门来的了。”

陆辉却是拧眉道:“三郎,不得硬来。众天劫听令!”

张笑晨等人齐齐的肃然,凝神望去。

陆辉没有回头,冷冷的道:“等一会儿,三郎开路,我殿后。赛李逵,拼命三郎,护住两边。便是我们全部战死,也必须要保护老大杀出去!”

韩雨一愣,随即有些恼怒的转过头来,狠狠的道:“放屁,谁说老子就要走了?”

陆辉冷冷的道:“对不起了,老大,我是天劫的教官,您说过,在战场上,我才是他们的最高指挥官。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干涉。包括您!”

陆辉将手中的陌刀一扬:“身为天劫!”

“胜死无憾!”张笑晨等人轰然应诺,有的脸上还带着贼嘻嘻的笑意。自从天劫成立的第一天起,他们便已经等着这一天了。

而在战死之前,还能够跟着教官一起违抗老大的命令一回,对于这儿伙无法无天的雇佣军出身的家伙来说,实在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儿。

“老大!”龙俊匪和叶枫两人已经一左一右,靠在了韩雨的身边:“你就从了俺们教官一回吧!”

“三郎,还等什么?”陆辉像是没有看到龙俊匪两人的行动一样,目光一扫,盯向武柏。

武柏一愣,急忙哦了一声,转身向前扑去:“狗日的!给你爷爷我死去!”

两把斩天刀,恍若两道狂龙,带着一阵凄厉的杀机,左右一阵猛劈。正是武柏的看家招数之一,龙战于野。

传说这儿是武二郎当年跟一野和尚学的,后来,经历无数的战阵厮杀之后,融合了武松的豪雄霸道,成为了他武家刀法的一招绝技。

这儿武柏,跟他的祖宗武松,怎么说呢,有点儿像是隔代基因遗传,此时一发威,简直就是武二郎在世。

冲的最快的三名柳生家族的武士,直接就是吐血倒飞!

想要走?

东阳之木眼中冷光一闪,他一下就判断出了陆辉等人的意图,手中的一把长刀,快速的递了出来。带着一种斩杀一切的凌厉,竟然生生将狂暴的武柏给拦了下来。而且,还在他的肩头,带起一团血花。

武柏一愣,东阳之木的手下,已经快速的形成了一道厚实的人墙,却没有马上发起进攻。

而在最前面,则是七八个明显要比同伴更为强悍的身影。

“黑衣老大,东阳已经在这儿里恭候多时了。”东阳之木微微一笑,神情中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

韩雨轻轻一挣,龙俊匪和叶枫两人放开了手。他们也看出来了,这儿回的对手,不是他吗的一般的狡猾。竟然识破了他们的意图,第一时间派高手阻挠了他们的行动,他们想要快速的趁乱突围,已经不可能了。

“等爷爷干吗?给爷爷送终啊?”韩雨咧嘴一笑,大大咧咧的道。

东阳之木两眼一眯,冷声道:“难道,身为一方老大的你,连一点教养都没有吗?”

“呵呵,我这儿人怎么没有教养?只是,我的教养是留给人的,对于畜生,我一向都是如此!”韩雨轻轻的将天策一挥:“孙子,你也不用废话了,你来的目的,咱也清楚!爷爷的命就在这儿里,有本事你就来拿吧!”

“好,我倒要看看,是你的牙齿锋利,还是我的刀更快些!”东阳之木轻轻的将手一挥,他的手下便从他两边冲了出来。

韩雨,陆辉等人神色凛然,知道这或许是人生的最后一战,禁不住都露出冲天的杀机。

“等一会儿,助我斩杀此人!”韩雨手中的天策一转,刀锋向外,刚想动手,忽然惊愕的扭头。

陆辉等人也随之转头,只见天空中,黑了一下,然后,耳中才响起一阵阵当当的声响和呜呜的破空声。

只见在他们前面,一根根茶碗般粗细的棍子,依次落下,这儿里的地面虽然没有铺上水泥,却也因为人们的行走而踩压的颇为结实。再加上此时天气干冷,那地面十分的坚硬。

可此时,那些棍子却依次落下,没入地面足有半尺,一人多高的棍身不停的颤抖,傲然而立。而刚刚冲在最前面的那十几个雅库扎杀手,则纷纷被这些棍子给弹了回去。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儿些棍子竟然排成了一个雁行阵,隐隐的将韩雨等人护在了后面,而在棍子的最中间,赫然是一根粗大的禅杖,那硕大的月牙铲上,已经带上了一点褐色,显然是饱饮鲜血。

“阿弥陀佛,这儿位施主,和尚见你面带死灰,怕是命不久矣。”一声让韩雨等人十分熟悉的佛号响了起来,只见一个穿着月白色僧袍的胖大和尚,面带如花笑容,踏月而来。

而在他的两边,则各有九个神情各异的和尚,他们统一穿着白色的僧袍,在他们来的方向,本有二三十个雅库扎的小弟,可此时,早就已经躺在了地上,生死未知。

望着这儿清一色的光头,天劫众人禁不住有些眼晕。

韩雨顿了一下,才意外的喜声道:“胡来?!”

“呵呵,老大,咱和尚没来迟吧?哎,武三郎,你小子没在后面说你和尚哥的坏话吧?”那身穿月白色僧袍的大和尚咧开大嘴儿,跟韩雨等人打起了招呼,不是胡来还是谁?

“这儿是……”韩雨诧异的朝他身后瞄了几眼。

“都是我的师侄辈的!”胡来压低了声音,用只有韩雨才能听到的声音,淡淡的补充了三个子:“内院的!”

别人或许不明白,这儿三个字代表着什么,可是,韩雨却听胡来说过,少林有着内外之分。外院少林,那是只供外人瞻仰,并且为内院提供补给的。而内院,则是在少室山的深处,自有天地,他们传承佛法,练习武术,强身健体,传承已有千年。那是真正的佛门圣地,有道高僧!

韩雨神色肃然,双手合十,表达着自己对这些在如今的繁华年代,喧嚣红尘,依然能够保持一颗纯净之心的大师们的敬意:“阿弥陀佛,黑衣见过众位高僧!”

“哎,怎么只有十八个?”武柏凑了过来,低声道:“不会是十八罗汉吧?”

“呵呵,正是我少林十八罗汉棍僧!”胡来傲然一笑。

韩雨闻言诧异的顿了一下,再次施礼道:“让佛门高僧踏足血腥之地,黑衣心中实在是惶恐不安。”

“施主不用客气,少林亦是国之少林,佛法虽然无国界,可僧人却有自己的祖国!宵小倭寇竟然敢再次踏足神州,便是我佛也是心生嗔怒。今日,小僧等随师叔前来,便是效仿那怒目金刚之故事,做那护法的罗汉!”一名身材颇为瘦削,手臂齐长的和尚微微一笑,宝相**中,自有一股凛凛之意!

看他的年纪,比胡来要大不少,却依旧称呼胡来为师叔,这儿让韩雨有些意外的挑了下眉头。他还以为刚才胡来朝他说的什么师侄辈的,是信口胡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胡来已经截口道:“哎,行了,咱们还是先解决了这儿帮杂碎,再叙交情吧!”

“谨遵师叔法旨!”十八个和尚同时单手合十,行礼,然后走到了各自的棍子边。

陆辉嘴儿一咧,像是牙疼似得吸着冷气道:“妈呀,这儿帮和尚的身手够可以的啊,胡来这儿家伙不会真是少林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