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47章 楚九vs断魂

647章 楚九VS断魂

声若洪钟,势如奔雷。

那名雅库扎的小弟砸向之处的黑暗中,一道黑色的影子电射而出。他的两脚在那名小弟上轻轻一踩,人便腾空而起,竟然是丝毫不顾自己人的死活。

他居高临下,目标直指年轻人,人未到,几抹追魂手里剑便先飞了过来。

那个略显幼稚的年轻人却早就迎了上来,他两脚狠狠的一踏,身子便腾空而起,然后怪异的一扭,将手里剑都躲了过去。右拳,狠狠的向上轰杀了过来。

一股狂暴的气息,顿时喷涌而出。

那强悍的拳风,甚至将那名黑衣雅库扎杀手脸上的黑巾都吹了起来。

那名雅库扎杀手的长刀,砍在了他的肩膀上。

却只入肉,还没来得及见血,他的人便被年轻人一拳给轰飞了出去。

年轻人落回地上,目光冷冷的盯着那阴影,冷笑道:“还不出来嘛?”

阴影中扭动,顿时又有四个黑衣人从阴影中冲了出来,一阵漫天的手里剑劈头盖脸而至!

“哈哈哈哈,来的好!”那个年轻人将插在地上的一把长刀拔了起来,这儿把刀,足足有一人余高,在他的手中一动,就像是一片阴云一般。

所有的手里剑,应声落地!在四个天照忍者惊骇的目光中,他舞动着大刀,像是肆虐成性的豹子一样,冲了上去!

两分钟后,最后一名杀手被一刀两半!

“四个下忍,也好意思学人当杀手!”年轻人不屑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将大刀反手插回背上,就像扛着一面盾牌。

他缓缓的朝着会客大厅走去,移动的身躯,就像是一座小山似的。

那里,青帮金老爷子正襟危坐,正在哪里跟另一个上了年岁的人下棋。

在门口,只站了四名身穿青色长衫的保镖。

推开门,年轻人走了进去,轻声道:“二爷爷,雅库扎的人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他虽然已经极力控制着音量了,可是,那粗壮的声音,还是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单论这儿音量中气,竟是比武柏还要足上些!

“小四啊,来,过来,帮二爷爷看看,这儿棋局,怎么破?”青帮老爷子面带微笑,伸手轻轻一招。

这儿暴烈无双的年轻人,赫然就是金不四!

“孙儿过两天就去找那黑衣,此局自然就破了!”金不四眼中闪过一抹凶光,瓮声道!

……

雅库扎的报复计划,在几大帮派的全力应付下,可以说是全面失败。可在天水市,幽冥会的进攻,却是势如破竹!

萧炎虽然做了完全的安排,再加上有叶随风从中帮着调度人手,一开始的时候,遮天是通过大踏步的退让,渐渐赢得了主动。甚至在局部地区形成了一定的优势。可随着幽冥会高手的加入进攻,这种优势渐渐的被搬了回来!

这一次,幽冥会至少出动了一位冥将,两位鬼使,四位无常和十二位战鬼。比叶随风估计的还要多一些!

而如今,整个遮天的战线,都被困在了黑衣的别墅,浪漫烟灰附近和训练场那里。

李剑白的两个眼睛,紧紧的盯着四周的局势,目光冷漠,在他的手中扣着四只雕翎长箭。

对面,迟啸飞带了几十个小弟,势如破竹的冲了过来。这些人,速度非常的快,而且身手极为去强悍。三十米外,即便是以他的箭术,也很难伤的了这些人。

不过,三十米内,他的箭,将如死神招魂贴,箭到人亡。

李剑白将血浪举了起来,手指轻轻一动,四根雕翎箭转瞬间便飞了出去。

两名穿着黑色西装,神情透着一股冷厉之色的年轻人,才刚刚各自干掉了两名遮天的小弟,此时齐齐的止步,拧身,冷哼,出刀。

刀光如一道瀑布般落下,长箭便被磕飞!

可马上,他们的身子便一颤,低头一看,身上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插着一支雕翎羽箭。那羽箭透胸而过,只在箭杆处露出一片殷虹的血色。

他们的目光不可抑止的露出了惊骇的神色,可身上的气力却如潮水般退去!

不甘的倒地,一个小弟的目光,还在紧紧的盯着他们袖口上那一道红色的门形图案,这儿表示着他们的身份,轮回!

幽冥会最为强悍也是最为神秘的一支力量,只属于幽冥会的老大,冥王掌控的轮回小弟,可此时,却竟然死在了这儿么一处小地方,一个射箭的人手中!

迟啸飞的身子在突进中,微微一凝,手中的玉箫,仿佛带着某种魔力般,敲在了一名遮天小弟的太阳穴,将他抽的吐血倒地,迟啸飞的嘴儿里平静而冷漠的吐出了三个字:“李剑白!”

在他身边的三十名,不,现在是二十八名轮回小弟,也一个个的冷目望来,眼中,杀机闪动!

李剑白却在阿鬼和几名护卫的簇拥下,快步向后退去。

边退,边不断的飞出羽箭。

只是,这儿一回他并没有再找那些轮回的人,这儿些人若是互相配合,他绝难得手。所以,他所射的都是幽冥会身手强悍,却又比不上轮回的人。

转眼间,幽冥会如潮水般的攻势,便因为他一人,一弓,而出现了停滞,骚乱。

迟啸飞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恼怒之色,他厉吼一声,两脚在地上狠狠一踏,身子便左右不断的游走,手中的一杆玉箫,所有横飞。二十八名轮回,也纷纷爆发!

目的只有一个,你李剑白再强悍,也不过一人一弓,总不能将我们所有都射杀了。

他们这儿一发威,使得剑门那边的人,也跟着暴躁了起来。

李剑白一直静静的后退,就当迟啸飞手中的玉箫,将一名遮天的小弟扫到一边的刹那,他猛的动了。

这儿一动,便是全力的一箭。

这儿一箭,速度奇快,几乎是转瞬即至。可是迟啸飞一直在防着他,又岂能没有准备?他在将前面的那名遮天小弟,打倒的刹那,伸手将他又拽了回来,挡在自己的前面。

噗!

箭,从那名小弟的胳膊上穿了过去,迟啸飞却已经从他的身边冒了出来。

可他一露头,李剑白的一箭,又到了。

连珠箭!迟啸飞冷哼一声,见李剑白出手这儿么多回,若是还不清楚他的出手特点,那他也就白混了。

他手中的玉箫一动,那长箭,竟然窜到了玉箫中。

这儿一箭,竟然被他给挡下了。这显示出了迟啸飞身为玉箫鬼使,那强大的臂力和眼力。可是,只要他没有迫近李剑白身边,只要李剑白的手中还有弓在手,那他的箭又岂是那么好挡的?

就当迟啸飞见到自己得手,还没来得及松上一口气的时候,一抹长箭,又撞了上来,而且,正对着他手中玉箫中插着的那支长箭的箭羽上。

竟然是三星连珠!

前面的那支长箭,顿时暴烈开来。那强大的力量,生生使得玉箫粉碎,然后,长箭像是脱困的蛟龙一样,破萧而出。在迟啸飞的肩膀上,狠狠的凿了上去。

迟啸飞闷哼一声,身子立即后倒,噗噗,又是两箭,他身后的一名轮回小弟不甘的倒了下去。

这儿个时候的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冥将断魂会说,在这儿样的情形下,李剑白会比遮天所有的大将都可怕。

这儿家伙,简直就像是一个无声的机枪一般,阴损,凌厉到了极点。便连轮回都挡不住他的长箭,在这样的混乱中,被他抽冷子来上一下,根本就没有多少机会躲开!

不过,临来的时候,断魂冥将给他下了死命令,让他必须杀掉李剑白。所以,虽然已经受伤,可是迟啸飞却没有放弃,他几乎在倒下的时候,腰部一骨碌的拧转,从旁边又窜了出去。不过这儿一回,他不再强攻,而是选择遮掩着前进。

反正,只要杀光了眼前的这儿些遮天小弟,让他到了李剑白的身边,那便是他玉箫鬼使的天下!

李剑白手中的血浪微微低垂,右边的手臂不断的拉弓,射箭,已经微微有些颤抖。可他,依旧在搜寻着迟啸飞的下落。

后面不远,就是遮天老大,黑衣的别墅,是遮天的总部,如今,萧炎,叶随风就在哪里。所以,他必须要挡住这儿些人的进攻。

虽然,另一边有明天龙,可迟啸飞既然能找上他,那那个金剑鬼使,只怕也绝不会让他好过。

李剑白将两根长箭搭在了弓上,突然,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得,猛的将箭头一转,对准了旁边,然后,毫不犹豫的松开了手。

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中年人正负刀而来。

此时,双方的距离不过十多米,长箭几乎是刚刚离开弓弦,便到了那中年人的近前。在这样的夜色中,轻微的弓弦响声,根本无法捕捉。

可是,那个中年人却偏偏像是早就听到了似得,他手腕一动,一抹黑色的刀芒便呜咽了起来。映照着清冷的月光,将两根长箭齐齐的劈砍在了地上。

李剑白的瞳孔狠狠的一缩,他的整个身子都不由自主的绷紧。眼前这儿个人的身手之快,竟然不比他当初遇到的那个三色石杀手,白河愁差上多少。

幽冥会中有这样身手的,只有冥将,断魂!

李剑白心中的念头,并没有让他手上的速度慢上一点。他快速的搭箭上弦,转眼间,竟然就射出去八箭。

什么连珠箭,子母箭,全都不用了,只是用最快的速度,一口气射出了八支箭,化作一片箭雨,朝着断魂射了过去。

“哼!”断魂冷哼一声,手中的长刀舞动,那一抹黑色就像是有了生命似得,不断的跳起,落下。

竟然,将这儿八支长箭,全部击落在地。

“杀我幽冥轮回者,死!”断魂手握黑刀,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阿鬼将手中的陌刀轻轻一横,低声道:“箭神哥,你先走!”

说着,他扑了上去。

阿鬼作为能够贴身保护李剑白的人,身手自然不会弱。可是,此时在断魂面前,却只坚持了不到两秒,便吐血倒飞了回来。

咦?见自己一刀竟然没能杀的了此人,断魂不由得有些惊讶,不过,也就仅仅是惊讶而已。

“谁也救不了你!”断魂冷冷的说着,身子突然从阿鬼倒下的身影后面冒了出来,一刀,朝着李剑白劈了下去。

这儿一刀,似乎比他的长箭还要快上几分。李剑白的两个眼睛,第一次被迫集中到了一个点上。

他的左手微微一晃,一抹黝黑的匕首露出了一点。可是,马上就缩了回去。

一声长笑中,一把劈柴刀从旁边递了出来:“那不好意思,这儿娃娃,我救咧!”

两刀相交,断魂手中的长刀,竟然被震的弹了起来。

断魂脸色一变,顿时扭头,望着眼前这儿个穿着长衫,面容隽永质朴,带着一股无声无息的霸道气息的男人。

那是一种自信,一种一刀在手,天下难求的自信!

“天刀楚九,你果然来了!”断魂手中的长刀,微微一紧,目光中露出了滔天的杀机和一丝隐隐的忌惮。

“宋无缺,看起来,二十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什么长进!”楚九微微眯着两眼,在他的身后,则是近两百名身穿黑衣,面容彪悍的年轻人,他们手中握着清一色的陌刀,带着一股冲霄的杀气!

咳咳,表计较名字,你懂得,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