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50章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650章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李德波笑了,他很干脆的摇了摇头:“当然不行!想让我走,你得拿出点让我信服的真本事,而不是随便糊弄我两下!!”

说话声中,枪舞连环,一个个寒光灿灿的枪花,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奔着猪头面具男的咽喉要塞,两肩和胸口而去!

“我靠,还来?”猪头面具男喝骂一声,随手一劈,一抹寒光展现,本应该劈在空处的寒光,竟然生生的砸在了枪身上。

李德波收枪后退,眼中露出了一丝愤怒。不是因为他的枪法被看破了,事实上,眼前这儿个男人的强大,几乎不比他在三色石中的那个师兄差!

他之所以会感觉像是受到了羞辱一般,是因为对方手中的武器:一块铁片子,比巴掌大有限,通体呈现黑色,只有刀刃,透着一抹淡淡的锋利。在他的手中,赫然是一个木制的把柄。

让人一见,便觉得熟悉的不得了!

此物,堪称家家必备,人人会耍。

因为,它,根本就是一把,菜刀!

是的,那就是一把普通的菜刀,就像刚才的树枝一样,可是在他的手中,竟然如此的锋芒强盛,不可抵挡!

可它他妈的,不还是把破菜刀嘛!

这儿就像是你丫去找一个枪客决斗,你先是在家里沐浴三天,然后骑着宝马,奔袭三百里,以无上宝刀与之一战,那至少说明了,你对敌人的重视。骑着马去,打不过至少也可以跑!

可你要是拉着个要饭棍,踩着拖鞋找上门去了,那就只能说明你根本没将丫的放在眼中。

猪头面具男的举动,在李德波的眼中,显然就是后一种!

“你,就用这儿个?”少帅德波一向自认是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他所表现出的肤浅,愤怒,更多的时候,是因为他想,是因为需要。可此时,他却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怒了。

“呵呵,少帅可不要看不起这儿个,这儿东西,是我认为最具有佛性的攻击性武器,它可以活人,也可以杀人,可谓是一手控生死,单刀断阴阳!而且,我在菜刀上的造诣最深,堪称砍瓜切菜,所向披靡!”

面具下,略显轻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甚至语气中还透出了一股淡淡的骄傲。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还是故意在揶揄他!

李德波的眼中露出了冰冷的杀机,他冷冷的点头,阴森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这儿把破刀,如何控本少帅的生死!”

说着话,他手中的长枪再次动了起来。这儿一回,枪法明显的风格大变。如果说刚才是狂风暴雨的话,那此时,便是海啸!

那一杆铁枪就像是一条大蟒,围着猪头面具男上下翻滚,凛凛杀意,从枪身,枪尖上透了过来,让人窒息!

白冷冷的枪尖,硬是不离他的周身要害!

“哎呀,我靠,你咋还玩真的?年轻人,火气别这么大,气大伤身,尤其是像你这个年纪,你说你若是杀不了我,再气出个急性前列腺炎来,那可咋整?前列腺,那可是男人的生命线啊,你年纪轻轻的……”

带着面具的猪头男,手中的菜刀,看似是没有章法的胡乱飞舞,可是,李德波手中的长枪,却总是不断的被打断,以至于有好几次,他甚至都施展不下去了!

可相比起他的话来,他手中的菜刀,又算不得什么了。

一个身手高强的人,必须得是一个意志坚定,头脑清晰,性格坚韧之辈,这样的人一般都颇为自律,哪儿有像他这样,一边给人动手,一边嘴里还胡说八道,逮着什么说什么的?

李德波眼中的怒火越来越盛,可其眼睛深处,却透出一股冰冷的冷静。

“要是弄出个垂而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久什么的后遗症,你说你多丢练武人的范儿啊!啊,我给你提个建议啊,你可以去泰国嘛,就凭你的脸蛋和身材,我可以保证,全球小姐的头衔,那都不够你破的。你放心,到时候,我买一百个手机给你投票,你报销啊,哎,你怎么还越说越狠了?我靠,这儿是我路边地摊买的阿玛尼啊,花了一百多呢,我擦,我传宗接待的玩意,是私人物品,靠,菊花残,满地伤……”

李德波手中的长枪,不断的在猪头面具男的身上掠过,逼得他手忙脚乱。却也只是将他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破烂,他的人,还是好好的!

“哼!”李德波手中的长枪突然一下竖了起来,直直的插在地上,他的两手握住了枪身,两脚经过了一百八十度的加速后,快速的踢向猪头面具男的胸口。

他正在那德波德波的叫唤的正爽呢,不想,李德波的两脚突然就到了,以至于他的肩膀挨了一脚,整个人就那样两脚几乎不沾地似的滑出去足有五六米!

猪头面具男像个不倒翁似得站起了身子,却气的破口大骂:“娘的,你不欺负人吗?”

说着,他抖手将菜刀甩了出去。

那菜刀来的太快了,李德波只来得及将头一偏,那寒光便从他的脸边嗖一下过去了。后面,一名轮回小弟的枪才刚刚掏出来,突然闷哼一声,手中的枪,竟然被菜刀给劈掉了。

李德波在偏头的刹那看到这儿一幕,瞳孔不由得一缩,对方在他的进攻之下,竟然还能发现他身后小弟的小动作?

他转过头来,身上的杀意越发的浓重起来。

“呸!”猪头面具男像是个拳击比赛中的选手一样,朝嘴里吐了一口唾沫,两手搓了搓,然后,身子左右蹦跶着:“看起来,你是要逼我给你动真格的了!”

“早该如此了!”李德波猛的踏前一步,那长枪从地上嗖的一下拔了出来,带着一股滔天的杀机和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他的胸口便戳了过去。

枪未到,一股冰冷地死亡气息,便抢先一步锁定了过来。

“停!”猪头面具男突然大喝一声。

可是,李德波是什么人?他会任由一个对手,在他出招的时候喊停吗?

长枪,越发的凌厉。

甚至,开始了一种旋转,旋转的是枪本身,就像是某些岛国动作爱情片中常用的道具一样,同时,还带着一种自身的颤抖,嗯,就像是另一种常用道具一样!

猪头面具男的右手,猛的握住了枪尖后面的枪身。

可是,手心却被带的直发烫,一股强悍的力量,从枪身上直直的传了过来。

猪头面具男像是受了重伤一样,猛的仰头,张嘴,然后,一声足以震颤全城的嘶吼,顿时击穿了夜色的宁静:“救命啊……”

四周,空旷的夜幕仿佛还带着回音,不停的重复着啊这儿个字!

枪身定格,李德波惊骇的瞪圆了眼睛,他想过对方会用什么方式进行反击,包括再摸出一把菜刀,甚至是小时候打鸟用的弹弓来,他都不会太吃惊。可是,他还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大喊救命。

在这儿里,已经隐约可见楚家大院的影子了。有他这儿么一声喊,那楚家,岂不什么都知道了?

突袭,已经失去了意义!

李德波狠的一枪突刺,猪头面具男向后飘起了四五米,才堪堪落下,却是毫发未伤!

李德波猛的收枪,冷冷的扫了他身后的夜色一眼,这才重新回到那猪头面具上,那面具的下面,已经破了一角,可依然好好的戴在他的脑袋上。

李德波目光如枪,透着一股穿透一切的锋利,点了点头道:“好,算你狠!今晚的事情,本少帅就给你这儿个面子。”

范伟静静的盯着猪头面具男,脸上的神色透着一股凝重和认真:“阁下如此身手,却藏头露尾,实在是有失英雄风范。”

“行了,你就别夸我了,我这儿人做好事,从来都不求留名!”猪头面具男吹着手,撇嘴道。

范伟呵呵一笑,他本来就够不按常理出牌的了,想不到,这儿里竟然遇上个比他要更怪异的。

“反正,我们少帅都发话了,那今晚的事情,便到此为止就是!只希望,有机会,咱们能够再次碰面!”

“哎,等一下!”猪头面具男忽然将手摸进兜里,一干轮回不由得暗自将身子一绷,便连诛仙都有些紧张的握住了自己手中的那把青锋剑,只有范伟和李德波,依旧满脸平静,目光幽幽的望了过来,尽显从容。

“那个,我听说,贼不走空,像你们这儿些人,应该也有自己的讲究。我坏了你们的好事,让你们没能达成目标,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来,抽袋烟,就算是我给你们两位赔罪了。”

说着,拿出了他的烟盒,范伟和李德波对视一眼,无语了!

幽冥会众人,来的快,退的也快。

当他们走后,一个淡淡的影子慢慢的走了过来,他就像是一把插在刀鞘中的长刀,虽然没有动,却任谁都能够感受的到,那种一旦出鞘后,是如何的石破天惊的一种画面!

他的脚步不轻不重,一双眼睛,却像是两孔千年寒潭一样,一直在盯着猪头面具男的背影。

正是平时一直跟在楚老身边的,影子。

“你到底是谁?”影子开口了,他,显然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猪头面具男扭头看了他一眼,笑呵呵的道:“废话,我费了这儿半天的功夫,替你挡住他们,当然是朋友了。”

“可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影子皱眉,目光中已经透出凛凛的杀机。

在他的两边,墙角的阴影中,已经开始有一队队的黑色人影出没。正是他手下的影子小队。

虽然,他也没有想到,幽冥会竟然会出动一个右帅,一个少帅还有数千精锐,前来对付楚家,可这里毕竟是楚家的地盘。当猪头面具男一跟对方碰上,他便已经知道了。

刚才,他就一直带了人在不远处看着。

当猪头面具男喊出救命之后,他故意现身,李德波这儿才不得不离开。

“现在不就是了!哎呀,行了,我没有时间再跟你解释了,那个,遮天那边我就不管了啊,你看着弄吧,我老婆还等着我回家吃饭呢!”说着,他身子一动,便要跑。

影子皱眉,右手却毫不犹豫的抓了出去,五指微微虚张,透着凌厉的劲风:“既然是朋友,那便让我看看,又怎么了?”

他一抓,猪头面具男一窜,只抓住了他的头发。

让影子抓狂的一幕出现了,那头发竟然吃他一拉便掉了,这儿丫的竟然带了个假发!

只是这儿么一顿的功夫,那猪头面具男便已经到了墙边。那墙,足足有三米多高,可他,只是拿脚在墙面上垫了一下,便窜了上去,然后落了下去。

影子紧跟着窜上了墙头,却哪儿里还有人?

他有些不甘的跳了下来,眉头不由得向上挑了两下。还是第一次,有人连面都没让他看着,便从他的手中逃了出去。

这人是谁?

影子心中怀着淡淡的好奇,带了人,不紧不慢的跟在了范伟等人的后面,原本以为要有一场恶战的,却因为这人单枪匹马,阻拦幽冥会众人而化解无形。

现在,他要去接回楚九,顺便,送幽冥会的人出城!

呵呵,猪头面具男身份大猜谜,猜对了 送K币,哈哈,猜不对的送我贵宾哦 哈啊哈……